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件显示政府间谍对信息的秘密索取远远超过监视资本家

  • 曾经一些观察家认为:美国公民更担心寡头监视而不是政府监视,中国公民相反,比较担心政府监视而不是寡头监视。IYP认为这两者都有偏颇

最近发布的文件显示,FBI 近几年已经向包括电信提供商、技术公司和信贷机构在内的120多家公司发出了大量的秘密书面信息索取要求,这引发了人们对政府悄悄收集公民数据能力的新疑问。

这些数据索取是在没有法院监督的情况下发出的(称为国家安全信函或NSL),通常伴随着针对公司的禁言令。被拿走数据的人很少了解 NSL,也没有机会在法庭上质疑其要求。

公民自由组织电子前沿基金会通过《信息自由法》诉讼发布的新文件强调了对2015年法律的有效性的持续质疑,该法律表面上旨在部分地为NSL的发送和执行带来一定的透明度。

文件显示,收到NSL的公司排名前位的是信贷机构 Equifax、Experian 和 TransUnion;电信提供商 AT&T、T-Mobile 和 Verizon;金融服务公司 美国银行、西联汇款和 Capital One;科技寡头 Google、Microsoft 和 Facebook。其中有些收到几十个NSL,其他的收到几个。

以上这些公司没有任何一家对这些披露发表评论。

该法律特别允许 FBI 随意向这些行业的公司发送 NSL 数据索取要求。纽约时报首次报道了EFF获取的新文件的出版情况。

一些技术公司已公开其收到的NSL信息,在某些情况下,还发布了经过编辑的NSL,以提高人们对这种做法的认识,在定期报告中发布了其数量表,或在法庭上与禁言令作斗争。

其他行业的公司,例如 电信和银行业,通常都已经满足政府间谍对信息的需求,政府官员声称,“这对进行恐怖主义或情报问题的调查至关重要”。

自9/11以来,政府已经发布了成千上万的 NSL,这促使政府从私人公司保存的记录中收集数据的范围不断扩大。斯诺登的书中对此有更多详细说明。

EFF公布的文件记录显示,FBI 在审查过程中考虑了将近12,000个禁言令,并取消了其中的6%。FBI拒绝对文件发表评论,他们每年发出数千份新的NSL。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EFF资深律师 Andrew Crocker 说:“发送这些信函的速度比取消它们的速度快得多;所以整体是增加而不是减少。”

NSL 是 FBI 发出的书面指令,要求提供私密的通信记录或财务交易记录。它们最常用于获取电话和电子通讯记录,也用于获取财务记录和消费者信用信息。

尽管NSL的历史可追溯到1980年代,但FBI在2001年911之后将其用作调查工具的次数激增。

彻底改革NSL的使用源于广泛的公众反对,自从前国家安全局承包商 Edward Snowden 揭露了大规模监视暴力的内幕以来。斯诺登提供的文件显示,世界各地的人们共享的电子邮件、电话聊天或与亲人进行的视频通话,每时每刻都被政府全面监视着。

与国家安全局的技术数据收集工具相比,NSL 是一种更有针对性的信息收集方式,但长期以来,由于缺乏司法监督和透明性,隐私权和公民自由倡导者对此不断提出指责。

搜查令需要得到法官的批准。但NSL的法律标准很低:只要能说明所寻求的记录与调查有关就行。

为NSL辩护的官员说,他们允许调查人员在敏感案件中追踪线索,而目标却不知道自己正在被视为嫌疑而受到监视,这种策略可能会加快逮捕速度……⚪️

Secretive FBI demands for information go far beyond tech companies, new documents reveal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