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准确的恐惧

  • “如果谷歌对我们美国人做同样的事,就像他们对中国人做的那样,我们无法就了解到这一切,没有人会帮助我们”

Google 首席执行官桑达皮采最近的国会证词不仅回避了关于中国审查版搜索引擎“蜻蜓”的质问,还回避了另一个重要问题。当众议员 Karen Handel 向 Pichai 询问 Google 收集美国公民数据的能力,以及该数据收集是否应该是美国人有权选择加入的,而不是默认情况下完成的时,Pichai 再一次虚伪。#privacy

“我认为用户享有透明度、控制力和选择感的隐私框架,以及对他们需要做出的选择的清晰理解对消费者来说非常有益,”Pichai 完全所答非所问。

结合 Pichai 关于蜻蜓项目的回避一起看,这是很惊人的。美国人非常有理由怀疑:如果 Pichai 准备将谷歌的大量数据收集工作移交给中国政府以用于政治目的追踪其公民,那么他愿意对美国人做些什么??鉴于谷歌强大的能力且覆盖全球从一开始就令其成为了整个互联网的“优秀审查员”,这远非一个抽象意义上的问题。

这也使得 Dragonfly 项目的开发不仅仅是一个关于被压迫的中国公民的隐私问题。这对美国人来说同样是一个紧迫的威胁。即使 Pichai 说实话,蜻蜓的发展纯粹是内部的,并且没有向中国政府提出,但事实仍然是,为中国开发的审查互联网的工具可以用来在美国进行审查。

更糟糕的是,如果谷歌决定在自己的搜索引擎上实施这么一个阴暗的政策,那么美国人没有任何方法来了解它,因为谷歌的搜索算法是商业机密。美国人不可能知道谷歌可能对他们进行的潜在监视的范围。对于批评谷歌的记者或政治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考虑到谷歌可以使用手机跟踪人们生活中的所有细节。这种对政治对手的监视能力很容易被武器化,成为勒索或公开羞辱的材料。

我曾经想知道科技公司从美国人那里获取的数据有是多少,以及美国人如何以货币形式收回这一价值。但现在 Pichai 的证词表明,可能会出现比这更为根本的计算:即 数据收集对人身自由造成了多大的代价,并且这种代价是不可逆转的?为了捍卫美国的价值观,我们只能祈祷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是 No.

否则,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以谷歌方式埋葬的美国,而且,基于 Sundar Pichai 如何处理威胁其公司权力的问题,我们甚至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蜻蜓杀死了鹰。

顺便说,卫报终于做了一篇超长的文章,揭露谷歌如何间谍全球。虽然太迟了,但说出来了总比没说要好。卫报的文章我们没有翻译,因为其中所列举的关键证据和资料,IYP 曾经都有表述,它们并不是新鲜事。您可以在这里阅读原文《We knew that being connected had a price — our data. But we didn’t care. Then it turned out that Google’s main clients included the military and intelligence agencies. By Yasha Levine

The Eagle and the Dragonfly: How Google Threatens Freedom: “we could not only see the American way entombed by the Googley way, but based on how Sundar Pichai treats questions that threaten his company’s power, we might never even know that the Dragonfly killed the Eagle.“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