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工作应成为社会变革的动力:公民调查指南(7)

  • 这里是流程技巧部分的完结篇!准备迎接您的胜利吧~

欢迎回来!我们马上就能完成任务了。

如果您还没有读过或忘记了本系列此前的部分,可以在下面回顾

这是最后一个步骤:👉通过质量控制来确保报道是正确的,并令其发挥改变现状的作用。

您已经完成了调查、组织和写作!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在报道进入公共领域之前,确保它是正确和正当的 —— 这就涉及到了质量控制,或者用专业术语来说,叫 *事实核查*。这是让您的工作能成为变革动力的重要一步。

什么是事实核查?

世界上顶尖的调查团队都应该包括编辑和一个全职的事实核查员,他的工作就是指导并确保整个调查过程正确正当地执行。

👉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 首先是要保证你的确是在讲一个故事 —— 不仅是指每一个事实是真的,而是指所有事实组成了一个整体的真相。如果存在另一个解释可以比你的解释更有理,那么肯定出问题了。
  •  然后,您需要确切地掌握文中所有事实性论断的消息源。
  • 在验证消息源的过程中,您需要鉴别并改正事实性的错误。
  • 同时,要把带有情绪噪音的细节摒除在你的报道之外。当你疲劳、沮丧或害怕时,没有根据的侮辱、侵犯和敌意就会进入你的讲述,这会严重削减您的调查工作的合理性。检查它们,并删除。

👉重复一下,您一定要讲出一个对的故事,一定要把那些错的事实删掉或改掉,必须保证文章的基调是公正的。

Ariel Hart 是《哥伦比亚新闻评论》的顶级事实核查员,她曾说过:

“我从来没有检查过任何一篇完全没有错误的报道,不管它有五页,还是只有两段。公平地说,有些我找出来的错误是主观解读的问题,作者通常都会同意修改它们。但几乎所有的文章都包含一些客观事实上的问题,比如年份有误差、数据太久、错误拼写、使用常见但错误的二手信息等等,这些事实错误都来自作者的想当然,当作者说 ‘你不必去核实了,我知道那是对的’ 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错误。”

每个人都会犯错,不管是您讲述的方式还是您讲述的内容,都可能出错。聪明的人会修正自己的错误,而业余的人只会希望没人注意到它们。

不幸的是,总会有人发现的,而且通常不会由你的朋友最先发现。如果您不愿意主动承认并改正错误,很可能会威胁到您和您的团队的整体信誉(它很难弥补)。

在您的工作环境中,很可能从来没有人核实一篇报道中的事实,也从来没有人核实过你文章中的事实。但您必须知道,这是不专业的工作环境,它早晚会出严重的麻烦。

👉 下面介绍一下核查事实是如何进行的:

  • 你需要最少两个人:一个作者和一个核查文章中事实的人,每个人都有一份文章副本。
  • 通读全文,对报道有一个整体了解。看看它到底是公正的还是有偏见的?是否让人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谁也许能提供另外一幅图景?
  • 然后逐行阅读全文,核对每一处事实。核查员(他可以是编辑、同事、律师或者只是一个称职的朋友)针对每一个事实发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 作者给出自己的消息来源。如果信息来自一份文件,两个人都要阅读那份文件以确认引用是精确的,如果来源是一次访谈,那就一起阅读采访笔记,或者听采访录音。
  • 如果没有消息源,作者必须找到一个,如果找不到消息源,那么该段落必须删去。
  • 事实核查员尤其要质疑作者对被调查对象的动机、目的和想法的解释,一般来说,这些内容需要被删去,但如果有资料能支持它们,比如能表明个人在某个时刻心理状态的信件或日子,这些内容才能保留。

你可以看到,这个过程并不复杂,可能描述起来有些单调,但请相信我,这一工作绝对不会单调,随着核实工作的进行,你的报道会越来越真实,它的影响会越来越明显

经历这个过程也不会比在法庭或其他地方自我辩护更沉闷,到时你可能会因为在文章中胡编乱造而面临指控。不要让这种事发生。

道德核查

1、不要误用侮辱

不要在报道中出现没有根据的敌意和侵犯,这应该成为常识,这类噪音会提高你的法律风险,也会羞辱甚至激怒你的调查对象以至于他们暴力回击。

当然,记者经常冷嘲热讽,但这和新闻评论是两码事,评论属于观点,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但如果出现在经过调查的揭露性报道中,后果会更严重。

