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反犹太复国主义仍然不等于反犹主义

  • 批评以色列不是反犹,就如批评中国不是反华、批评美国不是反美一样,简单的道理,但为什么如此多的人总是坚持歪曲这些概念?

公开消息说,Facebook 即将决定是否将对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的批评正式列为仇恨言论。

这是在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一年后,认可在美国联邦机构在调查中使用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IHRA)的反犹主义定义。该行政命令与《反犹主义意识法》一样,是将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的定义写入法律的尝试的一部分。该定义列举了11个所谓的反犹主义的例子,其中7个明确提到了对以色列的批评。

而 The Intercept 报道,Facebook 对 “犹太复国主义” 一词的内部秘密审查规则早就存在,目的是在以色列的虐待和暴力浪潮中压制对以色列的批评。

这些规则似乎是从2019年就开始实施的,The Intercept 获得的这些内部政策规定显示,审查针对的内容不仅在 Facebook上,而且包括在其附属应用程序(如 Instagram)中使用 “犹太复国主义者” 一词的任何帖子。

Facebook 和 Instagram 都面临着审查的指控,因为用户批评以色列政府的帖子,包括那些记录了以色列国家暴力事件的帖子,都被不定期地大面积删除。

调查指出,根据 Facebook 的内容政策摘录,显然 Facebook 的决策者们更关心的是保护犹太复国主义的以色列定居者和以色列政府,使其免于为殖民暴力的罪行承担责任。

一些巴勒斯坦人和报道加沙的独立新闻源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的账户直接消失了,其他许多人报告说,他们的帖子被删除了,他们被告知违反了公司禁止的所谓 “仇恨言论或符号” 的规定。

上周末的消息

正如巴勒斯坦运动的主要人物所指出的,这种将反犹主义和反犹太复国主义混为一谈的做法是公然企图恐吓、迫害,并最终使美国和全世界的巴勒斯坦权利运动保持沉默的手段。它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假设上,即:犹太复国主义是犹太教的同义词,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长达73年的占领是一个宗教运动,而不是一个由地缘政治条件和帝国联盟支持的定居者-殖民工程。

近期出现的一个非常显著的消息

犹太复国主义简史

犹太复国主义诞生于19世纪的欧洲帝国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的创始人西奥多·赫茨尔和马克斯·西蒙·诺道试图解决反犹主义的急剧上升和犹太人在欧洲日益贫困的状况,他们并不是通过对抗当时正在获得影响力的反动思想和种族主义思想,而是通过主张建立一个独立的犹太人国家。他们的建议依赖于两个假设:1、反犹主义是社会中的一个永久固定因素;获得尊重和自治的唯一途径是说服帝国列强相信在中东建立一个犹太殖民前哨的效用。

赫茨尔、诺道以及后来的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对取代土著居民所需的残暴行为没有幻想。事实上,赫茨尔的著作显示,从一开始,他的计划就是在帝国主义大国的帮助下,在一个已经有人居住的土地上进行殖民。赫茨尔的目标是英国,尽管他也同时瞄准德国皇帝、俄国沙皇,甚至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赫茨尔向苏丹提出帮助掩盖1894–96年的哈米德大屠杀,以换取对巴勒斯坦的控制权)。

【注:哈米德大屠杀是发生在1894年-1896年奥斯曼帝国境内对亚美尼亚人的杀戮,估计伤亡人数从80,000到300,000不等,并导致50000名儿童成为孤儿。这场大屠杀以奥斯曼帝国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命名,他在努力维护崩溃的奥斯曼帝国的领域时,重申泛伊斯兰主义是一种国家意识形态。】

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创始人之一弗拉基米尔·雅博廷斯基(Vladimir Jabotinsky)在1923年写道:

犹太复国主义是一种殖民化的冒险,因此它的成败取决于武装力量的问题。建设很重要,讲希伯来语也很重要,但不幸的是,更重要的是能够开枪  — — 否则我就不玩殖民化的游戏了。

那么,就应该根据它大力维护的现实来理解犹太复国主义:定居者殖民主义和1948年对当地巴勒斯坦人口的种族清洗。

时至今日,以色列依旧偏袒犹太公民,剥夺了大多数巴勒斯坦人的投票权、剥夺了他们购买土地、建造房屋、享受平等就业机会、行动自由、或获得医疗服务的诸多权利。数十项法规将这些不平等直接写入了法律。其结果不仅仅是一个不民主的社会 — — 它根本就是一个种族隔离的国家。

在这里看到这个故事(以色列的那个部分)《先开枪,再问问题:来自世界各地的警察暴力

(一部没能获得奥斯卡奖的优秀电影,讲述了巴勒斯坦人痛苦的故事)

犹太复国主义和社会主义?

