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应该警惕谷歌,但绝不是作为甲骨文的盟友

  • 遏制一个巨头的方法绝不是另一个巨头,就如遏制一个专制政客的方法绝不是另一个政客,而是人民。

在中国,一些终于认识到《谷歌的真面目》的人们开始热衷于谷歌的对手,直到了解到《10年以来,甲骨文如何帮助中国警察构建了一个恐怖的反乌托邦地狱》。寻求挑战者的思路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真正的挑战者绝不会是另一个巨头。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甲骨文和谷歌之间的斗争似乎非常个人化  — — 至少在甲骨文方面是这样。当然,很多人认为甲骨文攻击谷歌的主要原因是向该公司施压,迫使其解决长期以来在 Java API 上的争斗  — — 而最高法院结束了这一争斗  — — 因此,观察斗争是否会继续下去可能很有趣。但这一切都埋藏着一个重要的问题。

几乎所有甲骨文指责谷歌做的事,都是甲骨文自己也一直在做的事。而且往往是以更邪恶的方式。我的意思是,甲骨文甚至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抄袭了一个API。而且远不止这些。

去年年底有报道指出,全球各地对谷歌的各种监管攻击显然都有甲骨文的指纹  — — 包括声称谷歌是用户体验隐私的灾难。来自彭博社的一篇大文章

鲜为人知的是,甲骨文公司花了数年时间在幕后努力说服华盛顿、30多个州、欧盟、澳大利亚、和至少其他三个国家的监管机构和执法机构控制谷歌庞大的搜索和广告业务。这些努力正在得到回报。

甲骨文公司在华盛顿的顶级说客、也是该公司针对谷歌的反垄断运动的设计师肯·格鲁克(Ken Glueck)表示,起诉谷歌的十多个州的官员都收到了被称为甲骨文公司的 “黑匣子” 介绍,展示了谷歌如何追踪用户的个人信息。Glueck 为彭博社概述了这种演示,通常需要将一部 Android 手机放在一个黑色公文包内,以展示谷歌如何收集用户的位置细节 — — 即使手机不使用时也是如此 — — 并确认了施压运动的轮廓。

“我不能更高兴了”,Glueck谈到一连串的诉讼时说,“据我所知,起诉谷歌的国家地区比计划中的更多。”

甲骨文对谷歌的攻击还采取了其他形式,包括它现在臭名昭著的 “影子档案” 报告,它向各国政府提交了这份报告,详细说明了谷歌正在如何吸纳每个人的大量数据,并利用这些数据做很多草率的事。

无论这是否属实,它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甲骨文也在做同样的事。而且甲骨文似乎在用一种更粗略的方式来做这些事。您可能还记得,去年夏天,一家偷偷摸摸的数据收集公司 BlueKai 在不安全的服务器上泄露了大量的个人信息。BlueKai 就是甲骨文公司旗下的公司。该服务似乎令人难以置信地草率,因为它更多地涉及到以用户不知情的方式建立用户的 “影子档案”(至少在谷歌,理论上你可以进入并查看该公司在你身上的收集信息,并可以表面上删除大部分信息)。

但是,情况变得更糟了。在 The Markup 的一篇新文章中,它详细介绍了各种 “数据经纪人” 现在如何在华盛顿成为比许多大型科技公司更大的游说者,机动地确保立法者不会切断他们的数据来源。猜猜谁是最大的这种数据经纪人?是的,是甲骨文,在过去的几年中,甲骨文已经购买了几乎所有可以使用的数据收集器。

甲骨文有自己的数据收集部门,但也通过收购 DataRakerCompendiumCrosswise 等公司来建立自己的投资组合。这几家公司分别在2012年、2013年和2016年被甲骨文收购,它们从各种来源获取数据。DataRaker 为公用事业公司从数百万个智能电表和传感器中获取数据,而 Compendium 则提供有针对性的广告。Crosswise 让甲骨文可以跨设备追踪人,声称每月处理数十亿设备的数据。

甲骨文还在2014年收购了Datalogix,该公司将人们的线下购买记录与线上个人资料连接起来。此外,甲骨文还结合了超过75家其他数据经纪公司的数据集,它称之为 “世界上最大的第三方数据集”。

然后,当您查看这些数据代理的游说方式时,就很容易注意到甲骨文脱颖而出:

这有点让您想知道有多少游说是攻击谷歌,声称谷歌正在做的事,事实也是甲骨文在破坏隐私方面的实际行动。而且,是的,如果您想知道,Markup 指出,在这一时期(2020年),谷歌在游说美国政府方面的花费比甲骨文少一点。

这些都绝~对~不~是~说谷歌是个好玩家,我们有 “关于谷歌” 专栏,其中收集的内容足够让您看到谷歌的恐怖。您必需也有很多理由关注谷歌的所作所为。但考虑到甲骨文似乎在妖魔化谷歌的做法上花费了多少精力,以及在游说上花费了多少钱,而甲骨文自己的战略同样是在秘密收集每个人的数据上更加猖狂,您应该知道,遏制一个巨头的方法绝不是另一个巨头,就如遏制一个专制政客的方法绝不是另一个政客,而是人民。

Oracle’s Projectio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