记者对此应该格外小心,如果一项调查会引起某项指控,那么没必要再加上个人攻击这项罪名。

在大多数案例中,疲劳、受惊吓的状态对记者是非常有害的。疲劳会引发 “逃逸战斗综合症” 以及生理上的紧张,惊吓也是如此,不管是真实的或想象的惊吓、不管是你的调查对象被惊吓或是你自己。

不要认为这些不一定发生在你身上,它不仅可能而且总会发生,要警惕这种危险,确保您写入报道中的一切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2、给予调查对象回应的权利

绝不要在文章中攻击那些没有机会回应你的人。

也许他们会给你一个诡异的解释,那你就引用它。也许他们拒不回应,那么你就告诉读者他们选择拒绝回应,但不要暗示读者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回答记者的提问(反过来也不要认为那些愿意和你交谈的人都是诚实的好人)。

鼓励您在调查中去接触那些被你作为对立面的消息源,除非你有理由(除了你的恐惧以外的理由)、除非认为这会给你带来真实的危险。

这么做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通常当调查对象解释了他们的观点之后,你事先的假设会变得完全错误,专业调查人员也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有时数周或数月的工作就白白浪费了。

3、尊重消息源的步骤

瑞典 SVT 电视台调查部负责人 Nils Hanson 告诉记者们,应该按照以下步骤来确保他们的批评是公正的

  1. 首先,再读一遍你的文章,把其中所有对人、对组织机构的批评全部标记出来。
  2. 所有的被批评对象已经被告知了吗?如果没有,一一告知,除非你有极端重要的原因不这么干(比如 你会被逮捕或被谋杀)。
  3. 所有的被批评对象都回应了你的批评吗?如果没有,肯定有地方不对劲,而这种材料应该之前就搜集好。
  4. 记者是否记录下了他/她试图去获取答案的努力?接下来记得收集这一材料。
  5. 是否给予被批评对象以合理的时间来回应?你的问题越复杂,对方就需要越多的时间来回答。
  6. 是否找到了对的人来回答这一批评?记者经常只要满足于和秘书或刚好接到电话的门卫交谈,但他们根本无法回答记者的问题。
  7. 是否给被批评对象拿出他们最好的案例的机会?如果没有,那就是在践踏他/她的权力,而您也将丢掉故事中一个重要的部分。
  8. 是否满足了受访者的合理要求,比如提前告知他们的陈述将怎样被呈现?受访者的以下要求是合理的:如果他/她的话被引用,他们应该被告知,而且应该允许他们修正其中的一些错误(但不能收回许可或信息)。受访者要求看你的整个报道是不合理的,不要给他们这个权力,除非在非常少的情况下,整个报道以某个消息源为中心,而事件又非常复杂以至于这个消息源在法律的层面担心你的失误会导致他/她受牵连。(这一条适用于某些科学题材的报道。)

4、处理危险消息源的步骤

在东欧报道组织犯罪的优秀记者 Drew Sullivan 列出了一个采访黑帮的步骤表,这些内容能够很好地帮助您在学会怎样在调查中处理有敌意的消息源

  • 通过电话采访,或者约在公共场合;
  • 不要告诉他们你的个人信息(比如你女朋友的名字或职业、你的家乡等等)
  • 表现专业一点,不要带个人情绪,友好、聪明、自如、风趣、坚定,不要表现出恐惧;
  • 给他们一个联系方式以便报道发表后接受反馈(但千万不要给你的私人地
    址);
  • 找好后援。让另一个记者注意这次会面,约定一个出麻烦时可以拨打的电话号码,以便发出求救信号。

在我们看来,以上方法中最重要的一条是不要表现出恐惧,恐惧表明你对所做的事情并不确定,或者对自己没有信心,它也同样是危险的信号,因为受惊吓的人和动物都会变得不受控制,他们更容易攻击,也更容易逃跑。

当然,当你身处现实危险中时,恐惧是自然。再重复一遍,处理这种恐惧的一个方法是把这种感觉当成一种将来可以运用在分析中的现象,这会让你的情绪变得客观化,并使您自己和它保持距离。

