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在中国问题上会比特朗普”软”吗?

  • 与北京的关系将在美国总统竞选中占据重要地位……

【按】这是经济学人的文章,可以说没有准确地声明立场,但是已经在暗示拜登继任 “会更好”。而在IYP关注的主题如监视(包括监视资本主义体制)、透明度革命(打击吹哨人)和战争方面,我们认为这两党并没有什么区别,不存在哪一个 “更好”。

我们也没有寄希望于等待白宫帮中国 “改革”(如果您是改革派,也许会对这篇文章更感兴趣)。我们曾经发布的很多内容都能说明为什么我们不是改革派。

经济学人没有说错的一点是,北京的确把赌注放在了美国年底的这场大选上,于是自7月以来,北京一直在努力扮演受害者。但这样有用吗?

这篇文章也的确透露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两党将对中国政策的强硬程度作为选举较量的重点,而非国内民生 ……

总之,IYP认为2020再次是一场没有黑马的选举。

上图中这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www.patreon.com/posts/mei-zhong-zhi-de-40002135 

根据 Bob Davis 和 Lingling Wei 的新书,2018年12月,特朗普政府中的 “中国鹰派” 在内部推行了一系列的惩罚措施,有人将其称为 “折腾中国周”。

而这与2020年7月发生的事情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7月,美国对包括一名中共政治局委员在内的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理由是他们参与了对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暴行;还有将11家中国公司列入商务部的黑名单,理由是他们是这些暴行的同谋;并且宣布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主张是非法的;加上取消了香港的外交和贸易特殊地位。

宣布对四名中国人提出刑事指控,据说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间谍;并下令关闭了中国驻休斯敦的领事馆,据说这是1979年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的首次行动(中国以关闭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作为报复)。

休斯敦出现麻烦的第一个苗头是,网上泄露出中国外交官在院子里匆忙焚烧文件的视频 —— 这是对40多年外交关系灰飞烟灭的一个恰当的比喻。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 Donald Trump 的领导之下 —— 特朗普表现出对中国同行习近平的个人亲和力,并且(据他的前国家安全顾问 John Bolton 所说)特朗普告诉习近平,把维吾尔人放进集中营里是 “正确的事”。

除了在贸易问题上,以及为了转移公众对他应对 covid-19 不力的指责,特朗普几乎没有表现出与中国战斗的欲望。

但是,随着他的第一个任期 —— 或许也是他的整个总统任期 —— 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身边的鹰派官员们正试图以更具体的方式搞出一个比 Richard Nixon 访华之前美国所采取的那种更加具有对抗性的姿态。

7月23日,在加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结束了高官们在几周内的四次系列演讲,将中国政权描绘成 “全球自由和民主的最大威胁”。国家安全顾问 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 Christopher Wray、司法部长 William Barr 和蓬佩奥认为,中国试图将其意识形态和 “控制性思想” 输出到境外。

他们指责美国企业负责人和好莱坞电影公司向北京屈服,警告中国在美国进行广泛的间谍活动,并争辩说:习近平正在进行长达数十年的 “全球霸权” 追求。

蓬佩奥说,美国及其盟友必须推动中国改变,否则就有可能将21世纪拱手让给习近平的独裁愿景。“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旧模式根本无法完成任务”,他说,“如果我们现在屈膝,我们的子孙后代可能都将受到中共的摆布。”(“旧模式” 是在暗示民主党)

在这些演讲中,未被点名的 —— 但却是这些演讲不可避免的背景 —— 是乔·拜登和总统竞选活动。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希望把这位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描绘成对中国的软弱,暗示拜登在担任副总统时低估了中国的威胁。

一位高级政府官员说,推动最近行动的部分战略是将中美关系设定在一个 **无论谁在11月获胜都难以扭转** 的轨道上。

一些官员认为,在国会两党广泛鹰派共识的帮助下,他们已经接近实现这一目标,国会已经通过了针对维吾尔人和香港待遇的强硬立法。共产党自己的行动 —— 把新疆变成古拉格、剥夺香港的法治 —— 几乎可以肯定地确保了美国无法完全恢复到以前与中国的关系。

不过,政府外的一些鹰派人士,包括一些说他们会投票给拜登的人,正担心拜登在气候变化和核武控制等问题上寻求合作时,与习近平的对抗性会降低。

拜登的许多外交政策顾问不可避免地是奥巴马政府的资深人士。鹰派人士揶揄说,民主党为了一些事例如巴黎协定,便过于轻易地接纳了中国的崛起。拜登政府会不会也变得更软弱?

