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追踪:政府间谍如何识别,跟踪和围捕异议人士

  • 这是一整套监控追捕方式的汇总。您应该了解您的对手的能力

【注】首先强调:本文不关心参加国会大厦暴动的人,就如我们在研究俄罗斯黑客是如何被抓住的时并不是关心俄罗斯黑客。我们关心的是您!您不会参加国会大厦暴动,但您想要民主、您知道现状的不公正、您想要摆脱剥削和压迫,甚至,您只是想要自由地抱怨几声、只是围观了一场运动,甚至以上都不是,您仅仅是碰巧在一个时间里路经某个地方 …… 简单说,如果您没有足够的防护措施,只要政府想要抓到你,他们随时都可以,这和您做了或没做什么,完全无关。

我们不应该允许这种事发生。尤其是反抗者,不要轻易被抓住,这是行动主义的基础要义;不要让您的对手那么轻易得逞,就是您的成功。

本文介绍的是全世界最强大的间谍机构之一,关于他们是如何抓捕他们想要的人。也就是说,当政府间谍能力最强、最专业的情况下,他们会做些什么。

如今全世界政府所掌握的基本技术工具越来越趋紧一致,尤其是,这些监视技术跨国流通的规模越来越大,于是各国政府能做的事、和他们想要做一件事时的思考方式,会非常接近;加之,所有国家的政府间谍都会竭尽全力针对异议人士,所以,如果您有办法抵御 “最强大” 的那一种,那么其他的,就不在话下了。这就是制作本文的目的。

本文的作者是宪法律师和作家 John W. Whitehead ,他是拉瑟福德研究所的创始人和主席。拉瑟福德研究所(Rutherford Institute)是一家非营利性组织,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致力于捍卫公民自由和人权。它的座右铭是 “我们的职责是使政府遵守宪法的规定”。

我们在文中添加了很多具体解释,尤其是防御方案。我们在监视技术/方法上用红色标记,在解决方案中用绿色标记。

“人们应该有选择生活的自由,但只有当没有监视和政府的监管时,这才有可能。我们应该得到这种自由,但实现这种自由的窗口每天都在缩小。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不能激发紧迫感,它很可能就会永远关闭。” — — 查理·沃泽尔和斯图尔特··汤普森,《纽约时报

一个个数据点,我们正在建立自己的电子集中营。随着我们获得的每一项新的智能技术,我们下载的每一个新的应用程序,我们在网上分享的每一张新的照片或帖子,我们正在使政府及其企业合作伙伴更容易识别、跟踪并最终围捕我们。

不管是圣人还是罪人,这都不重要,因为我们所有人都被卷入了一个庞大的数字数据拖网中,这个拖网并不区分哪些是无罪者、哪些是嫌疑人或罪犯。

生活在一个可疑的社会中

政府为围捕那些参与国会暴动的人所做的努力,恰恰说明了我们所有人在监控国家的威胁面前是多么的脆弱,这个国家渴望对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有一种上帝般的认识

依靠自拍社交媒体帖子位置数据地理标签照片面部识别监控摄像头群众斗群众,政府人员正在编制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记录2021年1月6日可能在国会大厦附近任何地方出现过的任何人和每个人。

数字信息的数量是惊人的。15,000小时的监控视频随身摄像机录像、1600台电子设备27万数字媒体线索、至少14万照片和视频、以及数千部智能手机的10万个位置定位

而这只是我们所知道的一小部分

在1月6日的事件中,已经有来自40个州的300多人被起诉,另有280人被捕。还有多达500人仍在被政府人员追捕。

此外,这次的数据汇总中还包括了一些人,他们可能与那场暴乱毫无关系,但他们的手机定位数据表明他们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

“在没有被证明有罪之前,就是无辜的” 这句真理已经过时

在像我们这样一个可疑的社会里,举证责任已经翻转:现在,所有人从一开始就是有罪的,你必须证明你的清白。

例如,你甚至不需要参与国会暴动,就有义务接受FBI的喝茶据报道,调查人员一直在追踪和询问任何手机连接到附近Wi-Fi或国会附近手机塔的人。其中有一个人,那天他和女儿们出去散步,结果被困在国会大厦人群附近,几天后,FBI探员居然出现在他家门口。利用谷歌地图,特工们能够准确定位每一个人在某个时候站在哪里,站了多长时间。

这就是为什么斯诺登说手机根本上就是监视设备,在这里看到《斯诺登:智能手机本身就是不安全的东西》。

政府多年来所掌握的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精于算计、具有强烈侵犯性的调查和监视工具,此刻都在FBI将暴乱者 “绳之以法” 的持续努力中充分展示出来

