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棱镜和秘密合同

  • 接种疫苗的人要接受长达两年的密切监视 ……在中国会出现什么状况?这一监视工程是完全 “合理合法” 的大规模监视,其数据收获将具有前所未有的庞大性和侵入性 “价值” —— 对寡头和政府来说。中国会错过这样的 “机会” 吗?

曲速行动 (Operation Warp Speed) 的官方发言人告诉华尔街日报,美国所有疫苗的接种者都将受到 “难以置信的精确系统性追踪” 长达两年,科技巨头谷歌和甲骨文也将参与其中。

特朗普政府的 “疫苗沙皇” 接受了一次罕见的媒体采访,让人们得以一窥这个极其隐秘的 “曲速行动”(OWS)的内部运作,该行动是特朗普政府为在明年1月前向3亿美国人提供 Covid-19 疫苗而实施的 “公私合作”。这次采访所披露的内容应该让所有人深感不安。

在上周五发表的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曲速行动” 的 “队长” Moncef Slaoui 证实,将通过 “令人难以置信的精确度 … 跟踪系统”,“确保患者每人接种两剂相同的疫苗,并监测他们的健康不良反应”。Slaoui 还指出,科技巨头谷歌和甲骨文已经签约成为这个 “追踪系统” 的一部分,但除了声称帮助 “收集和追踪疫苗数据” 之外,并没有说明这种密切监视的具体作用。

在华尔街日报采访发表的前一天,纽约时报也发表了对 Slaoui 的单独采访,他在采访中把这个 “追踪系统” 称为 “非常活跃的药物警戒监视系统”。

在9月初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Slaoui 只把这个系统称为 “一个非常活跃的药物警戒系统”,称将 “确保当疫苗问世时,我们绝对会继续评估其安全性”。Slaoui 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才在他对这一系统的描述中加上了 “追踪” 和 “监视” 的字眼,比较罕见

虽然 Slaoui 本人对这一 “药物警戒监视系统” 的具体细节表述不多,但公开发布的几份 “曲速行动” 的官方文件提供了一些细节,说明了这一系统可能是什么样的,以及预计将在多长时间内 “追踪” 监视接受曲速疫苗的美国人的生命体征和所有行踪。

药物警戒

9月中旬发布的两份OWS官方文件称,疫苗接受者 —— 预计包括大多数美国人口 —— 将在注射第一剂 Covid-19 疫苗后的二十四个月内持续被监视,这将由 “药物警戒系统” 来完成。

在题为 “从工厂到前线” 的OWS文件中,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和国防部(DOD)表示,由于 “曲速” 疫苗使用了新的未经许可的疫苗生产方法,“以前关于人体安全性的数据有限”,“这些疫苗的长期安全性将通过药物警戒监视和第四阶段(许可后)临床试验进行仔细评估”。

它写道:

药物警戒的主要目的是确定每一种疫苗在实际生活场景中的表现,研究疗效,发现临床试验中没有发现的罕见副作用。OWS还将使用药物警戒分析,作为持续监测药物警戒数据的手段之一。将使用强大的分析工具来利用大量数据以及在整个价值链中使用这些数据的好处,包括监管义务。

Moncef Slaoui 和 OWS 的疫苗协调员 Matt Hepburn 曾在五角大楼备受争议的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担任项目经理,他此前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称,“由于一些技术之前在人体安全性方面的数据有限,因此将使用药物警戒监视策略仔细评估这些疫苗的长期安全性。”

在曲速官方的 “信息图” 中也提到了对接种疫苗的人进行药物监测的使用,该信息图称将与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及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合作进行监测,并将涉及 “长达24个月的不良反应试验后监测”。

在同一文件的一个单独部分,OWS将其 “四个关键原则” 之一描述为 “可追溯性”,它有三个目标:“确认无论在哪里接种了哪种经批准的疫苗”;发送 “提醒返回第二剂”;以及 “进行正确的第二剂”。

关于为什么需要多于一剂的 Covid-19 疫苗,与 “曲速” 操作相关的CDC文件指出:

对于大多数 Covid-19 疫苗产品,需要接种两剂疫苗,间隔21天或28天。由于不同的 Covid-19 疫苗产品不能互换,受种者的第二剂疫苗必须与第一剂疫苗来自同一厂家。对受种者的第二剂提醒对于确保遵守疫苗接种间隔和实现最佳疫苗效果至关重要。

