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你的对手变成困兽:间谍心理战战术(1)

  • 本系列是间谍活动的手段综述。不论是应对专业级的情报特工还是渗透活动家的政府线人,这些被常用的手段都值得您了解和警

简单说,本系列文章是希望能说明:如何过招、以及您应该在什么情况下怀疑对方的身份和目的。

间谍采取的完全是心理战术,于是一些线索可以帮您识别有问题的渗透者。

本文是第一部分,将讲述一种主动出击的方法。

渗透入目标组织内部的间谍经常采取主动出击的方法,以尽快掌握主动权。

由于环境不同,他们采取的具体措施各不相同,但是目的性都非常明确。⚠️这是与普通人的一个重要区别,普通人犯糊涂和性情偏激并不奇怪,但是不会有如此强的目的性。

并且,⚠️很多时候线人不会与他们的目标正面接触,而是采取迂回战术,从各个侧面包抄,然后逐一击破;目的使对手处于一种孤立无援的状态,再发起直接进攻,如此便有很大的胜算。

这种手段极为常见,而且能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即便是再强大的对手,一旦被孤立起来,就会变成一只困兽,不再具有反攻能力

反过来说,如果你发现组织内部出现有步骤有目的的分化操作,当提醒警惕,并尽可能迅速找到背后的操纵者 —— ⚠️线人经常会尽可能让事件看起来与自己无关,他们会利用一些无辜者为自己做掩护。

以下将分析这种手段如何操作,尤其是如何防御。

在此之前需要提示一点点概念问题。

人们使用过很多名词来形容从事间谍活动的特定人物,比如线人、线民、变节者、墙头草……等等,但必须说,理论上间谍和线人等概念不完全相同。

间谍指的是专职为你的对手服务的人,他们被高度控制,是不容易被转化的;而线人等其他概念包括没有专职为你的对手服务的人,他们可能以各种原因变成了你的对手 —— 包括组织内部的争议演变为变节。这类人不被控制,是相对容易被转化的。

对于后者,黑社会的山头之争中很常见。竞争对手向警察告密,为的不是帮助警察取证,而是借助警察的力量打击自己的对手。

如果识别为属于这种情况,有些时候警方的间谍也会故意在山头之间挑起纷争,以促进告密者的出现。

1、让对方感觉到被孤立是取胜的法宝

这是每一个接受过相关培训的间谍都懂得的道理。

就如任何一种攻击之所以能成功的关键一样,这种操作首先要做的就是对其目标进行全面的心理分析,并透彻理解,从而准确抓住目标人的心理弱点

换个角度看,你平时暴露自己的内心越多、在网上说的越多,你的弱点就会越明显。

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有谁正在观察和揣摩你,以及他们都是什么目的。

⚠️这种心理攻击手段也经常出现在审讯中。

如果被审讯者坚持零口供,审讯人就会采取瓦解士气的心理攻击策略,从侧面进攻,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让对方感觉孤立无援是实施打击的第一步;准确掌握对方的心理弱点,是实施孤立战术的基础。

中国读者应该对心理战非常熟悉了,中国古代的兵书中就强调过这点:“谋事不以力,而以攻心为上”。也就是说,心理战术的效果经常会强过武力,与武力协调使用将事半功倍。

同样道理,间谍对目标人和群体展开的进攻大多运用这种方式。⚠️一个人只要从心理上被打败了,纵然是拥有庞大的兵力,也是丝毫没有战斗力的。

于是,反制的方法也来自同一思路。

斯诺登在第一次揭秘后就立刻面临了强大的威胁;美国下达了全球通缉令,许多国家都碍于地缘政治利益而拒绝给予斯诺登政治庇护。

但是斯诺登继续曝光接下来的一系列文件,而不是就此隐藏起来。表面上看起来这似乎是“绝路”?