5、透明法

这是一种和 Sullivan 提供的步骤类似的方法,但更加透明、更先行一步,这是由普利策奖得主 Deborah Nelson 提出的。

在她调查的每一个阶段,她都会向过程中新出现的人物介绍她的想法和已有发现,并依次询问他们对此的评价,她用这种方法讲述了一个已经毁掉自己职业生涯的警察的故事。

因为每获得一点信息,她都让那个警察予以评价,在报道发表前,她给他读最后的文章,他说:“这个报道真好,那就是我的感觉。”

👉有些读者不会接受这种方法,因为在他们的国家根本不可能和被调查的权威人士有这样直率坦诚的对话,更别提罪犯了。“我们怎么可能在发表前打电话去确认引用的直接引语?他们肯定会否认说过这一切!要么他们就会禁止这篇报道见报!”

您肯定比我们更了解您的国家的情况。

尽管如此,我们的经验是,在这种情况下调查者其实比他们自己想象的更有影响力。尤其是如果你表现得就像自己有权、有能力用透明的办法来工作的话,许多受访者都会买你的帐。

同样,如果你那样表现的话,别人也就没那么容易注意到你的恐惧了。

不论选择哪种方法,你都要自信经过考虑之后你选择了正确的那一种,那样一来,您的消息源也会感觉到这种自信,并会意识到他们自己的欠缺。

用主文件来核查事实

前面文章中已经介绍了建立一个覆盖调查各个方面的主文件夹可以如何帮助您组织和追踪材料,那项工作将来可以让您深受律师和事实核查员的欢迎。

如果您恰当地组织了主文件夹,在报道中出现的每一个事实都应该能在主文件夹里找到出处。不需要把所有的消息源都用在报道中,但如果遇到敏感案例,您可以有序地拿出所有消息源的资料,让核查事实更容易。

主文件夹会告诉你每一份材料的位置,因为你在文件夹中已经把每一个事实的来源都标注清楚了。复制一份所有你用到的材料,按照使用顺序把它们放在一起,这对事实核查员和您本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完成这个过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准备一个用脚注标出所有消息源的版本,这得花一点时间,但最终给大伙都省了时间和麻烦,当调查对象推卸责任时,这些脚注是非常值得的。

如果使用这种技巧,不要仅仅只是把对消息源的描述从主文件夹中复制粘贴过来,更聪明的做法是,每标注一个消息源,就花一点时间检查一下您是怎么写这个消息源的,确认自己的措辞、总结和引用都没有错误。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如果有人对报道不满,这些小错误就会让你看起来不够仔细。

这里提供一些技巧,可以让制作脚注和记录的工作不那么繁琐。

如果消息源是一个网页,你可以把网址写在脚注里。(建议把网页保存下来,作为材料的证据,因为网页是很容易改变的,如果改了,您的证明就没了。(《国际先驱论坛报》在刊发报道之前聪明地下载了一个指向其调查对象的网页,报道发表的那一天,网页就被撤了。)

👉要确保您使用的任何电子媒介都是安全的。

事实核查会带来可以预见的心理效应

事实核查的过程会影响到每一个与报道相关的人,唯一的不同就在于怎么影响。

这种影响有时是矛盾的,但它们不会互相抵消。

首先,当您为了验证自己的论断而浏览材料时,会重新唤醒你收集材料时的情绪,如果您当时感觉愤怒、惊恐或失望,那么现在就会感到那些情绪的回音,更让人惊讶的是,有些时候甚至会感觉可怜你的调查对象,通常这种情绪背后的原因是恐惧

记下这些情绪是聪明的做法。在报道过程中,记下你的情绪可以把它们变成你笔下可控的材料,这时你写下的东西有时可以被用到文章中。

有时您几乎可以确定会错误地理解了一些事情,这种本能的焦虑有很多原因,并不是每一次都是有效的。

每个人都可能犯错,最好的解决途径是此时再次核实自己的工作。👉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你的确发现了真相,但你觉得它太不堪了,或者它蕴含着很大的危险,让你宁愿不相信它。

(当调查记者 Anne-Marie Casteret 发现了法国高官贩卖艾滋病毒污染的血液制品时,她不敢置信,还以为自己疯了。)

