我们可以维持吗? 如何将政治抵抗的热情转化为一个公民参与的新时代

  • 一个个热点、一次次街头维权,都成了过眼云烟,曾经的激情和勇气都没能起到真正的推动变革的作用,为什么会这样?活动家们可以如何通过改变技巧以维系公民参与的热情?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幸运的是,有办法

我们一直在谈论各种失败,希望能在教训中迅速成长起来。我们分析了大规模监视、在线跟踪、社会互信低下等各方面的原因,并且给出了各种重要的保护性方案。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似乎没能正视。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 — 我们可以维持吗?从不断的舆论热点、到各地的维权活动,似乎此起彼伏,但是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短暂,这种短暂至少是在“印象”层面给地方和中央当局的维稳带来了自信,不论是在线还是街头,只要他们拖延足够的时间,人们的激情就会自行“冷却”,而不需要当权者作出真正的改变。

结果就是,看起来民间反抗的激情此起彼伏,但是没有任何一种行动能真正起到改变现状的作用。这不是在通往民主的路上,民主需要公民参与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事实上这在美国也一样。从特朗普的美国大选之后出现了很多的抗议活动,而且其中多数都远超过中国曾经的规模。从世界范围内的 Women’s March,到 Congressional phone lines 等等,但结果都是如此。

人们不禁会疑惑:激情推动的政治抵抗是一种已经过时的模式吗?公民机构如何才能将那些充满激情的政治时刻从短暂的时尚转变为一种生活方式,令其持久并起效 — — 即 推动平等、包容性经济、维护民主制度、和可持续发展的世界等重要的进步问题?

Tristan Harris 的一次采访似乎带来了某种灵感。Tristan 是谷歌的设计师,他的工作就是思考其产品如何影响用户的思想。他曾经创办了一个名为 Time Well Spent 的项目,该项目旨在提高人们对技术如何劫持思维并将注意力转移到我们真正想要做的事情上的认识。

那么,这与将公民参与转变成一种生活方式有什么关系呢?可以说关系很密切。我们可以使用技术公司相同的技巧来赢得这场战斗,以便将公民参与从业余爱好转变为习惯。例如,Snapchat 使用互惠理论使用户成为像 Snapstreaks 这样的高价值的东西,于是用户日复一日地努力与某人交往,这是一种促进力的激发。

也许我们可以做同样的事让人们对民主上瘾

逐步将短暂的兴趣转化为持久的参与

准备好公民参与:从兴趣到习惯

人们喜欢佩戴徽章 — — 有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但通常都不是,但人们知道那些图像和符号意味着什么。因为这些代表了自我选择和深刻意义的想法,关于我们是谁,我们代表什么,以及我们为什么以我们的方式生活。很多人选择过诸如这样的徽章 — — 勇士之路、美食家、寻求刺激者、汽车爱好者,等等。它们对我们很重要。徽章在激励我们努力实现它们。

如果我们想让充满激情的公民参与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就必须让它成为人们想要获得和永远佩戴的徽章。以下是有可能如何做到这点。

– I –

首先,我们必须引起人们的注意。比如在美国,2016 年大选可能只是一个非常高效的吸引力来源,你对热点的兴趣吸引你参与评论,因为参与能让你获得自身的影响力提升。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追热点。但是,如何在不依赖别人的推文的情况下获得关注呢?因为普通人经常无法成为这样的热点。

心理学在社会工作方面的作用颇大。如果你想知道“如何才能”,就要理解“为什么不能”。

及时和个性化 — — 看起来离自己越远的东西越容易被忽略,这被称为时间贴现。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美国人不参与难民危机问题,以及为什么大多数中国人不关心美国社会的反抗,也就因此难以和国际力量联合。

因为这种东西看起来“遥不可及”,似乎并没有立即影响到日常生活,所以人们没有参与。于是反过来想,如果你希望引起人们的注意,那就要把它拉近:立即对这个人或他们喜欢的人产生联系性影响,或指出人们如何谈论它。使它与生活切实相关,而不再是一个抽象概念。这就是为什么将污染问题与个人健康联系起来比谈论“百万分之一”更有效。

