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愚弄自动车牌阅读器?

  • 这被称为“对抗性时尚”,是设计师凯特·罗斯(Kate Rose)展示的作品

时尚很有趣,它也有助于回应我们生活的环境。

天气转冷的时候,你会穿上厚重的衣服,随着温度的升高再变得轻盈;下雨或在耀眼的阳光下举起五彩缤纷的伞,在派对上戴上有趣的帽子……

而当我们周围的社会转变为一个全景圆形监狱时,时尚会适应隐藏我们的身份。

那个全能的监视国家正在从英国到美国到香港,一路挺进。

世界各国政府和企业正在加紧使用监控摄像头和面部识别技术来识别抗议者、行人以及任何人,跟踪他们的一举一动。与此同时,行动主义创意者正在以创造性的方式予以反击

他们通过创新技术和企业家的帮助获得了很大的进展 —— 他们看到了重视隐私的客户的庞大市场

车牌阅读器背后的监视室 from @JediHuang

在这些隐私追求者中,有很多香港居民。在他们对中国威权政府的持续反抗中,这里的居民已经提出了一系列巧妙的回应 —— 政府试图压制抗议并通过监视技术识别并抓捕参与者。

在这里看到我们此前的分析:

通过使用遮阳伞屏蔽 CCTV 摄像机的识别功能 —— 在某些情况下使用激光,完全破坏图像捕捉能力 —— 抗议者可以使自己免于被报复。

抗议者还戴着头盔,以防止警方向人群发射橡皮子弹,以及进一步隐藏自己的脸部。

就如我们如上总结的那样,这场抗议活动应该成为1984时代全球反抗者的参考模版。

但是,仅仅参考防御是不够的。行动主义的思考方式是进击

所有东西都在被计算机视觉算法所监视,甚至我们服装上的图案也可能是颠覆性的。

数字安全专业和时装设计师 Kate Rose 不只是设计纺织品图案。她通过制作假车牌图案覆盖的衣服,尝试大规模污染车牌收集的数据库。

如果你曾经在邮件中收到交通罚单(有时你甚至能看到你的车子的照片,照片中还有你自己和前排座位上的乘客),这表明你的车可能已经遇到了自动车牌阅读器或 ALPR。

像如今城市的许多监控技术一样,ALPR 已经无处不在,无休止的永恒监视。

它们适合安装在从公共电线杆到警车的所有东西上,但它们不仅仅是摄像机。ALPR 可捕获其范围内类似牌照的所有物品,每分钟可收集多达一千个牌照。

因此,当您开车或乘坐共享时,这些系统会读取车牌并收集其 GPS 位置和登记信息,以及日期和时间。

根据电子前沿基金会的说法,分享 ALPR 的不仅仅包括解决犯罪技术的执法机构,供应商也在其中:他们还有详细的监控系统,允许警察跟踪人们往返于康复中心和移民诊所等敏感地点的情况。

但是,与其他同类先进技术一样,它们很容易被看起来与真实物体足够接近的图案所愚弄。

“当一个 ALPR 环顾四周时,它会在相机视觉范围内寻找任何可能是矩形或字母数字组合的东西,这些字母数字表明对象是一个车辆牌照,” Rose说。系统会裁剪图像的该部分,然后与数据库中存储的牌照示例进行比较。

如果系统确定目标物体是一个车牌,它就使用光学字符识别(OCR)来读取,识别和保存该牌照,以及它的 GPS 位置和被观察到的时间。

Rose 的设计混乱了这个过程。她开发并测试了印制在面料上的重复图案,看起来尽可能接近真正的车牌,这样一来系统就可以将它保存为“真实的”。

“把这种面料制成衣服,通过在街上穿戴这些设计,你可以帮助将垃圾数据引入监控系统 —— 可以大规模降低监视系统的运作效率,让老大哥运转起来更加昂贵,”她说。

这就是反监视的行动主义。

同样的思路,你可以以任何一种方式实践对大型监视系统的破坏;就如欧洲的活动家用合成人脸照片申请护照。

Rose 在今年的拉斯维加斯举行的黑客大会 DEF CON 的演讲中介绍了她的工作。

DEF CON 认为今年参加会议的女性人数增加了10%,并且在整个会议期间举行了多次全女性和 LGBTQ 小组讨论会、演讲和聚会;尽管在 DEF CON 附近存在厌女症的历史空间。

黑客的概念被污染很久了,但其本质就如 Rose 所说,“黑客从根本上讲是关于民主化的,关于揭开我们所有人使用的系统和设备的神秘面纱,拆开并修补它们,并将它们重新应用到你个人认为是个好主意的地方” 。

挑战监视的行动主义可以非常简单,穿上这样的衣服,你就是反乌托邦战士。

更多反监视的设计见“生物识别和对抗方法”栏目。⚪️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