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您准备寻求庇护 …… 移民和难民需要注意的10大威胁

  • “边界” 不仅仅是肉眼能看到的国界线,越来越多看不到的威胁正在操纵人们的命运 ……

这里是隐私国际组织的报告,介绍了部分监视实践和数据驱动的移民政策中部署的一些工具和技术,这些做法和惯例通常会导致对人的歧视性待遇、损害人的尊严、改写人的命运。这份报告以英国为例,因为英国比较典型(也是隐私国际组织的所在地),但目前大部分西方国家所采取的措施大同小异,于是您值得了解这些事。

部分发现:

1、移民正承受着新的负担,变得更加被动,特别是当他们的命运被掌握在由数据处理和所谓的技术创新驱动的系统手中时。

2、移民被要求提供大量数据,从他们的指纹到他们的数字设备,这些人经常处于不断受到监视的状态。

3、私营的军事和维稳公司在向政府提供各种监视技术和数据利用“解决方案”及服务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Hotel Hara, refugee camp – photo by Frantisek Trampota

在过去20年里,我们看到一系列数字技术被用于边境管制和移民执法,监视做法和数据驱动的移民政策经常导致对人的歧视性待遇,损害人们的尊严。

然而,这种情况的发生很少受到公众的监督,往往是在监管或法律空白的情况下发生的,而且不了解和不考虑对边境及其他地区的移民社区的影响。

这些做法意味着,移民正在承受新的负担,特别是当他们的命运被掌握在由数据处理和所谓的技术创新驱动的系统手中时。权利组织有必要要求在公平、无障碍和尊重人权的原则基础上,采取更人性化的移民方法。

这不是新闻,而是一个不断恶化的现状。较早的文章见《手机元数据和 Facebook 个人信息如何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逃难之旅的新坎坷》。

下面将介绍一些被广泛使用的工具和技术,着眼于全球情况。

1、数据共享:把公职人员变成边防兵

移民的一举一动都越来越多地被要求其个人数据。今天,对这些数据和新技术的使用正在推动移民执法工作的恶化,隐私国际组织警告这种手段极有可能损害基本人权,需要紧急关注。

移民被要求提供大量数据,从他们的指纹到他们的在线数据足迹,他们往往处于不断被监视的境地。这些被收集到的数据以及推断和观察到的数据被用来决定一个人的生活将会如何改变,但在管理和监督移民程序中对技术的使用和数据处理方面的保障措施却极为有限。

Liberty 发布了 “Care Don’t Share” 报告,其中写道:

在英国,作为其臭名昭著的 “敌对环境” 政策的一部分,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暗中交易,让内政部移民执法小组获得由学校、医院、就业中心和警察收集的大量个人数据,并利用这些数据追踪儿童和成年人,以便将其驱逐出境。

人们应该能够获得基本的公共服务,例如送子女上学、寻求医疗协助和举报犯罪行为,而不必担心被移民执法机构抓捕。

隐私国际指出,鉴于现有的和不断扩大的移民数据处理政策和做法,迫切需要对从事或参与处理移民数据的实体进行监管和监督,以确保它们遵守国际公认的数据保护原则和标准以及人权。

移民执法和边境管理当局不能免除必须保护移民及其数据的责任。这就是为什么在2019年,隐私国际组织和一些移民和数字权利组织加入了无证移民国际合作平台(PICUM)对英国提出的正式投诉

2、手机取证:没有例外

各国政府越来越多地使用移民的电子设备作为核查工具,往往是为了证实他们向当局提供的信息。这种做法得益于所谓的移动设备取证工具的泛滥,使操作者能够从智能手机上下载各种关键数据,包括联系人、通话数据、短信、存储文件、位置信息等。

这些做法构成了对隐私人权的严重侵害,既没有必要也不合理。此外,认为从数字设备上获得的数据可导致可靠证据的假设是错误的。如果一个人声称某些信息是真实的,而他们的智能手机上存在的信息表明不是这样,这并不能证明他们是不诚实的。可以有各种合理的理由解释这点关于为什么提取的数据会与申请人提供的信息不同。

