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警察是公民的权利,但如今为什么人们不敢记录警察行为?

第一修正案保护的监督警察的权利对生活在自由、开放和民主社会中的人们非常重要。它促进对政府事务的自由讨论,并保护民主进程。对于一些社区而言,它是发现警察不当行为的重要工具。

但总部位于波士顿的民权活动家 Eric Martin 和 René Pérez 不敢记录警察的行为。

因为根据1968年通过的国家窃听法,即99条,秘密记录私人和政府工作人员,即使是像警察那样的公务员也是犯罪行为。自2011年以来,波士顿警察局已经申请对至少9人进行了刑事投诉,只是由于秘密记录了在公共场所履行职责的警察,萨福克县地方检察官办公室也根据这项重罪指控开启了大量案件档案。

活动家知道秘密录音会使他们被逮捕和起诉。在安全问题和对惩罚的恐惧之间,他们经常选择不记录。但这一局面即将改变。

两年前,马萨诸塞州的 ACLU 代表马丁和佩雷斯提起诉讼,辩称他们完全有权根据第一修正案秘密记录警察在公共场合的行动。本周,联邦法院终于同意了。

在公共场所拍摄照片、录制视频和音频是一项宪法权利 — 其中包括对执法官员。美国马萨诸塞州地方法院的 Patti B. Saris 法官称,窃听法的使用违宪。

由于特朗普政府迎来了一位反对奥巴马时代警察改革和民权工作的新总检察长,当下对抑制警察暴力的公民监督工作变得更加重要了。

The Right to Record Police Doesn’t Disappear When You Put Your Phone in Your Pocket: The First Amendment right to record the police is a critical check and balance for people living in a free, open, and democratic societ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