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宣传

  • 反洗脑不是说起来这么容易的,因为绝大多数宣传你根本意识不到。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是抵制的第一步。本文尝试帮您认识它们;并推荐一些在线可读的书和纪录片。

宣传是“ 支持国家目标的任何形式的沟通,旨在影响任何群体的意见、情感、态度或行为,以便直接或间接地使赞助者受益。政府一直试图控制人民,当权者希望控制人民的心灵、思想和忠诚,阻止或审查任何持不同政见者的声音。

每场冲突至少有两个方面:战场和人民的思想,其间嫁接着宣传。“好人”和“坏人”往往都会因为被歪曲、夸张、主观化、不准确甚至捏造而导致误导,以获得支持和合法的感觉。非黑即白。宣传是为政府争夺至高无上的权利。国王死了,国王万岁。

我们可以了解他们是如何玩弄这种宣传战的,为了能应对(抵消)其操纵的能力

由于教皇格雷戈里十五世为信仰的传播创造了会众,“宣传”一词在欧洲首次得到普遍使用。这是一个红衣主教组织,负责在异教徒的土地上传播信仰和管理教会事务。他们成立了一个宣传学院,为特派团培训牧师。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宣传这个词再次被普遍使用。

无论用什么词,对思想的斗争都与人类历史一样古老。希腊人有游戏、戏剧、集会和节日来宣传思想和信仰。英国国王与议会之间的冲突是一场涉及宣传的斗争。宣传在美国独立运动和法国大革命中是作为武器使用的。公共关系学科(PR)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开始作为一种职业出现,因为实现了精心宣传的商业利益。

在西方国家,大多数人似乎都相信宣传会发生,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宣传“仅限于其他国家”。事实上宣传并没有任何国家特殊性。与此同时,西方军工机器充斥着大量容易被发现的宣传、一些难以察觉的宣传,或者一旦被发现,就很难找到它的来源、以及它为什么要完成的宣传。

1936年,波士顿商人 Edward Filene 帮助建立了短命的宣传分析研究所,旨在教育美国人认识宣传的技巧。它分析出的七种宣传方法已经成为一种标准,沿用至今。我们在上周的本栏目中有过分析,详见《宣传战的诡迹》之2“最常见的政治宣传模式”。

以下简要介绍该研究所总结的七种宣传方式,这些方式是所有方式中最常见的。

1、Bandwagon — — “赶时髦”推动了“加入”的价值。而事实上在论证中,潮流本身是一种谬误或错误。与说服或情感诉求相关,以伪装“随波逐流”的方法说服读者赞同作者的论点。这种说服的有效性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类对归属的需求,使群体成为一个理想的地方。

商业作家经常发表这样的声明,例如“超过500万人已经打电话给……”并加上公司名字。这种方法起作用的原因是所谓的*多数意见*的社会压力。或者一位作者说,“每个人都在尽一切努力使自己快乐。当你意识到这一点时,你不会因为做其他人也在做的事而感到内疚。“ 这种方法之所以有效,是因为作者深信只要大多数人这样做它就是对的 — — 将人气与真理等同起来了。评论作者在告知观众一本书或一首歌已经连续几周排名第一时,使用的也是这种宣传方法,其中还有一些隐性的威胁:如果你不跟着别人这样做你就落伍了。

2、Card-stacking — — 也被称为忽略反证、单面评估、倾斜和抑制证据,构建了一个高度偏见的位置(和原因)的案例。这是一种故意的反对争论的做法,将所有反对的证据埋没或令其失去信誉,而符合宣传者个人立场的每个机会都被夸大了。

所使用的完全是支持者的证词,而不是反对者的证词,可以人为地创造巧合和意外,使故意行为看似随意的发生。

这种方式很诡异,因为提出片面的论证绝​​不是谬误。例如,提出被告有罪的证据不是辩护律师的工作,这是检察官的职责。我们也不能指望推销员告诉你“这件商品哪儿不好”。政客们在竞选活动中也绝对不会告诉你一件事的全方面信息。

