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记者在昂贵的铡刀之下

  • 所有政权都不喜欢真相,因为权力就建立在谎言之上。对真相的追求是一场持久战。

不独立的媒体无法成就真正的新闻,因为《媒体操控是战略性欺骗的重头戏》。

2015年3月,Hicham Mansouri 通过电子邮件向一家反恶意软件公司投诉,他怀疑有人可能未经许可远程访问其设备。

他还记得与该软件公司交换了一些信息,但几天之后通信就被打断了。

大约10名穿着便服的警察闯入他在拉巴特的家中,逮捕了他。

这是他讲给巴黎的CPJ的故事。他现在在这里寻求政治庇护。

Mansouri 当时担任摩洛哥调查新闻协会的项目经理,负责协调安全报道的应用程序 StoryMaker,并调查数字监控问题 —— 他因所谓的通奸被判入狱,这是诬陷的罪名以报复他的调查工作。

2016年1月,当他重新拿回自己的计算机时发现,与反恶意软件公司通信的电子邮件丢失了,显然是被人从他的帐户中删除了。

这不是个案。多位记者描述了电子设备发生故障的方式,他们认为这些设备受到了监视。

延伸:可能的解决方案和为什么应该高度警惕

独立记者遭受的监视和被迫逃亡严重打击了摩洛哥的新闻自由,该国记者几十年来一直受到骚扰。

“我们已经无法明确表示在摩洛哥有任何独立新闻,”加利福尼亚州的学者 Samia Errazzouki 说。

摩洛哥王国因支持温和的伊斯兰教和提高其性别平等记录以及其他被认为是使该地区走向进步的政策而受到国际上的广泛赞誉。

然而,曾经是摩洛哥记者的 Errazzouki 表示,那个被称为 makhzen 的强大国家机构 —— 君主制、政府部门和维稳部门、以及与他们关系密切的富商 ——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在积极参与对独立媒体的打击。

摩洛哥当局长期操纵广告市场以鼓励当局满意的报道,那些选择独立的记者受到逮捕和恐吓。

根据 Errazzouki 和调查间谍软件的国际组织(如 Privacy International 和 Citizen Lab)的研究,摩洛哥当局还部署了复杂的监控软件

很遗憾,这种情况在很多国家都不是新闻。

2016年底,al-Hoceima 市的一名鱼贩被一辆垃圾车碾压致死,他只是试图收回警方被没收的商品,此事件引发了整个北部 Rif 地区的大型抗议活动。

截至2017年12月,至少有三名记者 —— Hamid al-Mahdaoui、Mohamed al-Asrihi 和 Abdelkabir al-Hor —— 因参与示威活动而被监禁。

自由职业者 Ali Lmrabet 经常从西班牙巴塞罗那前往他的摩洛哥家乡得土安。 Lmrabet 写下了很多关于摩洛哥事务的评论,包括 Rif 抗议活动。

“每次他们都会试图对我使用间谍软件,”他说,他指的是摩洛哥当局。

Lmrabet 因在2003年“侮辱国王”的罪名被判处三年徒刑;虽然他在2004年获得了赦免,但他在2005年又因撰写关于西撒哈拉地区的报道而被禁止从事新闻工作10年。

Lmrabet 描述了他以前的笔记本电脑即使在他不使用时也表现出奇怪的行为,比如忽然在屏幕上打开难以识别的文件,或者莫名其妙地激活网络摄像头。

他说,反病毒软件在该计算机上检测到至少三个恶意程序。他表示自己遵循“严格的安全协议”。

总部位于伦敦的 Al-Quds al-Arabi 报记者 Saida Elkamel 表示,她有时会注意到,在某些手机对话中会出现回声,比如与 Nasser Zefzafi 的父亲的对话,Nasser 是一名活动家,由于领导 Rif 抗议活动而被判监禁20年。

记者说,她的手机经常摸起来很烫,而且电力消耗特别快。

Errazzouki 曾在摩洛哥学习政府监视,他对监控技术有一些个人见解。

在2012年公民记者团队 Mamfakinch 工作时,她和她的同事收到了一封意外的电子邮件,附件是空白文件。

据国际隐私组织报道,该附件实际上包含了意大利公司 Hacking Team 开发的间谍软件。

延伸:关于 Hacking Team

Privacy International 将2015年2月的间谍软件部署称为“只有政府才能做到的针对一群公民记者进行的重大投资”。

众所周知的 Hacking Team 数据泄露显示出,两个摩洛哥情报机构 —— 国防部高级理事会和国土监督局 —— 已经购买了 Hacking Team 的远程控制系统,该系统允许所有者监控目标的所有活动,而且是实时的

2018年底,公民实验室表示已经确定由以色列公司 NSO 集团开发的 Pegasus 间谍软件与“似乎专注于摩洛哥的运营商”进行了沟通。

2015年,摩洛哥内政部对摩洛哥非政府组织协会(数字权利协会)提起诽谤诉讼,该组织在 Privacy International 关于该国政府监督的报告中被引用。

根据卡萨布兰卡调查记者 Omar Radi 的说法,在 Hacking Team 内幕被曝光后,更多人拒绝与记者交谈。

这不难理解。当人们知道一个群体(调查记者)会被重点监视时,没人会愿意再和这个群体通话,以此来避免自己进入被监视的范围。

“愿意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他说。 Radi 此前曾在摩洛哥报道过现已解散的独立新闻网站 Lakome,该网站在2013年遭到摩洛哥当局封锁后被关闭。

Radi 目前为摩洛哥记者和活动家提供数字安全培训。

一些记者表示,他们很少使用 WhatsApp,他们担心通过互联网发送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会被当局用来对付他们

同时报道 Rif 抗议活动的 Radi 表示( 援引囚犯家属和律师提供的信息),当局在审讯那些在抗议期间被监禁的人时就引用过私人 WhatsApp 信息,记者也包括在内。

关于这点的分析:

当局使用 Radi 电话通话内容威胁他,他被迫停止了调查工作。该电话包括来自私人谈话的信息。

摩洛哥当局根据 2016 年推出的新法规推迟(准确说是拒绝了)向某些记者或新闻媒体机构发送新闻采访资质证。

Radi 在2013年申请被拒绝后放弃了获得记者证的努力。虽然他仍在为外国出版物撰稿。三年来他没有给当地媒体写过任何文章。

所有摩洛哥政府部门都没有回复评论请求。

“我认识的许多独立记者都已经转行或离开了这个国家。只有少数人仍抱着一线希望试图建立一个正常的新闻事业”,Errazzouki 说。⚪️

Moroccan independent journalists describe climate of pervasive surveillance, harassment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