事实上是一种反制策略。

因为在第一份文件曝光后他已经成为了联邦政府和间谍机构的敌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这点;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保护自己的方法就是加深这种敌对关系,而不是“回头”

如果斯诺登在第一次曝光后便停止,听从国安局的“公开劝诫”、不再继续所谓的“叛国之举”的话,那么他的安全将受到极大的威胁。

⚠️他会因此迅速失去最强大的支持者 — — 这就是为什么国安局从不强调惩罚,而是公开“善意/原谅/鼓励”,以诱使目标心理动摇,从而迅速被孤立,之后只能是快速被击破。

美国当局虽然发起了全球通缉,但并没有真正真正部署具体行动;美国间谍组织和情报共享网络是全球一流的,如果他们想做,绝对能做得到。

但是相反,国安局并没有立刻实施追捕和暗杀,而是频频向斯诺登“示好”,他们不止一次公开宣称,只要停止揭露文件他们将撤销通缉令,并恢复护照的合法性;与此同时,国安局还对任何同情斯诺登的组织和国家施加压力,令他们放弃,以孤立斯诺登。

比如从一开始便允诺为斯诺登提供庇护的冰岛和厄瓜多尔政府,被美国利用外交和贸易等手段施加压力,最终导致两国都转变了对斯诺登的态度。

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斯诺登答应不再继续曝光,他就会迅速失去那些一直在帮助他和组织和政府的支持;将斯诺登孤立起来,国安局就能随意处置他了。

在这场较量中,斯诺登作为表面上被动的一方,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掌握了主动地位。

因为他懂得国安局监视的常用手段。只要他停止曝光,很快就会淡出人们的视野,这样他就会面临更大的危险。

相反,只要他能做到持续曝光,在全球人的瞩目下国安局就不敢对他下手。因为一旦国安局动手,就相当于主动承认了斯诺登对他们指责。

💡我们在*行动策略*系列中介绍过如何将你的对手置于决策困境,在这里看到,使用的是同一种反制思路。

反制 即 使用同样的策略将针对你的人孤立起来

国安局间谍全球的内幕曝光后虽然没能终止各种被曝光的监视手段,但是,绝对在地缘政治角度上产生了强大的影响,斯诺登是绝对的赢家。

2、故意在对手组织内部制造矛盾

在孤立对手的同时,间谍往往都会使用各种各样的其他手段,甚至包括约炮,都可以是策略;具体介绍参见《秘密行动》。

二战期间著名的女间谍 Virginia Hall 年轻的时候在一次打猎的过程中伤到了左脚,导致膝盖以下被截肢,但这并没有影响她成为一名出色的间谍。

军情六处招募她为外线间谍,她装上假肢后就被派往了法国里昂。

在战争期间,为了安全起见,大多数间谍在同一个地方停留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但 Virginia Hall 由于出色的间谍技能,在里昂一次停留就是十五个月。

随后她又被派往伦敦,为中央情报局设立的战略服务办公室提供情报。

Virginia Hall 受到全球两大情报机构的青睐,主要因为对其他间谍来说艰难的任务她每一次都能出色完成。

在纳粹统治区工作的时候,当时她的任务除了搜集关于纳粹的情报之外(被动任务),还有一个主动任务,就是从内部瓦解对手,为英美联军实施最后的总攻做好准备。

Hall 接受过专业训练,她知道要成功完成这项任务就必须实施巧妙的心理战术。但是当时的处境导致她根本无法主动出面。

因为当时盖世太保正在四处缉拿她,并且他们还知道她是“一个跛脚女人”。这对于 Virginia Hall 来说非常不利。另一方面,在当时的纳粹军中散布不利信息也几乎不可能。

Virginia Hall 在后来的回忆中写道:要想打击敌军,令其失去战斗力,关键在于瓦解其军心,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敌人内部制造一种矛盾,从而让敌人的军队完全被孤立起来

她的方法说起来并不复杂。因为在当时,不仅是德国,所有卷入战争的国家的人民都对战争充满了恐惧和厌恶。战争导致他们流离失所甚至家破人亡。

这对 Virginia Hall 来说是一个绝佳的切入点。她利用有限时间频频潜入当地驻军的城市或村庄,向当地人讲述战争的危害。借助人们的怨气,她迅速获得了热烈的支持。

