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科技工作者是其公司伤害社会的同谋

  • 现实中所有工作都是政治工作。作为科技工作者,你手上的东西并不仅仅是 “一个项目”,它将是一群人的基本人权和人身安危、是整个社会的命运 ……

斯诺登表示,科技工作者需要仔细思考自己的劳动是如何被公司用来聚敛权力、监视他人、并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需要思考在科技公司工作是否合乎基本道德。

在 Motherboard 和 Mijente 主办的技术和监控小组讨论中,Mijente 运动组织者 Jacinta González 问斯诺登,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让科技行业内的工人在拆除压迫性制度方面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在回忆自己的经历时,斯诺登承认科技行业内似乎确实出现了觉醒,但他表示,科技行业内的人需要更加努力地思考他们所从事的技术以及他们的工作所产生的更大影响。

“现实中所有的工作都是政治工作。包括在街上卖热狗。我们都面临着如何使用我们的劳动、如何引导劳动、我们真正为谁服务、我们为谁工作、谁从我们的劳动中受益等等问题” ,斯诺登说。

近年来,科技行业的许多人都组织起来了。仅在过去几周就有数百名 Facebook 员工进行 “虚拟” 罢工,抗议该公司决定无视特朗普的煽动性帖子,还有至少1666名谷歌员工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要求该公司停止向警察部门出售技术。

但 González 指出,即使这些反抗时刻令人振奋,但在面对受影响的社区时,许多科技行业的人并没有利用自己的力量真正阻止危险技术的出现。许多科技工作者都表示愿意在联署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但愿意辞职或成为举报人的人依然极少。

斯诺登说,科技行业的许多人认为他们的工作是价值中立的,他将其比作物理学家,他们致力于利用原子的力量,相信它将被用于制造清洁能源。结果是,它变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武器之一。

“工程师们喜欢相信他们就像科学家一样,所做的是很纯粹的事,他们只是想让火箭升起来。火箭落到哪里不是他们的工作。” 斯诺登说。

“做电子表格的人,做天气应用的人,只想创建家谱网站的人,他们都被收买了,被颠覆了,被腐蚀了,被激励着在他们的平台上、在他们的应用中构建能力,从根本上对公众不利,而是对某个机构有利,无论它们被用在哪里。” 斯诺登说。

斯诺登提到最近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抗议活动现场发现无人机在抗议者头顶盘旋,这正是在阿富汗战区使用的那种无人机监视战术。

“这些技术曾经是在战争前线使用的,但是它们现在被用在国内你家门口,它们被用来对抗那些被剥夺权利的人。它们先是被用来压制社会边缘人,被用来镇压弱势的少数民族,然后它们被用来对付所有人 …… 即使您现在不觉得它对您个人有什么威胁,但轮到你只是时间问题。”

他呼吁技术行业的人员从一个更大的视角看待他们的工作及其影响,而不仅仅是把它看成一个项目,而是要深入思考并就自己的劳动力究竟实际在服务什么人这一问题采取更坚定的立场。

他说:“读到某个消息是不够的,相信某件事也不够,写下某件事还不够,如果您想改变一切,就必须最终站稳立场。”

Snowden: Tech Workers Are Complicit in How Their Companies Hurt Societ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