正如通常的谬论一样,我们必须考虑论证的背景。在我们有权要求客观性的情况下,片面性是错误的。恕我直言,有两个这样的背景,那就是新闻报道和科学写作。倾向于新闻报道或科学写作都可能会导致读者得出错误的结论,故事本身就没有做到提供全方面信息,于是读者就此推论出的东西也是错误的。

3、Glittering Generalities — — 这种方法在民粹政客的宣传中最常见,它借用激烈的词汇唤起情感刺激,从而取代理性论证和明确的证据。这是一种泛化谬误的结合,其中一件事适用于另一件,催眠式的交谈使人们陷入轻微的恍惚状态(黑暗的房间和闪烁的灯光,就是那样的效果),其中使用名词给出一种实际感,事实上并不存在。

4、Name-calling — — 显然也是一种非常常用的政治实践,也是最容易做到的方法之一:就是随便抓一个人过来并诋毁他们。表明你“可以并且将会对任何对手这样做”。你可以对一个看起来很强大的人做这件事,以证明你不会害怕,你可以击败他。

你也可以对一个弱者这样做,表明没有人可以安全地避开你的愤怒。你甚至可以对一个普通人的周边人这样做,以表明“像你这样的人”也不会安全。

显而易见,辱骂是人们用来伤害他人或贬低他们的最常见策略之一。大多数沉迷于辱骂的人都知道他们选择用来描述另一个人的标签或名称并不是事实上准确的。同样,当一个人开始给你贴上标签或给你起外号时,感到受伤和施加防守是正常的。

而且还有一个更黑暗的版本,其中实施者并没有对话以支持情绪爆发,而是故意促进妖魔化。英文称之为“Mud sticks”,就是说人们更可能会相信一些关于某人的坏事,即使事实并非如此。宣传者将目标人或群体与某种恶劣的东西联系起来,于是,现在如果有人希望接近这个人或群体,就会被“污染”。比如将反抗者说成是“恐怖主义者”,或者将民主追求者说成是愚蠢和无知的代表,等等。

这就能促进一种社会隔离,这种宣传生效就会有越多的有人避开目标群体/个人。结果是一连串的隔离,并向那些可能捍卫目标团体或跟随其路线的人发出不寒而栗的警告。

5、Plain Folks — — 你可以理解为“群众路线”,虽然不那么准确。其实更准确的是 IYP 曾经强调警惕的“景观政治”。这种方法就是让领导者看起来很普通,以此来增加信任和信誉。所谓的’普通人’试图通过声称论证者“就像你一样”来实现短路推理,暗示你应该相信它们,比如这样:

  • 穿平凡的干净衣服,没有设计师的装备,没有’华而不实’的信息。在访问特定群体时,您可以通过穿着以表明您就像他们“一样” — — 想想马云的藏服?相关评论完全没有说到关键,这是一种渗透性的宣传。此外相关案例可以说比比皆是,记得特朗普访问菲律宾时穿的什么吗?
  • 使用简单的单词,简单的语法和短句;经常停顿;与特定人群交谈时,请使用他们习惯的术语,但不要使用当地方言和专业术语。或许只使用一些本地词汇,或平行词汇,基本表达的是“我可能不是你,但我很喜欢你,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一样的”。“我知道加税是一个坏主意。我也纳税” — — 请回忆我们在“劝导术”系列文章中分析过的“虚假帮派”,就是这个意思
  • 做’正常’的事。在家里做家务、出去跑步、遛狗、和你的孩子一起玩 ……然后拍照拍摄;发送出’我就像你一样’的肢体语言信号 — — 这是一种典型的景观政治做法。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倾向于看到其他国家的政客上传的普通生活照片和相关信息时表达“羡慕和赞美”,于是我们认为这点非常值得提醒:是关于民主习惯的一部分,切勿轻信政客提供的任何信息,当然包括民选政客。