FBI探员正在将照片与驾驶执照照片进行对比;通过车牌阅读器追踪行踪;并将痣、疤痕和纹身等物理识别标志,以及衣服和背包上的标牌、标识、和符号进行放大。他们正在仔细研究数小时的监控视频和身体摄像头镜头;搜索社交媒体帖子;对手机信号塔WiFi信号进行三角测量;在此基础上叠加面部识别软件;然后将镜头与公共社交媒体帖子进行交叉对比。

以上这些追踪手段我们都详细分析过:

关于身体特征掌纹、疤痕、纹身、物理标记、声音 ……一切都用来跟踪你》;尤其是,如果您在参与行动、或者任何不希望被追踪监视的情况下,必需注意遮住身体上任何可识别的信号 —— 您有纹身吗?有疤痕吗?在面部和身体裸露部位有胎记吗?或者明显的痣?必需全部遮住

详细措施见这里《从雨伞到激光、气球到电动工具:示威参与者指南(5);战术器具汇总》。尤其是,整体安全》系列教程是您需要了解的 —— 共12集,它详细讲述了从组织到协作再到行动的每一个阶段的安全性防护(此处链接为最后一集,其中包含完整列表)。

关于车牌阅读器如何愚弄自动车牌阅读器?》,这在中国已经非常流行。并且,您知道,仅仅遮住车牌很可能没有用,而且越来越没用 —— 在越来越多的汽车联网的情况下,在这里看到《他们实时跟踪全世界150亿辆汽车的一举一动:强大监视能力正在推销给政府》;更何况在几乎所有国家,遮挡车牌都是非法的,您只会更快被抓住。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完美隐身》系列中提醒:如果您正在去参与不想要被追踪监视的活动、或者您正在逃跑,不要开车,去做现金支付的公交车;不要使用交通卡、不要用手机打车,当然,也不要使用扫码租用的自行车。“完美隐身” 系列的内容很重要 —— 共7集,从在线到现实,全面介绍如何保护您的安全。

关于身体相机,《身体相机适得其反吗?中国正在开始流行这种东西》;以及,关于摄像头让监视摄像头失明:示威参与者指南(11)》(请注意,这不是战术,真正的战术需要您的创造力 —— 包括黑客主义,您懂的)。

关于社交媒体帖子什么是社交媒体情报?你的推特如何成为抓捕你的理由?》;如何保护自己的方法《社交媒体情报和反情报基本工具手册:自我人肉(2)

尤其是!《社交媒体上的行动主义安全性:框架手册》这是一个系统性介绍,您在您的亲密团队中培训安全技巧时应该用得到。

如果您是围观者,您没有参加行动,但是您在关注行动,请注意《在将抗议现场的照片和视频发布到社交媒体上之前,请执行此操作》。

关于手机,《警察如何利用抗议者的手机追踪每个人》,以及《手机中隐藏的跟踪器:他们如何使用您手机的应用程序监视您》;关于防御买不起/买不到一次性手机怎么办?这里是您在参加敏感行动之前需要了解的事》。

关于Wi-Fi,《Wi-Fi是如何出卖你的?》,以及一个方法(有点小众),《如何通过欺骗Wi-Fi热点来更改手机坐标》。

“Deep State Dogs”

然而,这不仅仅是联邦调查局的追捕。

他们还请来了 “Deep State Dogs” 等民间志愿者的帮助,合作完成这项繁重的工作(也就是公开招募的线人。这与您如何认识国会大厦暴动没有关系,与政府合作对公民进行追踪监视的人,就是政府线人)。

正如 Dinah Voyles Pulver 所报道的那样,一旦 Deep State Dogs 找到一个人并确认了其身份,他们就会把这个人的姓名、地址、电话号码、和多张照片放在一起,然后寄给FBI。

据《今日美国》报道,FBI 依靠民众和志愿网络(线人)侦探来帮助支撑其案件调查。

这将那个著名的群众斗群众告密计划 “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要吸取的教训是:不只有老大哥,还老大姐,更有老大哥和老大姐们的朋友们,都在监视着你。

他们会看到你的一举一动:你读了什么书,花了多少钱,去了哪里,和谁交流,早上什么时候起床,在电视上看了什么,在网上看了什么。

你的一举一动都在被监控、被挖掘数据、被计算、被制表,以便形成一幅关于你是谁的图画,是什么让你心动,以及在有必要时如何最好地操纵你,使你符合当权者的要求

只要在 Facebook 上点赞或分享这篇文章,在 Twitter 上转发,或者仅仅是阅读这篇文章或任何其他与政府不法行为、监控、警方不当行为、或公民自由有关的文章,就足以让你被归类为 “具有特定利益的人”,这些利益反映了一种特定的心态,而这种心态可能恰恰会导致你从事特定的活动,因此,当局将你作为潜在的麻烦制造者,而置于政府调查的十字准线上