在德国、丹麦、奥地利、挪威、英国和比利时等很多国家,都有法律允许扣押寻求庇护者或移民申请人的手机,然后从中提取数据,作为庇护程序的一部分。

这些技术也被各国的当地警方使用:2018年3月,隐私国际组织就发现英国47支警察部队中有26支部队使用了手机取证技术。

3、社交媒体情报:Twitter 或 Facebook会暴露关于你的什么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看到各种政府部门,包括移民部门,都采用了社交媒体情报(SOCMINT),即 允许技术公司或政府监控社交媒体网站 如 Facebook 或 Twitter 的技术和技巧。

其中一些活动是由政府本身直接开展的,但在某些情况下,政府要求技术公司为其提供开展此类活动的工具和/或专门知识。

早在2010年9月,欧洲边境管理局 Frontex 发布招标公告,向一家监控公司支付40万欧元,用于 “追踪社交媒体上的人”。在隐私国际组织询问 Frontex 是否经过必要的检查以确保他们的计划合法后,他们决定取消招标程序。

在隐私国际组织最近的报告中探讨了英国当局如何越来越多地使用这种技术作为他们的情报收集和调查策略的一部分,包括监控抗议活动和示威活动

4、预测性警务(少数派报告):加强种族偏见的恶性循环

警方利用所谓的预测性警务方案来估计何时何地可能发生犯罪,或谁可能犯罪。就是您在科幻电影《少数派报告》中看到的那种东西,其中最典型的用法就如中国的“社会信用评分”。

这些程序的工作原理是通过计算机算法分析历史警务数据。例如,一个程序可能会评估有关过去犯罪的数据,以预测未来犯罪的发生地点 —— 确定地图上的 “点” 或 “框”。

但这些项目使用的数据是不完整的和有偏见的,导致了一个 “恶性循环” —— 把警察不断派到已经遭遇不公平地过度治安的社区。其他的预测性警务项目会改造人的行为习惯 —— 类似劳改营的那种效应,比如中国的社会信用评分。这些监视程序提供关于一个人的详细信息,然后算法决定这个人是否有可能犯罪。

你正在被默默地改变,却往往并不知情。

虽然一些人可能仍然会认为计算机程序和算法是“中立的”,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输入这些系统的数据是不完整的,或者是基于人的偏见,导致作出的决定使以前存在的社会不平等永久化。

例如,摸底调查项目经常会让官员们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同样的早已被过度警戒的社区进行监视。很多研究已经表明,数据驱动的警务工作如何加强了刑事司法系统中的种族偏见

  • 不止政治偏见,还包括阶级偏见,甚至年龄偏见,穷人和年轻人被维稳当局视为 “危险”这里介绍的一个维稳演习已经体现了这点

在英国,任何法律或法规都没有涵盖所谓的预测性警务程序的使用。这使得公民很难了解这些程序是如何被使用的,它们是如何对我们或我们的社区做出决定的,以及我们如何挑战这些决定。

然而,英国各地的警察部队都在使用或已经使用了预测性警务程序:

  • 肯特郡警察局使用 PredPol(美国开发的监视程序)成为头条新闻,该监视程序可根据预测性绘图软件指示警官在哪里巡逻。
  • 达勒姆警察局(Durham Constabulary)因其所谓的危害风险评估工具(HART)而闻名,该工具可根据某人的家庭、住房和财务状况数据使用粗略的剖析评估目标人是否有可能再次犯罪。
  • 据报道,Avon 和 Somerset 警方已经在使用这种分析平台。
  • 西米德兰兹郡警察部门也已经试用了预测性警务监视工具。

就像社交媒体监控一样,知道您的数据被收集并用于对您的人生做出决定,最终只会导致您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自我审查。例如,如果您所在的社区是治安活动的所谓 “热点”,您可能就会改变自己在当地的所作所为,甚至改变您与谁相处的时间。

【注:这就是为什么类似中国的 “社会信用评分” 制度会加快异议社区被边缘化的程度 —— 当人们知道与某些人交朋友的后果将是自己无法购买火车票的时候,您觉得他们会怎么选择?…… 最早期的分析《又一个被漠视的深渊》】

