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许之地的虚假承诺

  • 这位前总统在他的新回忆录中明确表示,他无意成为救世主。

【按】在去年11月投票期间我们写道:《拜登很有可能比奥巴马更糟糕 — 如果左翼不能领导这场反击,那么右翼就会领导》,解释如下:

选举后一些中国观察家认为 “民主党能就此稳住座椅很多年”,那可不一定。

如上图中我们去年的分析,当拜登只是一加强版的奥巴马时,其后的反弹就很可能是一个 “加强版的特朗普”。

一向犀利的波士顿评论指出了与去年我们的分析中非常近似的预测,它采取的根据更为切实 —— 就是奥巴马自己的言论,他新出版的那本书;其中清楚地澄清了这一事实,即:他不是改革者,大众选民对他的预期是完全不切实际的。

奥巴马通过 “等待戈多” 的表演维持了他8年的政治生涯,其结果是导致了特朗普主义的反弹;而拜登,甚至连戈多都不想要,那么,2024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注:从始至终IYP已经多次分析美国政治,但我们的目的绝不是美国,您知道。准确分析和预测政治时局是民主活动家乃至普通公民必不可少的基本功,尤其是对缺少民主经验的国家的公民来说,您最好能找到一切机会来训练自己这方面的能力。

2008年10月,在使他成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的历史性选举前的一个月,巴拉克·奥巴马开始担心他的竞选活动所招致的 “救世主” 期望。

对于被他的竞选集会和 “希望与变革” 的政治颂歌所激起的选民们来说,奥巴马是以近似马丁路德金2.0的身份出现的,他是将国家从乔治·W·布什的所谓反恐战争的束缚中解救出来的救世主,从国内以所谓的国家安全为名侵犯公民权利的暴政中解救出来的救世主,从关塔那摩的耻辱中解救出来的救世主,从大萧条以来最具破坏性的金融危机中解救出来的救世主 …… 人们认为他将推行崭新的新政,恢复国家的国际声誉,并为正在变暖的地球降温。

打破 Matrix 的路~与IYP对话2020:关于中国和美国

这些期望并非不请自来:在他的演讲中,奥巴马小心翼翼地部署了民粹主义、华盛顿特区的局外人式的言论,并引导了黑人的预言政治传统。

然而,在他的新回忆录《应许之地》中,涵盖了他动荡的前两年任期,奥巴马回忆说 — — 在他竞选的高峰期,他与这些希望 **毫无关系**

“这对我个人来说很迷茫”,他写道,“需要我不断地进行总结,以确保我没有接受炒作。” 他的许多支持者确实接受了炒作 — — 这让奥巴马在入主白宫之前就认为,“不可能满足现在选民们附加在我身上的巨大期望”

也是在2008年10月,奥巴马第一次认识到,屈服于民粹主义救世主的不仅仅是政治自由派和左派。

8月,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选择了阿拉斯加州长、自称曲棍球妈妈的莎拉·佩林(Sarah Palin),作为他的竞选伙伴。对于她所有明显的弱点,奥巴马认为佩林是一个有效的民粹主义者,她也激发了群众的热情,但她是通过 “热情地用本土主义的胆汁给他们加油” 来实现的。

在击败麦凯恩之前,奥巴马就已经从佩林的民粹主义中感受到了本土主义边缘人士正在向共和党的中心舞台靠拢的趋势 — — 正是这一趋势预示了特朗普未来的总统任期。

这本新书中明确指出,奥巴马将选民们 “对激进希望和变革的期望” 不仅看作是不公平的,而且,是对他自己把美国看作是 “应许之地” 的威胁。他早期关于救世主综合症的预感,调动了左派和右派的力量,在这本回忆录中从头到尾都在上演。

但是,奥巴马究竟是如何设想的这个所谓应许之地?尽管标题是这样的,但这七百页的书中却从来没有解释过:“应许之地” 这几个字在书中只作为表白出现过一次,是在一个非裔美国人的精神中。

这种遗漏令人触目惊心,这种含糊不清只能算是有意而为

唯一能让读者挑出任何可以称得上实质内容的地方,是这本书中非常简短的序言。在序言里,奥巴马告诉人们,尽管近年来出现了黑暗的政治势力,但他还没有放弃 “我们所承诺的美国的方向” — — 没有放弃 “秉持我们的信条的意义” 的想法。通过这个奥巴马显然是指国家的建国文件,宣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沉稳的语言中,奥巴马设想了一个缓慢但稳定的行进,向着建国价值的实现。

