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厚的财力,深藏不露:美国间谍如何协助专制国家构建一个间谍帝国

  • “钱真是个好东西 …… 这可是每天1000美元的酬劳 —— 而且你可以住在豪华别墅或五星级酒店里”。原则这个字用英语怎么说?
距离阿布扎比东北部的扎耶德港不远,在一个典型的现代海湾别墅中,一边是优雅的游泳池,另一边,西方人正在教授阿联酋人关于现代间谍工具的使用。
 
这一天从基础课程开始:周日早上10点的研讨会名为“什么是情报?” 周四,新学员要学习如何在四到六人的监视小组中进行操作。在第一周的过程中,他们学习寻求解决问题的技能;接下来的几周会变得更加先进 —— 学生们开始创建与外交官一起参加庆祝活动时使用的假扮身份,他们被教导如何培养情报资产,并且他们会被邀请观看关于如何招募利比亚线人的视频。
 
** 全套的假扮身份涉及在线和线下两部分,不论是间谍还是反政府间谍行为的活动家,都需要这些技巧。关于在线部分,详见 IYP 提供的知识点栏目:《角色扮演》、《多重身份的做法》,以及验证严谨性的《自我人肉》;线下假扮身份涉及社交工程学,详见《如何让自己变成另一个人? 伪装术(上)》《只有自己学会伪装才能识破伪装者 (下)》**
 
阿联酋的新兵也在阿布扎比市中心外约30分钟路程的地方接受训练,此处被称为“学院” —— 配有枪械、军营和驾驶课程 —— 其景观让人想起位于弗吉尼亚州东南部 Camp Peary 的培训设施,那里是 CIA 的“农场”。
 
培训的细节包含在 Foreign Policy 杂志挖到的官方课程表中,并收录了参与此项工作的前美国情报官员的描述。这些设施和课程阿联酋创建的以西方为模型的专业情报精英队伍的一部分。
 
前中央情报局和政府官员被有趣的工作承诺吸引到海湾国家,或许更重要的是 —— 有利可图的职业生涯。
 
“钱真是个好东西,”一位前雇员告诉外交政策杂志说,“这可是每天1000美元的酬劳 —— 而且你可以住在阿布扎比的豪华别墅或五星级酒店里。”
 
据多位消息人士称,这一日益增长的情报训练行动背后的关键人物是前情报官 Larry Sanchez,正是他帮助启动了中央情报局和纽约警察局之间备受争议的伙伴关系,试图通过以下方式实施所谓的预防犯罪,包括:跟踪人们的一举一动,在清真寺、书店和纽约其他很多地方。
 
Sanchez 是 CIA 间谍机构的资深人士,过去六年来一直在为阿联酋的阿布扎比​​王储工作,从头开始建立大量的情报服务,六位知情人士告诉 FP。
 
但 Sanchez 只是许多前西方情报专业人士之一,有一大群间谍精英均已前往该海湾国家为后者提供间谍技术培训。著名的 Blackwater 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高调移居阿联酋,专门为王储服务,还创建了一支外国军队,其细节最早由纽约时报于2011年揭晓;前白宫反恐沙皇 Richard Clarke 也是阿布扎比王储的长期高级顾问。
 
阿联酋依赖外国人建立间谍机构这事并不新鲜,但该海湾国家通常试图将这些帮助的细节保留在公众视野之外,而且在谈到培训其新生的情报行动时,从来不会透露任何细节。不过,不论如何,使用美国前情报员工来建立君主制国家的间谍能力,依旧是比较新鲜的事
 
Sanchez 在为阿联酋的情报运作提供蓝图方面发挥作用,指导整体布局,足够显示这些私人承包商在兜售从美国军事和情报界工作数十年中所获得的技能方面究竟走了多远。
 
这种工作现在也触及了法律问题,因为美国政府正在研究法律如何管理训练有素的情报官员在国外兜售他们的技能。不过是否考虑地缘政治利益呢?就不知道了,否则为什么会有美国大兵帮助君主制国家实施暗杀计划?详见《中东君主制如何雇佣美国战士以杀死其政敌? —这大概就是战争未来的样子》。
 
Sanchez 拒绝回复外交政策杂志提出的问题。
 
六名前情报官员和承包商向FP介绍了该培训操作,但他们要求匿名讨论这些敏感情报操作,据称是为保护仍在阿联酋工作的朋友和同事,并保护他们未来的就业能力。毕竟这是个惹眼的丑闻。
 