尽管赫茨尔设想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欧洲式的君主制,但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很大一部分人在试图把犹太复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结合起来。他们创建了表面上的平等主义机构,如 Kibbutz(犹太集体),并宣传犹太复国主义 “是一个左翼运动” 的观点。

但是,这始终是一个矛盾的事业,因为犹太复国主义需要犹太人的排他性。在俄罗斯,锡安工人积极组织反对非犹太工人的劳动行动;在巴勒斯坦,成立于1920年的犹太复国主义工会(Histadrut)是一个只针对犹太人的工会,它争取在工厂和农场中用犹太工人取代阿拉伯工人。犹太复国主义工人组织公开支持反动的政治。

基布兹是土地犹太化计划的同谋。他们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了只属于犹太人的定居点,用武力击退了任何巴勒斯坦人夺回土地的反抗。基布兹还在哈加纳和伊尔贡中发挥了核心作用,这两个犹太民兵组织在1940年代在巴勒斯坦进行了大屠杀和种族清洗运动。他们是今天散布在被占领的西岸的非法定居点的扩大化网络的前身。

【注:1. 基布兹是以色列的一种常见的集体社区体制,传统上以务农为主,历经转型后兼事工业和高科技产业。基布兹是以色列的重要特色,第一个基布兹建于1909年,叫Degania;

2. 哈加纳是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时期的一个犹太人准军事组织,起源于动荡的奥斯曼帝国分裂时期,在20世纪初的巴以冲突中逐渐发展,后来成为今日以色列国防军的核心;

3. 伊尔贡ארגון),意为 “组织”,是一个秘密犹太复国主义军事恐怖组织,1931年至1948年活跃于巴勒斯坦地区。现在以色列大多称呼该组织为 Etzel(אצ”ל),是其希伯来语名称缩写。曾策划恐怖袭击包括大卫王酒店爆炸案和代尔亚辛村大屠杀等。该组织后改组为以色列右翼政党赫鲁特党,演变为现在的利库德党

1969年,以色列工党成员大卫·哈科恩描述了犹太复国主义 “社会主义” 的实际含义:

我不得不在犹太社会主义问题上与我的朋友们斗争,为我不接受阿拉伯人加入我的工会(Histadrut)这一事实做辩护;为向家庭主妇宣扬她们不要在阿拉伯商店购物这一事实做辩护;为我们在果园站岗以防止阿拉伯工人在那里获得工作这一事实做辩护…. 在阿拉伯人的番茄上浇煤油,在市场上攻击犹太家庭主妇,砸碎她们刚刚买的阿拉伯鸡蛋 …… 

许多犹太人组织和激进活动家的反抗可以追溯到赫茨尔的时代,他们反对犹太复国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也反对其声称代表所有犹太人民的说法。早在1910年,著名的犹太人理论家卡尔·考茨基(Karl Kautsky)就对巴勒斯坦的犹太复国主义殖民化的现实写了大量的文章:

在劳动权和民主自决权的基础上,今天的巴勒斯坦不属于维也纳、伦敦或纽约的犹太人,虽然他们都以犹太教而宣称,而是属于同一个国家的阿拉伯人,即人口的绝大多数。

今天的反犹太复国主义

犹太复国主义的殖民性质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其领导人 — —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 — 都与极右翼和暴力反犹主义的人物结盟:从1930年代的纳粹到今天的维克多·欧尔班或贾伊尔·博索纳罗。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总理并不是一个反常的人,他的极右翼主张、暴力、和扩张主义议程正是以色列从一开始就推进的。

与此同时,“反犹主义” 的冷酷说法被用来攻击最基本的团结和组织形式。在美国,有217项旨在遏制巴勒斯坦权利活动家的言论的法案在州一级被提出;其中23%的法案已经被通过。如果IHRA的定义成为法律,这将意味着像 “以色列是一个种族隔离的国家” 这样简单的事实声明都将被视为反犹主义,违反了所谓的仇恨言论政策,在某些情况下构成仇恨犯罪。

这些措施恰恰故意扭曲了巴勒斯坦权利运动所呼吁的:让一个国家和政治运动对其种族清洗和战争罪行负责。反犹主义与此毫无关系。⚪️

Sorry, Anti-Zionism Still Doesn’t Equal Antisemitis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