而书中不太清楚的是,在这个政治理想的微弱残余背后,潜伏着冷战后自由主义的影响。20世纪90年代的幽灵萦绕在这本新书中,并有助于解释奥巴马的政府是如何被如此多的人视为一个巨大的失望和一个严重的错误 — — 今天必须避免再犯的巨大错误。

无论奥巴马的应许之地究竟是什么,很明显,它完全没有空间容纳今天左翼或右翼的意识形态潮流。关于前者,奥巴马将那些批评《平价医疗法案》将私人保险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的人,以及那些抨击奥巴马对金融危机的不温不火的处理方式 — — 没有将银行国有化、没有起诉银行高管、也没有重新设定 “经济正常化” 的标准的人,谴责为 “革命者”。

奥巴马说,更激进的变革,“将需要对社会秩序的暴力”,这违反了他对美国承诺的愿景。奥巴马写道,某个有 “更革命的灵魂” 的人认为,这种行动是值得的。但他 “是一个改革者,如果不是远见卓识的话,在气质上肯定是保守的”,因此不愿将所谓的 “数百万人的福祉” 置于危险之中。他拒绝成为他们的救世主。

至于右翼,奥巴马将自己未能建立的新政归咎于保守派的反弹。他认为,他之所以不能像富兰克林·罗斯福那样团结全国人民,是因为反动的信息不仅将奥巴马的政策 “妖魔化”,而且将他的性格和身份 “妖魔化”。

奥巴马在佩林竞选集会期间观察到的反动边缘,已经凝聚成了茶党,并最终走向了GOP政治的中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奥巴马批评左翼革命者想要推翻社会秩序的时候,本土主义者却谴责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和《复苏法案》的 “社会主义” “扰乱” 了 “自然秩序”(一塌糊涂吧)在他们等待救世主来恢复秩序时,参议院领袖 Mitch McConnell 和众议院议长 John Boehner 将按兵不动。

奥巴马坦承,在这两种情况下,他的总统任期在唤醒革命和反动势力方面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这些势力阻碍了他所设想的那种自由主义进步所必需的合作。但是,为什么这些力量在他的注视下产生得如此强烈?奥巴马自己的答案似乎是,左右两个政治极端都放弃了以自由和平等为名的后意识形态共识与合作的自由主义愿景。革命左翼背弃了这些理想,发现说辞只是与帝国主义、经济剥削和结构性种族主义密不可分;与此同时,反动的右翼则否认这些理想应扩展到他们认为不是政治体真正成员的宗教、种族和身份。

但是,在这里,奥巴马对意识形态中立的应许之地的愿景需要被历史化。在2008年竞选前,专家和学者们普遍认为,奥巴马的政策和演讲受到公民宗教传统的支撑,这种传统可以追溯到建国文件、清教徒关于美国是 “山上的城市” 和 “应许之地” 的观念,以及马丁路德金最著名的黑人预言传统。

没有人比菲利普·戈尔斯基(Philip Gorski)更有说服力地论证了这一观点,这位耶鲁大学的社会学家称赞奥巴马复兴了美国 “公民宗教” 的传统,既从《圣经》中汲取灵感,又从西方的公民共和主义遗产中汲取灵感。

戈尔斯基认为,奥巴马的公民宗教,让国家有办法超越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分裂的政治僵局。哈佛大学的知识分子史学家詹姆斯·克洛彭伯格(James Kloppenberg)用不同的语言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作为哈佛法学院的学生,奥巴马接受了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政治自由主义的熏陶。因此,他试图实施罗尔斯的重叠共识概念的实用版本 — — 尽管国家的文化、宗教和政治多样性,但在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进步方面,公民们有着共同的价值观。

这两种观点都将奥巴马的应许之地植根于美国民主的 “长期未完成的工程” 中,用 Kloppenberg 的话说就是,从十七世纪到民权运动直到现在。

但是,到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结束时,Gorski 开始对奥巴马未能达到公民宗教传统的预言感到沮丧,而 Kloppenberg 则批评那些认为奥巴马对两党重叠共识的渴望等同于一种 “庸俗的实用主义”,被仅仅渴望 “权宜之计的妥协” 的政治家所接受。

