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的混蛋”也有人权吗

  • 每个社会都有仇富心理,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亿万富翁是否应该存在”的问题,而是,是否应该平等看待所有人。因为这个问题已经变成很复杂了,怎么说?

亚历山大·麦克法迪恩(Alexander McFadyen)表示,他和他的家人在家中时几乎任何时候都会被偷窥,于是他们必须在任何时候“穿着得体”,即使这样,他们也经常被拍照或拍摄,有时甚至是用双筒望远镜进行的侦察。这让他感觉不安。 McFadyen 开始着手衡量这个问题。

他计算到有84个人在90分钟内对他进行拍照。这就是住在 Neo Bankside 的C座玻璃墙公寓里的生活现实,距离泰特现代美术馆的观景廊仅34米,那里每年接待游客达60万人次。

一位邻居克莱尔·费恩(Claire Fearn)表示,这种状况看起来让她反胃:人们朝她挥手、向她和她的家人做出淫秽的手势。她的丈夫 Giles Fearn 在陌生人的网页上发现了他们自己家的照片。许多图片目前仍然被贴在 Twitter 上,通常带有关于“富有的业主们如何不幸“的愉快评论。(这些公寓的平均价值为435万英镑)另一位邻居 Lindsay Urquhart 在观景廊听到有人说她和C座的其他居民本就应该失去他们的隐私,因为他们是“富有的混蛋”。

一名高级法院法官最近否决了五名居民要求关闭部分观景廊的请求。在判决中,Mann 法官裁定“申诉人占据了一个特别敏感的财产,它们的运作方式增加了敏感性… 他提出的解决方案只是:窗帘。

无论你是否认为他们是富有的混蛋,你都要对 McFadyens,Fearns 和C座的其他居民表示同情。没有多少人愿意在自己穿着睡衣的时候被偷拍,但透明的公寓空间可以有开阔的视野,城市生活的伟大幻想,有钱人喜欢享受这些东西。

“法律传统上认为家庭是隐私区域,值得特别保护”,Mann 说,而另一方面他补充说,“在这种环境中的人有可能期望的隐私程度将比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更少。“

在英国,理想情况下,规划者可以防止这样的争议发生,他们可以在窗户上安装磨花玻璃,避免在屋里的人被偷窥。但他们没有这样做。“人权法案”赋予每个人以隐私权,但只有在涉及政府机构侵权的情况下,法官裁定不包括泰特现代美术馆。

有关滋扰的法律通常适用于噪音或灰尘或气味等,但也可以涵盖侵犯隐私的行为。 “我们都必须忍受一些事,”负责滋扰案件的 Russell-Cooke 律师 Jason Hunter 说,“关键在于,界限在哪儿?什么时候会从必须忍受转移到我们不必忍受?这就是我一直被问到的问题。那条线究竟在哪里?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当然,随着城市变得不像过去那样私密,这条线也会在不断变化中。你能看到更多的人意味着更多的人可以看到你,包括城政当局。您的刷卡会跟踪您在公共交通系统周围围的活动情况,您通常会在公共汽车或火车车站被摄像头拍摄。如果你开车,你可能会被交通摄像头拍摄,停车场摄像机也会记录你。在纽约,Citibike 计划公开分享这些数据,甚至包括每个骑车人的性别以及他们的出生年份。当然还有谷歌,其街景功能定期从天空中拍摄你的家。在许多中国城市,甚至在乡村,你的脸都可以被政府的 Sharp Eyes 计划拍照、识别和监控

在家里,智能电表记录您的电力使用情况,它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家,以及什么时候睡醒。许多人都有语音助手,例如亚马逊的 Alexa 或 Google 智能助理,它们像间谍一样在家中录制你的私人谈话;甚至带摄像头的无人机会飞到你的窗外窥视你的私生活,目前还不清楚法律究竟在哪。 2016年4月,新加坡就在一些老人家中试验了运动传感器,如果老人停止走动,或停止使用厕所,就会立即提醒家人。有些老人不关心这种监视,另一些只是用毛巾覆盖传感器。

有些人对失去隐私感到震惊,其他人则不在乎。如果必须被收集,有些人希望他们的数据以最大的安全性得到保存,其他人则更喜欢公开访问的开放性。

世界各地的不同城市,包括巴塞罗、阿姆斯特丹和西雅图,正在制定不同的规则来管理这个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无法说出隐私是否会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随着我们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隐私越来越少,人们只是学习着如何适应这种“新常态”。

如果说这里能给你任何安慰的话,好吧,这种不确定性并不新鲜。 1906年,建筑师 Baillie Scott 就对已经开始出现在私人住宅中的大窗户发表过感叹,“像商店橱窗一样的展示效果”。而1929年,Walter Benjamin 对此表示高兴:“住在玻璃房子里是一种卓越的革命性美德”,他写道,他认为这将解除贵族和资产阶级“自己拥有的自由裁量权”。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对此进行思考。大窗户究竟是一个可憎的财富展览,还是对资产阶级隐私的否定?无论哪种方式,人们依旧会责怪富有的混蛋……

Glass houses: how much privacy can city-dwellers expect? The recent court decision against the neighbours of Tate Modern in London belies a much wider problem — everyone is constantly being watched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