疾控中心的文件还参考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8月发表的一份与 “Event 201” 和 “暗冬行动 Dark Winter” 演习相关的文件,作为其 Covid-19 疫苗接种策略的参考。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文件将 “暗冬行动” 的共同组织者 Thomas Inglesby 列为其作者之一,该文件认为,由CDC和FDA管理的现有 “被动报告” 系统应该重新调整,以创建 “由CDC指导的主动安全监测系统,监测所有[Covid-19]疫苗接受者 —— 也许是通过短信服务或其他电子机制。”

尽管这些文件中声称 “药物警戒监视系统” 将密切涉及FDA,但 FDA 高层官员在9月表示,他们被禁止参加OWS会议,并告诉记者,他们无法解释该行动的组织结构,也无法解释其领导层何时或以何种频率开会。然而,FDA官员确实表示,他们 “仍被允许与为OWS开发产品的公司进行互动”,STAT新闻报道

此外,FDA 显然 “在绝大多数工作人员和[曲速行动]之间设置了一道防火墙”,似乎大大限制了FDA了解或参与曲速行动的官员人数。

FDA 的药物评估和研究中心主任 Janet Woodcock唯一被列为直接参与 “曲速行动” 的FDA官员,而且似乎是亲自管理FDA的这道 “防火墙”。

Woodcock 称自己是长期倡导使用 “大数据” 评估药物和疫苗安全性的人,并密切参与了FDA即将推出名为 Sentinel 和 PRISM 的曲速 “药物警戒监测系统” ,本报告后面将讨论这两个系统。

Woodcock 目前正在暂时休假,不再担任药物评估和研究中心主任,这使她可以代表FDA专员办公室将全部精力集中在监督 “曲速行动” 的各个方面。据媒体报道,她在FDA的临时替代者 Patrizia Cavazzoni “与 Janet 和该机构的发展方向非常一致”。Cavazzoni 是辉瑞公司的前高管,辉瑞公司是为OWS生产疫苗的公司之一。该疫苗将开始在年仅12岁的儿童身中进行测试

极度保密的 “曲速行动” 不仅影响到了FDA,也影响到了疾控中心,一个通常参与制定政府疫苗分发策略的疾控中心专家小组被OWS的疫苗协调员 Matt Hepburn “搪塞”,他直言不讳地拒绝回答专家小组关于这一高度保密行动的多个尖锐问题。

更多秘密合同

虽然 Moncef Slaoui 和曲速的文件几乎没有提供关于这个 “追踪系统” 的细节,但 Slaoui 在最近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确实指出,科技巨头谷歌和甲骨文已经签订了 “收集和追踪疫苗数据” 的合同,作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

不过,谷歌和甲骨文都没有宣布收到与 “曲速行动” 相关合同的事,而国防部和国土安全部,同样也没有宣布将任何 “曲速” 合同授予谷歌或甲骨文。此外,在美国政府的《联邦公报》和官方网站上搜索联邦授予的合同,也是一无所获。

鉴于之前关于利用非政府中介机构将OWS合同授予疫苗公司的报道,看来授予谷歌和甲骨文的 “曲速” 合同很可能是利用类似的机制签订的。

2020年10月6日为 Last American Vagabond 撰写的报告中指出,授予疫苗公司的60亿美元 “曲速” 合同是通过先进技术国际公司(ATI)签订的,该公司是一家政府承包商,主要与军事和监控技术公司合作,其母公司与中央情报局和2001年的 “暗冬行动” 演习有密切关系

据称负责监督 “曲速行动” 的美国国土安全部(HHS)声称,至少有一份合同 “没有记录”。最近KEI在线获得的只有一份 “曲速” 疫苗合同,该合同不涉及ATI,由HHS的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直接授予。不过,合同的主要部分,包括知识产权部分,被全文删改

如果授予谷歌和甲骨文公司的 “曲速” 合同与授予其大多数参与的疫苗公司的 合同有任何相似之处,那就是,这些合同给予这些公司的监督更少了,并帮其绕避了旨在保护纳税人利益的联邦法律和法规,以完成合同规定的工作。

这也使得它们基本上不受信息自由法(FOIA)要求的影响 —— 公民监督无法获取内部信息。然而,与没有披露的谷歌和甲骨文合同相比,疫苗公司已经公开披露他们收到了OWS合同,只是没有披露这些合同的条款和细节。这表明,谷歌和甲骨文的合同更加隐秘。

