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的监控如何损伤了你的大脑?

  • 事实上我们曾经在《监视之恶》系列文章中提醒过这一悖论,即 如何能在分析最新出现的监视技术并针对性普及隐私保护知识的同时,促进冷静的反抗,而不是自我维稳。反监视活动家们并没有故意去吓唬人,但宣讲保护知识的结果很难避免不会让效果走向另一个方向……

 

你正在被监视。现在,Cookie 会跟踪您访问的网站以及您在那里点击的任何内容。您的智能手机正在记录您的位置,如果你在家外的任何地方,监控摄像机都很可能会记录你,甚至可能试图识别你的脸。

随着技术和机器学习的不断发展,我们正在以越来越高的速度将监控整合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监控水平也越来越高。这种情况下人们很容易忽略自己被跟踪的所有方式,但是一旦你开始量化它,它很快就会变得令人不安。结果可能会很明显地让你想知道:你的行为和你的大脑一直受到什么样的影响?事实证明,它可能很像抑郁症这样的精神疾患一样具有精神上的负担,甚至可能导致类似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

让我们首先尝试量化美国人的平均跟踪量,因为它并不总是很明显。当一个大规模突破的消息爆发出来时,我们会立刻变得更加警惕,比如棱镜文件或者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但是专家说,我们所能知道的监视依旧只是冰山一角。

牛津大学数字伦理实验室的研究员 Christopher Burr 说,“当我们提到监视时,人们传统上会想到像闭路电视摄像机或间谍窃听电话线这样的标准形式的体现。但这些并没有真正体现出越来越可能而且越来越有效的老大哥的一般特征。”

Burr 研究了认知科学和人工智能的哲学,他的研究调查了可以从人类与机器交互中剔除的各种数据。在最近尚未发表的一项研究中,Burr 和他的同事利用计算机科学竞赛的数据试图编制可以从我们与计算机的日常交互中提取的信息。他们惊讶地发现可以收集的数据范围非常广。程序已经能够通过面部识别来衡量某人的工作满意度,或者解析 Facebook 帖子就可以检测抑郁症的迹象,甚至通过网络摄像头确定某人的心率。

“血液流经皮肤的方式以及皮肤发出信号的方式可以被检测到,虽然不完全准确,但是确实可以通过网络摄像头检测到,这是我的日常工作。我每周花费至少40个小时来研究这个话题,但我仍然对某些可能性感到惊讶“,Burr 说。

Burr 还指出,为了一个目的而收集的数据通常可以被用于从未打算达成的许多其他目的,当然包括恶意目的,就像 Cambridge Analytica 选举丑闻所发生的那样,5000 万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资料被用于操纵选民。

“监视所产生的恐惧和不确定性比警方采取的直接行动更能有效地抑制人的行为”

这些不同形式的监视对我们任何人的影响取决于几个方面:我们如何意识到我们正在被监视,以及我们认为监督的动机是什么。根据临床心理学家 Brock Chisholm 的说法,他研究了监视对情绪和行为的影响。Chisholm 给了我一个关于人权维护者的研究案例,他们在埃塞俄比亚进行竞选期间受到监视。

“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的家人可能会被捕,他们自己可能会被捕,有些人会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 “我们有时称之为闪进,而不是闪回。”(闪进有点类似受迫害妄想,想想中国社会?如果一个异议人士遭到了垃圾邮件入侵或者被怀疑跟踪,他们最先想到的会是什么?99%情况下会是“当局派来的人”,而不是社会流氓。虽然没有任何证据)

Chisholm 解释说,这一切都取决于背景,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反应与其他动物没有什么不同。被母亲守护的小老鼠会感到安慰和安全。被捕食者守护的小老鼠会感到压力和威胁。

在世界的某些地方,对某些人群的监视是不变的 —— 想想生活在专制政权下的记者和人权活动家们。国际特赦组织的高级研究顾问和技术委员会副主任 Joshua Franco 表示,这种普遍存在的问题很可能被其影响的人视为理所当然。

“监视所产生的恐惧和不确定性比警方直接采取的行动更能抑制人的行为。” “当局不需要真的采取行动,逮捕你,锁定你并将你关进监狱。只要存在这种威胁,如果你觉得自己受到了监视,那么你就会下意识地自我维稳,自我维稳会直接把人推出公共空间。“

许多生活在这些结构之下的人习惯于不得不保持肩膀僵硬并观察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自我维稳已经变成了第二天性。即使他们逃脱这种环境,监视的威胁也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长期的影响。

“对很多人来说,这些危害是非常隐蔽的,”Franco 说。“例如,欧洲的乌兹别克斯坦难民可能担心家里的电话受到监控,因为接到外国电话可能会让人们陷入地方当局的滋扰之中。所以他们被迫切断联系。”

随着侵入性技术变得更加便宜和易于获得,政府监控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与德国统一前东德的秘密警察史塔西相比,政府现在可以轻松购买阅读电子邮件和记录电话的间谍软件,而当年他们需要成千上万的线人才能收集到有关平民的信息。

但即使在民主社会中,我们也会自愿“邀请”大量的监视进入我们的生活。不同的人也会接受不同级别和形式的监视。我们中的许多人都知道 Netflix 跟踪我们的观看模式,并使用算法来推荐新的节目和电影,但我们对这种监控感到满意,因为权衡下看起来值得; 我们分享的数据类型值得我们在更准确的建议中获得的“好处”。

“心理健康界的反应与整个社会相似,人们已经放弃了保护自己的尝试”

这就决定了我们对被监视的认识 – 以及我们是否已经同意 – 可能会明显影响到我们的行为和心理,这是一种对人类健康特别危险的焦虑形式。

“有这样的背景,日常焦虑的积累,我们知道它存在,但我们忽略它,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如何忽略的,”Chisholm 说。“对于那些人来说,即便是较低水平的监视也会增加背景焦虑 —— 人们会有更多的出现人际关系困难,出现更多的争论,他们会更加的高度警惕,扫描周边的威胁。”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没了。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中国人组织不起来》的另一个原因。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现实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逃脱至少某种程度的监视在我们的生活中。

“心理健康界的反应与整个社会相似,我们已经放弃了试图保护自己。几乎感觉无所事事,“斯坦福大学行为心理学研究员 Elias Aboujaoude 博士说。

“当涉及监视时,意义的一个方面归结为控制,所以如果你能够找到你觉得自己没有受到监视的环境,那就会有所帮助,”Chisholm 说。简单说就是,你应该能够给自己找到一片避风港,不论是物理层面的还是心理层面的,在监视无法彻底阻止之前。要想能阻止它,就需要更多人保持精神心理健康的状态,能够清醒冷静地识别环境,有积极的作出改变努力的意识。

这就是为什么要强调对技术的理解。只有理解技术才能让你知道可以如何保护自己。

不管是在线上还是线下,你都应该能找到这样的避风港:请拒绝任何所谓的“智能”家居产品进入你的私密生活环境,给自己的家一个安全的空间;请关注技术专家推荐的在线保护隐私的技巧和工具,使用它们保持匿名,切断在线和线下的身份联系。这不仅能化解迫在眉睫的威胁,更能保持心理健康,只有心理健康才更有希望获得长期的安全。◾️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