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抵制当权者通过招安分化公民反抗运动:柔性镇压的两种手段

  • 如果船板上有了洞,您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不要让它扩大化

这里是一个案例。

津巴布韦的马兰吉是以世界上最大的钻石矿藏之一而闻名的地区。这里的居民计划在津巴布韦联合钻石公司(ZCDC)的作业现场举行大型示威活动,要求该公司和政府为他们自2009年开始开采以来犯下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负责。

在过去的几年里,代表ZCDC行事的国家安全部队、还包括私人维稳部队,不断殴打、折磨和杀害手工采矿者和社区成员

并且,该公司在资源开采过程中拼命掠夺土地和污染环境,使马兰吉的人民遭受痛苦。

这些由社区领导的抵抗努力得到了自然资源治理中心 (CNRG)的支持。该中心是一个设在津巴布韦的民间社会组织,旨在促进可持续性发展和人道主义的自然资源治理。

自然资源治理中心 (CNRG)在马兰吉注册的一个社区信托机构负责协调社区的抵抗活动,帮助该运动获得了知名度和合法性,以抵制津巴布韦矿业公司的破坏性采矿做法。

该运动混合使用了民间抵抗和机构抵抗方法,包括一系列街头行动,以呼吁人们注意津巴布韦矿业公司的侵权行为,并对权势施加压力,要求改变在其社区进行钻石开采的方式;同时向津巴布韦议会和金伯利进程请愿;以及羞辱政府和采矿公司。

理论上这是很专业的操作。

但是,去年年底,有消息传出,三名CNRG负责人被 ZCDC 公司收买。这些被收买的负责人曾试图劝阻抗议者参加2018年6月的抗议活动,并说服活动家为ZCDC “树立良好形象”。

后来,有人观察到他们在长期不明原因地离开抗议活动后,消费了数额不寻常的金钱。

这是资本家巨头最狡猾的也是最有力的一种操作。它对准抗议群体最大的支撑力量,通过收买贿赂以瓦解这一支持,而抗议者都是底层公民,如果失去支持,他们将无法获胜。

柔性镇压的两种手段

对于任何运动来说,如果想要令其势头能够足以引起传统的掌权者的注意,那么,收买操作就是一个非常值得关切的问题。

co-optation 这个词指的是当权者通过侵占运动的参与者或思想,以削弱民间运动的过程。

实现这一目的的一种常见方法就是:收买运动中的温和派小团体,以便将他们转变为掌权者的代理人(这就是在马兰吉发生的事)。

这种现象其实非常普遍。

例如,美国的公平劳动协会(FLA)是一个由克林顿政府为应对90年代学生反对血汗工厂劳工的抗议活动而成立的监督组织。然而,FLA 的资金部分就来自于它应该监督的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用活动家 Bill Moyer 的话说就是,掌权者确保 “与改革派激进活动家的勾结或妥协,削弱了关键运动目标的实现”。

另一种手段是挪用运动理念,以削弱其作为号召工具的有效性

例如,根据 Moyer 的解释,考虑一下大企业如何经常采用环保运动的语言,挪用 “诸如 ‘可持续性’、‘绿色’ 或 ‘有机食品’ 等词语和概念,但这只是为了混淆公众认知,并降低抵抗运动使用这些术语的有效性”。

我们的读者也许最熟悉的就是 “开源” 这个词了,当那些监视资本主义寡头纷纷 “拥抱开源” 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开源运动已经被压制。

还有更明显的 “隐私” 这个词,被监视资本家如苹果作为广告语,导致大众无法分辨活动家的建议和寡头公司的诱骗。见下文:

这些手段的影响可能会对抗议运动造成很大的损害。

根据对埃及激进活动家的采访,Nadine Sika 观察到:

“这些手段是该政权的一种工具性策略,其方式有两种:第一,它在运动本身制造内部斗争,使活动家团体更加分散。第二,它便利了政权对抗议运动行动者的镇压(他们给大棒,我给胡萝卜)。这些手段除了威慑新的抗议运动的发展外,还造成了更多的分裂”。

怀疑招安存在时如何反击

对可疑共谋行为的自然反应可能是让活动家点名羞辱那些被收买的人,指明他们是不可信任的叛徒。

然而,可能还有一种更精明的处理共谋的方式:谨慎地孤立他们,然后解除他们的武装,最后给他们指明退出方式。

当马兰吉社区开始传出关于收买的消息时,CNRG 和社区并没有加入对他们的指控。相反,CNRG 的工作人员会见了信托机构的其他九名成员和几位传统的社区领袖,以收集更多的信息。

在证实了传言之后,运动领导人对社区进行了改组,使信托机构和负责组织运动活动的负责人之间的责任分工更加明确。

CNRG 的工作人员没有试图将这些被收买的个人完全清除出去,而是提醒他们,他们作为机构成员的作用是为机构制定政策,而不是直接管理抗议运动活动规划。其他成员同意遵守这一任务。

机构随后扩大了规模,在马兰吉的每个村庄都增加了协调员,使后者能够以更大的独立性和权力下放的方式运作。

在整个过程中逐步对那些被收买的人降权,而不是一次性的,让他们没有明确的理由怀疑自己被排斥。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管理,尽可能挽回被收买者可能造成的潜在伤害,直到2018年12月,运动组织感到是时候请他们下台了。

面对被责令退出,这些人变得咄咄逼人,再次试图破坏抗议活动,但是那个时候他们破坏运动的能力已经大大减弱。此时,他们越是试图破坏,就越是与社区疏远。

如果您怀疑您的抗议运动中的某个人被人利用了,在采取行动之前,首先要检查背景和您可以选择的方案。要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充分利用可用的资源,将损失降至最低。

当您开始怀疑有人利用您的时候,要注意自己最初的情绪反应。在考虑该怎么做之前,要给时间让情绪平静下来,这样才能制定出有技巧的反应,而不是在一时的激情中做出反应。冲动和智慧往往不兼容。

在某些情况下,运动领袖可能会决定点名羞辱被收买者。但在许多情况下,像这里所描述的那种更微妙的反应可能会更有效地开除被收买的成员 —— 而不会损害运动的完整性。⚪️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