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天生适合在社会变革中扮演什么角色?:行动主义(9)

  • 成功的社会运动肯定必需包括所有四个角色。单纯的异议不包含在内

【按】记得当年我们刚刚接触中国异议人士的时候,最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 “兄弟爬山”。有中国朋友为我们解释说,这句话的意思是 “各自努力,互不相干”。

我观察了一下,这句话被使用最多的地方是一些自认为很 “激进” 的异议人士对所谓的改革派异议人士的抨击。

我们觉得这不是这句话正确的用法。

这里面的主语应该是 “兄弟”,意味着志同道合的自己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在为这个目标努力  — — 从各自最擅长的方面入手

📌 行动主义者没有分裂的本钱,您的对手越是强大,就越是如此。以推动变革为目标的每一种方法都有可能起效,但是,并没有哪一种方法可以单独完成一切;“各自努力” 的最终方向应该是合力,而不是 “井水河水”

把精力从互相批判和竞争中转移出来,放在刀刃上。这是紧迫的。

欢迎回来!

如果您错过了前面的内容,可以在这里看到:

比尔·莫耶是一个来自费城的街头行动者、工人阶级的白人男性活动家,在20世纪60年代的动荡中,他去芝加哥为一个反种族主义的住房运动工作。他最终加入了马丁·路德·金的全国工作组,成为了一名组织者。到2002年去世时,莫耶已经在多个政治问题上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包括全国反核运动。

在加州,莫耶上了研究生院,研究社会运动理论,并沉迷于他对分析性思维的热爱。他最著名的理论是确定了成功的社会运动的八个阶段,他将其命名为 “运动行动计划” ,即MAP。包括在台湾的活动家都在使用MAP,全世界都有莫耶的书的翻译版。

莫耶还发明了一个强大的工具,它阐明了反抗者可以如何在两个层面上为改变而努力:个人和组织。他称之为 “社会行动主义的四种角色” ,而现在这个工具正帮助费城地区的环保组织澄清他们与新的运动的关系。该工具还赋予个人权力,使其更加有效

本文将描述这四个角色,这样您就可以注意到它们对您个人的共鸣,也可以借以衡量您的团体。

本文对四个角色中的三个角色的名称进行了调整,使其区别更加鲜明;即:倡导者、帮助者、组织者和反叛者

Bill Moyer

1、倡导者的作用

倡导者专注于与莫耶所说的 “权力拥有者” 沟通,他们可以改变一项政策或做法。想象一下人权律师起诉某城市强行收集人们的生物识别数据的做法,或者游说团体敦促市议会改变某项政策,类似的行动都是。莫耶将这种角色称为 “改革者” ,但同时也承认:倡导者也可能会敦促一些激进的改变

中国读者可以将此理解为张雪忠教授的角色,但是请注意,张教授并没有在行动组织中扮演这一角色,他的角色是独立的;换句话说,张教授的行动没能形成有效协作。

没有与其他3个角色形成有效协作的 “倡导”,将很难获得成功,尤其是在专制政权持续时间相当长大的国家里。

如果您在组织一场研讨会,您可以邀请人们回想一下他们是否曾经向权威机构求助,以纠正他们认为的不公正或问题。也许他们小时候下课后曾经去找老师报告操场上的欺凌行为,或者告诉家长谁在学校里欺负弱势的同学。也就是说,人们是否习惯于看到不公正就表达出来,并知道应该在哪里表达 —— 有希望解决问题的地方

您会发现,很多喜欢在社会运动中扮演倡导者角色的成年人在幼年时期就表达了这种偏好,往往会培养出一些技巧和信心。

2、帮助者的作用

帮助者被吸引到直接行动中来 —— 亲自做他们能做的事来纠正这种恶劣的现状。

他们通过教授如何撰写简历或发起工作培训,解决工作中的性别和种族歧视问题;他们通过对房屋进行风化处理或成立太阳能安装合作社来解决碳污染问题;他们集资租用房车帮助无家可归者找到住处;他们通过培训敏感人士绕避监控审查,为人们在反乌托邦的世界里开辟自己的私密空间;他们通过组织社区志愿者为独居老人买菜做饭,缓解老人的困苦 ……

由于主流社区生活的大部分内容都以服务为标志,莫耶对这种角色的称呼是 “公民” 。

当以扮演助人为乐角色著称的成年人回顾自己的童年时,他们有时会记得自己出面制止欺凌者的行为,或者当小弟弟从自行车上摔下来时,他们第一个拿来创可贴。

3、组织者的作用

虽然想做出更大改变的倡导者和直接行动的帮助者自己就需要组织起来 — — 例如通过成立一个非营利组织  — — 但组织的部分并不是他们最满意的。倡导者最开心的是能够说服法官平等婚姻是符合宪法的;帮助者更喜欢见证毕业班里有更多的黑人同学、或者敏感人士因言获罪的判决书数量明显下降(由于更多人采取了有效的保护性技术,当权者难以追踪到真实身份)。

而另一方面,组织者则从收集可能彼此不认识的人、并将他们变成一个运转良好的团队方面,或者在将工会地方例会的出席率提高三倍方面,体验到直接的快乐。组织者常常相信,单纯的数字力量就能让人改变,因为权力拥有者害怕其他的权力来源,可能会让步一些,以阻挡进一步的发展。

当组织者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可能是在学校里组织行动的人、或者是鼓舞士气的人。莫耶称他们为 “变革者” ,而他自己也确实是这样的人。

4、反叛者的作用

看到问题或不公正的反叛者更喜欢制造某种骚动,迫使当权者做出改变。

马丁·路德·金解释说,一场运动必须先制造危机;甘地制造了很多麻烦,以至于他使印度无法被英国人治理。诚然,一些著名的反叛者需要组织能力,才能把他们的行动主义规模扩大到危机点。

