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改开”的新面目:监视设备的兴起及生活状况的变化(多图)

  • 高价 U 盘作为门票、遍地二维码、电吉他、自助餐和高科技的全民监视系统……你觉得我们正在哪里?也许你猜错了。这里是朝鲜。朝鲜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不仅验证了我们几个月前的预测,而且还有更多的东西。本文是一篇情报分析,偏重于提供素材和思路。欢迎来到平壤

下图是 Evans 在五个月前的思路,当时是半岛局势出现变化的最初。显然由于字数受限没能写得更详细,现在有了更多详细信息,能证明这一思路是正确的。

视频监控技术的使用似乎正在朝鲜国内急剧上升,这是 NKNews 记者上个月前往平壤的一次旅行见闻、以及从全国各地拍摄到的照片。

时间是 2018 年9月。走访可见,平壤几十个地点都安装了闭路电视监视设备,包括工厂、旅游景点、和酒店住宿。

值得注意的是,在许多街角和其他户外公共场所也可以看到摄像机,包括在某些情况下看起来可以远程控制的 PTZ(平移/倾斜/变焦)设备

与 2017 年的走访相比,这些监视设备如今似乎出现在了更多的地方。

此外,现有的具有雷达能力的交通拥堵网络在平壤继续扩展,而从该国东北部的 Rason 获得的照片显示,8 月份在消费者市场上已经开始出售多种类型的监视设备。

该市场的韩语标牌显示出售的设备包括“儿童监控摄像机”、“录像机”和“USB 摄像机”等

在今年 8 月和 9 月获得的其他照片显示了 Kaesong,Samjiyon 和 Nampo 等地公共场所配置的监控摄像机。

通过翻译,一名工作人员在平壤师范学院解释了监视摄像机的目的

在平壤教师培训学院,每个房间里都有 CCTV 监视系统,9月份的访问中,一名工作人员解释说,安装这些监视系统的原因“有很多”。

好吧您已经猜到了,和全球其他热衷于监视社会的政府一模一样,都是些歪曲和狡辩 — — 把安检歪曲为“安全”、把监视审查解释为“稳定和监督”。

该工作人员说:“首先,为了安全起见。第二,为了课堂观察“,通过朝鲜外交部的翻译,他们还说,“校长不仅可以亲自观察教学过程,而且还可以通过摄像机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进行观察……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好地评估教师的工作水平,这可以带来更好的监督。”

但是,工作人员没有说明摄像机的真实作用。

“我认为我们看到了两件事,”斯坦福大学讲师兼韩国研究员 Andray Abrahamian 博士说。

“首先,监视系统的成本在过去几十年中显著下降。此外,朝鲜机构的支出能力也比 2000 年代初期或中期更多。““热衷于监视社会的政府基本都会将此解释为犯罪率上升,但我不知道如果考虑我们在访问朝鲜时遇到的知情限制,在那里,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说犯罪率是上升还是下降,因为没有真实的数据”,他说。

以上是 2018 年9月的见闻。以下是 2018年10月初,我们的走访见闻。

先说一些没有什么变化的朝鲜特征。遍地都是卖金正恩语录的,大概有1、2、3、4、5 不同的分册,还有一本“主体思想问答手册”、一本“先军思想问答手册”。而且语录有中文版,其中有一句话很有趣:“有了思想的鸡蛋能击碎石头”。

更好玩的是,看了一场十万人的表演,就是下图这样。注意是十万人哦!你能看到后面的大屏幕,它似乎像舞台和展厅的大型投影屏?不,那是活人组成的画面,都是中小学生,并且“画面”不断变换非常惊人。能让你充分体验到集体主义社会闹心的审美观。

