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活动家 ⚠️ Twitter 让我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秘密警察半夜闯入我的家,而我5岁的儿子正在睡觉。我可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 如果不是一个勇敢的证人冒着风险在推特发布了事件的细节……但那只是当年。

而现在,我已经删除了推特账户。因为它已经把异议人士置于危险之境地。我有超过 295,000 名粉丝,我正在与他们断绝关系。⚠️压制性政府使用这些集中化平台作为大规模监视的武器,操纵对话并推动他们自己的故事版本。异议人士被直接或间接地威胁、骚扰或逮捕和监禁。

⚠️ 活动人士开始了解到国家安全局正在建立针对更多 Twitter 用户的跟踪抓捕。他们中的许多人开始删除推文档案。但危险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因为即使删除推文后,Twitter 的网站也没有提及是否从后台删除了相同的内容,或者删除的推文是否仍然可供开发人员访问。

⚠️Twitter 曾经是改变话语权的工具,为无声者提供发声机会并推动社会正义,而现在它正成为一个陷阱 — 政权用它来监控镇压异议人士。推特也被用于比以往更大规模的假消息、网络水军和政治宣传平台。“我恳请技术制造商建立去中心化的社交媒体平台,这些平台不存储和销售我们的信息……”

  1. 🔐 推荐去中心化平台 Twitter 的替代品:Mastodon, IYP在这里:https://cmx.im/@iyouport
  2. 在无可言说之中言说中国
  3. 关联:这些集中化的恶魔从来都是监控机器,详见《互联网究竟是什么? — — 来自“监视谷”惊人的启示
  4. 关联:《数字威权主义的兴起:灾难之畔

“I’m a Saudi activist. Twitter put my life in danger.” Repressive governments use these platforms as weapons of #masssurveillance, manipulate the dialogue and push their own version of the stor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