更引人注目的是,现在参与管理合同的是政府附属机构阿联酋间谍技术公司 DarkMatter,目前正在接受 FBI 的调查。这个臭名昭著的 DarkMatter 是网络战雇佣兵团体,专门被收买来攻击别人的,在这里看到《网络战雇佣兵团体不应该在您的浏览器或其他任何地方受信任》。
 
FBI 也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虽然这些前间谍对培训是否有效、是否合法且是否符合美国利益,持有一系列的观点,但是他们都同意,让私人承包商创建外国情报服务可能是前所未有的。
Then assistant New York City police Commissioner Larry Sanchez, left, testifies on Capitol Hill in Washington on Oct. 30, 2007. (Dennis Cook/AP)
纽约是 Larry Sanchez 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央情报局总部一直到阿布扎比的跳板。在中央情报局的大部分职业生涯中,Sanchez 都是一名在其他机构或组织中担任职务的卧底人员。但在2002年,即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不久,当时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 George Tenet 派遣 Sanchez 到纽约与纽约警察局副局长 David Cohen 一起工作。
 
中央情报局和纽约警察局之间已经有了非正式的联系:Cohen 也是该机构的前负责人。在纽约,Sanchez 为执法部门提供了有关基地组织的实时情报;反过来,纽约警察局派遣人员渗透到清真寺和穆斯林社区,以及任何其他潜在的所谓“激进化”的地方进行监视。目标是防止另一次9/11型攻击。
 
虽然 Sanchez 在纽约警察局工作,但该部门与阿联酋的关系也在不断扩大,而且与众不同。2008年,纽约警察局和阿联酋政府达成了一项情报共享协议,纽约警方在阿布扎比设立了一个卫星办公室。2012年,阿联酋还为纽约警察基金会的情报部门提供了一百万美元的资金,这是来自公共税务申报的信息。
 
根据前执法消息来源称,在纽约警察局任职期间,Sanchez 与高级阿联酋官员发展了“持续的关系”,其中就包括阿布扎比统治者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
 
消息来源解释说,阿联酋人不熟悉“情报世界”,Sanchez 去找他们说:“听着,我不会像其他一些美国实体那样飞过来告诉你然后就离开,我会一直在这里为你服务。凌晨3点打电话给我,我就在这里。’……他通过这样的承诺赢得了阿联酋人的心。“
 
即使 Sanchez 建立了与阿联酋的关系,他在国内的工作也受到了审查。2011年中央情报局检查员对纽约警察局的官员进行了一般调查,没有发现具体的违法行为,但得出结论认为,美国最高外国间谍机构与当地警察局之间的密切关系正在侵蚀公众的信任。
 
这一揭示导致了9/11之后保护隐私权利的公民自由组织的强烈抗议。美国中央情报局认为其支持不构成对美国人的间谍活动,但民权倡导者不同意这种辩词。
 
“中央情报局不被允许进行针对国内的监视,”电子隐私信息中心开放政府项目负责人 Ginger McCall 告诉“纽约时报”。
 
当尘埃落定并且中央情报局决定结束其在纽约警察局的计划时,Sanchez 已经前往中东了。
Crown Prince of Abu Dhabi 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 attends the 2017 Dubai Airshow on Nov. 12, 2017. (Mahmoud Khaled/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当双子塔于2001年在纽约被袭击时,阿联酋发现自己陷入了对“国际恐怖主义”的担忧之中。该海湾国家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恐怖分子的过境中心,其中两名911劫机者是阿联酋人。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东项目主任 Jon Alterman 说,这次袭击是阿联酋的转折点。

 
“这促使他们做了一些涉及阿联酋境内宗教组织的事,但也涉及更广泛的国家安全方面 …… 当然对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总是存在,但我认为9/11事件确实加剧了很多问题。”
 
阿联酋希望建立其情报基础设施,并寻求援助,于是他们转向西方。历史上,阿联酋官员的目标是尽可能充分地复制西方的情报防御结构。在制定防御战略时,阿联酋参照了澳大利亚、英国、美国和其他五眼九眼国家。
 
