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势:中国正在努力扩大与拉美的联系

  • 本文将作为一个笔记存在,一个时间点和局势的记录。不探讨中美反抗者之间的价值观冲突。

【按】两年多前我们报道过中国的监视技术在拉美国家的延伸,您可以在 列表-4 “作恶者:中国在帮谁” 板块中看到更多相关汇总。本文则是一个近期的观察,可作为国际局势的参考。

本文来自独立媒体研究所的项目 Globetrotter,作者 Vijay Prashad 是印度历史学家、编辑和新闻记者。他是 Globetrotter 的研究员和首席记者,也是 LeftWord Books 的主编。

本文被美国独立媒体 citizentruth 转载,citizentruth 有着与我们一致的价值观和追求,即:打破左右范式。但是请注意,正如我们在去年底的对话中所讲述的,美国反抗者期待多极世界,他们反对美国的外交政策。这与仰慕华盛顿的中国异议的价值观相悖。(如果您习惯于阅读CNN或华盛顿邮报,美国独立媒体的文章可能会令您感觉突兀)。

本文将作为一个笔记存在,一个时间点和局势的记录。不探讨中美反抗者之间的价值观冲突。

2020年1月中旬,800人齐聚墨西哥经济部,举行中墨关系研讨会,庆祝 “中国日”。

墨西哥经济部长格拉谢拉·马尔克斯·科林是哈佛大学经济史博士,她说:“中国和墨西哥要走在一起,建立更强大、更稳固的关系。”

2020年7月,《美墨加协定》正式生效。马尔克斯·科林在1月的活动中表示,尽管有这个协议,但墨西哥必须 “加倍努力”,从中国等其他地方吸引投资。

中国驻墨西哥大使朱庆桥说,中国同意,并有 “许多投资墨西哥的计划”,包括位于塔巴斯科的国有多斯博卡斯港炼油厂所需的6亿美元;这笔钱是由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其他国际合作伙伴共同投入的

2019年6月4日,朱大使刚到墨西哥城,就在一家美国知名财经报纸《金融时报》上写了一篇评论文章。他写道:“(中美)贸易战不会阻止中国的发展。面对风险和挑战,中国有信心面对,并将其转化为机遇。”

他称,中美经济高度融合,这将使脱钩变得几乎不可能。同时,中国准备增加与其他国家的互动,无论是通过向这些国家  — — 比如墨西哥  — — 投资,还是通过欢迎投资进入中国。他写道,中国不是这场 “贸易战” 的始作俑者,中国希望这场冲突能够结束。

中国做法的三大支柱

中国对拉美形成了三个鲜明的支柱:购买拉美商品、中国对拉美的投资、中国与拉美主要政府的政治结盟。

过去20年,中国已成为拉美国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例如,2019年,智利32%的出口到中国,秘鲁是29%,巴西28%,乌拉圭27%,阿根廷10%。中国和拉美的相互依赖,意味着尽管政权更迭,中国和拉美政府都没有破坏这种关系。

当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还是巴西当选总统时,他在上台前曾与台湾互动;但是他一上台,经济上的需要就使他无法与北京决裂。

太多的问题仍然存在。2019年11月,博尔索纳罗与中国的习近平会面,习近平表示,中国和巴西将 “在平等的基础上” 增加贸易。驻巴西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的张宗哲在2020年9月承认,博尔索纳罗如果要与北京决裂会有 “很多障碍”。巴西根本没有澳大利亚那样的自由度,因为澳大利亚  — — 依赖中国市场 — — 也同样与美国一起加入了被称为 “四国同盟” 的反中军事联盟(与印度和日本一起)。

路易斯·阿尔塞(Luis Arce)的社会主义运动(MAS)在玻利维亚大选获胜后,习近平向阿尔塞发来贺电。在该电文中,习回顾了2018年中国政府与时任总统埃沃·莫拉莱斯达成的战略伙伴关系。那次合作导致中国新疆特变电工集团选择在计划中的与玻利维亚国有锂矿总公司YLB的合资企业中持有49%的股份。

“为什么选择中国?中国的电池生产市场有保障”,莫拉莱斯在签约仪式上说。玻利维亚新任总统阿尔塞是莫拉莱斯的经济政策负责人;他曾表示将继续执行与中国合作的政策,特别是在疫情的背景下。没有迹象表明中国的投资会放缓,当然也不会放缓对玻利维亚的投资。

最后,在政治方面,中国在各种外交场合表示,将尽可能提供挡箭牌,防止针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的政权更迭行动。

中国和俄罗斯公开表示反对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单边制裁,中国政府目前正在与委内瑞拉就新的石油换贷款协议进行谈判。中国与古巴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2016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时,习亲自前往古巴驻华使馆,向他三鞠躬致意(卡斯特罗是唯一一位受到这种待遇的外国领导人)。

美国对拉美的压力

2019年9月,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访问阿根廷。她前往胡胡伊,这是朝着与玻利维亚交界的地方。伊万卡·特朗普与约翰·沙利文(时任副国务卿)和美国政府的其他成员(来自国防部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官员)一起来到那里。她在普尔马马卡会见了胡胡伊省省长 Gerardo Morales,然后与美国政府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的 David Bohigian 一起宣布了4亿美元用于被称为 “锂路线” 的道路建设(阿根廷与玻利维亚和智利构成 “锂三角”)。这在玻利维亚彼岸被广泛认为是关于MAS对中国定位的声明。

Bohigian 将OPIC过渡到现在的化身 — — 国际开发金融公司(DFC)。DFC 的项目 América Crece,直接是为了挑战中国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投资。

2020年9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到访圭亚那,他支持埃克森美孚和其他石油公司向这个南美国家投资。

蓬佩奥说,圭亚那应该与美国石油公司达成协议,他声称 — — 美国石油公司不腐败;“你看看这个”,蓬佩奥在提到美国石油公司的记录时说,“再看看中国的做法”,暗示中国企业腐败,像圭亚那这样的国家应该避开中国。

2019年4月26日,美国国务院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金伯利·布赖尔(Kimberly Breier)对中国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投资进行了全面攻击。

她说,中国人带着 “一袋现金和虚假的承诺” 来到非洲大陆;可惜她没有用任何事实例子来支持这些指控。

遗憾的是所有这些对中国的攻击在拉美地区都没有什么进展。例如,皮尤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50%的墨西哥人对中国有好感,而对美国有好感的只有36%;对习有好感的墨西哥人多于对特朗普有好感的人。

2020年9月,墨西哥经济部高级官员 Luz María de la Mora 表示,中国是墨西哥的 “伟大榜样”。她说,中国是 “促进我们经济复苏的伙伴”,帮助墨西哥 “尽快摆脱疫情”。

毋庸置疑,美国现在和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墨西哥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中国和墨西哥之间的新亲和力,特别是由于明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也很重要。尽管有来自华盛顿的压力,而且没有迹象表明2021年乔·拜登的新政府在此会发生任何重大变化,但墨西哥等这些拉美国家难以与中国决裂。⚪️

China Is Working to Expand Its Ties to Latin America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