让它成为高赌注 — — 如果你想要某个人坐下来仔细听你说话,那么就需要触动此人的利益计算,即最普遍使用的“损失厌恶”效应。人们对那些自己有可能会失去的东西的重视永远都比自己拥有的东西更多。如果你能理解目标群体最担心失去什么,你就能对他们产生有效的影响。

不要误会,这种方法并没有什么程序不正义,损失厌恶是人的心理活动特点,它本身没有善恶之分。但是,至少在中国一直以来这种方法都被用于恼人的广告宣传、诈骗和社交工程攻击等恶劣的活动,同时正义的事业没能充分调用这一方法,事实上是正义事业的损失。

我们现在可以通过思考来作出改变。

– II –

接下来,人们需要了解情况。我们看到这种情况已经自然而然地发生在引导更多人转向有效的新闻来源方面,并且至少让人们知道了要绕避虚假消息(如果不是完全避免的话)。我们可以通过几种方式来鼓励这种行为。

练习植入免疫力 — — 这意味着提高对错误信息的认识。Tristan Harris 曾经提到了将虚假消息称为“虚假轰动主义”的想法。这个术语利用嘲笑的力量来贬低这个概念,并让人们警惕自己被陷入其中(避免自己成为被嘲笑的人),它很有效,因为没有人想要自己看上去很蠢容易上当受骗。

多花时间寻找共同点 — — 不要过快地从识别问题转移到推动触发“ 解决方案厌恶 ”。这是一个关键,一直以来中国社会中很多方法的失败就源于这点,把解决方案设计得不讨喜,即便它真的会有效,你也无法因此赢得人们的支持。就像当人们越来越多地认清了谷歌等监视资本主义巨头的真面目后,如果没有duckduckgo跟进,这种“认清”不存在任何意义;如果你建议人们回到传统时代通过多读书来理解问题而不是 googling,这样确实可以避免了监视,但是肯定没有人会认同你。

所有事情都是如此,如果你提出一个人们不喜欢的解决方案,人们就会更加认为问题“不重要”,因为人们会感到“解决它比不解决还糟”。为了防止这种情况,你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讨论问题的后果,以提高其显著性。而不是急于探讨方案。

– III –

一旦人们得到了影响,他们就会准备扩大他们的观点 — 与他人进行互动、讨论和辩论。如果错过这一关键步骤,很可能只会导致短期的激进和长期的倦怠。

公民社会应该准确且快速地抓取这些时机,以展开工作。巴拿马文件和棱镜文件这两个轰动全球的揭秘之所以在中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一定程度上就因为活动家没有能实现上述技巧 。一直以来我们的失败和过眼云烟般的热点被错失,都与此有关。

组织者应该知道,挨家挨户进行真正的讨论可以加深关系和彼此的信任。如果我们想要改变不合理的观点,那么花点时间听取不同的观点是非常重要的。

在这个阶段,经验至关重要 — — 虚拟现实(VR)和现实生活模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斯坦福大学的虚拟人类互动实验室做了一个实验。参与者在接受 VR 关于树木保护的沉浸式影响后,他们开始在现实生活中更少的使用纸张。

如果你还能记得中国的关于使用 VR 上“党课”的某个新闻,应该能感觉到当局的意识形态宣传对此的重视。当时这个新闻被很多人轻视了,被认为是出风头,事实并不然。

为什么他们能用而我们不能?没有任何道理。

想象一下,使用这种经验方法向人们展示警察闯入工作场所甚至自己的家,要求查看所有文件、搜走所有电子设备……人们就应该能意识到在现实中保护隐私的重要性。

我们应该避免道德原教旨主义 — — 在大多数 Clint Eastwood 电影中都能看到那种“我的方式或高速公路”的情绪。事实是,有很多高速公路。几乎可以从任何一个地点开始加入这一旅程。这就是活动家应该传递给人们的信念。

摆脱道德原教旨主义是我们如何发展运动的关键。它使人们更容易参与切实的活动,而不是泡沫化的。这鼓励了那种以公民参与为核心的诚实,也许会有艰难的对话,但是值得。

考虑到虽然在线激进主义可能更容易和更具可扩展性,但是研究已经表明,面对面的联系更加强大。当你决定在哪里举行下一次聚会时,请记住这一点。有很多方法可以真正成为社区的一部分,值得花时间来取得这些进展。

