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完美的绑架

  • 没有了时间的深度,每个人都生活中扁平的世界里,处于同一水平上,也只能具有同样的价值……为什么通过互联网传播知识是低效的?为什么我们经常难以通过社交媒体促成有意义的交流?

“只有我们牢牢抓住他们的注意力时,我们才有希望去征服他们的心和灵魂“ — — 谷歌前 CEO Eric Emerson Schmidt

Los Altos 是加州最富有的地方之一,这里的街道两旁种满了红杉和杏树,站在这里还可以俯视谷歌总部山景城。

那里有一个私立学校,学校里3/4的学生父母都在惠普、苹果、雅虎或者谷歌工作。这里是硅谷的中心地带,也是大数据的据点。而在这里上学的孩子们在四年级之前不被允许接触到智能手机、iPad和电脑。

那些数字时代的领袖们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孩子远离他们为别人的孩子准备的世界。

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 Evan Clark Williams 并没有给他的孩子购买iPad,而是买了几百本真正的书。在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家里,晚宴中是绝对不允许使用手机和平板电脑的,他的孩子也似乎完全不会依赖这些电子设备。这是乔布斯的传记作者对纽约时报说的。

我们中的几乎所有人正在越来越多地通过屏幕生活,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彼此之间真正的人际互动的数量一直在加速下降。我们绝对沉迷于自己的手机、电视机和电脑,如果被迫“拔掉插销”几个小时,我们中的许多人实际上会变得非常不舒服。但即使大多数人已经知道了没有Wi-Fi是一种恐怖,刚刚发布的全新调查数据仍然令人难以置信。

根据对2000人进行的调查,美国普通成年人每天花费大约6小时43分钟盯着屏幕……

也就是说将近一半的清醒时间将花在屏幕上。更具体地说,调查发现,在42%的清醒时间里,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电视、智能手机、电脑、平板电脑或其他设备上。假设平均每晚睡8个小时(大多数成年人的情况甚至没有达到8小时),研究人员计算出人们每天花大约6小时43分钟盯着屏幕,以平均寿命计算也就是一生花费掉7,956天。

人们经常说“人如其食”,当涉及到我们的思想时,同样的规律也是适用的。

六家大型媒体公司控制着我们通过电视机获得的90%以上的新闻和娱乐,并且大型公司也迅速整合了对互联网的控制。

这便给精英们提供了巨大的力量来影响全民对世界的看法。

如果我们想要反击,我们就必须接触到人们,而他们却一直盯着某种屏幕。

根据同样的调查,这种趋势似乎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速……

研究者指出,一旦电脑成为了主要的刺激工具,平板电脑加剧了注意力不集中的问题、延迟了语言能力的出现、阻挠了因果关系原则和时间第一观念的建立、改变灵巧和整体上的运动机能的发展,将会对社会适应能力构成明显的损害。

当心理医生劝说患上抑郁症的患者远离社交媒体时,已经来不及了,错失恐惧症 FOMO 已经形成并根深蒂固,人们摊开手说:就这样吧,如果它是一场绑架,那么真的是非常完美的绑架。

但是,以上这一切都没有阻止这些科技巨头们,一直都没有。

在乔布斯去世前不久他还在指示他的营销团队给小学施加压力,以便学生们可以使用iPad来学习阅读,而不是纸质的书籍。让学校成为该产品的桥头堡,通过让学生熟悉这一工具,从而培养未来的购买者。谷歌也一样。

去年,20% 的 K-12 学生被要求使用谷歌 Chromebook,总计超过 3000 万学生、教师和管理员使用谷歌的 G Suite for Education。便宜的笔记本电脑和功能强大的软件已成为学校教授计算机和其他技能以及与学生和家长之间沟通的极具成本效益的媒介。孩子们可以提交作业,参加考试,检查成绩,并使用这些 Google 产品与他人协作。

根据电子前沿基金会(EFF)的报告,这些谷歌产品还为谷歌、学校和其他软件制造商提供了收集学生个人数据的机会。基本上,这些产品是谷歌用来推动其广告业务的特洛伊木马

EFF 发现许多学校没有提供有关数据收集的书面披露或没有非常关注隐私条款,而且大多数学校都没有为学生提供退出的选项,没有提供替代方案。这意味着学生对谷歌的防备比成人更少,谷歌利用了这种松懈,建立了学生的详细档案,并将其用于广告、市场研究和其他目的。

在众多诉讼案件中,Google 已承认这样做了,包括扫描和索引学生的电子邮件、以及向13岁以下的 YouTube 用户发送广告。谷歌还承认,它收集了通过其教育软件登录的学生用户的各种个人信息

