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如何征服西藏?

  • 和汉人一样,藏人们知道监视的风险,但是许多人仍然选择放弃隐私人权只为了方便使用 ……
Jamyang Palden, a 30-year-old Tibetan Buddhist monk uses the WeChat app on his iPhone to leave a voice message for a friend in Tibet, in Dharmsala, India, Nov. 10, 2014.
Credit: AP Photo/Ashwini Bhatia

数字革命已成为迅速传播新闻和广播观点的关键因素。

在过去的十年中,社交媒体已经取代了印刷媒体,这标志着我们消费和传达信息的方式发生了转变。

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共享新闻和信息变得更省时,更方便,并且更加分散。

但是许多人没有意识到便利已经使自己失去了隐私人权。当您在智能手机上执行日常工作时,您无意间已经共享了比您意识到的更多的致命数据。

便利与隐私人权之间的这种权衡,也体现在微信与藏人以及更大的西藏问题的诸多案例中。在我的研究中,我发现,藏族网民在使用由中国公司腾讯运营的微信时通常为了所谓的 “方便” 而放弃隐私。

全球最大的消息传递应用程序 WeChat 正在不断完善其技术 —— 目的是监控和审查每月超过 9.63 亿活跃用户的所有内容。

但是,仍然有70%的海外侨民继续使用该应用程序。

这种小广告到处都是

由于中国境内禁止使用很多全球社交媒体应用程序,海外藏人或在中国境内有亲属的任何人都倾向于下载该消息应用程序以保持联系

想要与亲戚沟通的藏人别无选择,只能使用这种联系方式。

自腾讯首次推出微信以来的八年中,它已成为整个中国(包括西藏)的主导性社交网络平台。

该应用程序已发展成为一个互联网寡头,在全球拥有超过10亿的注册用户和每日9.02亿的活跃用户。2018年,该平台每天发送450亿条消息,比2017年增加18%。

迅速崛起的原因是,中国官方禁止在全球范围内普遍使用的美国寡头制造的社交媒体平台 —— 对外国应用程序(微信的竞争对手)的封锁和审查以及中国政府的补贴。

下图:高堡奇人的世界。民族主义是GFW的最重要目的之一

这也意味着微信的信息技术服务和软件从根本上就是不安全的。和美国一样,中国政府宣称对任何与所谓的国家安全有关的问题拥有全面的权力,并向中国公司施加压力,不仅要审查内容,而且在需要时移交用户数据。

然而,对于许多藏人来说,像微信这样的移动应用已经成为他们社交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新闻和信息在微信和 Facebook 上像野火一样传播,尽管主流媒体仍在努力跟上步伐。

在对最近抵达印度的藏人的一次采访中,一位女士告诉我:“微信在许多藏族的日常生活中只会变得更加必要。”

同时,对微信进行的那种深入的审查和监视,与被逮捕藏人的人数惊人地增加基本有关。

结合最近的所谓 “新网络安全法” 的实施,许多藏人在使用微信时实行了严格的自我审查:仅仅讨论更多有关普通社会事务的信息,并重新发布和转发非政治性的消息。

这位藏族女士告诉我,她意识到自己的电话被窃听了,她的通话和短信都受到了监视。

在她离开西藏之前,使她惊讶的是,当政府的网络监管部门打电话给她时,他们能够准确重复她在网上说过的话和发送过的语音消息。

很简单,一切都被记录了。

流亡者的微信

在印度藏族社区的每个角落,都有大量的藏人沉迷于这个腾讯应用程序。

粘在电话屏幕上的人到处都是,许多人正在发送语音信息或视频消息、玩PubG、或使用其他功能进行通信。་

微信的流行源于易用性,以及语音消息和不需要藏语读写能力的事实。这意味着可能看不懂藏语的人仍然可以参加群组聊天、并自信地分享他们的观点和想法。

作者于2018年对来自印度各地的550名参与者进行了实地调查,其中70.90%的藏人报告说,他们一直在使用微信应用程序与他们在中国西藏和全球各地的家人取得联系。

据报道,微信仅在流亡的藏族社区中得以普及。

藏人中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作者实地调查数据。

印度 McLodganj 的一位藏族路边摊贩解释说:

我父母在西藏,打电话很贵。他们被剥夺了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我的朋友在2012年向我介绍了一个名为 WeChat 的软件。