然而,据熟悉他们的工作的人说,这种方法的缺点是,阿联酋购买了一大堆战略,将它们组合在一起,但结果就像不合适的拼图,往往缺乏中心愿景和计划。
 
当 Sanchez 在阿联酋的时段里,参与情报培训的西方重要人物的数量正在增长。澳大利亚和英国的军事情报人员也在那里工作。
 
Sanchez 受益于他在纽约市反恐工作期间与该执政皇室的个人关系
 
甚至美国政府有时也会直接这种培训协助。在2010年和2011年,随着伊朗人建立其网络攻击能力的增强,美国政府官员和国防承包商前往阿联酋,专门帮助培训阿联酋人进行数字安全和进攻性网络攻击行动。
 
虽然美国政府普遍接受海湾君主制国家在美国的帮助下建立自己的团队的努力,但是,高级官员却允许美国公民直接参与进攻性的网络行动,即 发动攻击。
 
2011年底,美国政府顾问和承包商帮助建立了与美国国家安全局相当的阿联酋情报部门,其名称最初 为国家电子安全局,现在已经改为信号情报局(更直白了)。
 
根据前情报官员与FP分享的文件和幻灯片,美国参与了从帮助选择一个可以获得电力和光纤连接的安全场所到确定哪些建筑物将被公开以及哪些机构被保密的所有内容。
 
大约在同一时间,Sanchez 和他的团队抵达阿联酋并开始教授监控技术。作为总部位于巴尔的摩的低调情报承包商 CAGN Global Ltd.的总裁,Sanchez 开始组建一支由大多数前执法人员、退休的西方情报官员、和前士兵组成的团队,以培训阿联酋人如何成为优质间谍和准军事人员。
 
该培训计划最初是作为对阿联酋领导层的简单指导而开始的,然而,其增长速度超过了任何参与者的预期。他们开始严重依赖 Sanchez,以至于他们希望 Sanchez 帮助建立所有主要的情报机构。
 
对阿联酋人的培训课程以 CIA 的标准培训为蓝本,分为不同的部分,包括“基本情报输送”、简单的新兵训练营、报告撰写、汇报和记笔记、外国情报“外部”计划、FBI /执法课程,以及准军事课程等等。
 
FP获得的培训计划资料里还包括“兔子跑”,就是培训师带领学员进行监视任务。他们还被教授“观察技能”,关于如何发现潜在的目标。
 
外部监控课程几乎是中情局“农场”培训的精确复制品。“这正是他们在农场教的……这是同样的材料,”Sanchez 公司的一名前雇员告诉FP。据熟悉该公司的第二位消息人士透露,培训师使用中央情报局的培训材料实际上引起了中央情报局的“愤怒”。
 
例如,在一门课程中,前三角洲军队的操作员教授准军事技能,如驾驶和射击。“通常他们会在部署到也门这样的地方之前或之后进行这样的课程,” 其中一名前培训师解释说。
 
然而,虽然所有接受采访的教官都同意所教材料的复杂程度不同,但学员们对所以东西都好奇。 “这对他们来说都是难以置信的新事物,” 其中一位前教官说。
A view of Abu Dhabi in August. (Alexander Shcherbak/TASS via Getty Images)
由于 Sanchez 和其他前美国情报承包商扩大了他们在阿联酋的培训,许多培训师开始叨念一个问题关于他们所做的事是否完全合法。美国人面临着允许他们在国外提供的军事和情报训练的限制,因为美国国际武器贸易条例是一套复杂的规则,将这种训练归类为“出口”。
 
违反这些规定的美国人可能会受到起诉。
 
Sanchez 的公司 CAGN Global 获得了国务院的出口许可证,以进行基本的安全和情报培训。但去年,包括国务院和中央情报局在内的一些政府机构对此进行了审查。一些培训师开始担心课程范围扩大超出了其职权范围,尽管消息人士表示,这更多地与国务院的错失付款和中央情报局对使用类似于自己的培训材料的挫败感有关。
 
国务院拒绝就此记录发表评论。
 
Sanchez 的工作已经扩展到了国内情报课程,重点是针对内部的监视,如 al-Islah,一个隶属于穆斯林兄弟会的阿联酋伊斯兰组织。在过去六个月左右的时间里,Sanchez 及其团队还通过“外部”课程展望了一个​​新的外国情报机构的目标,重点是针对也门、伊朗、叙利亚、卡塔尔、厄立特里亚和利比亚。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指出,阿联酋“有一些糟糕的邻居”。他们认为也门是一个“失败的国家”,经常与基地组织的领导人对抗,并担心索马里和阿曼的不确定性。消息来源继续说,他们与伊朗的冲突“如此之深,总是会有麻烦”。
 
