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之控

中国当局对数字化的使用不成比例:一方面对社会是高度侵入 — — 对个人信息的收集很难抵抗(比如个税app、看病挂号app等),而另方面政权本身对数字化高度谨慎 — — 很难找到关键性的数字化官方文件,政府官员的个人资料也极其稀罕。对于OSINT来说是明显的挑战;而民间则是被完全透明的,甚至有利于民间的互害 — 比如具有伤害性的人肉搜索的流行。

中国社会有很多人依赖这些应用程序,一方面是由于便利需求,比如看病挂号,在医院排队都很难挂上号,下载这个app就可以买到专家号;再在比如个税APP,去税务局办理可能非常麻烦,对很多人来说路程远还耗时,于是人们倾向于这些看起来便利的应用程序,以隐私权为代价。

尤其是中国当局对政治宣传的数字化利用,正如这个“学习近平讲话的APP”(见下图1、2、3),这些事物不是近年突发的,几年前开始就有,只是近来推出的产品更加精细了。

以这个“学习”APP为例,今年2月20日,在官媒内部已经要求所有人下载,使用手机号登陆,登陆后会自动显示关于个人身份的几乎全部信息,也就是说它背后有一个详细的数据库。

鉴于近年来党课的扩大化(即 原本只要求党员参与的政治学习会议,现在要求单位内所有人都参加,非党员往往在会上更多被提问)于是相关意识形态宣讲的应用程序有可能很快会扩大,比如对高校、对机关部门、国企甚至私企。

暂时不了解这些强制下载的应用程序是否有内嵌追踪功能。但是上述“学习APP”出现在苹果商店(见下图)。近期苹果和谷歌的商店正因托管帮助沙特男性监视他们的配偶的应用程序而备受批评,有兴趣知道苹果谷歌对中国的这类意识形态宣讲APP是如何定义的。

该“学习”APP还采取了奖励机制,见下图,使用者可以获得奖励,成为一种诱惑。

上图1中,上面右侧的“我要吐槽”功能,并不是在集思广益,因为使用该功能的任何人都是被动实名的,于是不会有人使用该功能讲真话。与此同时另一个线索是,官媒内部正在开展一个叫“民主测评会”的系列会议,该会议和“民主”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是毛泽东时代倡导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即 要求所有人互相提意见,和自我检讨,其内容往往相当讽刺性,比如“批评”同事不会休息 — 一边吃饭一边写稿,等等。目前不知道“我要吐槽”功能在多大程度上与此有关。

下图是使用者排行榜,公开所有用户的使用时长、登陆次数、观看次数、观看时长等信息(具体分类见来一张图)。据消息人士表示,人们担心自己如果在此排行榜中“落伍”,有可能对工作机会产生影响。

“学习”APP使用面部识别做身份验证;个税APP直接使用面部识别注册

“学习”APP平台技术相对更全,还可以开办视频和电话会议,需要麦克风和摄像头权限

该APP中还包括公开课,比如国际贸易、金融学的视频课程。各省市在此聚合,不同省市之间可以彼此评论和点赞。

该“学习”APP还包括新闻版块,其中内容分配在不同“频道”中,类似中国国内其他新闻平台,其内容被高度筛选过,不包含任何独立媒体和权利组织的报告,也不包含任何官方禁止的内容比如民主自由理念。新闻版块功能不仅可以扩大点击量,而且由于看起来“内容丰富”从而收窄了使用者的眼界 — 人们不会知道同一议题被如何筛选过

下图是该应用程序上的“题库”,其中的题目是填空格式,参与者有可能因此获得“学习积分”。这部分内容也被高度筛选过,比如“电影试题”部分,其中所选的都是官方指定的“主题片”即 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文艺作品。

总之,其中一切内容均为政党意识形态服务。习近平对数字媒介的积极利用使其拥有的监视审查能力和控制意识形态一致性的权力,远超出他的所有前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