但这么做的不仅仅是谷歌。在其调查中,EFF 发现其他软件公司也在学生使用他们的产品时收集学生的个人数据。

电子图书不仅是你的新玩具,还是大数据市场的一个极佳的财富来源。全球范围内已经至少有970万台iPad销售量,苹果的租金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对于每一份加载费用,苹果公司都要抽取10%的利润。同时作为奖励,阅读时间也在被货币化。

而电子书实际上充斥着窥探你阅读习惯的各种软件应用。世界平板电脑行业的领导者之一,也是国家经理采购联盟(FNAC)在法国的合作伙伴 — Kobo 在挖掘了基数为2100万用户的数据后宣称,那些购买了泽穆尔最新作品的人中只有7.3% 的人坚持读到了最后一页。

他们知道的可不止这些,还包括你对段落的选取、你的笔记和复制,其中就隐藏着你的想法、欲望、倾向和目的。

大数据还可以在书籍选择和阅读方式方面提供非常有效的信息,这些信息紧接着被专卖给希望更好地找到目标消费者的出版商和广告商,这只是基础层面的。在法国,两个主要的无限下载电子书的网站就仅仅通过提供阅读数据来融资。以 YouBoox 为例,他们甚至还为出版商提供了一个可以获取阅读者信息的专门网站。

电子书的出现不仅仅是为了让书本消亡,而是通过各种超级文本链接让书本的“内容增加”,“变得丰富和生动”;同时还通过各种各样类型的声音、视频、以及注释等组成的桥状网络来吸引并干扰读者。

大数据追求者的目标就是把所有人的时间都放在网络上,因为这些时间就是他们的利润。沉浸在纸质书中的读者是大数据遥不可及的,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网络连接,他们不提供任何数据,因而就没有任何养活老大哥的商业利益。

网络公司的企业家们最不想要的就是缓慢而专注的阅读。鼓励“浅阅读”是符合他们利益的,美国著名作家 Nicholas G. Carr 说。

电子阅读的习惯已经养成,并且占据网民中绝大部分,这种习惯导致人们像一群沉湎于觅食的蜜蜂一样,总是快速地从一个主题跳到另一个主题。思想变得碎片化,很难集中精力在某件事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互联网传播知识的效用不报太大期望。(《iYouPort 答读者问:“受众面不是重点问题”》)

IYP 的圣诞节特辑读者来稿中有一位读者写道:“每天都在看很多文章,很多人说的话,有些东西写的很好,当时会觉得将来一定用得到吧。可是我要用的时候才发现 ……它们根本没有在我的脑子里。” 这位读者描述得很准确,而且这是非常具有普遍性的。

哲学家 Roger Pol-Droit 曾经警告过:这种阅读形式导致思想在集中与不集中两种状态下不断切换,并且也导致了不同记录的永久性重叠,同时也会引起读者对电脑屏幕、信息以及外力的持续性依赖。所有这一切都会深度改变人们的思考和感知方式。他是对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对媒体垄断 — 六家巨头把控的大型媒体公司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 — 这一事实保持绝对的警惕,因为对屏幕高度依赖的结果将导致所有人变成符合富人利益的定制人,寡头的玩具。也是为什么要强调独立媒体的重要性,独立媒体不仅是传统的新闻自由的捍卫者,并且,还是缓解媒介绑架的唯一方法 — 如果已经没人能离开互联网的话。

有证据证明,电子阅读会深入影响人们的思想结构本身,电子阅读者对信息的接收和理解能力都更弱。阿尔伯塔大学的研究人士所做的实验更令人震惊,他们让两组受试者阅读同一则新闻,结果显示,阅读了被数字化加工充实的新闻的人中有75%的人对该信息的理解有困难;而另一组仅有10%

加州大学心理学教授 Patricia Greenfield 指出,越来越频繁的互联网使用将会削弱人们深入认知的能力,这包括进行归纳分析的能力、产生批判性思考的能力、以及想象力和思辨能力。以下是我们对1月份出现的一则新研究给出的评论,您可以在这里看到这项研究《Exposure to opposing views on social media can increase political polarization

Greenfield 不是唯一一个对此提出警告的科学家。病理学教授 Gary W. Small 也曾指出,当前数字技术的爆发式发展不仅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和沟通方式,同时它也迅速并且深入地改变了我们的大脑。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哪个技术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使人们的认知结构发生如此的混乱。

人类大脑有着与生俱来的对信息接收的贪婪性,由此便成为了大数据手到擒来的猎物。在石器时代,人类的大脑只有分散注意力才能保持生命持续,全方位分散注意力可以帮助人类在背景嘈杂中发现危险的蛛丝马迹,并及时作出防御。

