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社会的心理阴影:阻碍型性格和强迫性人格——社会角色的代偿可能(5)

  • 具有阻碍型性格的人群成为专制体制最合适的仆从,这些人维护现有的制度体系,并阻止一切社会变革

一些人的性格已经被固定下来了,成为了这个僵化社会系统的傀儡和组成部分。这个社会系统通过权力和恐怖统治扼杀了人们自由的灵魂,使斑斓多姿的生活在单调灰暗中变得无望。

具体分析两种特色级性格,是它们共同构成了极权体制,削弱其规模有助于顺利转型,避免迭代。

阻碍型性格

具有这种性格的人,是压制机构中的士兵、服从命令者、恭顺的臣民和依赖性最强的幼儿,他们顺从权威,信仰权威。他们不具备拥有个人观点的能力,大部分时候缺乏独立的判断,但是他们能很快获悉并学习最受大众欢迎的观点,最终也使之转化为自己的观点。

敢于独立判断、拒绝人云亦云的勇气在他们身上不断被矫正、被消磨。缺乏自我肯定和自信,因而饱受自卑、恐惧、精神抑郁和焦躁的折磨,他们的生活信条是:“小心、千万不能做错事、可能会有灾祸降临在我头上、我必须保护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毫无意义、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太弱小了,改变不了什么”……消极、退却、屈从和认命的态度给过去的生活打下烙印。

本群不要谈政治、别说了小心查水表、你做不了太多好好活着才要紧、想想父母家人就别折腾了……这些观点愈加常见。

萎靡、懒散、无助、消极抵抗、痛苦、悲叹、抱怨 ——人们用这些方法对令人沮丧的经历进行无意识的报复,而这些经历原本非自愿,继而又被迫沉入心底。

在与这种类型的人交往时, “能量交换 ”通常会慢慢消失,谈话停滞不前,变得纠缠不清,生活仿佛被一团忧郁的阴霾笼罩着、压迫着,谈话的双方很快都会觉得精疲力竭。感情的输送似乎掉入一个 “无底洞 ” ,既不能 “感染 ”对方也得不到有效回应,就像撞上一面布满麻木和猜疑的土墙。

主导并支配人们所思所想的是不信任(生活是危险的,没有人真正理解我、没人会真的爱我  )和怀疑(这一切都没有意义,我势单力薄永远也不会成功),其表现则为苦思冥想、犹豫不决、缺乏决断力(就算我作决定,也可能是错的,会遭到鄙视,还不如首选认同)。

具有阻碍型性格的人群成为专制体制最合适的仆从,这些人维护现有的制度体系,并阻止一切社会变革。他们唯命是从,是自愿被 “驱遣 ”的受害者;同时他们又具有供养型思想形态,舒服地寄生在这个体制中成为 “施暴者 ”的一员。

这种性格扭曲本身也是对被阻滞的生活的一种代偿。在这种生活中,人们必须消耗能量来抑制和妨害自己的内心,他们先是停滞在口欲期,然后幻想获得代偿,然而这些仆役们最终很快就被他们附庸的体制敲骨吸髓了。他们懒惰、依赖性强又为数众多,很有可能会建立另外一个新的专制型社会体系。

他们在体制外,或许能理解极权之恶,但不会真正的反对体制。他们只能适应做奴隶的生活,否则就必须再次背负沉重的人生、重新经历并忍受性格上的束缚。这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比承受最血腥的暴政还要可怖,或更糟糕。

强迫性人格

尽管在广阔的领域内,尤其是在国家安全方面,人权已经被长久性地歪曲了,但对整个国家机器而言,国家内部的法制程序却始终是要予以保障的。维稳机器喜欢说“多加小心,别踩到红线、别给自己找麻烦”,它们更喜欢标榜“法治社会、依法治国”。

在一个法制观念和法制精神已经完全处于病态的社会体制中,法律与秩序却是最高准则。从广泛的角度来说,人们只需向外踏出必要的一步,仅一步而已,但一个强迫型性格的人却不敢这么做。他们甘愿只生活在向他施以重压的小圈子内,不越雷池一步——我们通常讲到“红线意识”的时候一般是指党管媒体下的新闻机构,但该意识其实是社会性的,就如政治反对者所言:在“现有的法治框架”下没有真正的反对。

这种被束缚的思维和被 “修剪 ”过的人生经验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这类人总是适合接受并完成某些任务。如果之后追究他们的责任或询问理由时,他们的辩解也总是在那个小圈子里打转。他们的生活范围是狭窄且僵化的。

研究强迫型性格不能无视追名逐利的功利观。这种功利观常常会发展为对这种病态人格的代偿——当影响力、被认同和生计稳定的感受能带给他们很大的补偿时,这种性格的人便会更加积极的表现。