此时最好的办法还是再次审阅您的材料,如果这些材料的确证明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更加悲哀、丑陋,你应该从另一个方面得到安慰 —— 因为你的报道也许能够改变它。

如果你犯错了,尽快承认,当你想清楚了犯错的原因,这会帮助你找到其他错误。

👉请注意,许多错误发生的原因在于人会自然地用推测来填充故事中的漏洞。(Columbo3 的杀手锏之一就是推测。)

在您组织调查材料时,你的大脑也可能耍这样的把戏。真实情况往往比你想得更生动。要么就告诉读者你在推测,要么就承认你不知道 —— 你不知道就不会犯错,就应该去加强你知道的那部分信息的可靠性。

作者和事实核查员最后都会把彼此惹恼,他们都是在高风险、高压力之下工作,这通常不会给人带来好脾气。

核查事实有着很严肃的意味,要严肃地对待失误的原因和解决的办法。

作者可能会觉得每次自己文中的事实和解释被质疑都是一次背叛;另一个方面,作者也多少会意识到他的第一读者 — — 事实核查员,要么是不能相信这篇报道,要么是拒绝相信它。

又或者,作者对报道投入了太多,每一个事实都好像刻在自己身体里一样,这些情绪会直接显露出来。而事实核查员则会担心记者偷懒或受情绪影响,并且不愿意改进工作。

这种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双方都不尽力把报道尽可能做好,后果会更坏。

👉如果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因为自私、恐惧、私人恩怨等原因,不能信任彼此并共同达成目标,那么他们就不该在一起工作。

您应该可以找到合适的合作者 —— 合适意味着,你们双方都能从彼此身上学习到东西,合作的结果是为了同一个目标互相促进

因此在调查开始前,公民记者应该知道事实核查员的人选和合作方式,不要直到最后时刻才处理这层关系,如果处理不好,会耽误整个项目。

现在发表它!

你已经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和一大把精力来确定一个重要的故事并且验证它。现在它就要发表了,👉你可一定要在出版过程中尽可能多的制造声音。

以下介绍的是在发表、捍卫和推出过程中,您能采取的一些最基本的步骤。

发表 —— 

确保故事能得到适当的编辑。一些编辑没有调查报道的经验,他们的误删可能会破坏整个故事的冲击力,要准备好为重要的部分斗争,其它的部分退让。

确保这个故事有合适的配图。缺乏图表或照片会使报道难以理解、并且不那么动人。

确保故事能有个合适的标题。不要让编辑写出一个误解了你作品的题目,或者制造一些故事中没有的卖点。要去努力争取让你的故事能得到最大的关注和最好的位置。

在公共领域捍卫 —— 

当报道发表时,要通知故事中的那些友好信源,并且确保他们拿到一些复印件或者链接,可以向他们的朋友展示。

对和这篇报道相关的政治人物做同样的事。

就在发表之前,确保让媒体的同事们或者一些 NGO 组织获得这则报道,以及其中引用的一些关键文件。

要在公共论坛安排一些关于这篇报道的讨论(其他媒体、大学、公民协会等)。

根据对手们迄今为止的正式回应(他们很可能会重复),猜测他们会发出哪些反对意见,并准备新的报道击败他们。这个技术被著名调查记者 Anne-Marie Casteret 在血液感染事件中使用得非常恰当,并大获成功。

推广 —— 

为这个故事准备一篇新闻稿,用几句话描述出报道的主要发现,在故事发表时广泛地传播这篇新闻稿。

考虑和一个没有竞争关系的,国外的或者其他类型的媒体(如果你在电台、可以考虑印刷媒体,反之亦然)共同发布这篇报道。

发表后要通知互联网论坛和相关的公民社会组织。

最后

👉 不管您的报道发表在哪,要确保它能被重视它的人群注意到。

如果您无法取得其他成果,至少要让那些人感觉到有人在关心他们。

花些时间来享受你的工作带来的反馈。 倾听批评,并善加利用。

👉您经历的每次调查都会使您变得更强大。

不要忘了这里:《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调查*吗?所谓的”起底”经常是骗人的》。

流程技巧部分终于完成了。您一定知道我们会把它归类到知识列表的哪个部分?没错!—— **让它民主**!这就是本系列的目标。(未来将继续补充工具类内容)

一起加油!⚪️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