📌 但是,反叛者看重的不是人数,而是要确定 “需要多少人才能制造什么程度的危机” 。就如 Alice Paul 离开了争取妇女普选权的群众运动,以便领导一小队愿意进行非暴力直接行动的反叛者,迫使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屈服于正义。

我们来举个例子。下面这张图片来自2月由中国组织发起的倡导:

抵制集中化的电商垄断、帮助本土经济和底层小商人,这是个非常好的想法 —— 它本身是一个倡导,也就是上述角色1;但是,单独的倡导很难成功,因为它缺少了另外3个角色,而无法形成一场运动。

如果您真的希望实现这份倡导的目标,即 反垄断、利益分散化,那么就需要有另外3个角色的配合 —— “帮助者” 帮助本地小店主设计吸引人们的方法,尤其是摆脱巨头电商对价格的操纵和对进货渠道的垄断;“组织者” 帮助组织日用品购物配送,比如给老龄社区、双职工家庭等,包括组织小商家学习经营战略;而 “反叛者” 负责在垄断经济中捣乱,让它们难以为继。

这4个角色缺一不可。您必需能提供更好的、更公平和不失便利的商业模式以取代现有的模式,否则单纯依靠呼吁 “爱心” 是很难成功的。同样,反叛者主要负责捣乱,但如果没有一个可靠的和更好的变革前景,反叛将无法获得支持,人们不会跟上你。

角色可以是积极的,也可以是消极的

📌 虽然一些活动家认为其中的一个或多个角色 “不酷” — — 比如称其为 “非营利-工业综合体” 或 “卖国游说者” 或 “幼稚的抗议者”,就如中国社会声称的 “改良派” — — 但莫耶记录得很清楚:成功的社会运动肯定必需包括所有四个角色

📌 但莫耶承认,这些角色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协助或破坏一场运动,这取决于人们如何扮演这个角色

例如,倡导者可以  — — 通过与权力拥有者的沟通  — — 找到框定要求的方法,使运动更有可能向前迈出一大步;而另一方面,他们也可能会被权力拥有者所利用,破坏运动的明确性,从而使直接行动的活动家组织屈服。

反叛者可以制造戏剧性的事件,促使犹豫不决的人更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并站在这场运动的一边;但是,他们也有可能选择自我边缘化的错误策略,使犹豫不决的人把他们的支持被权力拥有者盗取。

帮助者可以给那些感到无助的人直接提供技能,协助他们认识到只有通过与他人的联合才能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但是,帮助者也可能采用一种错误的信念,认为社会的改变是通过个人逐一提升自己的生活来实现的,这就误导了他们所帮助的人,让真正的变革流产。

莫耶在他的《Doing Democracy》一书中,描述了每个角色可以发挥的一些积极和消极作用的方式。不要害怕,他的分析可以有助于您的学习曲线,您完全可以有意识地避免错误的结果发生

想想看,您是如何发挥自己在行动中的作用的?

Lakey 做了很多志愿服务,创办和领导新的组织,游说当选官员。不过,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一直都是一个反叛者。为了避免倦怠,他就需要记住这一点。📌 当他接触到反叛的自己、并找到一个可以接受的团体时,才是最健康、最有创造力和最有成效的

📌 掌控自我意识对组织也很有帮助。只有当人们能明确自己的使命时,他们才能做得最好,即使这意味着对很多其他好的想法说 “不” ,这些想法是被提供的,但并不真正与行动者的角色的本质相一致。

环保组织 “地球贵格会行动小组” 表明自己在更大的环境、经济和种族正义的斗争中扮演着反叛的角色。在该组织的新运动 “Power Local Green Jobs” 中,与该组织交谈的其他团体期望该组织会与他们一起倡导、组建、或做工作培训。分工协作的优势非常大,就如行动者们常说的那样:“做你最擅长的事,我们会支持你,而我们继续做我们最擅长的事。”

一个拥护自己在运动中的特殊角色的团体,其成员内部也可以有多样化的角色。在EQAT内部,有一些人作为个人的组织者、帮助者和倡导者而大放异彩,对团体的内部生活有相当大的贡献。在任何一个团体中,只要他们支持明确的总体任务,就会有所有人的空间。

当然,一个包含多种角色身份的成员也会经历自身的冲突,其实这是件好事  — — 尤其是在必须做出艰难选择的时候。一个组织者可能会认为反叛的战术建议为时过早,因为这个团体还没有资源来处理后果;一位帮助者可能会说,在公用事业公司让步并资助广泛的屋顶项目之前,需要有更多的太阳能安装培训,否则当工人开始排队找工作时,穷人和社会边缘人士就会被忽视;而倡导者可能会注意到,对手是第一次认真考虑需求,并认为现在是采取激进行动的 “错误时机” …… 这类冲突非常常见。

📌 面临战略性艰难抉择的人,当四种角色进行斗争时,更有可能想出创造性的和明智的下一步行动  — — 在承认差异的同时公平地进行斗争。研究结果很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多元化实际上确实能产生最好的结果或者说,至少当大家在底线上达成一致的时候,多元化是最有效的,底线就是:*群体* 在大的行动主义中所扮演的角色 —— 你们的共同目标。

地球贵格会行动小组的这一例证可以在不同角色的组织中重复使用:比如说,倡导、帮助或组织。成员的多样性和目标的统一性相结合是一个成功的组合。

比尔·莫耶的 “四个角色” 是关于行动主义有效性的。他的愿景不是一个组织试图做很多事而冒着分散的风险,而是,团体的扩散  — — 每个团体都通过集中精力来最大化力量,同时建立网络并支持更广泛的团结意识。这就是一个强大的运动的样子。⚪️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