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导致了抗议运动的失败,如何才能成功:行动主义(11)- 战略智慧是最重要的武器

  • 您的对手从来不会把您的反抗运动组织视为 “铁板一块”,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拆散你们,在你们中间制造矛盾和分歧;相反,如果您将对手视为 “高度凝聚的铁板一块”,您就是在放弃一个重要的战术 ……

【按】在本系列第2集中我们讲述的是权力支柱的重要性;就如您所看到的那样,镇压者不会攻击和逮捕所有抗议者,他们会瞄准那些看起来是组织者的有影响力的人物,以此来快速推倒反抗组织的 “支柱”(这里的支柱包括我们在 “信息行动主义” 系列中讲述的 “盟友光谱”)。相反,反抗者也应致力于推倒当权者的权力支柱,当支柱折断时,权力的屋顶就会掉下来。

本集内容讲述的是同一个意思,但是,需要强调行动者对时机的把握 —— 当一根支柱歪掉了的时候,如果没有推土机冲进来,当权者会迅速建立更多的支柱以稳固自己的屋顶。于是,何时发动您的推土机,就是行动者重要的战略智慧。

这是不能具体支招儿的,您知道为什么;但是,只要您领会到原理,就能自己创建出最适合您的运动的战略。

欢迎回来!

如果您错过了前面的内容,可以在这里看到:

在 “阿拉伯之春” 开花结果10年后,中东和北非地区的许多民间抵抗运动的结果喜忧参半。学者们对这些案例进行了研究,以准确地分辨出一些案例为什么成功和另一些案例为什么失败的原因。

在一篇题为《民间抵抗如何成功(或不成功):团结、时机和升级行动的微观动态 》中,Isabel Bramsen 通过比较突尼斯和巴林的案例,对该地区民间抵抗运动的新兴知识体系做出了贡献。前者可能是唯一一个成功和可持续的政权更迭的案例,而后者则是一个在取得成果之前就被镇压掉了的起义。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些不同的结果?

Bramsen 首先考察了对阿拉伯之春和更普遍的民间抵抗成功或失败的简单解释。她认为,诸如维持非暴力纪律、先前的组织能力和军队叛逃  — — 以及更广泛的军民关系  — — 等突出的解释并不足以阐明这些特定案例中的不同结果,以及每个案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的变化。换句话说,为什么镇压可能在某一时刻失败,但在另一时刻却有效地终结了一场抗议运动?

相反,Bramsen 采用兰德尔·柯林斯发展的理论框架,关注民间抵抗运动与其所反对的政权之间斗争的互动层面,以解释为什么有些运动成功,有些运动失败。

应用这一理论视角,她在2015年对来自突尼斯和巴林的各种(主要是)活动家  — — 杰出的和普通的、农村的和城市的、女性和男性、投掷石块的和坚持非暴力纪律的行动者 — — 进行了访谈,同时还参考了有关这些案例的报道、新闻文章、早期的学术研究以及YouTube视频。

通过分析,她发现了以下几点。

在突尼斯,2010年底和2011年初对起义的暴力镇压只是进一步统一了全国各地的抗议运动并为其注入了活力,为其提供了更大的动力,最终导致了政权凝聚力的恶化;因此,当运动升级,在内政部外的一条主要街道上举行大规模示威时,是在运动的力量和动力的足够基础之上、在政权出现分裂和不确定的时刻,导致了本·阿里的倒台

在巴林,2011年初对该运动的最初暴力镇压产生了类似的团结和激励作用,不同派别的活动家以及逊尼派和什叶派走到一起,联合起来以对抗一个共同的敌人。

然而,该政权在几天后改变了战术,镇压部队撤出了解放广场(抗议活动的中心),并总体上允许示威活动继续进行,这使得抗议运动内部出现了分歧,包括革命派和改革派之间的分歧,以及教派之间的分歧 — — 尽管该运动的组织方面为坚决不搞教派而做出了一些协调性的努力。

几周后,当运动的某些部分决定升级  — — 封锁金融区时,它是从*不团结*的立场出发的,没有逊尼派的广泛参与,也没有最大的反对党的参与。第二天沙特军队的进入,以及沙特政权对运动的镇压,并在接下来的两天内对解放广场的清理,在这种情况下对运动产生了重要的心理影响,“在情感上支配了抗议者”。

📌 因此,Bramsen 更普遍地指出,民间抵抗运动的成功取决于运动在 “挑战对手的凝聚力” 的同时保持 “自己的团结和一致” 的有效性 — — 两方面都借助政权的 “镇压战略” 和运动升级的时机,即 是否在运动有势头时进行。基于这些发现,她敦促行动者仔细考虑升级运动的时机,在 “凝聚力最强和势头最高” 的时刻进行规划

当代意义

这项研究提醒我们,民间抵抗运动的成功并不仅仅取决于组织能力或 “心怀不满的军队内部人员” 等看似静止的因素的存在与否,而是取决于运动本身和政权行动的时机以及它们之间的动态互动。

这一提醒与当前世界各地的运动息息相关,应该令人鼓舞,因为这意味着没有任何运动仅仅因为缺乏所谓的成功因素之一而成为失败的事业。相反,重要的是在反抗运动与其对手之间的关系和互动方面的战略性和某种敏锐性

这里的研究结果让人想起罗伯特·J·伯劳斯在其1996年出版的《非暴力防御战略》一书。📌 他在书中强调,反抗运动最重要的是加强自身的团结和凝聚力,同时削弱对手的团结和凝聚力。实际上,这意味着,重要的不是自己所掌握的 “武器”(不管这些武器是实际的还是象征性的),而是这些 “武器” 对自己和对手继续斗争之意志的影响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一个政权选择暴力镇压民间抗争运动,实际上可能会产生与预期相反的效果 — — 通过团结周围的多个社会群体,强化人们的抗争意志,从而增强反抗运动继续抗争的能力。

同时,如果对明显手无寸铁的行动者使用暴力镇压,这种镇压本身就会削弱政权的内部团结,从而削弱其继续压制反抗运动的意志和力量;民间抗争运动日益增强的凝聚力和团结,也会使政权的内部成员/支持者在相信运动的可行性和前景、甚至只是被运动的狂热所裹挟时,动摇到抗议运动一边。

📌 简而言之,当前的反抗运动可以利用这些发现,回顾看似固定的权力结构和社会团体中的流动性和可塑性,并利用这些优势。

实际影响

📌 基于这些发现,民间抵抗活动家在制定战略时应将以下因素作为核心考虑:

首先,活动家在选择非暴力战术时,不仅要考虑如何将力量源头从政权中撤出,还要考虑反抗者认为什么能最好地加强自己的运动的广泛凝聚力、或最好地削弱对手的凝聚力,同时注意到采用多样化战术(根据风险程度,既要集中又要分散)的普遍重要性。

其次,正如 Bramsen 所指出的那样,行动者应慎重选择升级的时机,要格外注意在缺乏足够的团结或势头时升级的风险。另一方面,当运动的参与人数和多样性达到顶峰时,时机恰当的升级可能会被证明是决定性的胜算。

第三,行动者应抵制将对手视为 “一个整体/铁板一块” 的冲动,而应努力将对手视为一个多样化的群体,并与之建立联系,其中许多人有可能从对手的核心中分离出来,最终削弱对手的整体力量。您甚至不需要真正信任对手方被分离出来的某些人,只要您能让对手相信您正在有效地分离他们,就能达到目的 …… ⚪️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