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抗议失败之后

  • 如果革命要走向成功,就需要一群愤怒的大众,需要足够高的速度,而且如果组织发生在互联网上,那就需要获胜,因为一旦不能取胜

自从去年4月开始因尼加拉瓜社会保障制度发生变化而发起的抗议活动以来,已有 300 多人被杀,至少有 500 人因批评总统丹尼尔奥尔特加贪污自私的行为而被监禁。这个中美洲国家有很多令人气愤的事。

非政府组织一直在竭尽全力揭露尼加拉瓜政府所犯下的错误。为了堵住非政府组织的嘴,奥尔特加和他的亲信也已经竭尽全力。

美联社报道,尼加拉瓜警察突击搜查了五个非政府组织和一个独立媒体的办公室,声称他们参与了预谋推翻政府。

这次袭击是丹尼尔奥尔特加政府采取的最新暴力维稳。由于受欢迎的街头抗议活动在4月份曾破坏了该政府的稳定,此后奥尔特加重新巩固了权力,并有条不紊地追捕被认为的所谓敌人。

警方周四破门而入,从尼加拉瓜人权中心、塞戈维亚领导学院、河流基金会、传播研究中心和市政促进和发展基金会拿走了文件和电脑。

没收这些资料可能会使许多受害者受到政府的进一步迫害。抗议者和家属来到人权办公室,提交关于酷刑、失踪和当局单独监禁的案件报告。

与此同时,警方还追捕并逮捕了许多所谓的抗议活动的领导人 — 事实上在某些情况下只是那些普通的参与者 — 并对他们提出“恐怖主义”的严重指控。

把不同意政府议程的意见称为“反政府组织”或“恐怖分子”、噤声或试图破坏独立媒体的信誉,这是我们见过的极权主义副本,尼加拉瓜已经在这条路上走得足够远了。

借该消息再次重申:在数字时代,大规模抗议必需追求一次性胜利,如果不能,曾经帮助人们有效集结的互联网很可能会立刻反过来成为所有人的枷锁。

2008 年的开罗抗议得益于 Facebook 上的组织,这震惊了穆巴拉克政府,结果是,那些在网上发动抗议的人也被通过 Facebook 追踪到了;2011年,埃及革命中所使用的最重要文件之一,其第一页和最后一页都用大字这样写着:“不要使用 Twitter 和 Facebook 来散发本手册”。

尽管如此,当时还是有不少埃及人使用了 Twitter 和 Facebook,但他们幸运的是,革命成功了。如果没有成功,这些人将陷入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

中文 twitter 的“茉莉花革命”时发生了什么,中国人都知道。也正是因为没有成功,才会有大批的人落入恐怖之中。

如果革命要走向成功,就需要一群愤怒的大众,需要足够高的速度,而且如果组织发生在互联网上,那就需要获胜,因为一旦不能取胜,同样的基础设施既能让一种舆论共识迅速发展起来,也能被用来追踪所有卷入舆论散播的人。

埃及曾经是美国的盟友,但它不是英语国家情报联盟的成员(Five Eyes),这一情报联盟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如果假设埃及革命发生在美国,那么 Twitter 和 Facebook上会发生什么呢?它们基本会被国家接管,一旦无法成功,FBI 和 CIA 分分钟就能追查到所有关键参与者。

如果它发生在中国呢?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不断重申:不要在未经加密的通信媒介上发布关键信息。

加密就是为所有赛博人在这个被当权者疯狂入侵的网络世界里,划出一块我们自己的地盘。

二十多年来,不断有技术人士在思考这个问题,如何一块块抢回互联网。随着技术发展,大家发现了更多更好的技术可以挽回互联网的民主化,这些技术原本可以分享给所有人,只可惜,太多人并没能意识到危险,反而促进了技术的集权化。

也许技术的基本趋势就要经历这样的阶段:先集权化,再民主化 — — 如果其原理能冲击到下一代的受教育人口。

当年 Johannes Gutenberg 发明活字印刷术的时候,德国某些地区会禁止这项技术,但它还是在全国范围内迅速传播开了。因为印刷术在一地遭到禁止,他们就会转移到另外一个司法管辖区继续发展。他们扰乱了天主教会,因为教会对书籍的垄断权被打破了,而一旦卷入法律纠纷,他们就会转移阵地,到没有禁止这项技术的地方继续开始。

John Gilmore 鼓励了所有无政府主义者的行为方式,那就是你要拥有匿名通信方式,而不必害怕被追踪。互联网需要更多的 John Gilmore。

有点可惜的是,传播需要人们理解这项技术的工作原理,印刷术不难理解,而电子技术就不一样了,人们是在技术内部制造更多的控制。这种控制是内嵌的。内嵌的控制阻碍人们去理解它,防止人们违背制造商的意愿去改变它。目前的状况甚至更糟,这些内嵌控制的机器还是联网的。

它本身就包含了监视用户和用户数据的功能。这就是为什么自由软件对一个自由社会来说是如此的重要 — — 它是我们获取作为生活基础的系统蓝图的能力,同样,这也是自由硬件的重要原因。

如果你不能理解它,一般的趋势只能是顺从权威,顺从那些理解系统并声称控制系统的人。

世界人口大约每25年翻一倍,而监控技术能力则是每18个月翻一倍,监控曲线严重压倒了人口增长曲线。没有更直接的办法可以逃脱,一个中等规模国家的全国性大规模监控之数据的储存单元,只需要一千万美元。看起来我们只能努力的控制局面。

在利比亚的抗议活动中,反对派直接奔向了监控站,他们拿到了数据,可以证实西方企业在协助卡扎菲政权的镇压运动。然而,新政府完全接管了这些监控设施,现在这些设施又在欢快地运转了。

无疑,公民有兴趣对抗当权者的利益,但糟糕的是,不论是谁拥有这种可以窃听所有人手机的能力,他都会去使用它,这就像是库存率 — — 经济学说,只要你知道市场上正在发生什么,你就能赚到暴利。

这是无人能幸免的危机,需要更多人一起来思考才有希望应对。

Nicaraguan police have raided the offices of fiv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an independent media outlet, alleging that they participated in seeking the government’s overthrow. The 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has said at least 320 people have died in the violenc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