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当局的渗透

  • 政府的监视者渗透异议人士和活动家群体的现象是非常普遍的,活动家群体内部抓特务的偏执也是非常普遍的,经常会有人告诉你某人”不可信”,这种情况下你应该怎么做?

每天在我的文章评论和社交媒体中,都会有人警告我,这个或那个记者、活动家或政治家是“受控制的反对派”,意思是有人在假装反对的同时暗中服务于他们所反对的东西。这些警告通常是在我转发或撰写了一个持不同政见者已经说过的话或做过的事之后出现的,并且通常伴随着一种不要再引用的警告,以免我传播他们的恶意影响。

如果你在任何时间内参与过任何反体制的活动,你可能自己也遇到过这种情况。

妄想症遍及各种持不同政见者的圈子,并非完全没有价值,因为政治运动的建立过程中,渗透是常态,而不是例外。

Truthout 的这篇文章记录了1968年芝加哥 DNC 抗议活动和 Peter Camejo 的 1976年反建制总统竞选活动被不透明的政府机构深深渗透的情况,令人惊讶的说,每6名活动家中就有一人是当局的秘密线人

众所周知,这种渗透趋势一直持续到今天,像“占领”运动和“Black Lives Matter”这样的运动,人们在社交网络组成的圈子里组织动员和传播想法及信息,这种渗透已经变得异常地容易。

因此,人们对持不同政见者中的知名人物保持着非常的警惕是可以理解的,人们看起来偏执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一遍又一遍地看到曾经那些闪亮的反抗运动失败或变得无能为力,往往正是看似在我们曾经信任的人的促进下失败的,并且很难不对任何在敏感政治议题中开始发挥作用的新人感到沮丧、甚至不得不怀疑所有持不同政见者的圈子。

这种偏执和怀疑的麻烦在于它似乎不具备任何情报基础 — 没有证据。我曾经收到过这样一种“受控制的反对派”的警告,几乎每一位英语世界的著名持不同政见者都在某种程度上被怀疑,如果我相信这一切,那么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分享或写下这些事了,包括我自己的。

我本人在不同的时候被指责为中央情报局的人、俄罗斯的人、阿萨德的人、中国共产党的人、伊朗毛拉的人、极右的人、特朗普的人、平壤的人和巴勒斯坦的人,如果真的是那样会让我成为一个全世界最忙碌的人。因为我知道我不代表任何人,所以我自己也知道,这种指责并非来自任何具有可靠性的洞察力,因此我必须找到自己的方式来驾驭这种令人困惑的景观。

因为我知道渗透和操纵发生了,但我没有发现其他人对“受控的反对派”有明确的证据,我怎么弄清楚谁是值得信赖的、谁不是?如何确定在我的工作中引用哪些人以及应该避免哪些人?如何将赝品与真品分开?如何区别哪些是狗屎?

我的答案是:我不会去区分的。

我没有任何充分的理由怀疑某个人。没有办法确定一个人是否暗中策划大众的羊群效应,只要政府机构保持不透明和不负责任,就永远无法知道谁正在秘密地为他们工作。我所知道的是(A)我从这个世界所学到的知识,(B)政治/媒体对我所了解的世界的看法,以及(C)当有人说出了突出这些谎言的东西时。因此,我只关这些信息,而不关注传播信息的人究竟有可能是什么身份。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说出了一些持反抗立场的东西,我会帮助提升他们在那个特定情况下所说的内容。我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我知道说话者是合法的且没有腐败的,而是因为,他们在那一刻的信息值得被提升。您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浏览整个政治/媒体格局。

由于社会是由叙事构成的,权力最终掌握在那些能够控制这些叙事的人手中,因此把注意力集中在个人身上是没有意义的,而把注意力集中在叙事上是完全合理的。当权者正在推动哪些叙事?这些叙述如何被持不同政见者的声音所扰乱、破坏和揭穿?这才是最有效的镜头,通过它可以看到与未经选举的权力机构的斗争,这种权力机构正在把我们所有人都压死,而不是对谁应该或不应该成为我们的英雄进行一些幼稚的定位

没有英雄。相信没有人能够是英雄除了你自己内心的感觉所构建的东西。如果某人说出了你支持的信念,请继续把他们所说的内容放到机器的齿轮上。但不要让它成为你的宗教信仰,不要依附于它,只需用它作为攻击当权者叙事矩阵的武器。

顺便说,如果你自己涉及到那种事,请将其视为一个有用的镜头来透视精神发展。当你进入与启蒙有关的精神界时,你会看到,什么才是真正的领悟以及哪些只是假装的各种辩论,而这些对话恰恰“模仿”了你在边缘化政治圈子里看到的那些辩论类型。但事实是,没有办法确切地知道别人的头脑里发生了什么,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关注这些,只关注他们的内容,他们说的话。并且可以留意看他们是否还有其他有用的东西可以说,如果没有,那就略过去。

如果你知道自己来自一个真实的地方,那么没有理由担心记者、活动家和政治家来自哪里。当你更多地了解世界并更好地区分事实和叙事时,你会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叙事矩阵,你会看到所有关于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作为叙事控制之战的武器

拿起任何看起来对你有用的武器,并以任何有用的方式使用它们,而不必在创造它们的人身上浪费能源。把废话称之为废话,并用真相来说明它究竟是什么。

你能知道的一切就是哪些东西对你有用。如果你真的觉得尝试将个体持不同政见者定义成“英雄”和“受控的反对派”是有用的,如果这真的有助于你拆解伤害我们所有人的系统,那么你就会比我了解得更多;但是,如果您发现我在这里说的有用,请将其添加到您的工具箱中。

How To Tell If Someone Is Controlled Opposition. Since society is made of narrative and power ultimately rests in the hands of those who are able to control those narratives, it makes no sense to fixate on individuals and it makes perfect sense to focus on narrative.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