看到没?还有中文呢~

十万人的大型表演

为了寻找细节线索我们从头看到尾。有趣的是,并没有金正恩单独出现的画面,所有画面都是金和文在一起的,这场演出中还放送了金正恩和文在寅携手的视频,如下。

尤其是该演出的票价,令我们这些穷光蛋印象深刻。据称给外国游客还是最低的优惠价:800 RMB,给当地人的票价是几千 RMB,最佳观赏位置高达几万 RMB。

门票也不是普通的票,而是一张 U 盘,上面有二维码,扫码即可入场。

二维码在朝鲜非常普遍,饮料瓶上、巧克力包装纸上,到处都是二维码,域名都是以 kp 结尾的。

每个旅行社都可以上网;朝鲜的教育、医疗和住房是免费的,地铁卡、公交卡据称单位每个月作为福利发送;他们似乎没有劳务市场,工作是分配的,就像中国80年代及以前那样。

我们的手机在朝鲜没有 3G、4G 网络,也没有 Wi-Fi,但是可以看到 googlemaps 上有平壤所在的位置,可以离线使用,不至于走丢。

当地的司机不懂中文,但是懂简单的英语!这是让我们感觉最有趣的地方之一;酒店也一样,前台能讲流利的英文,却不懂中文。但是一些卖东西的摊位能懂汉语。

平壤小商店的售货员不卖东西给外国人,而且售货员大多不会说中文;似乎街边商店需要票券类似的东西,不是光有钱就行(中国80年代那种粮油肉票?我们不懂韩语,而他们不懂英语和中文,于是没能打听)

这是第一餐。就是很简单的快餐,后面那瓶饮料是梨汁:

下图是朝鲜本土的口香糖。其标签看起来很成熟,不仅有千克,还有显示热卡的千焦:

下图是朝鲜的农贸市场一角,好吧水果的确是挚爱:

这里是朝鲜的 K 歌房在为游客演出。请注意电吉他和领带的细节。

朝鲜人是可以穿西装的,但是他们不穿牛仔裤,牛仔裤被认为是“美帝国主义发明的玩意”,但是电吉他呢?似乎朝鲜人没有这方面的解释,也不禁止,音乐是另一码事吗?我们也不知道。顺便说酒店里不止有练歌房,还有自助餐。

板门店大概是相比下管制最严格的地方了,有戴着头盔的持枪大兵把守,但是也允许游客参观,需要朝鲜士兵陪同,没能拍照。但回来的时候就可以拍了,这些大兵在车上和游客一起唱歌玩笑。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死板;如果你在远处朝他们挥手,他们也会挥手朝着你笑。

在以前,朝鲜方面是配一个导游和一个安全监视员的,现在后者没了,负责“安全监视”工作的换成了高中实习生。他们的中文讲得很棒,而且据称是自学的;电视里有两个朝鲜频道,其中一个是朝鲜中文频道

街上的汽车数量之多有点儿超乎想象,甚至遭遇了堵车。能看到公交车、有轨电车、还有双层巴士。但是整体感觉空气很好,大概因为周边都是山区的缘故。朝鲜 90% 是山区农田,此时能看到他们的收割作业,大多是手工收割,也有看到两台收割机,还有牛车。

下图是途中看到的双层巴士

街上几乎是清一色的中山装。男人统一穿裤子,女人统一穿裙子,不论男女老幼。于是“裤子”在朝鲜就指男人,如果你问对方有没有男朋友,那么说出来就是:“你有没有找到裤子?”

高阶层叫“金裤子”,离异男叫“旧裤子”,丧偶男叫“破裤子”

下图是朝鲜的住宅楼,还有高层建筑,虽然不是很多。如果没有那两张大头照和一堆标语的话,你可能会误会这不是朝鲜。

朝鲜的洗脑教育的确非常厉害。一位有韩国记者问金日成的铜像有多重?一位年仅 9 岁的朝鲜少年说:“他的重量就是我们全体朝鲜民众心脏的重量!”……嗷

入关并不难,导游会给每个人发一张朝方旅游签证卡,如下图(上),然后还需要填写一个入境申报单,下图(下):

关联一个我们三个多月前的编译报道:朝鲜精英阶层已转向中国的 BAT 平台,原因是平壤对 Facebook 和其他西方网站采取了限制措施。自2017年 12 月到 3 月中旬,朝鲜领导层 “几乎完全放弃了西方社交媒体”,转而使用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

