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监视资本主义的斗争可以从美国开始吗?- 在国会暴动后重读爱德华·萨义德的 “东方主义”

  • 应该从美国开始,但是,仅仅追求在美国国内解决问题是不够的(虽然尚未解决)

【按】就如我们此前多次强调过的,打破监视资本主义的这场斗争,必需从美国开始 —— 全球监视资本主义的源头;如果美国能成功,这一危害全世界的数字暴政体制将开始被瓦解。如果从高堡奇人的另一侧 —— 即 中国 —— 开始,很可能无法成功。

这篇文章则从另一个角度思考这件事。因为,美国的确可以也可能在自己国内寻求抵制监视资本主义,但同时在全世界资助和维持监视资本主义体制,这是作者希望提醒的事。我们的 列表-4 中有两个板块 “作恶者:谁在帮中国”、以及 “协助暴政的家伙们”,通过其中收纳的内容您可以看到,美国是全球专制政权(包括中国专制)的最积极协助者。我们很可很难期待美国国内的对抗监视资本主义之战能缓解这些状况 —— 一定程度上您可以参见在欧洲发生的事,即 欧洲国内对监视技术的打击反而促进了欧洲本土的监视技术公司寻求其他专制国家买家的兴趣,尤其是中国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仅仅强调出口管制、立法和监督,很可能是不够的;因为我们没能触及到监视技术出口的强大的政治动力 —— 殖民主义根源;在这种动力下,任何立法和监管可能都无法彻底铲除这种作为帮凶的积极性。

当您愤怒于以色列的间谍软件在全世界镇压异议人士和活动家(包括香港)时,记得这一危机的根源,很重要。

我们感觉这篇文章的视角比我们此前的思考更深入。这篇文章的作者 Hamid Dabashi 是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他的研究课题包括殖民主义。我们上传了他于2020年最新出版的书籍《On Edward Said: 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您可以在这里下载https://www.patreon.com/posts/zai-guo-hui-bao-48813981 结合这本书也许更容易理解本文的论点。

本文发表于伦敦独立媒体中东眼 (Middle East Eye)。

2016年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并释放出白人至上法西斯主义的可怕前景后不久,美国人开始阅读一些近代批判性思维的经典作品,以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自己的困境。

肖恩·伊林在2019年1月为Vox写道,“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很多人开始购买汉娜·阿伦特的书。大选后一个月,阿伦特1951年出版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的销售速度是正常速度的16倍”。随后,肖恩·伊林与文学学者琳西·斯通布里奇 (Lyndsey Stonebridge) 教授取得联系并展开对话,探讨为什么人们在试图弄清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的同时,也转向了阿伦特,尤其是《极权主义的起源》。

在2016年12月为《纽约客》撰写的另一篇较早的文章《法兰克福学派知道特朗普要来了》中,亚历克斯·罗斯提醒读者,“阿多诺认为,美国民主的最大危险在于电影、广播和电视等大众文化机器。事实上,他指出,这台机器即使在没有独裁的情况下,也以独裁的方式运作:它强制服从,平息异议,压制思想。

【注:阿多诺,即 狄奥多·阿多诺,德国社会学家,同时也是一位哲学家、音乐家以及作曲家。他是法兰克福学派的成员之一。我们去年底上传的 The Baffler 杂志合订本中也包含这一内容。】

监视资本主义

最近,当我在《纽约时报》上读到哈佛商学院名誉教授、《监视资本主义时代》的作者肖莎娜·祖博夫(Shoshana Zuboff)发表的一篇精彩长文时,我想起了这些和类似的文章:The Fight for a Human Future at the New Frontier of Power(2019)。

在这篇名为《我们没在谈论这场政变》的文章中,祖博夫写到了她所说的 “监控社会” 的兴起,以及她在分析监视资本主义的基础上所说的 ”信息文明” —— 她警告说:我们可以拥有民主,也可以拥有监视社会,但我们不可能同时拥有这两者。

在这个信息文明中,像谷歌和 Facebook 这样的监控资本家,是决定谁能知道什么的人,监视资本家现在掌握了每个问题的答案,尽管没有任何公民选举他们来执政。这是认识论政变的本质。“这些反社会媒体在过去二十年中一直以解放者的角色受到人们的欢迎”。

这场影子政变就是祖博夫教授所说的 “认识论政变”,她提出了 “监视资本主义是如何起源于发现公司可以把人们的生活作为免费的原材料进行抵押,以提取行为数据,然后他们宣布这些数据是他们的私有财产”。

“把人民的生活作为免费的原材料”,这个状况是不是很熟悉呢,我们以前在哪里听说过?祖博夫教授所描述的所有后续阶段,完全对应于一种殖民条件,这对她来说并不那么关心。但对我来说却很重要。

矛盾的是,正是9/11事件引发了全球各国政府开始收获大规模监控。“监视资本主义的革命根源”,祖博夫教授写道,“就植根于这种不成文的监视例外主义的政治学说中,绕过民主监督,本质上授予新的互联网公司一个许可证,以窃取人类行为经验并将其渲染为专有数据”。

所有这些关键概念 — — “绕过民主监督”、“窃取人类经验并将其变成专有数据的许可”  — — 在一个后殖民主义思想家的耳朵里听起来非常熟悉,尽管在远离祖博夫教授关注的土地上。