消息人士解释说,阿联酋人是美国的朋友,但他们对西方是否有朝一日会放弃他们持谨慎态度。他们认为,“我们需要自己保护自己。”
 
两位熟悉培训计划的消息人士指出,即使阿联酋培养出自己的间谍,也不能保证在海外部署这些间谍。阿联酋并不是一直在为这些国家的大使馆提供资金,因此没有必要的物质支持来完全实现该计划,特别是在像伊朗那样规模更大、更具安全意识的国家。
 
虽然在一个专制国家盯着一台监视器,对于一名前中央情报局特工来说似乎是一个奇怪的退休计划,但 Sanchez 与阿联酋政府有着类似的安全问题。潜在的敌人,无论是伊朗、穆斯林兄弟会还是基地组织,都是阿联酋潜在威胁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Sanchez “总是对兄弟会和伊朗人有一定程度的警惕,”前执法人员说,“他觉得自己做得很好。”
 
他的确做得“挺好”。四名消息人士告诉FP,Sanchez 拥有一艘由王储赠送给他的豪华渔船
 
然而,Sanchez 在阿联酋的工作并非毫无顾虑。从一开始,情报界的一些问题就是关于阿联酋政权是否将合法的批评者称为“恐怖分子或外国特工”的。“阿联酋声称任何反对该政权的人都是受伊朗人或波斯人影响的……无论是谁,”这位前知情人士告诉FP。
 
尽管建立了以西方为蓝本的间谍机构,但阿联酋也因压迫政治异议而闻名世界。人权组织记录了一大把关于该国政权对活动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进行任意拘留和酷刑的案件。最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已经使用了一些进口的高级监视工具来瞄准著名的公民活动家艾哈迈德曼索尔,他自3月以来一直被拘留
 
Lowenthal 在21世纪初期担任中央情报局情报分析助理主任,并指导众议院常设情报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他说,“其他公司或国家向我们寻求帮助的想法并不新鲜……这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关于情报服务合作。”
 
情报合作可能并不新鲜,但是,使用私人承包商提供情报培训仍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并且不是每个人都感到满意的现象。
 
这位前执法人员指出,在阿联酋工作的美国情报员工往往避免与 Sanchez 或其公司直接接触。尽管中央情报局和政府直接参与了批准间谍培训出口许可证。
 
要知道,即使中央情报局的员工没有与 Sanchez 直接接触,该机构似乎也没有对他的工作有任何疑问。据三位消息人士透露,中央情报局驻阿布扎比的站长很清楚 Sanchez 的使命 —— 事实上,该站长的妻子曾经为 Sanchez 工作过一段时间。
 
美国中央情报局拒绝发表评论。
 
阿联酋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应有关美国情报承包商的任何问题的多项评论请求。发送给阿联酋政府新闻办公室的电子邮件也未得到答复。
 
“那里有很多自以为是的和糟糕的管理,”一位前雇员说。虽然 Sanchez 吸引了许多高级前官员,包括前中央情报局的一些主要负责人,其中许多人并没有留下多久。
 
消息人士告诉FP,另一位被 Sanchez 雇佣的前美国情报官员负责运营,此人是人员流动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据两位消息人士透露,因为该官员经常解雇教官,并创造了不良工作环境。那位官员没有回复评论请求。
 
一家名为 LUAA LLC 的阿联酋公司由前英国特种部队官员负责,于去年春天开始接管。第三家阿联酋公司是臭名昭著的 DarkMatter 公司的子公司,该公司为阿联酋政府的网络安全和情报工作,目前也正在积极参与其中。
 
LUAA 的所有权让一些培训师感到不舒服。由于 LUAA 是一家阿联酋公司,美国员工不确定这是否会使他们维持安全许可的能力复杂化。
 
与此同时,情报训练计划继续发生变化。根据两位消息人士透露,CAGN Global 和 Sanchez 在与阿联酋官员吵架后都出局了,继而由现在正在接受FBI调查的 DarkMatter 负责。DarkMatter 拒绝就其正在进行的业务发表评论,但他们解释说,寻求“专业网络安全和情报能力”的国家和企业对公司来说是一个“良好的商机”果然是著名网络战雇佣兵组织说出来的话。
 
至于帮助建立阿联酋情报部门的美国人,总会有下一桩生意的。两位消息人士指出,为沙特阿拉伯提供类似的情报培训计划已经进行长达数年的时间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