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如何活在普京时代的俄罗斯

普京的第四个任期是一个动荡的开始。俄罗斯正面临着西方对莫斯科涉嫌在英国使用化学袭击而产生的协调一致的报复。美国对俄罗斯寡头的制裁使其亏掉了数十亿美元的财富并削弱了卢布。俄罗斯经济停滞不前。

The Kremlin and its viceroys have pretended to manage, and the people on the ground have pretended to be loyal. It’s not that loyalty is lacking; it’s that there’s too much loyalty, and it’s all fake…

俄罗斯尚未从近期那场造成 64 人死亡的大火中恢复过来。现在俄罗斯几乎可以说是世界上少数的几个对如此可怕的和可预防的悲剧仍然普遍存在的国家之一,这种震撼力是深刻的。俄罗斯每年有10万居民因火灾而死亡。巴西是 0.56,中国是 0.6。

然而,普京时代有一个稳定的进程以令人们接受其规则背后的原则。多年来,俄罗斯观察家和俄罗斯人自己一直在问克里姆林宫在何种程度上受到意识形态的驱使,或者是某种一致的价值体系?是民族主义、孤立主义、退缩主义、或者柔道吗?

这些原则远非任何信仰或意识形态,而是一种精神气质,这是你必须“获得”才能在社会上取得进步的东西。俄罗斯的统治者不再向任何意识形态低头。但他们确实遵循一些基本的工作规则。

首先:自然或人为的灾难使国家变得脆弱。在爆炸、洪水或火灾发生后,莫斯科的敌国可以设法要求当局负责。于是,新闻如何报道这些紧急情况,与解决问题的方式基本一样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克里姆林宫在普京时代的早期灾难发生后就立即将所有联邦电视频道置于控制之下了(2000 年的潜艇库尔斯克号沉没事件和 2002 年的莫斯科剧院恐袭事件)

这种观点的一个结果是莫斯科相信所有那些通过国家控制之外的渠道所传播的信息都是有害的和破坏性的,包括社交媒体。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要封禁 telegram 这种加密通讯渠道

第二:威胁被认为只来自外部或外国。这就是为什么莫斯科要规范外国公司、外资非政府组织和被视为“边缘”的宗教和意识形态,相关法律和规则激增。所有未经国家批准的基层行动主义都只能是外来的、外资的。

第三:公务员只向上级负责,而不向公众负责。因此,下属可以被追究责任,但高层的上级可以被视为救世主,不对任何错误负责。你别想指使普京总统做任何事,你只能呼吁他伸张正义。由此看普京也是这么认为的,无论政府有多么可怕或凶狠,都没有什么人能抵抗或推翻政府。这就是为什么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依然权力稳固。

破坏真正的问责制、永不言败的抱歉态度、和拒绝基层行动主义,在俄罗斯即便不是普遍的真理也已经被广泛接受为现实。

每当普京被吹捧为世界上最强大或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时,我感到困惑。普京先生遵守的规则是技术性的。他不是政府的哲学家,他是个熟练工。这些规则只是在危险环境中保持权力的特别机制。而克里姆林宫的政治管理人员都是熟练的清道夫,他们处理旧的泄漏管道并且厌恶一切替换它的想法。

我也认为特朗普的想法和普京有相似之处,但不意味着特朗普在学普京。当你的目标像特朗普的目标那样幸存下来时,你自己就会找到适合你的实用规则。普京多年来一直为生存而奋斗,他已成为这种黑暗艺术的特级大师。

但玩这个游戏是有后果的。正如克里姆林宫有特别的规定那样,大多数俄罗斯人也有。他们得“获得”在自己的体系中能得以繁荣发展所需的东西:假装自己是忠诚的,告诉面试官你赞成总统,填写表格时要在正确的方框上打勾,然后你就通过了。自由了!

这听起来可不像是英雄行为,虽然英雄是一种罕见的品种。俄罗斯人民和俄罗斯国家“同心协力”,各自为政。

灾难和悲剧是国家和人民相遇的地方。冲突的火花开始飞起,因为双方都意识到他们一直在欺骗对方。克里姆林宫及其总督假装在管理,底下的人们假装忠诚。一个忠诚的危机。这不是因为缺乏忠诚,而是忠诚太多了,全是假的。当每个人都意识到俄罗斯人会在任何机会上将他们与国家的关系调转过来时,就是一个暴露真相的时刻。

但所有这一切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它会与克里姆林宫发生冲突的原因是:正常渠道已被关闭。任何让总统负责的企图对人民来说代价如此的昂贵,而相反观点的宣传是如此的无情,以至于俄罗斯人忍受这一切只是为了摆脱困境,过上“正常”的生活。

上述原则不是让你选择去相信的,而是强加的。当你认识到自己就在这整个系统之中的时候,抵制可能为时已晚。你将不得不学习普京的信条或类似的东西。所以,真的,并没有急于向他学习。

By Maxim Trudolyubov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