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不能彼此照应时,结果又将如何?

  • 围观能改变什么?
    可能什么也改变不了;
    当人们的良心被自求平安的懦弱击败时会发生什么?
    将所有人拖入危机;

那天是水晶之夜80周年,1938年,对德国犹太人的大屠杀的开端。那是一段恐怖的日夜 — — 犹太人被杀害、房屋被烧毁、商业遭到破坏,3万多名犹太人被捕并被送往集中营 — — 标志着纳粹种族灭绝行动的新阶段。

它开始了,重要的是要记住,不是“最终解决方案”(German: Endlösung) ,而是缓慢升级的仇恨注入的言论和行动,旨在让犹太人的生活如此难以为继 — — 最后是吉普赛人、共产党人、同性恋者、残疾人和所有“其他人”,他们的血统被认为对于优越的雅利安帝国来说太不纯洁了 — — 他们被驱逐。

从1933年开始、到1935年深度种族主义的纽伦堡法案、直到1938年,越来越多的法律限制了犹太人的权利 — — 工作、上学、拥有财产、经营企业、与非犹太人结婚、进入某些城镇或社区、作为公民、拥有护照 ……剥夺了他们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生活的所有权利。1938年10月,即使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正在越来越多地向将他们拒之门外的其他国家寻求庇护,纳粹仍然残酷地将数千名波兰公民身份的犹太人带到被遗弃的马厩 — 第一次大规模驱逐。

11月9日和10日,他们进一步展开了种族清洗行动,纳粹计划的大屠杀是自发的 — — 借口是一名年轻的波兰犹太流亡者暗杀一名德国外交官 — — 但实际上这是由约瑟夫·戈培尔和其他纳粹领导人们干的。

一夜之间,纳粹进行了疯狂的扫荡,91名犹太人遭到枪击和殴打 — — 其他人自杀 — — 1400间犹太教堂被烧毁,7,000个名犹太企业被摧毁,因为警察乖乖地站在一边,因为许多其他德国人在围观,就在次日当超过30,000名犹太人被围捕并被扔进集中营时,他们依旧在围观。

经过不断的仇恨言论,经过多年的冷酷敌意,水晶之夜标志着一个致命的转折点 — — 在良心和共谋之间的道德考验上,太多的德国人失败了。

Elisheva Avital 最近找到的照片来自她在二战中战斗的祖父,在水晶之夜期间由纳粹摄影记者拍摄的照片,这些照片显示了只穿着睡衣的满脸恐惧的居民茫然的眼神和带血的身躯,她写道:

Yad Vashem 关于水晶之夜的文件记录,名为“It Come From Within”,突出了历史学家和大屠杀幸存者 Zvi Bacharach 的证词摘录 — — 德国犹太人“是德国社会的一部分,纳粹的打击针对的是本国公民”,他写道,他的父母认为“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德国人不会再继续做这种事。”“他们无法理解……我记得我的母亲脸色苍白,哭泣着……我记得她给她的外邦朋友打电话……但是没有答案。没有人回答她。”

“你告诉我们这一切都不会再重来了“。

“我不确定“。

OnKristallnacht: What Happens When We Stop Looking Out For One Another? — 1,400 synagogues were burned, and over 7,000 Jewish businesses were destroyed as police obediently stood aside and many everyday Germans watched, as they also did the next day when over 30,000 Jews were rounded up and marched away for concentration camp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