这就是他们一直在对 Wikileaks 做的事,见《情报部门如何监视了所有支持 Wikileaks 的人,甚至包括仅仅点击了网页的游客》。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你有可能已经被分配了一个颜色编码的 “威胁性分值” — — 绿色、黄色或红色  — — 因此,警方会根据你是否曾在军队工作过、是否在 Facebook 上发布过被视为威胁的评论、是否患有某种特定的疾病、或者是否认识 “可能犯罪” 的人等等,对你的潜在倾向性进行预警。

想想中国的 “健康码”?差不多的样子,但是,这里不是为监视您的出行状况给您的打分,而是监视您的政治倾向,以给您打分,关于 —— 您有多少程度的可能性造反。这就是所谓的 “预测型警务”,即 “少数派报告”,《“未来是一项方程式” –  少数派报告的威胁不是这两年才有的新事物》;中国的 “社会信用评分” 就是最经典的少数派报告监视项目,并且已经在多个国家流行《“社会信用”监视:英国、中国、美国和日本》。

换句话说,你可能已经在某个政府数据库中被标记为潜在的反政府人士了 — — 比如说,Main Core  — — 该数据库可以识别和追踪任何不愿意屈从于警察国家的人

政府知道一切。

联邦调查局花了几天,甚至只有几小时或几分钟,就开始了识别、追踪和围捕那些涉嫌参与国会暴动的人的过程。

想象一下,根据我们留下的数字轨迹和数字足迹,这些政府间谍可以多么迅速地锁定和围捕任何一个他们想要的社会阶层

当然,政府多年来一直在努力获取这些专制权力。

他们需要的只是数据

早在1月6日对暴动之前,FBI就在忙着积累必要的监控工具,以监控社交媒体的帖子,利用手机信号面部识别技术追踪和识别任何人,并围捕那些可能因某种原因而引起政府兴趣的所谓 “嫌疑人”。

正如 The Intercept 报道的那样,FBI、CIA、NSA和其他政府机构都已经越来越多地投资于企业监控技术,这些技术可以挖掘 Facebook、Twitter 和 Instagram 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受宪法保护的言论,并据此预测谁有可能在未来从事 “反政府行为”

它所需要的只是数据,而90%以上的年轻人和65%的成年人都乐意提供这些数据。

当政府看到了一切,知道了一切,并且有大量的法律可以让最看似正直的公民也成为罪犯和违法者时,那么,如果你 “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这句老话就不再适用了。

至于第四修正案及其对无证搜查和无正当理由侵犯隐私的禁令,这些保障措施已经被立法的末路、司法的借口和 “公私监控伙伴关系” 的企业勾结弄得一无是处了。

我们现在发现自己已经处于被技术监控、管制和控制的尴尬境地,技术不是对我们这些公民负责,而是对政府和巨头公司这些统治阶级负责

想想看,在任何一天,每一个普通人的日常事务都会被政府和企业的耳目以20多种不同的方式监控、监视、间谍和跟踪。无论你是在商店里走动、开车、查看电子邮件,还是与朋友和家人通电话,你都可以肯定,一些政府机构,无论是国家安全局还是其他实体,都在监听和跟踪你的一举一动。

这还没有开始触及那些监控你的购物、网页浏览、社交媒体帖子、和其他网络领域活动的企业追踪器。关于这些追踪器如何行为,见《单向镜的背后:监视资本家和政府的联手一直在如何折腾你?》。

例如,警方一直在使用 “黄貂鱼” 设备,在没有法院签发的搜查令的情况下随意拦截手机电话和短信。多普勒雷达设备可以探测人的呼吸和在住宅内的动作,已经被警方用来监视他们想要的任何人,并据此寻求逮捕令。

关于 “黄貂鱼”如何应付政府使用黄貂鱼对公民进行的大规模间谍行为?#反监视技术》。并且现在,《黄貂鱼被放在飞机上一次性监控成千上万部手机》。

车牌读取器是另一种由国土安全部提供资金而实现的执法监视设备,每分钟可以记录多达1800个车牌。此外,这些监控摄像头还可以拍摄行驶中的车内人员。报道称,缉毒局一直在利用这些摄像头与面部识别软件相结合,建立一个全国汽车、司机和乘客的 “车辆监控数据库”

换句话说,即便您自己不开车,只要您坐在别人的私家车里(包括Uber),您就已经在这个数据库里面了

智能人行道和 “公共空间” 监视摄像头,作为打击犯罪的可靠手段卖给容易受骗的社区,是国土安全部的又一个项目,它用政府资助和监控的摄像头覆盖了大小城镇。这都是公私监控伙伴关系的一部分(我们的 列表-4 中有同名板块,其中收录的内容能可见看到这一规模有多大),政府官员可以使用各种方式安装的监控摄像头 — — 而不仅仅是政府自己安装的,包括人行道上、建筑物上、公共汽车上,甚至安装在私人财产上的摄像头

