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抗议时代

  • 越来越多的人站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这一年,似乎有太多的不满此起彼伏。这意味着什么?是民主出了问题吗?也许并不是…

在年轻人的带领下,华盛顿特区的气候抗议者于9月底的两个早晨走上街头,封锁了交通。

抗议运动的第一天,示威者将自己拴在离白宫三个街区的船上,当时有32名抗议者被逮捕。

第二天,抗议者开始针对美国环保署和特朗普国际酒店。

对于那些早上被困在车里的上班族来说,这可能是个不太顺利的通勤。但是,由于国会在许多问题上仍处于两极分化状态,这一状况也在强烈地提醒人们,交通瘫痪在这个首都是健康的表现

DC的大型抗议活动是全球气候抗议联动的一部分,估计有660万人参与

在新西兰,有3.5%的人口参加了这场抗议。墨尔本、柏林和伦敦分别有10万人参加了集会。在西雅图,超过一千名工人走出亚马逊总部,要求该公司将其碳排放量减少到零。

站在街头抗议的不仅是工业化世界中特权阶层的孩子。

抗议活动在125个国家的1,600个城市进行,其中包括菲律宾的15个城市,整个印度、以及非洲的数千个地方

但气候抗议只是今年举行的所有抗议活动中的一个

自夏季开始以来,示威游行席卷了香港,发生的所有事就如你知道的那样;整个秋天,成千上万的人涌入莫斯科街头,抗议对地方选举的限制。

还有成千上万的巴西人拥挤在主要城市的街头,谴责总统对亚马逊大火的处理,同样的愤怒促使人们聚集在世界各地的巴西大使馆前举起标语牌。

1月1日爆发的针对委内瑞拉领导人的抗议活动半年后有所减少;但罢免海地总统的示威活动日趋激烈;伊拉克安全部队已对抗议者进行了镇压,人们是在抗议其政府的腐败和效率低下。

塞尔维亚的反政府集会成为今年夏天欧洲进行时间最长的抗议活动之一。

在欧洲其他地方,黄背心抗议者继续瞄准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政府,如你所知,这是一场跨年抗议。

在英国,成千上万的民众加入集会,抗议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于9月暂停议会。

同是9月,大批抗议者在南非游行,谴责暴力侵害妇女行为不断增加。

在今年年初,Women’s March 组织的抗议活动再次将愤怒集中在唐纳德·特朗普及其政府在妇女问题上的记录,而枪支管制支持者于8月在美国各地举行了 “recess rallies’’,以推动对枪支的更严格限制。

韩国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在2016年成功驱逐了前任首相后,今年 80万抗议者再次聚集在一起,支持陷入困境的司法部长及其改革议程。

政治分析师们几乎每天都在抱怨伴随专制政客崛起的民主价值观的下降。确实,走上街头可能表明人们不再相信普通的民主机制还能发挥作用。

但是,换一种说法,抗议活动的数量及其地理分布足够证明,2019年是参与、协作、和民主的标志性一年。

正如抗议者们所强调的那样,表达你的不满 —— 这就是民主本来的样子

往前走?

五十年前,年轻人也在宣称他们为糟糕的现实而生气,不再接受它。

1968年在华沙,波兰学生游行示威,捍卫言论自由和反对警察的残暴行径。这是亚历山大·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cek)在捷克斯洛伐克进行的“人性化社会主义”改革所领导的大规模反叛运动的一部分。

德国学生在校园活动中与铁幕另一侧的反叛同伴联络;同时,在巴黎,法国学生以 “Be realistic, demand the impossible” 的口号走上街头。

这是世界范围的反抗。

在墨西哥、巴基斯坦和日本的学生都被动员起来了。反对军事独裁的首次抗议活动始于巴西。当然,反越南战争的大规模示威使美国震惊。

到现在为止,年轻人依旧对政府的镇压、战争和环境破坏的严厉政策以及系统性硬化感到不安。他们批评强加于政治上的共识 —— 这是由军政府、共产党政府、以及民主世界中自由派和保守派政治家共同构建的。

 

但是也有希望。

在1968年时,年轻人们就相信他们可以在社区的微观层面上创建新的社会,在新兴激进的市议会中,甚至在国家层面上,例如杜布切克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实验。

那年,法国学生在巴黎的墙壁上写道:Beneath the paving stones — the beach!