由于是驻军地区,纳粹军经常要与当地人接触,于是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就把这份怨气传递给了那些纳粹士兵。

最初纳粹士兵只是将其视为一种简单的抱怨,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但是听得越来越多之后,这些士兵在回到军营谈起自己的家人时,也开始为家人担忧。

借助情感传递将这份内部分化的情绪迅速传播开了。没多久,一股厌恶的情绪开始在军中蔓延。很多士兵感觉到了战争的冷酷无情,于是纷纷逃离军营,参加了当地的反战组织。

如此,整个军队逐渐成为一支被大多数人民所抛弃的军队。尽管控制权依旧被希特勒牢牢掌握,但实际上他已经被孤立起来了。

因为孤立不仅仅是来自人民大众的反对,还来自希特勒十分信赖的军队内部。

在纳粹投降之前,纳粹军队就几乎失去了战斗力。整个军队的士气已经被瓦解,不论战斗力有多强大都注定会失败。

Virginia Hall 的侧面心理攻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里的“敌”“我”并没有确定的善恶之分,默认心理战的实施者为“我”、其目标为“敌”。无论是地缘政治斗争还是国内对反对派群体的渗透,都是同样的道理。

从内部瓦解对手组织的士气这一心理战术是各国间谍的必修课。

如前所述,包括审讯中也一样。审讯一般都是分开单独进行的,审讯者做的就是采取心理攻势,努力孤立各方,让被审讯者认为自己的伙伴已经叛变。

3、从细微之处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

如前所述,孤立对手是常用的办法。但是在有些时候,做到这点不会太容易。于是间谍往往会尝试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

从细微之处入手寻找切入点。

还以斯诺登的经历为例。国安局间谍就是利用这种方法挑起斯诺登和阿桑奇之间的矛盾,试图将斯诺登完全孤立起来。尽管没有真正成功,但却在一定程度上离间了斯诺登和维基解密。

这种心理攻势也是间谍培训中的一个重点:哪怕是做事十分谨慎的人,其身上都存在某种不可改变的个性或性格缺陷。即便受过专业培训,有着超强的心理素质,知道该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不被发现,但其内心深处的弱点往往很难克服。

这是人性使然,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但是要发现这一弱点并不容易。中情局的反间谍专家曾经说过:“反攻应该从人性角度入手,以便找到心理突破口”。

从国安局对斯诺登的手段中可以看出,间谍们将斯诺登留在美国的家人当成了切入点;与此同时他们还了解斯诺登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必定会对其家人十分看重。

于是国安局的间谍便由此展开了心理攻势:一方面他们通过媒体放大“劝说”性的信息,并谎称只要斯诺登放弃曝光他们就会撤销全球通缉令;而另一方面,他们又派出特工突击斯诺登家人的心理防线。

他们采取的是迂回战术:并没有直接用斯诺登的安全问题做武器,而是转向了阿桑奇。

对于斯诺登的父亲而言,他已经从报纸上知道了自己儿子的处境,也知道阿桑奇是唯一直接帮助斯诺登的人。而且他也明白,家中的所有通信都被监听了。所以家人对斯诺登情况的了解其实并不多。

于是国安局就利用这点,在斯诺登家人面前诋毁阿桑奇,谎称阿桑奇“借助斯诺登到处敛钱”。

事实上这一切完全没有任何证据。国安局利用的是曼宁的例子,做了一口黑锅给阿桑奇。

因为当时曼宁曝光文件后奥巴马政府立刻起诉了曼宁,虽然所有被起诉的罪名并没有被法官一一批准,但最终还是被判刑了。这些资料在各大媒体上公开,所有人都知道。

但联邦调查局很快发现,曼宁的支持者非常多,人们不仅没有被当局的起诉和污蔑所动摇,并且组织起来为曼宁集资了125万美元。

125万美元的确是事实,但国安局陈述的内容完全是虚构的,他们将这笔钱栽赃在了阿桑奇身上,并讲给斯诺登的父亲,谎称“阿桑奇借曼宁收敛支持者的钱财”。这就是人格暗杀的一部分。在这里看到详细解释《什么是人格暗杀》。