景观政治即是这一时代的产物,也是推动力,它侵入人的潜意识,令人们在无形中被宣传所吸附,详见《中国政府已攀上景观政治的边缘

2011年,共和党战略家、美国制造完美政治信息的专家 Frank Luntz 说过:“我对这种反华尔街的努力非常害怕。我被吓死了。他们对我们产生了影响。我对美国人民对资本主义的看法感觉害怕”。接下来,Luntz 提供了关于共和党人如何讨论占领者之不满的提示,并帮助州长更好地处理选民提出的所有这些新问题。雅虎新闻参加了会议,并计算了来自 Luntz 的10个做法和注意事项,包括共和党人应如何通过改变他们讨论运动的方式以*进行反击*。详见《How Republicans are being taught to talk about Occupy Wall Street

6、Testimonial — — 吸引名人是对权威的最常见的谬误诉求之一。名人对产品的认可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们几乎注意不到它、也想不到为什么一个体育运动员试图向我们出售内衣。

名人不仅不会认可他们没有专业知识的产品,并且也很可能没有兴趣,只因为他们得到了报酬,你才会看到这些玩意。推荐不一定是真实的或诚实的。你可以付钱给人们让他们说出几乎任何东西,有些人会很乐意用合适的金额说出你喜欢的任何东西。

小心付费这种事,即使是真正的支持也应该小心,金钱会让证言贬值,并可能以非常消极的方式被看待。一些广告商试图使用 doublespeak 来掩盖他们的发言人获得报酬这一事实。他们在屏幕底部放置了极小的“补偿代言”字样,显然希望观众不会理解这个词意味着发言人有报酬。

7、Transfer — — 是指通过与可信赖的他人、专业知识或想法,也就是实际上与主题无关紧要的东西,掩人耳目。如今,很多广告都是无言的,仅由图像组成,与被出售的产品无关,缺乏证据,甚至是谬误的证据。

例如,万宝路通过不断的渗透强壮、阳刚、独立、无畏的牛仔形象,与其香烟产品联系起来。你很难绕开这种联系,因为压根没有联系,这是一种暗示和影响

很明显,渗透者也会使用这种方法,他们与已经具有高度信任和可信度的其他人或团体联系在一起,从而掩盖自己的目的。更多参见我们在《心理战》中的描述。

最近,人们对“睡眠者效应”进行了大量的讨论(和研究)。有说服力的信息的影响通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当更多时间过去时,有说服力的信息的影响更强的情况下,就会产生睡眠者效应。

检测欺骗性宣传 — — 

使用批判性思维和推理技巧可以轻松检测欺骗性宣传:

  • 学习谬论,记住谬误,认识谬论。
  • 在提出论据时,找到声明和支持它的证据,跟踪来源并评估所提供数据的可信度。
  • 寻找明显谬误的迹象。
  • 努力理解为什么论证者认为证据保证了其声称并应用于分析。

的确,试图说服任何人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每个拥有强烈意识形态的人,也就是绝大多数人,只想看、听、读他们已经相信的东西。

不过你可以试试幽默。幽默是不协调的艺术。看到、听到或读到与先入之见相冲突的东西已经不合时宜了,“正常”的反应似乎是拒绝新信息。但是幽默提供了一种新信息进入大脑的方法,你值得考虑。

此外,教育人们至少习惯于批判性思考可能是对抗我们目前所处的混乱局面的一种极好的反策略,但我没有在教育服务的体制规模上遇到过对批判性思考的强调。于是。这事你得自己来。

最后推荐一些书:

再推荐两个纪录片:

反洗脑不是说起来这么容易的,因为绝大多数宣传你根本意识不到。意识到它们的存在是抵制的第一步,希望上述内容能给您一些帮助。好运。

与大多数内容网站不同,IYP 没有付费墙、不会投放广告、也不会出卖您的信息;我们需要您的支持来获得生存。如果您觉得我们提供的内容对您有用,您可以帮助我们活下去。谢谢!PayPal 和 比特币捐助通道已开通,您可以在网页上找到两个浅橙色按钮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