与此同时,VPN 等技术的使用量增加了 1200%。朝鲜的精英阶层有三条接入互联网的途径:一是通过国内的连接,另一条是通过中国联通/网通分配的 IP 段,第三条是通过一家俄罗斯卫星公司提供的卫星连接。

就如本文第一张图中所解释的,“改革开放”是给专制续命的唯一有效方法。由于“开放”会改善人民的认知,于是必定会带来异议。也于是,Evans 当初推测,“改开”模式最关键的一环是全民监视 — — 对社会的全方面控制。现在已经证明了这点。

以下关联另一个信息的分析。

自 2015 年5月以来,一个由数十个网站、博客和社交媒体账户组成的神秘网络已经发布了数百个讽刺漫画、信息图表和政治信息,批评朝鲜的人权记录和其领导人金正恩。但韩国的间谍机构拒绝承认与该网络有任何联系。

该网络还特别发布了多个精心设计和专门设计的图形,以展示和推广秘密的 Cheollima 民防组织的工作,该组织声称在去年2月金正男被暗杀后帮助保护金正男的儿子。

但是多家媒体试图通过与网络相关的用户名、电子邮件地址和网站联系人的通信来识别支持者时,只返回了一个结果:一名来自伦敦的志愿者、西班牙语翻译,他说他对此一无所知,不知道该活动的背后是谁或者是什么。

在朝鲜人权界工作的 14 名积极人士、捐助者和脱北者都表示,他们不知道谁是这项工作的的幕后推手。鉴于该社区规模较小,这是一个显著的脱节。

FHRNK website screenshot: http://fhrnk.blogspot.com

该网络创建和推广的请愿书和公开信要求将金正恩提交给国际刑事法院,让白宫将朝鲜作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支持者,并让俄罗斯终止与朝鲜的所有贸易,等等。

还有一些制作专业的动图,描绘了一个泪流满面的金正恩在他的祖父和父亲的肖像旁边自慰,显示了朝鲜囚犯营地的强制堕胎,并模拟了朝鲜 ICBM 对旧金山的攻击可能是什么样的。

该网络具有专业品质的绘画和信息图表,以及原创的、奇异的、有时还有技术复杂的漫画,这些内容共同调整全球和朝鲜特定的新闻,以吸引人们关注平壤人权记录的现状,以及核计划和黑客攻击能力。

并且使用了加密的互联网连接以隐藏其材料的来源,调查显示,通过一个名为“朝鲜的自由与人权”(FHRNK)的实体网站,在线文档称这是一个“基于洛杉矶的非营利组织”。

尽管有此描述,但是美国国税局(IRS)的名单中没有这个非政府组织的记录,而与网络内的所有其他资产一样,被标注为指导该网站的联系人没有回复媒体的来函。

Annotations often appear to be written by non-native speakers

用外语制作的漫画通常具有非常笨拙的语言表述,这表明它们不是由母语人士制作的。当然,这种也可以假装出来。

此外,为网络制作的一些漫画伴随着明显的假签名,虽然其设计使得制作者无法定期更改名称,尽管显然是由同一艺术家制作的

Gregory Pence 是一位漫画家,他为首尔的 Daily NK 做出了贡献,并熟悉那些经常制作朝鲜漫画的少数艺术家,但他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个网络所输出风格的艺术家。

“这些模仿账户以多个创作者的作品为特色……这是一个大杂烩。”

但他说有些属于现有作品的复合设计,并且他还说,“一些图像表明其技能非常专业,制作这样的作品需要大量的时间,更高级的插图可能需要超过 15–20 个小时。

Artwork is often sophisticated in nature, but with often graphic content | Picture — Instagram @kimjongun6666

另外25个由 “David John” 制作和上传的独特视频(这个显然的化名是 FHRNK 网站上最突出的人物,但似乎没人知道他是谁)平均每个有 5–20 次的观看,鉴于其制作难度,这是个极低的数字。