一个值得注意的重大利益冲突是谷歌对 YouTube 的所有权,谷歌最近在其庞大的多媒体平台上禁止了所有与未来 Covid-19 疫苗有关的所谓 “错误信息”。随着谷歌现在正式成为 “曲速行动” 的一部分,似乎任何对OWS的极度保密和其许多成员(尤其是 Moncef SlaouiMatt Hepburn)的利益冲突的担忧,以及任何对曲速疫苗安全、分配和/或分发的担忧,都有可能被贴上 “Covid-19疫苗错误信息” 的标签从而从 YouTube 上删除。

从NSA到FDA:新棱镜

虽然这个即将到来的针对Covid-19疫苗接受者的监控系统的性质还没有被 Warp Speed 或该行动所签约的技术公司完全详细说明,但OWS的文件和FDA现有的基础设施提供了一个线索,说明这个系统可能会带来什么。

例如,Warp Speed 文件 “从工厂到前线” 指出,药物警戒系统将是专门为OWS建立的新系统,将 “在现有IT基础设施的基础上建立”,并将 “用新的IT解决方案填补任何空白”。

它随后指出,”Covid-19 疫苗接种计划需要显著增强信息技术,以支持增强功能和数据交换,这对多剂量候选疫苗至关重要,以确保对潜在的第二剂量进行适当管理。”

该文件还指出,与OWS疫苗分发工作有关的所有数据 “将被报告到一个共同的IT基础设施中,以支持分析和报告”,并补充说,这个 “IT基础设施将为合作伙伴提供广泛的工具支持,以保存记录、关于谁在接种疫苗的数据以及第二次剂量的提醒。”

虽然一些 “曲速行动” 的文件暗示,现有的IT系统将作为这个新的追踪监视系统的基础,但可以说,最有可能的候选者是FDA管理的 “哨兵计划”,该计划是在2009年H1N1猪流感大流行期间建立的。与 “曲速行动” 本身一样,“哨兵计划” 也是一个公私合作项目,涉及FDA、私营企业和学术界

其网站介绍,Sentinel 的 “主要目标是通过大数据改善FDA对医疗产品的安全性和性能的评估方式”,另外的重点是 “了解更多潜在的副作用”。

媒体报道将 Sentinel 描述为 “一个电子监控系统,该系统从自愿参与的电子医疗记录和登记处汇总数据,并允许该机构跟踪已上市的药物、生物制品和医疗设备的安全性。”

在 FDA,Sentinel 的主要支持者之一是 Janet Woodcock,她作为FDA药物评估和研究中心的主任,积极努力地扩大该项目,声称其重点是 Sentinel 在 “上市后有效性研究” 中的使用。如前所述,Woodcock 是OWS九十多名 “领导人” 中唯一被列为FDA官员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美国军队的一部分,缺乏任何医疗保健或疫苗生产经验

Woodcock 在FDA的临时替代者 Patrizia Cavazzoni 也非常积极地努力扩大 Sentinel。STAT新闻在今年早些时候报道称,Cavazzoni 此前 “曾在 I-MEDS 的指导委员会任职,I-MEDS 是FDA与工业界的合作关系,允许药物制造商付费使用FDA的真实世界数据系统,即Sentinel,以更快地完成某些研究。”

Sentinel 拥有一系列 “协作伙伴”,他们为该计划 “提供医疗数据和科学、技术和组织方面的专业知识”。

这些协作伙伴包括情报承包商博思艾伦汉密尔顿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科技巨头IBM,以及 Aetna 和 Blue Cross Blue Shield 等美国大型医疗保险公司等。

此外,Sentinel 的创新中心(Sentinel 称该项目是 “识别、开发和评估创新方法的试验台”)与亚马逊、通用动力和微软合作。Sentinel 还有一个社区建设和外联中心,由德勤咨询公司管理,德勤咨询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咨询公司之一,以寻求前中情局官员填补其队伍而闻名

这个所谓的 “哨兵” 监视系统被称为 “后许可快速免疫安全监测计划”,超过著名的 “棱镜” PRISM。

Sentinel 的棱镜是 “为监测疫苗安全性而开发的,但[迄今为止]从未用于评估疫苗的有效性”。PRISM最初是在2009年与 Sentinel 计划本身一起启动的,声称 “应对H1N1流感疫苗获得许可、上市和施用后监测其安全性的需要”。然而,如前所述,PRISM 在悄然扩张近十年的同时,尚未被用于评估任何疫苗的有效性,这意味着 “哨兵计划” 中的利益相关者在某个时间点有实施这一 “安全监测系统” 的计划。