5、测谎仪:科学上完全可疑的维稳工具

使用数字取证工具是针对寻求庇护者和移民的监视和其他维稳技术的更广泛趋势的一部分,往往有科学上完全可疑的理由。在欧洲,这包括使用据称可以根据一个人的所谓 “微特征” 识别其是否在撒谎的技术、根据其声音识别一个人的出身、根据其骨骼识别其年龄。

欧盟的 “地平线2020” 研究和创新方案一直在资助一个名为 “iBorderCtrl” 的项目,该项目被定义为 “一个创新项目,目的是对跨越欧盟成员国陆地边界的第三国国民进行更快速、更彻底的边境管制”。除其他功能外,该系统还进行自动化的欺骗检测。

正如媒体调查所报道的那样,这是一种高度实验性的技术,其结果令人严重怀疑,但仍被用来做出改写一个人人生的重大决定。

6、外包的监控

“边境外包化”,即把边境管制转移到外国,在过去几年中已成为美国和欧盟试图阻止移民潮的主要手段

它依靠利用现代技术、培训,以装备第三国的机构,来向边境以外的地方出口维稳能力。

全世界拥有最大国防和情报部门的国家都在向世界各地的政府和机构转让维稳技术和做法,包括向世界上一些最专制的国家转让。中国、欧洲国家、以色列、美国和俄罗斯都是世界范围内此类监控技术的主要提供者,欧盟等多边组织也是如此。监视行业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它们的参与是通过采用特别基金来实现的,比如有争议的 “欧盟-土耳其协议”,该协议规定向土耳其提供60亿欧元,以换取土耳其承诺封锁其与希腊和叙利亚的边界,让难民无法进入欧洲。类似的还有欧盟非洲紧急信托基金(EUTF)。

这助长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加强了专制主义,破坏了治理,并助长了腐败。它还将资金和其他资源从发展计划和其他援助中转移出来,将数十亿美元提供给了维稳机构和监视公司。

A border police officer sits at the desk of one of the control posts for those crossing the border, inside the border post of Makalondi, at the Niger-Burkina Faso border. Photo by Francesco Bellina.

7、生物识别:数据库的盛宴

与许多其他政府维稳部门一样,在移民和边境管理机制中也部署了生物识别系统。

各公司提供的生物数据分析技术有多种用途,包括作为年龄和原籍国核实的一部分,用于甄别和(或)确定庇护,以及登记、认证和核实身份。

数据库的不一致性和错误也导致了大量错误的身份识别。身份识别的失误率对某些种族、阶层和年龄组的人的影响特别大。

2003年通过了 “申请人身份查验法”(EURODAC),并建立了一个欧盟庇护中心指纹数据库。在欧洲任何地方寻求庇护的14岁以上的人的指纹都会传送到这个中央数据库。

该数据库用于指纹比对检查,以确保遵守(欧盟)第604/2013号条例(“都柏林公约”),该条例要求寻求庇护者在进入欧盟的第一个国家提出申请。目前正在进行立法谈判,以扩大这一数据库,目的是从更多的人那里收集更多的个人数据,并将收集数据的年龄从14岁降低到6岁

截至2018年8月,根据美国国务院《2019年国际麻醉品管制战略报告》,墨西哥和美国政府之间的生物识别数据共享计划在墨西哥的所有52个移民处理站中都很活跃。该计划利用生物识别信息对墨西哥被拘留的移民进行甄别,这些移民据称之前曾试图越过美国边境,或者是所谓的 “犯罪团伙成员”。

这一过程也严重缺乏透明度:例如,尽管有相互矛盾的证据,但墨西哥国家移民局在答复隐私国际组织的墨西哥合作伙伴R3D提出的获取信息自由的请求时,拒绝包含正在处理的生物识别数据信息。

在英国,即使是冠状病毒大流行也没能阻挡政府的脚步:内政部仍然要求寻求庇护者在选定的地点亲自登记其庇护申请。即使有法律允许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暂停收集生物特征数据的情况下,这一要求依然存在。

