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技术人员如何改变未来?

科技行业的就业机会主要是企业。从表面上看,这些工作似乎“很充实”:薪酬高,有晋升机会,股票期权和其他津贴。但是,当你发现你的创新、工程技术和设计一个更美好未来的梦想与现有技术通常带来的巨大伤害的惨淡现实相冲突时,你会选哪个方向?

当你发现我们创造的“效率引擎”最终颠覆了民主、受保护的第一修正案的活动反而受到老大哥的监视、加深了现有的不平等时,你会怎么做?

福特基金会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 — 一个不断发展的领域 — — Public Interest Technology — — 人们利用他们的技术经验和技能来改善世界。公共利益技术正是它字面上的意思 — — 服务于司法和公共利益的技术。几乎任何其他公司技术职位都有信托责任为股东创造最大利润,但是公共利益技术专家则被要求为公共利益服务。

我作为一名公共利益技术专家的旅程始于从软件工程世界突然过渡到马萨诸塞州 ACLU 的新角色。我在 ACLU 的第一天就强调了技术如何在世界上取得成功。

我进行了数据驱动的调查,调查波士顿的警察如何在线监视人们、纠正马萨诸塞州的毒品实验室丑闻、并教导人们关于重要的数字安全实践 ……不同的角色有一个共同点:在像 ACLU 这样的组织中,技术可以 — — 而且应该 - — — 用于抵御威胁、深究政策和计算机科学,并充分利用技术实现变革的潜力。

我没有成为上述主题和问题的专家。但是,我的工作使我能够灵活地花时间熟悉我在这个角色中取得成功所需的工具、政策和技能。传统的学科往往不是为了帮助学生学习和应用技术专业知识来提高公共利益而建立的 — — 这应该被改变。今年夏天,福特基金会召集大学校长、教务长和教师探索追求公共利益技术的途径,为建立这条职业路线的风潮带来制度上的支撑力。

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和超越政策和法律,公共利益技术人员的需求将不断增加。我们可以共同建立一个领域,帮助组织机构解决算法偏差,在线监控,数字隐私,自由表达等问题。我们的共同未来取决于这项倡议的成功。

让技术人员为正义而工作,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未来啊。我们应该能做到这点,这才是技术与人之间的关系最佳的方式。

What do you do when you find that the “efficiency engines” we’ve created end up subverting democracy, surveilling protected First Amendment activity, or deepening existing inequalities? in organizations like the ACLU, technology can — and should — be used to ward off threats, entwine policy and computer science, and take full advantage of technology’s transformative potential.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