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政府想要你的 DNA

  • 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通过生物识别传感器从您的身体和大脑流向智能机器,企业和政府机构将很容易了解你的一切,操纵你并代表你做出决策。更重要的是,它们可以破译所有身体和大脑的深层机制,从而获得策动生命的力量
    国家 DNA 数据库是怎么来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通过生物识别传感器从您的身体和大脑流向智能机器,企业和政府机构将很容易了解你的一切,操纵你并代表你做出决策。更重要的是,它们可以破译所有身体和大脑的深层机制,从而获得策动生命的力量。如果我们想要阻止小精英垄断这种神圣的力量,如果我们想要阻止人类被分裂成生物种姓,关键需要知道:谁拥有这些数据?关于我的 DNA、我的大脑和生命的数据是属于我的,还是属于政府、公司或者人类集体?” — — Yuval Noah Harari 教授

实际上,如果政府掌握了你的 DNA,就能把你塞进他们的魔掌。

人们应该做好准备了,因为政府 — 已经在国会的帮助下,通过立法允许警方在逮捕人员后立即收集和测试 DNA ,特朗普很快会将该法案签署为法律,法院已经裁定警方可以定期从被逮捕但尚未被定罪的人那里采集 DNA 样本,并且当地警察机构正在努力获取这一权力 — — 他们所有人正在开展一场恶魔般的运动 — — 以创建一个庞大的国家 DNA 数据库。

正如“纽约时报” 报道:“这已经不是科幻小说中描述的未来。警方可以迅速从垃圾箱的汽水罐和烟头中找出他们想要的任何人。2017年,特朗普签署了 “快速DNA法案”,该法案从今年开始,将获得几个州的批准,允许警察将他们的 Rapid DNA 机器连接到国家 DNA 数据库联合索引系统 Codis。

被称为“魔法盒子”的这些 Rapid DNA 机器 — — 便携式,大小与台式打印机相当,而且速度足够快,可以在不到两小时内生成 DNA 配置文件 — — 允许警察使用任何可能的社交工程手段获取 DNA 样本。

警方从来怀疑社会所有人。

我们所见过的每一部反乌托邦科幻电影都突出描述了当下这个时刻,政府利用科学和技术的飞跃实现全知全能的上帝一般不可思议的权力。

通过利用您的电话线和手机通信,政府知道您私下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什么

通过扫描上传的所有电子邮件、阅读 Facebook 帖子和短信,政府知道你写的都是什么

通过使用车牌阅读器,监控摄像头和其他跟踪设备监控您的行动,政府知道您要去哪里

通过翻阅你生活中的所有碎片 — — 你读到的是什么、你去了哪里、你说的是什么 — — 政府可以预测你将要做什么

通过映射大脑中的突触,政府很快就会知道你记得什么

通过访问你的 DNA,政府很快就会知道连你自己都可能还不知道的关于你的其他事:你的家庭图谱、你的祖先、你的健康史、你是否会倾向于服从、以及绘制你人生的全部路线,等等。

当然,这些技术都不是万无一失的。

它们也并非不会受到篡改、骇客攻击或用户偏见的影响。

尽管如此,它们已成为政府代理人手中的便利工具,使宪法的隐私权要求失效,宪法禁止这种不合理的搜查和扣押。

因此,我们不再能说自己“除非被定罪否则就是无辜的”,面对将我们置于犯罪现场的 DNA 证据,行为传感技术将我们的体温和面部抽搐解释为可疑,政府监视系统将交叉检查我们所有人的生物识别数据、牌照证件和 DNA。

近年来,政府获取和使用 DNA 的问题已经受到了公众广泛严厉的反驳。直到最近,政府还要求警方至少遵守一些基本限制,以限制何时、何地以及如何获取某人的 DNA。然而,这一切都被最高法院的各种裁决所取代,这些裁决无疑为搜查铺平了道路,预示着所有人正在细胞层面失去基本的隐私人权。

自从2013年最高法院对 Maryland v. King 案的裁决之后,试图保护我们的隐私就已经被证明是很困难的,他们将 DNA 收集比作采集嫌疑人指纹那样正当,从而允许政府可以从任何人那里采集 DNA 样本。

法官 Antonin Scalia 在此案中的陈述应该被每个人熟知,帮助你深刻理解如何用第四修正案保护自己,揭露警察国家以所谓“安全”为借口对公民基本权利的每一次侵犯:

“解决肇事犯罪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但它在整体目标中依旧占据较低的位置,保护我们的人民免受可疑的执法搜查才是民主的最高目标……毫无疑问:作为如今完全可预测的后果,如果您被捕,无论是对还是错,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您的 DNA 都可以被带入国家 DNA 数据库永久保存。可以肯定的是,搭乘飞机的任何人都会被获取 DNA 样本,只因运输安全管理局需要知道乘客的身份;甚至申请驾驶执照或就读公立学校也是如此。这是一种基因圆形监狱。我怀疑那些写下我们自由宪章的前辈们是否会愿意张开嘴接受 DNA 检查。“

虽然指纹技术已经为警察行为历史创造了一个分水岭,但 DNA 技术现在被执法机构誉为解决犯罪的灵丹妙药。

警方喜欢称其为“ 现代指纹”。

然而,与指纹不同,DNA 揭示了“ 我们是谁,我们来自哪里以及我们将成为谁”的一切。

有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工具,政府收集的 DNA 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政府入侵所有人基本权利的开端。

所有50个州现在都拥有自己的 DNA 数据库,尽管收集协议因州而异。越来越多的本地数据库中的数据已经被上传到联邦调查局(联合DNA索引系统),这是联邦调查局最庞大的DNA数据库,已经成为识别和跟踪任何人从出生到死亡的基本方法。

甚至医院也通过储存新生婴儿的 DNA 来加入这场游戏,通常是在婴儿的父母完全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采集的。这是政府对新生儿进行强制性基因筛查的一部分。然而,在许多州,DNA 被无限期地储存。

这对于今天出生的所有人来说意味着一降生就被装入了一个政府数据库中,该数据库包含关于他们是谁、他们的祖先是谁、以及所有几乎一切私密信息,甚至包括他们是否具有作为追随者、领导者或麻烦制造者的倾向。

正如科学家 Leslie A. Pray 所说:

我们都遗落了自己的 DNA,几乎在我们去过的任何地方留下了关于我们身份的痕迹。法医科学家使用留在烟头、电话、手柄、键盘、杯子和许多其他物体上的 DNA,更不用说体液中的遗传信息,如血液和精液。事实上,你扔在路边的垃圾都是 DNA 的潜在金矿。所有这些遗落的DNA 都是免费的,对当地警方调查人员来说。它们都可疑被包含在一个秘密的通用 DNA 数据库中。

这意味着,如果你不幸在任何犯罪行为发生的地方遗留了你的 DNA 痕迹,那么,你已经被装入了某个数据库中。

正如 Forensic 杂志报道的那样,“随着官员们越来越意识到 DNA 的潜力,他们会越来越多地使用它。

不幸的是,一些[警察]在处理犯罪现场时没有足够的选择性。相反,他们已经处理了现场的任何信息,提交150个或更多的样本进行分析。“

今天,在机器人技术和自动化的帮助下,DNA 处理、分析和报告花费的时间已经非常少,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提供各种信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家公司专门根据来自未知“嫌疑人”的DNA样本为警察创建“大头照”,然后将其与具有相似遗传特征的个体进行比较。

简单说,在被证实有罪之前,我们再也不能认为自己是无辜的了。

同样令人不安的是:如果如已经报道的消息那样,科学家能够使用 DNA 跟踪数百平方英里的溪流和河流中的鲑鱼,那么政府间谍就不仅可以知道我们到过的每个地方,而且可以知道我们在每个地方待了多久。

尽管政府机构坚持认为 DNA 是“绝对可靠的”,但“纽约时报”记者 Andrew Pollack 已经提出了一个明确而令人信服的案例,即 DNA 证据实际上可以捏造。以色列科学家“制造的血液和唾液样本含有来自血液和唾液供体以外的人的 DNA,” Pollack 说,“他们还表明,如果他们能够访问数据库中的 DNA 配置文件,他们就可以自己构建一个与该配置文件相匹配的 DNA 样本,而无需从该人那里获得任何样本。”

科学家 Dan Frumkin 也警告,犯罪现场可以使用捏造的 DNA 进行栽赃

政府以不仅非法而且不道德的方式行事的可能性已经不再是“如果”,而是“何时”的问题。

Uncle Sam Wants Your DNA: The FBI’s Plan to Create a Nation of Suspects. The government acting in a way that is not only illegal but immoral becomes less a question of “if” and more a question of “whe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