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专制与民主范式之战

  • 欧洲能摆平美国和中国的数字极权吗?现在还很难讲。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战争不会那么容易结束

在21世纪,互联网已经迅速放弃了它作为一种新的交流手段的角色。

2010年代,互联网从一个曾经每个人都可以不计后果地骂娘的地球村,变成了一个类似于陆海空三军的军事领域。在很多人看不到的地方,世界大国之间的数字战争已经持续了多年。

俄罗斯是最早意识到这一点的国家之一。

俄罗斯国防部2011年的文件名为《关于俄罗斯武装力量在信息空间活动的概念性意见》。这一概念性工作的成果,现在被全世界称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及以后的 “俄罗斯干预”。

不过,俄罗斯并不是唯一认识到信息战极端重要的大国。

而且它远远超出了宣传和干涉的范围:俄罗斯和中国所玩的专制战略的终极目标是建立所谓的 “主权互联网”,这基本上意味着建立完全由国家控制的平行网络空间。

在不牺牲民主基本价值的情况下,西方民主国家在抵抗专制压力方面几乎没有选择。

几十年来,言论自由一直是支撑西方社会的核心原则之一,监管信息将意味着在专制领域发挥作用。

话虽如此,西方也并不是没有问题。在专制国家中,是政府在网上监视人们的一举一动,而在西方,是大型跨国公司在做同样的事 —— 甚至更严重,因为他们掌握的数据量超过任何政府。这就是监视资本主义,它依靠出卖和操纵每个人的私生活维持巨额利润

本文将阐述实际的互联网战争在三个不同方面 —— 美国、中国和欧盟 —— 发生了什么,以便了解最终谁将赢得这场战争,以及如何取得胜利。

美国与监视资本主义

“一旦我们搜索了 Google,Google 就搜索了我们。曾经,我们认为数字服务是免费的,但现在监视资本家却认为我们才是免费的。” —— Shoshanna Zuboff

《监视资本主义时代》这本书在这里下载:https://www.patreon.com/posts/jian-shi-zi-ben-38143364

监视资本主义代表了一种过程,主要是通过寡头公司对公民进行全方位的监视来获利,出售他们收集到的所有个人数据。

拥有大量用户个人数据的在线平台一直在操纵每个人所能看到的一切,操纵你的认知 —— 即 《定制人》,其结果就是算法暴政毁掉了民主。

数字革命发展得越快,人权问题就越严重。

近年来,领先的数字平台在监管者的视线中倍增,联合国指责 Facebook 在传播仇恨言论和在缅甸种族灭绝中起着 “决定性作用”,或臭名昭著的 Facebook-剑桥分析公司丑闻曝光公民的私密数据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被收集、并用于定向政治宣传的行为。

Twitter 还因性别歧视、种族主义、恐同和暴力言论等行为不违反其政策而受到批评,公众指责该社交媒体平台从骚扰用户中获利。

如此看来,政府对科技巨头的监管最终可能无法避免(我们认为政府监管并没有用)。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此前曾说,“我是自由市场的忠实信徒。但我们必须承认,当自由市场失效的时候 ……不可避免地会有某种程度的监管。”

毫不奇怪,科技公司显然对受到更严格规定的前景很不满意。马克·扎克伯格考虑到不同国家不同政治体制下相关法律如何制定的问题,敦促欧盟委员会推动落实网络平台监管的普适框架。

总部设在瑞士的世界经济论坛(WEF)曾经说过,”无论数字平台造成的危害有多大,他们认为[……]调查封锁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努力,最终会破坏对民主社会至关重要的思想自由交流”。

该组织指出:

“我们的民主价值观念必须指导我们,过去的教训应该教会我们;但只有严格的、透明的辩论才能在促进竞争和提高效率之间、以及在保护公众不受有害内容的影响和尊重言论自由之间,取得不变的权衡”。

5月28日,特朗普签署了一项针对社交媒体公司的行政命令。此举是在 Twitter 将特朗普的两条推文标记为 “潜在误导性” 之后做出的。特朗普在签署命令时表示,将 “捍卫言论自由,以免其面临在美国历史上面对最严重危险之一。”

该命令考虑将有关政治偏见的投诉转移到联邦贸易委员会,该委员会现在将审查科技公司的内容规范政策是否符合其中立性的承诺。

除此之外,该命令还组成了一个特别委员会,以调查基于政治观点的审查制度的指控。

此外,参议院于5月27日投票决定,允许执法机构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获取公民的互联网浏览和搜索历史数据。这是修订臭名昭著的《爱国者法案》的一部分。