也许问题的一部分在于他们将奥巴马政治思想的核心定位在知识史上的位置。

理解奥巴马的应许之地的想法的另一种方式是,把它放在20世纪90年代的背景下。奥巴马在哈佛法学院学习的时候,正值冷战结束。1991年毕业后,他的事业迅速发展,当时的自由主义乐观情绪几乎空前高涨。用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的名言来说,这是 “冷战后自由主义胜利的十年,预示着历史的终结”。社会科学家和政治家们宣称,“第三条道路” 的自由主义将超越昔日的意识形态分歧,使美国走上在国内和国际舞台上实现其自由和平等承诺的道路。奥巴马的共识政治梦正是在这个政治重组的时刻出现的。

例如,在《希望的勇气》(2006年) 中,奥巴马称赞比尔·克林顿的总统任期做出了独特的贡献,超越了 “‘保守派’ 和 ‘自由派’ 这两个标签” 导致的意识形态僵局,奥巴马认为这两个标签 “不足以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奥巴马所定义的克林顿的 “第三条道路” 表明,自由市场和财政责任可以促进社会公正。奥巴马自己对后种族美国的愿景在这种后意识形态背景下生根发芽。奥巴马认为,阻碍克林顿取得更多成就的是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卡尔·罗夫(Karl Rove)、拉尔夫·里德(Ralph Reed)和格罗弗·诺奎斯特(Grover Norquist)的反自由主义煽动。“应许之地” 基本上重述了克林顿时期的这个故事,但这次奥巴马将叙事指向了他自己的总统任期 — — 在这个背景下,意识形态的利害关系已经大大增加。

也是在20世纪90年代,奥巴马参加了芝加哥的三一联合基督教会,由杰里迈亚·赖特(Jeremiah Wright)担任牧师。通过这段经历,奥巴马沉浸在黑人教会的传统中。赖特接受了 James Cones 的黑人解放神学,该神学优先考虑黑人的困境:对于受苦最重的人,上帝有一个优先选择。

虽然奥巴马著名地谴责了赖特对美国伪善的抨击 — — 他认为此举是赢得民主党提名所必需的但赖特的布道被证明是如此地有影响力,以至于奥巴马在他的激动人心的演讲中也采用了这些布道,尤其是他在2004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主题演讲。《希望的勇气》的书名就是从赖特那里借来的。

那么,很明显,奥巴马认为通往应许之地的道路已经在九十年代到达了 — — 它的怪癖只需要在国内和国外解决。新兴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这一梦想;奥巴马的目标是让国家重新走上这条充满希望的道路。

作为这个国家的第一个黑人总统, 奥巴马将自己的生活视为意识形态时代终结的例证。与赖特(Wright)和其他人认为需要彻底改变结构才能克服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经济剥削的观点相反,奥巴马认为后意识形态的呼声已经到来。

许多人会感叹奥巴马政府的诱饵和转换 — — 既背叛了他自己的承诺,又为特朗普铺平了道路 — — 实际上这一切从一开始就存在,因为奥巴马将预言性政治传统的激进关键转变成了温和目标和规范共识的更为柔和的自由派名册。

奥巴马回忆录中最自我反省的时刻涉及他质疑自己在处理金融危机时是否应该实施激进的经济计划。“直到今天”,他写道,“我一直在调查和报告美国不断升级的不平等,其减少的上升流动性。. . …我在想,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我是否应该更大胆一些,愿意在短期内承受更多的经济痛苦,以追求永久改变和更公正的经济秩序?”

他想知道答案,但他最终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说,更严厉的选择 — — 让银行系统崩溃,起诉银行高管 — — 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我们无法知道他是否正确:我们无法进行历史实验。但是,我们肯定能看到导致他得出这一结论的政治承诺。而这本新的回忆录明确指出,对奥巴马来说,也许最重要的承诺是 “维护正常状态”。他说,这可能不受欢迎,但它确实引导国家 “远离灾难”。

当然,那些将特朗普的政府视为漫长的四年灾难的人不会同意这点,那些指出过去几十年的所谓 “正常性” 只对富人有利的所有方式的人们也不会同意这点。

而正如许多人所指出的那样,乔·拜登关于恢复所谓正常状态的承诺 — — 已经通过他对前奥巴马工作人员的严重依赖而实现 — — 太容易为2024年的另一个 “特朗普” (如果不是特朗普本人的话)铺平道路。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必须利用奥巴马曾经释放了但最终背弃了的力量  — — 引导我们不要走到1990年代自由主义共识的死胡同,而是要建立一个代表全国大多数工人阶级利益的基础广泛的联盟。他们要真正兑现应许之地的意义。⚪️

The False Promise of Obama’s ‘Promised Land’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