一个人越是强烈地追求权力和影响力 ,他抵抗自身缺陷综合症行为的心理动机就越可疑 。

强迫型性格的工作狂和野心家们也照样会性格紊乱,依旧为政府卖命。他们是这个体制赖以运转的车轮:积极分子、技艺精湛的工匠师傅、最好的工人、领导、官僚分子、干部以及文化、艺术及科学名流。强制性束缚和自身主动的情感克制需要消耗生命能量,并促使个体进行必要的代偿。他们的能量先被阻滞,接着被引导为这个体制服务,这些人因此得以继续生存。他们肯定会将这些束缚复制到新的体制之中,主要是复制所谓能够飞黄腾达的功利原则。他们还热衷于那些经常出现在政治宣传中的有关富裕、进步和腾飞的预言。

他们是技术至上论者、冷静的算术家和脑力超载的理性主义者,并以他们对科学的信仰来获得支撑。人们失去了生活、感情和涌动的欲望,却认为这会通过科技成功、征服自然和社会成就来弥补。这些人内心软弱,自我价值认同受到了伤害,由于被迫适应外界压制,自主性也出现问题,他们对权威唯命是从,接受严厉命令,并以它们为准建立其内心准则,造成强迫型性格。

极权主义的统治一方面生产这种性格,一方面又将这种性格形态继续传播下去,以此令这个体制千秋万代永远存在。

社会角色

社会角色是指由于职业、职能和分工的不同而具备的综合性行为规范以及行为主体特殊者的性格特征,这一行为主体则需要很好的迎合这一角色的期望和要求。

阻碍型和强迫型性格是两种独裁性格的变体 ——一个更被动(阻碍型),一个更主动(强迫型)。阻碍型的仆人们不情愿地执行强迫型的独裁者们强制下达的命令。许多人认为服从命令和下达命令是 “非常令人愉快的 ” 。这说明,心灵的束缚已经无法使人们拥有自然状态下的喜悦了。

在家庭、伙伴关系,特别是在等级分明的机构中、和官僚主义的国家机器中,我们能够发现这两种典型性格。它是国家/政党和人民之间最基础的关系。因此,考察社会中特定人格的扭曲,可以判定此人特定的社会角色。

要理解社会角色的双重意义:在束缚人的同时,它又给予人支持和安全感;它为社会的基础设施服务,但也可能因规定过于严苛而扼杀人们的公共生活;它鼓励、发展并认可某些特定的能力,但也能够强化现有束缚,并可能因为服务于某些特定需求而被滥用。

对于那些有缺陷综合症、情绪淤积的人来说,社会角色能够提供理想的机会,让他们融入必须完成的任务,适应已有的关系,消除内心的紧张,忘却原有的心愿和渴望,在尽可能完美的角色扮演中获得成功和肯定。但就如前文中的分析,这种满足并不能真正让人放松,所以人们不得不强迫症似地、上瘾般地重复这一角色。由此,人们开始“为了扮演它而去扮演它”。

~~~~~~~~

极权社会里共存着一系列最常见、最具特色的社会角色,它们典型的性格反映了这个国家的社会特征,这些角色是:当权者(体制内高层)、野心家(以亲体制为投名状削减脑袋“往上”爬的人)、从众者(性格怯懦无主见,感知到“主流”便一概拥护的人)、反对派(持不同政见者,基本是无党派人士)、出走者(因遭受或担忧政治迫害而远赴他国的人)、和空想家(作家、艺术家、心理学者等知识分子)。一个人身上不一定只存在一种角色。

其中对于“空想家”的定义可能需要解释一下:他们基本都拒绝空话 、套话和虚假的表忠心 ,宣扬和平 、社会公正 、人权等最根本的价值观 ,空想家的阐释和表述听起来真实而令人信服 ,也揭露了社会体制的欺骗性。他们的工作同样担负着风险,随时有可能遭遇打压。然而 ,空想家们的影响也呈现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形式 :一方面 ,他们保卫了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念 ;另一方面 ,他们却在不经意间接完成了一项职责 ,那就是让受众在机会主义的惬意里轻松生活 。

他们是在没有真正的自由、距离、忽视内心以及没能完全舒展开的情况下创作的(或者说反抗),这是一种极其复杂的心理代偿形式——全心为别人考虑的同时却刻意隐瞒自己的痛苦。

这个专制社会中的人们不能被简单地划分为受害者和施害者 ,明确这一点很有必要。所有人都被畸形社会的 “病毒 ”感染了 ,每个岗位都同时兼有受害者和施害者的双重身份 。但可以肯定的是 ,二者的权重人人有别 ,所背负的真正意义上的罪愆也大相径庭 。无论他选择了何种社会角色 ,道义上他还是要为自己负责。

不同的社会角色都戴着相同的、严肃认真的面具,而这面具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隐藏和抵消内心的缺陷综合症。如果不能认识和鉴定这些事件背后的心理动机, “转折点 ”则有可能会成为一种错觉。⚪️

完整版

诊疗笔记:求极权社会的心理阴影面积(1)

极权社会的心理阴影:健康的人格、缺陷及缺陷的形成(2)

极权社会的心理阴影:压抑的恶果和被误解的代偿(3)

极权社会的心理阴影:物质主义的由来、恶意愚蠢和攻击性冷漠(4)

极权社会的心理阴影:阻碍型性格和强迫性人格 — — 社会角色的代偿可能(5)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