中国:出口的1984

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拥有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但令人惊讶的是,其普及率并不高。根据 Internet World Stats 的数据,只有60%的中国人能够上网。相比之下,在美国,90% 的居民是互联网用户。

中国的互联网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互联网截然不同。它拥有最先进的国家级封锁控制系统,它是在所谓的 “金盾工程” 的框架内,在政府的监督下创建的。它是一个总体系统,包括从发现和报告违法行为、到用户身份识别、再到内容监控和流量管理等多种监控手段。

自1995年以来,中国迅速与互联网接轨,但中国当局对互联网的态度却相当谨慎。中国政府意识到全球互联网络对其政权稳固的潜在危险,对互联网进行了严格控制。

1998年,中国公安部开始实施臭名昭著的 “金盾工程”。在接下来的10年时间里,该工程被精心打磨,并于2011年获得国务院批准。所谓的金盾工程是对互联网内容的审查制度,所谓的中国 “GFW” 只是整体系统的一部分。

其最明显的目标就是屏蔽国外网站,控制跨境流量。但金盾不仅是封杀。

它还是一个全面的监控系统,包括点对点的用户身份识别(护照认证)、防病毒系统、入侵监测、内容过滤、视频监控,甚至是人脸识别系统,以及最新的中国社会信用体系的现成基础设施。

所谓的金盾工程于2003年上线,被执政党称为建立国家 “网络主权” 的一种手段。该项目在中国供应商和全球网络之间建立了一个特殊服务器系统。长城防火墙阻断了中国人对一些外国资源的访问,并通过国家安全机构定义的关键词过滤所有外国内容。

中国人被阻止使用所有主要的西方社交网络和电子邮件服务、流媒体服务、通信服务、许多新闻出版物,当然还有所有的色情制品。

这导致VPN服务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为了打击这种趋势,中国曾对所有VPN进行了阻拦,甚至采取了从中国苹果商店中删除所有VPN应用的措施。

尽管如此,中国VPN禁令的执行显然存在很多灰色地带,VPN仍然可以在中国使用,诚然,这对用户来说有可能存在危险。

2017年,中国《网络安全法》正式生效。

该法律声称要 “保护” 公民的隐私和中国互联网的主权。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国家强迫科技公司将用户数据、包括所有与用户活动有关的信息,存储在位于中国的服务器上。这些公司还被迫与中国当局 “合作” 进行刑事调查 —— 就如斯诺登曝光的内幕那样,只不过美国是暗着做,而中国立法强制执行。

许多评论者抨击中国的这项法律是一个微妙的 “后门”,中国政府将可以通过它来获取机密信息。

同时,中国政府对想要使用在线服务的网民实行强制身份验证,只有实名的用户才可以在网上发表评论。

所有这样的网络资源都被要求引入一个程序,将真实的身份证明数据与用户账户联系起来,以验证其身份。

到2019年,这个系统发展到需要经过人脸识别才能进行通话和上网。

在购买新手机号的程序上,又增加了强制性的人脸扫描。

新法规还禁止中国公民与他人共享手机号码。

进一步的研究导致了新的监视和控制系统的开发,例如情绪识别。

最后,随着冠状病毒的出现,中国政府剥夺了公民对其行为进行批评的权利。

即使是现在,为了 “重塑互联网”,中国又推出了一种新的尖端互联网协议,这种协议和许多其他手段一起,为中国当局提供了更多机会,对全球网络进行全面审查。

许多专家认为,中国模式是不可推广的。这种观点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政治意愿和足够的资源来建立这样一个自给自足的本土局域网和这样一个完美的控制和封锁系统,而不会严重削弱其经济。

但是,这从未阻止中国试图将其模式输出到其他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

除此之外,中国甚至向民主的西方国家出口监控技术,比如法国马赛市,由国家支持的华为公司在那里安装了公共监控网络设备。

处在中间地带的欧盟

在制定和颁布旨在保护隐私、网络中立、和网络公平竞争的规则方面,欧洲立法者可以说是最积极的。欧盟被认为是国际互联网法律的潮流引领者。

其中比较大型的措施是2018年5月实施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以取代过时的《数据保护指令》。

