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时间再天真了

  • 主流媒体好像突然意识到移动设备上的应用程序通常会保留用户的日常运动模式,通常没有任何真正的同意或透明度,然后将有价值的数据卖给出得起价的每个人……但这应该是基本常识

上周,纽约时报发了一篇文章,试图说明每个人的每日位置数据的交易和共享的常见程度,并没有太多有意义的保护或监督。

该文的作者及其主题都有一些天真的震惊,因为他们好像突然意识到移动设备上的应用程序通常会保留用户的日常运动模式,通常没有任何真正的同意或透明度,然后将有价值的数据卖给出得起价的每个人。

然而这早已应该是常识。

调查发现,至少有75家公司经常搜集精确的位置数据,但从未能说明如何使用这些数据。 “纽约时报”记录的一些公司指出,他们经常收集超过2亿部移动设备的数据。在许多情况下都是非常精细的数据,每天更新多达14,000 次。当然,如果你一直在关注就能知道,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位置数据一直是移动运营商(以及其生意链中每一个环节)的金矿,它已经被出售给从城市规划者到购物中心的所有人。

虽然运营商和那些处理这些数据的人经常坚持称“不会造成伤害” — 坚称数据是匿名的,但报告反复表明这种数据并不是真正的匿名,特别是如果它可以与其他私人数据相关联的时候(黑客获得的、泄漏的、自行曝光的等等)

奇怪的是,纽约时报甚至没有提到移动运营商在这个问题上的作用,坚持认为位置数据销售“最初是为附近的企业定位广告”。纽约时报天真得不是一星半点。实际上,移动运营商一直在跟踪和销售您的位置数据,而最近的 LocationSmart 丑闻(暴露了北美几乎每个移动客户的个人数据)等新闻都很说明问题。很明显,这些数据被出售给了数十个第三方位置数据经纪人及​​其销售合作伙伴 — 并没有保护。

换句话说,应用程序位置数据共享只是一个大问题的一小部分。一个始于电信运营商的问题以及我们完全没有让他们对类似行为负责。

多年来,多家 ISP 被指控收集和销售消费者点击流数据。当他们被要求提供详细信息时,许多人要么拒绝提供,要么拒绝回应。随着更加复杂的网络设备如深度包检测的出现,ISP 开始跟踪和销售在线浏览习惯,一些运营商甚至会修改您的数据包,以便在您不知情或未经您同意的情况下收集更多信息。

最初的恶劣随后很快就感染了网络上所有其他生态系统,因为无数行业都奔向位置数据摇钱树而来,完全无视消费者信任和隐私的缓慢侵蚀。因此,专注于应用程序(或 Facebook)的焦点往往会忽略大局:这种行为现在已经成为所有技术的标准,而不是一些错误的异常现象。

不过“纽约时报”的内容仍然充满了对应用程序隐私的一些有趣的启示,比如甚至一些相关公司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甚至可以访问所有这些客户的位置数据。

这种冷漠和无能根植于蜂窝和电信行业,并且随后向外蔓延,感染了每个应用程序和互联网生态系统,因为许多行业都在无人监管的区域中觅食。事实上,我们在十年后仍然如此集体地对这个问题的危害性范围保持天真,这完全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Mobile Location Scandals Keep Making Facebook’s Privacy Flubs Look Like Child’s Play: The fact that we’re still so collectively naive to the scope of the problem a decade or two later is utterly mind boggling in and of itself.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