由该网络维护的 Twitter,Instagram,Pinterest 和 Google Plus 帐户中,绝大多数跟随者的粉丝数量在数百人左右,尽管有一个日本的 Twitter 帐户拥有相对较高的 4056 个粉丝

一名驻首尔的朝鲜人权活动家表示:“其中一个主要的危险因素似乎是他们制作了许多原创内容,而其中大部分都没有任何影响力,但他们似乎并不关心……他们在 Blogspot 和 YouTube,Vimeo 等上投入了大量内容,并制作推文,但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们也没有真正与观众互动过……给人感觉几乎就像他们正在按照配额填写内容,并且不关心之后发生的任何事

但一些标签很有意思,如下图,有俄语、中文和英语:https://cdn-images-1.medium.com/max/1280/1*PZ8kSeRdA0wmCRzJEHvaAg.gif

与此同时,像 Twitter 上的 @Kpop Lover 这样的账户似乎是什么都不做,只是自动转发 @FHRNK 发布的所有内容,以及年轻女性 K-pop 艺术家的照片流。

看来,这项努力旨在将反朝鲜材料投射在画布上,使其更好地吸引英语、中文和俄语世界的主流社交媒体消费。就像仅仅发布朝鲜特定内容的其他帐户一样,网络中的用户名共享与向许多图片添加的非主题标签标识符具有相同的特征。

该网络还宣传了一份官方的白宫请愿书 — “ 美国众议院立法者应该将朝鲜列为国家恐怖主义支持者 ” — 最初被名为“SW”的用户添加到 WhiteHouse. gov 网站。但是,虽然请愿书是由该网络通过一些专门设计的漫画推广的,但它被白宫网站关闭了,“因为它不符合签名要求。”

2016 年10月又多家媒体报道,类似的请求将巴基斯坦作为国家恐怖主义支持者的请愿书也被关闭了,未透露姓名的白宫消息人士告诉记者,由于签名是以欺诈手段收集的。

该网络发布的其他请愿书呼吁结束与朝鲜的所有贸易关系(Change.org、俄罗斯总统请愿网站等)、呼吁美国和欧盟“ 阻止朝鲜发展核武器计划”……虽然未被禁止,但确实只获得了极低的支持率。

那个化名为 David John 的人究竟是谁?出于什么原因,该网络在投入大量时间制作反朝鲜图形

漫画、请愿书和博客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该网络的真正基础在哪里?

David John 的 Google Plus 帐号与电子邮件地址“ [email protected]”相关联,后来通过“ 关于朝鲜的漫画书”网站链接到“ [email protected] ” — 另一个别名,用于在 Pinterest 上发布相同的漫画。

虽然 Lee Na-ra(이나라)是韩语里用于女性的名字,但它翻译成英语就是“This Country”。

“David John”发送的信件由本地发送服务器记录,时间大概是在韩国使用的 +9 GMT 时区发送,并使用了支持韩文字符输入的键盘组。

Image data extracted from multiple graphics, social media outlets, and languages showed it to be produced on a computer with the same software and time zone in South Korea |

可以追踪与该网络相连的多个 IP 地址到 ibVPN — — -一种通过“军用级加密”隐藏用户位置的服务 — — 对 FHRNK 组织的维基百科页面进行了少量编辑,找到来自韩国京畿道的韩国电信 IP。

该网络中艺术家和帐户使用的链接共享服务称为 Durl.Me — 是由韩国门户网站 Daum 于2011年5月推出的服务。

但该网络应该与官方无关,否则至少可以减少一些英文拼写错误,并且应该投入更多的推广宣传,而不是现在这样发布后置之不理。至此依旧无法确定其属于哪个国家。以上只是一些调查思路,如果您有更深入的思考,欢迎留言与我们探讨。

无疑,朝鲜正在发生变化,一个进化版的专制政权已经显露了轮廓。希望本文提供的素材能为相关研究带来帮助。⚪️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