而数字时代不断向人类大脑提出要求,就像食品企业深知我们对高油、高糖、高盐食品的天生渴望,他们就有办法让人们在逛超市时把购物车塞满,大数据公司利用人类大脑的贪婪性来获取大量信息。并且由于人类大脑天生会被一些无意义的琐事干扰,就像散乱的拼图一样,变得难以集中。人类正在丧失专注和思考的能力 — — 这就是为什么新闻如过眼云烟而无法起到任何推动变革的作用(另一个方面,即 现代的媒体的问题这个方面的解释我们已经做出了,而当下媒体之所以变成这样,正是因为他们高度迎合市场,也就是说,市场的娱乐化碎片化倾向在先,媒体转变在后),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难以通过社交媒体促成有意义的交流

网络是一台把一切现实简化的机器,它甚至把语言本身也简化了。tweeter 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多年前人们就开始嘲笑,互联网人的思考不会超出140字。而大数据的操纵者通过使语言贫瘠化,令语义的多样性大大减少,使所有人的世界观变得简单而统一

从数字化教学到MOOC(即大众网络开放课程的竞争),学校培养出的不再是公民,而是完美的消费者,最适合数字经济的个体。历史学家 Marc Fumaroli 描述大数据的意图时形容到:“它把人类禁锢在一个充满功利主义的、可操纵的世界里”。(“数字世界危机下的人文科学”,《费加罗报》2015年3月)

“我们所处的是一个转瞬即逝的世界,消费代替了瞬间的延续“。历史学家 François Hartog 为此创造了一个新词:“现时主义”。因为目前这个现时有自己的眼界和前景,能够自给自足。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现时包涵了它所需要的一切过去和未来,它是一种永远的现时,人们更愿意将它称之为“永恒的”。

在时间的桎梏中,唯一的境遇即瞬间。可以说这是一种虚无。尼采曾经说:“瞬间:它就在那里,嗨,它一下离开了;虚无追上了它,瞬间之后便是虚无”。这句话如今可以很好的解释互联网信息对现实的无能

线性时间消失了。在网络上,既没有开端,也没有结束。

大数据充分宣扬了《历史》的作者希罗多德 Herodotus 的思想。这部作品完成于2500年前,是人类历史上首部叙事作品。它不仅在于刻画事件,它还追溯起源,人类就是构筑这个起源链条上的一部分。Herodotus 充分讲述了连续性思想和意识。

高度促进超个人主义的社交媒体不仅夺走了民主辩论的机会,它还令人们不再能团结起来抵抗恶劣,不论是政治严冬还是气候变化,最终,人们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大数据删除了编年史,抹去了历史坐标,它将会导致无序和混乱。没有了时间的深度,每个人都生活在扁平的世界里,处于同一水平上,具有同样的价值。

已经无法通过教育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在学校,历史的年代教育已经让位给了专题演讲。如今的人们不仅忽略历史,而且连叙事概念也不复存在了。大数据秒杀了荷马的功绩,是他奠定了西方文化的叙事学基础。荷马的作品构筑了公民、个人和社团的概念,它是一所学习生活的学校。而现在,在无尽的、移动的互联网世界里,Cronos 的时间之箭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叙事不再出现,它已经淹没在互联网时代的焦灼之中。

使用谷歌地图的人达到十几亿之多,如今没有人会在迷路的时候忘掉GPS。我们把指路和导航的任务交给了大数据,通过对这些日常生存基本功进行转包,人类的大脑将越来越退化。对记忆力和方向感来说也是同样如此。

出租车司机由于熟记城市道路及名称,他们大脑中掌管记忆和方向感的海马体特别发达。相反,如果我们过度依赖导航而不经常动脑,大脑组织就会发生物理性的转变。

几千年来,人类通过绘图学和编年学构筑我们的思维,如果没有了这些工具,我们就会越来越难以掌握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

Vitaminwater 去年对智能手机成瘾者发起了一项100,000 美元奖金的挑战,如果参赛者可以在没有使用任何智能手机的情况下生活 365 天,他或她就可以获得 100,000 美元。这是有特别意义的,而不仅仅是个游戏。

大数据取代我们知晓这一切,并不要紧。和数字网络相比,人类的神经系统运行速度仅为其四百万分之一,正因此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宣称:“人类的大脑是一台过时的机器,它需要被速度更快的处理器和更强大的内存所取代”。

总之,在这里,你只是消费者,而不是公民。⚫️

Une puissance mutante, ensemencée par la mondialisation, qui ambitionne ni plus ni moins de reformater l’Humanité. La prise de contrôle de nos existences s’opère au profit d’une nouvelle oligarchie mondiale. Pour les Big data, la démocratie est obsolète, tout comme ses valeurs universelles. C’est une nouvelle dictature qui nous menace. Une Big Mother bien plus terrifiante encore que Big Brother. Si nous laissons faire nous serons demain des “ hommes nus “, sans mémoire, programmés, sous surveillance. Il est temps d’agir. 《L’homme nu. La dictature invisible du numérique》Marc Dugain & Christophe Labbé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