我发现它非常好用,不一定需要快速的互联网连接和读写能力。从那时起,我一直在使用此应用程序。

我只需要按住按钮就可以随时与我的家人和亲戚聊天。我可以获得许多新闻和信息的更新。我甚至加入了一些聊天小组,并通过发表自己的观点积极参与了2016年西藏选举。

我坚信,自从该应用程序在中国推出以来,我一直在受到监视。我很少谈论也不会发布任何与政治相关的消息和图像

与我交谈的另一名藏族男子向我解释他在西藏的家人几乎每天都会通过微信与他交谈。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已经被从家庭聊天群组中删除,他的父母在没有任何进一步解释的情况下封锁了他的账户。

他被告知他的家人正在微信上更改其个人资料照片和状态,但此后无法再发送消息或与他们联系。

此事件使他产生了疑问 —— 他认为中国网络警察可能警告过他的家人,不要与西藏以外的人联系。

微信和北京

腾讯已多次正式否认政府介入隐私事务。但是,中国官员审查和监控微信用户是一个公认的现实。

微信还在其隐私政策中声明,它可能会与 “政府、公共、监管、司法和执法机构或当局” 共享用户数据,以 “遵守法律法规”。

因此,在技术层面上,微信无法为用户提供任何免受政府监视的保护。不论是藏人还是汉人,因传播信息而被捕并不足为奇。

作为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公司,微信受到该国所有有关内容控制的法律的约束,尽管微信声称是 “加密” 的,但是有大量证据表明,基于关键字的客户端审查和监控非常普遍,包括删除被视为所谓的政治敏感问题的一切消息。

一位从拉萨去欧洲留学的藏族女孩告诉我为什么她退出微信。

在家时,她创建了一个聊天小组,并邀请了30位同学参加晚餐聚会。但此后不久,令她震惊的是,政府官员对她进行了严厉的讯问,并警告她今后不要为同学建立任何聊天群组

后来,由于缺乏隐私安全感而感到沮丧,她最终退出了微信。她进一步解释说:“被审讯后,我感到不安全,变得非常谨慎。我意识到这个中国应用程序绝对不安全。”

事实上这个问题远大于微信本身。

在西藏的一些村庄,警察直接抢走人们的手机,并在其中安装秘密的监视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从电子邮件、短信和联系人中提取大量数据。

该监视应用程序搜索一系列材料的信息,包括达赖喇嘛的文学作品和任何被认为具有所谓的政治敏感性的消息。

当局继续借助微信进行严打,这是对整个中国社交媒体进行更广泛镇压的一部分。

如果当局发现哪个用户对 “在线谣言” 负有责任,他们将面临入狱威胁。

中国一直在严厉打击对藏族人民表示同情和支持的微信用户,并阻止任何途径传播有关信息。因此,在微信上分享所谓的 “非法” 内容的限制和惩罚,一直在不断增加。

除了臭名昭著的防火墙外,政府还可以审查特定的词语,以尝试控制任何给定事件的叙述,全方面剥夺言论自由。

但许多藏人用户和中国网民很喜欢使用图像和 meme 来轻松地刻画一个严肃的话题,并进一步增加信息的传播。

所谓的 “假新闻”

信息的大量涌入导致大量有关西藏局势的消息在传播。但是请注意,事实上你很难指出哪个消息是虚假的谣言。

由于涉及严密的封锁,因此很难验证主要通过社交媒体发布的有关西藏的新闻。于是,解释权完全由当局掌握。

“假新闻” 的传播已成为全球关注的问题。由虚假帐户创建的误导性的或令人困惑的在线内容可能会损害任何社会的民主。

不幸的是,人们经常会非常认真地对待谎言和谣言,藏人之间毫无根据的指控很可能严重阻碍争取提倡西藏事业的斗争。

在藏族运动中越来越多的妄想症和可能的分歧背后的一些关键因素是谎言和未经证实的谣言,这些谣言是由诸如微信和 Facebook 之类的流行社交媒体上的许多虚假账户创建的

这些平台缺乏传统媒体所具有的保护和验证流程,因此引起了对散布虚假的或误导性信息的广泛担忧。

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作为一种信息传播手段,引起了人们对以下问题的质疑:如何在监管与审查之间划清界限,以及如何在言论自由与煽动性和挑衅性言论之间取得平衡。

在享受微信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人们应该提防其负面影响。

简而言之,尽管微信已经成为并将继续成为社交互动和桥接私人和公共生活的流行媒介,但是该应用程序的安全性和共享内容的暴露性仍然是每个人需要斟酌的当务之急。⚪️

作者:Tenzin Dalha 是西藏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从事中国网络安全政策和西藏社会社交媒体格局的研究。

3 thoughts on “微信如何征服西藏?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