在这里谎言的压力下,斯诺登的父亲果然受到了影响,开始怀疑阿桑奇 —— 斯诺登唯一的最大的支持者,他也通过律师表达了同样的质疑。

国安局的目的十分明显,就是通过斯诺登的父亲离间斯诺登和阿桑奇之间的关系,在支持者之间制造猜忌,从而孤立斯诺登,以便进一步攻击他

后来阿桑奇的助手及时赶到香港协助斯诺登避难,国安局的心理战才未能如愿。但是,这种心理战术非常值得警惕 —— 因为并非所有被瞄准的人都具备有效的反攻机会和能力。

尤其是,我们听说过中国当局擅长胁迫异议人士的家人;于是您很有必要在防卫计划中将家人被突破的可能性纳入进去。

4、解读行为举止

就如 IYP 在“社交工程”栏目中多次提到过的,观察和情报搜集是发起任何有效攻势的前提。比如,在这里看到《用“眼”识人:你想知道自己在一个“间谍”的眼中是什么样吗?

⚠️探究到对方的心理弱点,然后针对性的发起攻势,从心理基本面上彻底搞垮对方。

于是解读对方的行为举止被称为间谍能力的准绳。

举止比言语更容易暴露一个人的内心。观察并分析举止是间谍培训中的重点部分。

反过来看,间谍依靠谎言维生;虽然他们可以使用高明的谎言做到逻辑上滴水不漏,但也很难控制自己的行为举止,尤其是微表情。

从心理学角度上说,即便是再狡猾的间谍,在说谎或内心情绪波动时也无法逃脱微表情停留的极限,即1/25秒。这是人的生理因素决定的。

因此,⚠️细致地观察对方的行为举止就能迅速了解对方的内心世界,从而根据对方的心理特点做出不同的应对策略。

做到这点并不是太难,需要很多直觉方面的练习。

请注意,⚠️人们往往会因此认为,培训政府间谍的教程也适合反间谍人员学习,理论上的确如此;但是,要做到成功的反间谍,必需能在间谍基础知识的层面上高出一步,否则反而更容易被识破。

一个著名的案例。很多人都知道有着“21世纪间谍第一人”之称的 Robert Hansen。当 Aldrich Ames 被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抓获后,两大情报组织发现,所有疑点都指向 Robert Hansen。

他们派出了最优秀的间谍来调查此案,但是多年后一无所获。联邦调查局感觉难以置信,因为他们对 Robert Hansen 进行了多次测谎,但每一次都被他通过了。

直到继续对 Robert Hansen 进行长期监视才真的发现了蛛丝马迹。

本来 Robert Hansen 觉得只要能稳住一段时间就可以安全渡过难关;正因为多年来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都没有发现任何事,他心里就有些得意了。也正因此放松了警惕。

在弗吉尼亚州维也纳小镇的公园里,他的确使用了基本反侦察技术对周边做了一些调查,确认安全后他将公文包放在了一个指定地点。

完成这一切很顺利。原本没什么问题,但是他发现两个可疑的人站在公园一角。当时他心里一慌,下意识地将外套衣领向上提了一下,然后放慢脚步离开。

结果就是这个拉衣领和突然放慢脚步的小动作将他出卖了。

那两个可疑人的确是联邦调查局特工,他们其实并没有发现公文包,由于跟踪 Robert Hansen 很久了,他们也在心理上放松了警惕;但是,直到看到 Hansen 的两个小动作,立刻发现了异常。

随后便找到了那个公文包。

作为多年从事特工工作的人,Robert Hansen 已经养成了伪装自然走路姿态的习惯,所以忽然的放慢脚步其实是他作为间谍的本能反应;然而这点恰恰被同样是间谍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捕获了。

所以,必须说,了解你的对手的知识和思考方式肯定是必要的,但如果你想要做到有效的反制,就必须比你的对手高出一筹。 ⚪️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