即使开始思考这一问题都是很有帮助的。你肯定会一下子想到实名制交通工具、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和维稳机构的线人,你会觉得线下聚会不可行。但是活动家提出了这一问题就已经足够引起人们思考,从而加强了对监视的认识,这是我们一起寻找解决方案的基础。

– IV –

现在人们对这个问题有了明智的看法,他们可以将自己视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你很重要 — — 您可以鼓励人们借助他们的代理机构、社团和组织,让他们采取切实的行动。强调每个人的行动都非常重要。“我们需要每个人都尽自己的责任”,不要让人们忽略自己。

“没有你我们就不能成功”,把这句话作为口号,让人们了解自己参与的重要性,进步与否就取决于他们,这样做会更好。

避免将损失归咎于超出人们控制范围的外部因素 — — 这会剥夺个人的利益,并使人感觉无望。这就是为什么 IYP 在《无可言说之中言说中国》一文中强调我们不需要抱怨,而是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一切可以用来突破的可能性上。

比如在 2016 年的大选中,最好说“我们没有给选民一个他们可以信赖的经济愿景”,而不是说“那些感到被遗忘的人想要改变”。这就是技巧。

– V –

Barbra Streisand 说的很有道理:People need people. 虽然人们想知道他们个人就可以有所作为,但是作为社交生物我们更喜欢在群体中发挥作用。鼓励人们组建联盟、创造和发展权力。这就是 IYP 一直在强调的。

使冲突解决成为一种有意的和频繁的做法 — — 以防止发生不可修复的裂痕。与人们建立联盟,我们并不总是目光相对可以是一种强大的体验,但它也可能导致紧张和不适。

需要一些弹性 — — 没有人可以做到24/7的 Open。保持公民参与可持续性的一种方法是设定人们获得“休息”时间的期望,同时仍然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当人们需要休息时,他们可以放心地依靠盟友来传递火炬,并且可以随时返回以继续参与。活动家维系联盟的过程中应该给人们这种踏实的感觉。

– VI –

现在,让人们直接与领导者讨论首选解决方案,并获得回复。

这直接导致了将公民参与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下一个关键步骤:即 让人们从参与中获得巨大的满足感。当你努力培养自豪感和成功感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人们渴望社交货币 — — 你需要让你动员的参与有效,这大概需要造大影响力,并得到更多媒体的支持,相关技巧可以参见我们上一篇文章中的介绍。当人们看到自己参与的活动成为了新闻头条,虽然自己只是“许多其他人”中的一员,参与感也会能调动人们的兴奋。

使用催化剂和“滋养剂”来调动进步的力量 — — “进步原则”可以将人们的美好时光与糟糕的日子区分开来。请记住,进步并不意味着任务完成。它可以是小步或大步,但重点的是,让人们感知到自己正在前进。

为了显示进展,你可以使用“催化剂”。例如,对 EPA 的评论浪潮就是对抗污染的可催化时刻,与此同时,注意到 “nourishers”用赞美的声调高呼:“We did it!” 的庆祝活动。这些都能给人们带来了良好的感受,这意味着美好的日子 — — 人们想要重复的那种日子。有了这些积极性,人们就更有可能做出更多追求这种感受所需要做的事 — — 参与和表达。

回忆一下,不论是天津大爆炸后还是任何突发的群体抗议事件,我们在舆论中听到了更多是排他性的评价,用“那些人”做主语的句式极大程度上导致了参与的低效,和运动的难以持续。这些都应该成为教训

– VII –

下一步是什么?让人们找到自己的位置,人们可以宣称他们是公民参与,应该能感受到自豪。

“Down with Big Brother“的车贴怎么样?给那些贡献智慧和解决方案的人颁奖怎么样?或者一个大型音乐节,让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标记自己的参与,表明他们每个人都是公民部落的一部分?在商店里出售“anonymous”的徽章,让它成为一种亚文化?……

可以做的事真的有很多,当人们找到了身份认同,一个公民参与的新时代将会自然发生。

这取决于活动家们的智慧。IYP 相信中国的活动家们可以令人骄傲。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