8、面部识别:无缝监视

面部识别通常指的是收集和处理人的面部数据的系统。这类系统具有很强的侵入性,它们依赖于采集、提取、存储或共享人们的生物特征面部数据。

在警务方面,面部识别可以捕捉个人的面部图像,并对其进行实时处理(“实时FRT”)或稍后处理( “回顾性FRT”)。收集面部图像的结果是创建 “已识别人脸的数字签名”,并根据一个或多个数据库(“监视列表”)进行分析,通常包含从其他来源获得的面部图像,以确定是否匹配。

进行这种图像处理的目的可以是识别当时的某人,训练面部识别系统以更好地识别,或将其脸部输入系统供进一步使用。

警察和/或私人行为者都使用这种技术,对社会的治安或广泛监测的方式、特别是对有色人种的监视方式产生了巨大影响。例如,过去在伦敦进行的面部识别试验,错误率超过95%

这种侵入性技术的推广不仅带来了重大的隐私和数据保护问题,而且还带来了现代民主国家是否应该允许使用这种技术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使用这种技术的道德问题。

9、人工智能:您的命运被 “困在系统里”

“AI” 这个流行语被用来指代各种不同的应用和技术,具有不同的复杂性、自主性和抽象性。这种广泛的用法包括机器学习(对个人进行推理、预测和决策)、特定领域的人工智能算法、甚至是人工智能 “奇点” 的未来主义想法。

这种定义上的不明确是一种挑战:不同类型的人工智能系统和应用会引发具体的伦理和监管问题。人工智能的不同应用和使用会以不同的方式影响隐私人权等基本权利和自由。

所谓的人工智能方法正被用于识别那些想要匿名的人 —— 从人们的非敏感数据中推断和生成有关人们的敏感信息;根据人口统计数据对人们进行画像;并利用这些数据做出相应的决定,其中一些决定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而这些只是部分例子。

在移民执法中采用了多种新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和以各种方式进行的自动化决策。这些技术包括在边境的测谎仪、关于访客签证申请的自动决策、用于识别难民身份或作为数字边境监测系统的一部分。

这些做法意味着,对于许多移民来说,他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动化系统的手中。

10、私营公司:边界维稳是个大生意

强大而侵入性的技术使当局能够收集有关人们生活的各种详细信息,这会带来巨大的危险。

在这种情况下,私营军事和安保公司在向政府提供各种监视技术和数据利用的 “解决方案” 和服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诸如监视公司等营利单位将他们所提出的简易技术解决方案插入到移民执法机制中,这本身就非常危险。

监视公司 Cellebrite 称自己是“数字智能的全球领导者”。在2019年,该公司将其数字提取设备提升到一个新的目标:协助当局审问寻求庇护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私营军事部门和安保公司在向政府提供各种监视技术和数据利用的 “解决方案 “和服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诸如监视公司等营利行为者将他们所提出的简易技术解决方案插入移民执法机制,这本身就非常危险。

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CE)是特朗普部署针对移民的 “零容忍” 方针的中心机构,多年来一直与美国一家监控公司签订合同,在全美范围内拦截人们的通讯。

由于战争、政治迫害和气候变化,数以百万计的人被迫移民,这就要求采取紧急的政治和社会行动,而不是商业机会。这些公司正在安装并经常运行针对移民和边境的监视系统,而不考虑对移民权利的保护。

这些监视公司得益于残酷的边境政策。

  • 推荐隐私国际组织给联合国雇佣兵使用问题工作组提交的材料,关于私营公司在移民和边境管理中的作用以及对移民权利的影响

结论

为了应对移民潮,世界各国政府已经优先采用了一系列将移民行为定为犯罪并进行镇压的方法。

“边界” 不仅仅是我们直观可以看到的边界:随着边界管理向第三国和数字边界(如数字门户和数据库)的转移,移民管制日益外部化。技术发展使移民执法边界变得更加无形。

本文这个列表并不详尽,技术发展迅速,也许它很快会过时,如果公民不能及时抵制的话,它的恶化只会加速。⚪️

10 threats to migrants and refugee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