重读萨义德的东方主义

祖博夫教授在她的书和这篇文章中所发现的和概述的,即 互联网的出现和 “监视资本主义”,其实早就在帝国本身的核心地带存在着了。

欧洲殖民者在全球范围内利用和滥用其权力收集信息,并以最有利于其利益的方式组织信息,这在漫长而凶残的殖民历史中司空见惯。这就是所谓的 “东方主义 Orientalism”,爱德华·赛义德是最早揭露和否定它的人之一。

监视资本主义是从监视殖民主义开始的,这个事实需要在特朗普企图在美国发动政变的时代重新解读赛义德的东方主义。在民主共和战场嘈杂的吵闹声中,像祖博夫教授这篇颇有见地的文章,需要回到欧洲和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帝国虐杀历史中去。美国人从这段历史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 — 因为他们现在正在对自己做着他们和他们的欧洲祖先对全世界所做的事。

让我举一个非常具体的例子。1979年,一群激进的伊朗学生占领了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后不久,他们就花了几年时间,一丝不苟地重新整理情报报告和其他行动记录,而这些报告和记录在他们被捕前被中情局官员匆匆撕碎

在伊朗革命后的几年内,这些文件的大量内容被收集起来,并在德黑兰出版了一套多卷本,让俄罗斯和其他间谍机构欣喜不已。早在1982年,斯科特·阿姆斯特朗就为《华盛顿邮报》写了一篇关于这些文件的详细报道。

几十年后,2011年,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了伊朗学生手工完成的艰巨任务,现在可以由电脑轻松完成。换句话说,在1979年到2011年之间,我们得到了伊朗学生收集的美国文件,并在计算机软件准备好复制这项任务之前,费尽心思地进行了组装。

而现在,监视资本主义的逻辑正在重新连接回其监视殖民主义的殖民根源。

更持久的教训

这种情报收集或监视殖民主义的根源并不限于伊朗,而是从印度、非洲、拉丁美洲、甚至欧洲本身,延伸到了更广泛的范围。殖民主义不仅需要情报;它制造它所需要的东西,并把它当作真理。

我们可以追溯到1798年拿破仑对埃及的入侵,当时他委托一批东方学家随军,以获得征服一个阿拉伯国家所需的知识。法国人从埃及和其他非洲国家收集(偷)来的知识和文物,成为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文物博物馆和大学考古学和人类学系的基础。埃及学的根基是一门殖民学科。

但不久之后,对于担心文化左翼在世界范围内的吸引力的中情局来说,欧洲本身将成为情报收集的场所。加布里埃尔·罗克希尔(Gabriel Rockhill) 在为《洛杉矶书评》撰写的著名文章《中情局读懂法国理论:论瓦解文化左翼的智力劳动》(2017年2月27日)中,曾给出了美国情报人员试图弄清米歇尔·福柯、雅克·拉康和罗兰·巴特等法国顶尖批判思想家私人生活中都在干什么的细节!

当这些批判性思想家,特别是福柯,在爱德华·赛义德随后揭露东方主义作为殖民知识和权力的运作方式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时,现在轮到像伯纳德·刘易斯这样的美国犹太复国主义者及其爪牙攻击爱德华·赛义德和他帮助建立的整个后殖民主义领域了,因为它在揭露以色列 — — 他们最喜欢的殖民者的阴谋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东方主义的 “东方” 就是 “监视社会” ,早在这个词被创造出来之前,在美国和欧洲的资本主义中心理解它之前

一场 “认识论政变”

巴勒斯坦学者 Elia Zureik 在其关于以色列定居者殖民监视技术的学术研究中,详细介绍了被占领的巴勒斯坦境内残酷的人口控制战略中的监视技术和生物政治学的广泛使用。

以色列之所以成为全球 “监视技术的中心”,并从事 “向世界各地想要监视本国公民的政府出售其产品”,是有原因的。 要了解21世纪美国内部发生的事,就必须了解美国及其最喜欢的驻军国家,以及在它们之前很久的欧洲殖民先辈们在全球所做的事

Shoshana Zuboff 谈到了一场 “认识论政变”,这场政变分四个阶段展开,分别是认识论权利的侵占、认识论不平等的急剧上升、认识论混乱的引入,最后在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阶段 “认识论的统治”,它被驱使着凌驾于民主治理之上。

如今我们这些后殖民者,在自己的世界中准确地映射出这些阶段,并奋起反抗和结束它们的方式,对于像祖博夫教授这样的美国人来说,包含了一个关键的教训 —— 她高度关注如何奋起反抗和结束这种野蛮的统治,她是对的;然而,要想看清监视资本主义在监视殖民主义中的根基,首先要从通过她深具洞察力的眼睛开始重读爱德华·赛义德的《东方主义》

在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重读赛义德的《东方主义》,最朴素的教训是,美国人不能在全球范围内搞监视帝国、不能在对巴勒斯坦搞监视殖民主义时成为其重要的赞助人,而同时在国内寻求克服监视资本主义。⚪️

The ‘shadow coup’: Rereading Edward Said’s Orientalism after Capitol riot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