PRISM 这个名字可能会让读者联想到在斯诺登曝光后广为人知的国家安全局(NSA)同名大规模建设项目。鉴于这种联想,值得注意的是,NSA以及国土安全部(DHS)现在已经正式成为 “曲速行动 “的一部分,并且似乎在 “曲速行动” 的 “药物警戒监视系统” 的开发中发挥了作用

当然,国安局和国土安全部的加入,大大增加了情报机构在该行动中的参与度,而该行动本身就由军方 “主导”,极度缺乏文职公共卫生官员

CyberScoop 在9月初首次报道称,NSA网络安全局的成员参与了 “曲速行动”,他们的角色 —— 以及国土安全部的角色 —— 主要是为该行动提供 “网络安全建议”。然而,国家安全局和国土安全部也在向参与 “曲速行动” 的其他联邦机构以及OWS承包商提供 “指导” 和 “服务”,这些承包商现在包括谷歌和甲骨文。

谷歌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亲密关系是众所周知的,包括它的棱镜PRISM项目,他们还支持国家安全局支持的立法,使其更容易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监视美国人。

同样,甲骨文也是NSA的长期承包商,而且与中情局的关系也可以追溯到其公司早期。值得注意的是,甲骨文和谷歌仍然是主要竞争对手,两家公司陷入了一场关于版权问题的重大法律战,最高法院将在未来几周内进行审理,预计将对科技行业产生重大影响。

公共卫生圆形监狱

在 “9–11” 袭击事件后,美国军方试图建立一个极具侵犯性的大规模监视计划,国会在该计划建立几个月后就为其提供了资金。该计划被称为 “全面信息意识”(Total Information Awareness,简称TIA),旨在开发一个由五角大楼的 DARPA 管理的全能监控设备,并正式提出:有必要对整个社会的所有人进行侵入性监控。

在被解散之前,TIA一直在试图收集美国人的医疗记录;指纹、步态、面部、虹膜生物识别数据;药物处方;甚至DNA,此外还收集公民的财务、旅行和媒体消费习惯。

TIA与 “曲速行动” 不同,是由国防部管理的 “公私合营”,与国家安全局、中央情报局和其他情报机构以及私营部门和学术界合作

和 “曲速” 一样的是,TIA官方也为其侵入性监控目标进行了狡辩,声称其举措为确保公民的 “安全、保障和健康”。今天,“曲速” 正式瞄准了一种新型的 “看不见的敌人” —— 病毒。

911后的几年里,公众对TIA的反击非常激烈。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ACLU) 当时表示,监控将 “扼杀美国人的隐私人权”,“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将被编入了目录”,主流媒体则警告说,TIA是 “通过恐吓美国公民来打击恐怖活动”。尽管国会正式取消了对该项目的资助,但后来发现,TIA实际上从未被关闭过,其各种项目已经被暗中分给了庞大的军事和情报机构网。

与过去几年不同的是,TIA的明显继任者 “曲速行动” 并没有受到主流媒体或倡导组织的反击,其中许多实体现在盲目相信这一秘密举措,并将其作为解决 Covid-19 大流行危机的 “唯一途径”。

国安部门从过去的失败中认真吸取教训并加以研究,而与此相反,许多公民却继续信任那些将国家骗入多场战争、在国外折磨和残害无数平民、为了掠夺资源而制造一系列失败的政府,目前还在 “救济” 的幌子下为华尔街和美联储掠夺经济提供便利的机构和政府实体。

允许这些实体监视和跟踪大多数公民,并使用老百姓作为小白鼠,未经许可的、研究不足的、实验性的疫苗技术是一个明显的灾难配方。同时,这也将使监视泛滥成灾,其影响如此荒诞和深远,以至于人们不仅会失去他们仅存的公民自由,甚至会失去对自己身体的主权。

从TIA开始并通过 “曲速” 复活的全面监视议程比 Covid-19 早了几十年。它的设计者和支持者一直在努力为这些极端和侵入性的监视计划辩护,将这一议程作为所谓的 “解决方案”,以解决老百姓在任何时候最害怕的问题。它与 “公共健康” 没什么关系,它的目的是全面控制。⚪️

Google & Oracle To Monitor Americans Who Get Warp Speed’s Covid-19 Vaccine For Up To Two Years

One thought on “新棱镜和秘密合同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