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和精神病态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 并不是脸上写着专制的那些政客才是真的专制。精神病态政客完全可以以令人信服的方式博取人们的主动认同,主动交出自己的权利变成奴隶

政治人物比普通民众更容易成为反社会行为者。所有精神病/反社会型人格障碍领域的专家都不会质疑这点 ……这对我们的社会来说是极为痛苦的,但它确实解释了很多现象,无耻的欺骗性政治行为就是其中之一。” —— 哈佛大学医学院临床心理学家和前任讲师 Martha Stout 博士

二十年前,一个报纸头条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政客和精神病态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曾经和现在的答案都是相同的:没有区别。

漠不关心、冷漠无情、自私、不负责任、寄生的罪犯,与对选民撒谎的官员之间没有区别,他们对选民的意愿视而不见、欺骗纳税人辛苦赚来的钱、拥护企业精英、巩固军事工业综合体、并丝毫不去考虑他们的轻率行动和匆忙通过的立法可能对无力防守的公民造成的威胁。

精神病态和政治人物都有趋向于自私、冷酷、无情地利用他人、不负责任、病态的欺骗、吹嘘、花言巧语、缺乏同理心和肤浅的倾向

具有超凡魅力的政治家,就如犯罪心理变态者那样,表现出无法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具有高度的自我优越感,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具有社交偏离性和寄生性的生活方式,需要不断的刺激,并且拥有不切实际的目标。

不论您是谈论哪个党派的政客,都是如此。

政治上的精神病态患者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用相同的方式掩盖自己,令他们充满了看似轻松的魅力,并且拥有精明的头脑。正是这些领导人最终制造了病态:极权社会专心于权力和控制,并破坏正常的自由和行使自由权的任何人。

一旦精神病态者获得了权力,结果通常是某种形式的极权政府或病态统治。

作家 James G. Long 指出:“政府的行为损害了大部分本国人民的利益,只偏爱某些群体。我们目前正在目睹社会公民的两极分化,非法行为、以及大规模的和不必要的债务。这是系统性精神病态的典型特征,在苏联过度扩张和崩溃时,发生了非常相似的事。”

它标志着民主政府的灭亡,并为军国主义、僵化、不宽容和不人道的极权主义政权奠定了基础。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尽管有明确证据表明精神病态政府已经对国家及其公民造成了损害,但选民仍在继续选择精神病态者担任权力和影响力职位。

调查记者 Zack Beauchamp 表示:“ 2012年,一群心理学家根据历史上每位总统的人格数据得出的心理疾病特征估值,评估了从华盛顿到小布什的所有总统。他们发现,总统往往具有精神病态者特有的无畏和低焦虑水平,这些特征似乎可以帮助这一职务,但是,也可能使他们做出鲁莽的决定,从而伤害他人的生活。”

优先考虑权力的意愿高于一切,包括高于其同胞的福利、冷酷无情、缺乏同理心和完全缺乏良心,这是反社会人格的主要特征

当我们自己的政府不再将我们视为具有尊严和价值的人,而是视为要操纵的对象、挖掘数据的目标、和由警察控制的事物时,人们已经不得不真正开始思考这个关于每个人最大利益的问题。

如果我们不敢走出困境,就会继续承受被虐待、被入狱、被不公正惩罚的境遇 —— 我们将不再会能在宪政共和下运作。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病态统治:精神病态政府的暴政。

更糟糕的是,心理病理学分析不仅限于担任政府高级职务的人。它可以像病毒一样在人群中传播。

一项关于病态统治的学术研究得出结论:“暴政之所以盛行,是因为人们积极地将那些促进恶行的人视为道德的”。

人们不仅会排队并向他们致敬,有些人甚至还会成为恶的代理人。

Alex Haslam 教授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者如何 “培养追随者的认同感”。

“一个很明显的事情是,当权者最喜欢谈论的是 ‘我们’ 而不是 ‘我’,而领导力实际上是在培养这种关于 ‘我们’ 的共同认同感,然后,就能使人们以当权者所希望的方式行事 ……”。

就如当权者最喜欢宣称 “国家安全”,事实上这个词只是 “政权稳固” 的委婉说法;暗示 “国家” 是为了暗示其中有 “人民”,事实上到处都没有人民,一切都是为了当权者自己的利益。

现代公司制国家的目标是显而易见的:在其公民之间促进、培养和嵌入一种共同认同感。为此,“我们人民” 就等同于 “我们这个警察国家”。

“我们人民” 正在迅速沦为奴隶,以屈服于一种面目全非的、官僚主义的专制政府机构,该机构通过无数的法律法规和禁令无情地侵蚀着人民的自由。

对这种政权的任何抵抗都取决于选择反击的人心中舆论的力量。这意味着公民必须非常小心,以避免与压迫性政权同步。

Beauchamp 为 ThinkProgress 撰写的文章中指出,“解决恶性当权者的最佳方法之一可能就是政治民主。”

但这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要使用公民所有可用的手段使政客对自己的行为负责:通过调查性新​​闻报道、通过与揭露腐败的举报人合作、对不当行为提出质疑的诉讼,以向人们提供启发和信息;并通过抗议和大规模的政治行动,提醒人们当权者所谓的“我们人民”是什么。

请记住,教育先于行动。公民需要努力学习有关政府在做什么、以及如何要求政府负责的公民职能

不要让自己只存在于回音室中 —— 不要限于那些仅仅您同意的观点的小圈子。让自己去接触多种独立的媒体资源,让自己开始思考。

因此,无论您的政治倾向如何,都不要让您的党派偏见胜过构成宪法共和国基础的原则

正如 Beauchamp 所指出的那样:“实际上能够使人们对更广泛的社会负起责任的体制可能是使昧良心的人受到控制的最佳方法之一。”

也就是说,如果人们仅仅允许投票箱成为唯一反击警察国家的手段,那么这场战斗就已经失败了。

抵抗将需要一群愿意在地方一级活跃的公民

如果您等到特警队冲进家门时才开始行动、等到您自己的名字被列入了 “重点监视黑名单” 才开始行动,那就晚了。

“我们” 不是一堆无意义的数字、不是权力机器上的齿轮、不是奴隶。

“我们” 是人类,如果我们不懈地倡导自己的权利,并在任何时候都能站起来抵制政府试图将我们置于束缚之中的企图,我们就还能有一定程度的自由。

公民的自由并非来自政府,自由天生就是我们的。同样,政府的存在之所以被允许绝不是为了威胁或破坏公民的自由,而是捍卫公民的自由。

如果它不能做到,那就不配成为公民的政府。

直到我们回到这种思考方式,直到我们能提醒同胞们回到这种思考方式,自由才能有真正的意味,除非公民能在面对自由受到威胁时站稳立场,否则将继续被当作奴隶对待,只能继续向由那些政治精神病态经营的官僚警察国家臣服。⚪️

上图中这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t.me/iyouport/6914

附:直接行动技巧系列目前完整版列表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