1968年的许多抗议活动都以悲剧告终。波兰政府把学生们关进监狱;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结束了杜布切克的改革实验;墨西哥政府杀死了无数学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美国再次当选,越南战争又持续了七年……

今天,年轻人继续在充满不祥阴云的天空下反抗。他们并没有为了创造一个新世界而四处奔走,更多是为了拯救那个旧的不完美的世界。

如果说1968年是乌托邦抗议的一年,那么,2019年则是防止反乌托邦未来的长期努力的开端。

钳制

至少到目前为止,2019年的抗议活动并未带来太大变化。在某些国家,这种倒退令人恐惧。

在抗议活动升级的夏天,俄罗斯当局拘留了2,000人,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随后,绝大多数被拘留者被释放。

但是,有多人被判犯有各种罪行,包括所谓的煽动暴乱,并被判入狱数年。

21岁的抗议者埃戈尔·朱科夫(Egor Zhukov)在受审时说:“我可以肯定地说,俄罗斯正在争取自由。我不知道我自己是否会被释放,但俄罗斯一定会获得解放。”

他目前正在软禁中,并被列入政府的“恐怖分子黑名单”。

10月,继续有25,000人返回莫斯科街头,要求释放在夏季被捕的所有抗议者。

当中国庆祝共产党国家成立七十周年时,香港的示威者试图以抗议行动抵制。警察第一次向人群开枪射击。一名高中生被打中了肩膀

在被送医的51人中,至少有2人处于危急状态。到那时,抗议活动已经进行了100多天,并非完全非暴力。绝望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现场。

在美国,发生了一些零星的抗议活动,以支持对唐纳德·特朗普的弹劾。同时,总统的愤怒集中于近在迟尺的地方。

特朗普严厉抨击说出真相的人,这促使民主党决定继续进行弹劾调查。特朗普称中央情报局的举报人“接近间谍” 、是“叛徒”。

特朗普公开感叹美国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待叛徒(以前是判处死刑)。鉴于他愿意将自己的利益(有时是其他国家的利益)置于美国的国家利益之上,因此特朗普可能有一天会因美国改变其对叛国者的政策而感到宽慰。

更糟糕的是,特朗普转推了牧师罗伯特·杰弗里斯(Robert Jeffress)的论点,即 如果弹劾总统,美国可能陷入“内战”。这是自1850年以来的第一次。

对于像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或习近平这样的独裁者来说,利用国家的手段镇压抗议活动是一回事;而民主选举产生的领导人威胁要煽动他的装备精良的支持者起来反对国家本身,这是另一回事。

与1968年一样,抗议者无法期望立竿见影的结果。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学生抗议者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把镇压他们的政府赶下台。

人们已经看到,墨西哥不再是一党制的 国家,巴基斯坦或多或少算是个民主国家;尽管 Jair Bolsonaro 花了吃奶的劲头,但巴西至少目前还没有完全回到军事独裁时代。

但是,就气候变化而言,耐心并不是最好的策略。冰川正在不断融化。温度继续上升。极端天气事件继续发生。

你无法愚弄大自然。

#FridaysforFuture 运动并不是一群反叛的学生。他们传达了一个统一的信息,那就是:please, for the sake of the planet, listen to your Mother!

The New Age of Protest

回顾IYP在去年年底推出的大型报告新的压制和新的反抗:社会运动的智慧如何跟上技术型暴政的进化?》。

以及安防措施建议:《指南:当您准备参加抗议活动…》。

以下是本年度发布的技巧和策略汇总列表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