GDPR 要求收集和处理用户个人数据的公司必须清楚地披露他们是如何做的,出于什么原因,以及他们收集了哪些数据,同时还要获得用户的明确同意。

根据GDPR的规定,个人信息必须是假名化的,这样一旦出现问题,就不能将其用来识别某个人。

除此之外,该条例还限制了收集和存储数据的目的,并要求公司必须采取适当的网络安全措施。

根据GDPR,用户有权获取收集到的所有信息,并有权将这些信息转移到其他地方,类似于下载你的 Facebook 个人资料数据。还有一项删除权,授权用户要求删除任何与他们有关的个人信息。

尽管涉及欧盟和欧洲经济区的人和公司,但 GDPR 的颁布影响了所有愿意为欧盟客户服务的外国公司。同样,来自世界各地的互联网用户可能已经注意到他们所访问的网站如何开始更新隐私政策以符合规则。

欧盟第2015/2120号条例第3条概述了全欧盟的网络中立规则。正如预期的那样,这些规则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平等对待网络上的所有流量。

这意味着,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不能故意调整价格,不能根据特定用户或网站的位置、内容、涉及的设备等限制连接速度或阻止其访问。

平心而论,欧盟的网络中立法有明显的漏洞,允许一个人给特定的服务以特殊待遇,议会还是要修正这些漏洞。虽然,也有各个成员国通过了地方规则。比如荷兰和斯洛文尼亚有自己更强有力的网络中立法,而其他一些国家正在制定自己的立法版本

还有一个严重有争议的2019年版权指令。该指令虽然包括某些积极因素,如对受保护内容的教育用途的特别豁免和内容创作者的议价权,但是,也有实质性的消极因素:所谓的 “链接税” 和 “上传过滤器” 规则作为第15条和第17条进入最终立法。

“链接税” 规则允许出版商向新闻聚合商收取发布新闻片段的费用,而 “上传过滤器” 规则迫使内容聚合商加强审查力度。这两个问题都引起了公众、科技公司和人权活动家的实质性关注和谴责。

很多专家认为,这是以扼杀创新为代价的,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更复杂的合规要求,更多的规则需要遵守,更多的检查需要通过,小型初创企业自然更难起飞。而寡头公司将享有更高的垄断能力。

与在治安较差的司法管辖区经营的外国竞争者相比,这可能使总部设在欧盟的企业处于不利地位。

民主可以赢得战争吗?

国家支持的宣传海啸持续不断、散布虚假言论和阴谋论、监控技术的迅猛扩展、以及所谓的 “主权互联网” 概念的推广 (即 “分裂网”),构成了中国和俄罗斯政策所体现的网络空间专制方法的支柱。

传统民主的西方国家不能采取同样的方式来打击这些行动,否则只能使自己处于弱势地位。

不过,只要美国坚持监视资本主义模式,它就仍然无法实际应对本世纪的最重要挑战。

欧洲模式虽然似乎介于美国和中国这两个的极端之间,但仍倾向于监管办法,最终加强国家 (或超国家) 行为体在实际治理网络空间方面的作用。

Rosenberger 在文章中提出了一种不同的方法,这种方法既能适合民主的立场,又能避免过度监管的陷阱。事实上这一方法与加密无政府主义者的理想相一致。

她提出的想法基本上是让人民完全控制自己的个人数据,并剥夺大公司自称的责任。她呼吁 “建立一个更新的信息模式,反映民主原则,让个人而不是寡头公司或政府控制其数据的收集和使用方式”,并补充说,这将特别需要 “新兴技术”。

民主的核心是人们能够拥有和行使按自己意愿生活的权利。另一方面,自由不是指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的权利,而是指不做你不想做的事的权利。两者并不相同,但在当今世界,两者缺一不可

无论是中国那样的国家控制还是美国那样的寡头监控,都没有提供民主和自由。虽然它们在细节上可能有所不同,但是在核心上完全一样 —— 它们出于权力和金钱而剥夺人们的自由

只要没有普适的解决方案来解决赋予网络自由的问题,网络战争就必然继续。

然而,只有当人们拿回自己的信息控制权时,民主才能获胜。这是否可能,通过去中心化技术、一些渐进式的监管、还是通过其他手段,还有待观察。在这之前,民主充其量只能是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WAR BETWEEN AUTHORITARIAN AND DEMOCRATIC PARADIGMS FOR DIGITAL TOMORROW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