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中国运动”暂告失败

一些朋友曾经希望成为一座桥梁,在中国和世界之间,“把外面的带进来,把里面的拿出去”,从而抵御一直由中国当局把控的、有目的的全球影响力攻势。他们有这个能力。他们熟悉的范围从美国到澳洲,从法国到匈牙利,从伊朗到土耳其,从半岛到巴尔干……但不久之后,他们开始感觉到困惑。

他们了解世界越多,越是发现自己不了解中国,中国的流行、中文的笑话、中国社会的处事方式和思考习惯,在他们眼中越来越陌生。于是他们只能做到“把外面的拿进来”,却很难把里面的推出去。然而他们拿进来的东西却没能起到足够的作用,他们越来越不被喜欢,直到格格不入。

我是其中一员。我们人很少,但每个人都很积极,曾经对互联网的无国界优势充满希望。但至于为什么中国“打不开”,似乎我们也很难解释清楚。

学过几句中文的外国人跑来中国赚钱是很容易的,相反英语国家可不那么在乎一个亚洲人能说流利的英文。中国人看到“老外”说中文往往会感觉很好奇也很开心,连 Trump 都会用自己的孙女做外交手段来讨好中国。但这只能说明中国人希望看到“外面的东西进来”,也就是我们在 #openchinamovement中实验成功的那一半,但并不包括自己走出去。这点完全可以与政治立场无关、甚至与身处何处(海外还是中国)无关,包括在海外居住多年的华裔中仍有很多人依旧保持着中国式的自我封闭。

远了不说,就在此前的2月7号,EFF创始人、互联网信息自由权益争夺战中最著名的战士 John Perry Barlow 去世,英文圈所有的自由战士、所有关注隐私安全和反对审查的人都在哀悼他,然而中国的海外华裔民主派名人却在指责“:他们没有对中国的互联网封锁监控做任何事”……我完全无语。

如果没有他们大半生的努力,如今的互联网早已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1984,正是他们主导的加密运动开发出诸多强有力的武器,现在的人们才能在这个圆形大监狱中找到一片安全港。

网络封锁和审查并不是哪个国家的事,这里并不存在“我们和你们”,全人类在共享着互联网文化,也共同遭遇着互联网的枷锁;反过来说,技术也一样无国界,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可以使用国际先进技术来加入这场捍卫基本人权的战争(工具大多是免费的,而且越来越多的开源)。中国人自己不肯加入这场保卫战,不肯为自身权利而拼搏,再多的国际援助也无的放矢。

就如围在美国大使馆社交媒体帖子下“上访”的中国人,他们很可能不知道 Chelsea Manning 做过什么,不懂 Edward Snowden 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说出真相,不了解关塔那摩湾的恶劣行径,更不理解为什么美国异议要批评 Musk……但中国人知道求救,知道中国政府的“敌人”是谁,可惜他们完全走错了方向,用拥抱另一个权力的方法来摆脱压迫自己的权力,就如欧洲朋友所说,“中国人只是中国政府的敌人,不是威权体制的敌人”。

“你总得信一个“,中国人喜欢这么说。这句话足够让中国的异议无法触及根源,也就很难上升到反抗的层面。近日火爆的 #deleteFacebook 话题中,大多数人都在谴责 Zuckerberg,虽然其中很多人并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没有太要紧。但投靠 Google 是什么鬼?还有 wechat 迷们的“因祸得福”心理,omg

可能已经没人记得当年 Google 离开中国很多中国人去献花的时候,我说过什么。现在想起来当年我的话并不透彻,但八年过去了,如今仍有很多中国人会抱怨我当年的话。就在上周,我们关于 Snowden 的报道被 Google+ 屏蔽的消息,收到了来自多位中国不同领域名人的怪异的反馈,他们说“外国公司怎么也会这样”?(潜台词是“这不可能”)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脑补了一篇上万字的论文之后,什么也没说。

好吧我能理解,中国人期待一个外国巨头能削减本国的保护主义的逻辑,但不能理解这般狭隘的视野,尤其是在互联网的格局下,这般狭隘尤其显得古怪和可笑。

有些东西一直以来中国人没有意识到,这些是因为中国人从来没有能真正触动权力关系——任何一种权力关系,没能带给那些权威以威胁感。给他们威胁感,恰恰是反抗的真正目的

投靠 Google 与抱华盛顿大腿的逻辑存在着并不惊人的一致性。从一个权威跳到另一个权威,这种跳跃会永无止境,你的一生,你的子孙后代的一生,都将耗费在这种跳跃中,无法摆脱奴性的本质。

你总有一天会能发现,权力只会滋生权力的滥用,每个权威都不值得完全的信任和托付。这就是为什么需要民主,民主就是人民应该清晰地独立地思考和判断,对所有权力保持警惕,监督他们是你的责任。

民主不是取决于当权者做什么,而是人民做什么。民主经验或许需要实践来培养,但民主意识、民主需求就来自于基本认知,没必要也不能等待变革之后“慢慢来”,正相反,如果你真的期待变革的成功,现在就应该培养起足够的民主意识,它将指导你的行动。

这正是 #openchinamovement 的基本设想:让长期封闭的中国社会接触到真正的民主社会氛围,参与、哪怕仅仅是围观民主国家公民对不正义的反抗。这是一种熏染,也是 iyouport 的板块设置的主旨。

iyouport 有有很多栏目;但我们没有设立“中国政治/中国社会”,就是不希望将中国单独隔离出来,正相反,我们要“open China”,把它放入“国际”。

中国政府一直致力于其全球影响力的施展,最近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一项决议,这是最近九个月来中国提出的第二项决议。你没听错,就是人权理事会。并且投票中只有一个国家投了反对,虽然有多个国家弃权。

对于这则消息,中国人应该感觉到恐惧,尤其是一直沉迷于寻求“外援”的中国异议,他们有对此恐惧的心理基础。但恐惧是不够的,情绪必需带来思考才能有价值。

我并不是在拒绝“外援”,而是遗憾中国社会在这么久的时间里一直找错了目标,真正的目标应该是国际上优秀的独立媒体和独立NGO,而不是有政府和大财团背景的组织或宣传机构。并且中国人真的急需“外援”,不是仅仅为了力量上援助,更有各方面经验、技术能力和眼界认知的“援助”。(我现在甚至不敢确定能有足够10位中国异议人士可以列举清楚哪些NGO和媒体是真正独立的)

#openchinamovement 暂告失败是我们无能,我们不应该在这里着眼于指责环境的不配合,就当是记录教训吧,本文不代表认输,我们还会不断努力。也希望这篇文章能帮助中文读者的思考。

注:文中使用的“中国人”一词来自原文翻译,并不代表全部中国人。

2 thoughts on ““打开中国运动”暂告失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