不会有更多的 “软” 了

拜登的顾问们从几个方面进行了反击。

首先,他们认为,拜登将通过高喊中国侵犯人权来恢复道德权威。

第二,他们说,拜登打算与盟友合作,迫使中国改变其行为。

第三,他将在国内投资,使美国在5G等领域成为更强大的竞争对手。

他们认为,特朗普在这三条战线上都削弱了美国相对于中国的地位:为侵犯人权行为开绿灯;破坏盟友,同时向独裁者妥协;让美国的机构和基础设施腐烂。

拜登的顾问 Tony Blinken 说:”因为特朗普,我们变弱了,而中国变强了”。

特朗普的官员强调他们的行动,而不是总统的话。在7月的大动作之前,官员们已经采取行动切断美国对华为的技术供应,这是反对该电信巨头的运动的一部分,在盟友中赢得了一些支持。

英国现在已经表示,它将禁止华为进入其网络(澳大利亚比美国更早这样做)。

美国联邦调查局采取了更积极的方式调查中国间谍活动 —— 在关于中国的演讲中,Wray 说他每十个小时就会开一个新的案子。

国务院最近决定取消多达3000名与中国军事机构有关的研究生的签证,这是对来美国学习或研究的中国人进行审查的最新动向。而国防部在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开展航行的态度也变得更加强硬。

最具挑衅性的或许是对台湾总统蔡英文的支持。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即 他们在考验中美关系最微妙的一个方面时可能会走多远。

一位高级官员说,在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险规避外交之后,政府决心为中国的行为做点什么。

拜登的顾问们声称奥巴马政府对中国态度强硬是站不住脚的。一个更有说服力的论点是,虽然他身边有中国鹰派人士,但特朗普自己也不是鹰派人士,他可以一下子就削弱自己的政府政策。

他在6月的一次采访中承认,他之所以推迟就新疆问题对中国官员实施制裁,是因为他不想危及贸易协议。而他最热衷的政策 ——关税 —— 一直是失败的,从中国获得了一个购买更多农产品的脆弱协议(Bolton 说,总统要求习近平这样做是为了帮助他赢得连任)。

选民们似乎不以为然。在萨福克大学和《今日美国》6月底进行的一项民调中,51%的受访者认为拜登在处理中国问题上会做得更好,而认为特朗普会做得更好的人比例为41%。

在周围鹰派人士的怂恿下,特朗普是否愿意对中国采取更激进的措施?

幕僚们最近考虑过的想法包括禁止所有9200万共产党员及其家属访问美国,或者制裁香港的中国银行。这些对特朗普来说可能太过挑衅了 —— 但是随着大选的临近,也许这些做法会显得不那么挑衅。

在中国,到目前为止,官员们的反应是相对克制的。他们也可以阅读民意调查,可能想看看目前的关系轨迹是否在1月后还能继续。

一些宣传家提出,北京希望特朗普获胜,理由是,像 Blinken 一样,他削弱了美国的战略地位,加强了中国的战略地位。

这可能是虚张声势。或者他们也可能认为拜登是一个会在人权等问题上支持强硬对话的人,而不是把原则问题变成讨价还价的筹码。

在这一点上,即使是对拜登持谨慎态度的鹰派人士也不怀疑他的诚意。自他担任副总统以来,中国已经发生了变化,华盛顿的精英共识也发生了变化。

而要结束中美关系的黑暗新时代,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场选举。⚪️

Would a Biden administration be softer than Trump on China?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