将这些监控摄像头与面部识别和行为感应技术结合起来,你就有了 “准罪犯” 影像的雏形,它可以扫描你的行为举止,将你与预先设定的所谓 “正常” 行为参数进行比较,如果你触发了任何电脑警报,就会提醒警察你是 “可疑的”。

州和联邦执法机构正在推动扩大他们的生物识别和DNA数据库,要求任何被指控犯有轻罪的人都要收集他们的DNA并编目。然而,现在已经有技术可以让政府在不需要人们合作、甚至不让人们知情的情况下,从远处收集指纹等生物识别技术。一个系统实际上可以在近20英尺外扫描和识别指纹

(戴上手套吧,如果您还没有这样做,请……)尤其是不要随便拍摄手部照片上传社交媒体!原因见《这个20亿美元的监视实验室,隐藏了60多年不为人知》。

开发人员正在努力开发一种雷达枪,它可以实际显示你或你车里的人是否在发短信。另一项正在开发的技术,被称为 “文本分析器” 设备,将允许警方确定某人是否在分心驾驶。如果您拒绝将手机提交给警察做测试,可能会导致您的驾照被吊销。

可以肯定的是,凡是政府太过热情欢迎(和资助)的东西,必然是一个充满恶劣、侵入性的特洛伊木马。

例如:警察的身体摄像头。这些身体摄像机被誉为 “解决警察滥用职权的简易方案”,由司法部提供资金,使警察变成了行走的监视器。当然,如果你试图要求查看这些录像,你就会发现自己被陷入了昂贵的追逐,穿过数英里的繁文缛节、无休止的官僚主义踢皮球和无益的法庭。

这是个特别典型的例子,我们此前使用过这个例子来讲述为什么上访是无意义的,见《要运动,不诉求》。

物联网 “指的是越来越多的智能” 电器和电子设备,现在已经连接到互联网上,并能够相互交互和远程控制。这些东西的范围从恒温器、咖啡机到汽车、电视、灯泡、门铃 …… 等等趋向于一切。当然,这种便捷的控制和访问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相当于把对您的家庭的最终控制权和访问权交给了政府及其企业合作伙伴。例如,虽然三星的智能电视能够 “听” 到你说的话,从而让用户可以使用语音命令来控制电视,但是,它也会记录你所说的一切,并将其转发给第三方,包括政府

这并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早在两年前我们就有过关于物联网监视对公民定罪的相关报告,见《你家冰箱如何作为呈堂证供?》。

不过话又说回来,FBI可以远程激活手机上的麦克风并记录你的对话时,政府其实并不需要监视你怎么使用智能电视。FBI也可以在主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对笔记本电脑做同样的事。《“如果你不偏执,那就是疯了”》。

正在集体上天的无人机,是执法机构已经拥有的所有武器和技术的汇聚点。事实上,无人机可以监听你的电话,扫描你的生物识别数据,拍摄你并追踪你的行动,甚至可以用先进的武器装备将你收服。关于这点,见《消费无人机对抗示威者预示了一个危险的、无法无天的冲突时代》。

所有这些技术加起来就是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几乎没有不检点、不完美或独立行为的空间,尤其是当政府可以监听你的电话、监控你的驾驶习惯、追踪你的一举一动、仔细检查你的购物、和穿透你家的墙壁进行窥视时,就更不可能了。

 

数字化的痕迹无处不在

正如调查记者 Charlie Warzel 和 Stuart A. Thompson 所解释的那样,“这些数据  — — 由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收集,然后输入到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复杂数字广告生态系统中……提供了人们的所有私密记录,无论他们是去戒毒中心、脱衣舞俱乐部、赌场、堕胎诊所还是礼拜场所。”

在这样的监控生态系统中,我们都是要被追踪、编目和锁定的嫌疑人和数据集。

正如 Warzel 和 Thompson 警告的那样:

“以为只有在个人违法的情况下信息才会被用来对付自己,是绝对天真的;这些数据被收集起来,并且很容易被任意使用和滥用,无论人们是为了支持暴动而集会,还是为了抗议警察的暴力  … … 这种收集只会越来越复杂   … 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这种数据收集提供的权力只用于好的目的。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如果我们允许它继续发生,这个国家会更安全或更公平。”

正如 John W. Whitehead 在他的书《Battlefield America》中指出的那样。对人民的战争,这就是警察国家令人毛骨悚然、精打细算却又阴险的天才之举:被誉为革命性和解放性的技术,却成了我们的监狱、牢笼,老大哥和 “老子知道的就是比儿子多” 集于一身。

再也没有灰色地带了。⚪️

Digital Trails: How the FBI Identifies, Tracks and Rounds Up Dissident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