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罢工:向专制主义说不

  • 工人阶级的团结文化受到侵蚀,社会暴力日益增长 — — 这就是新法西斯主义政治的温床

周二,印度正在举行再一次的大罢工,大约有1.5亿工人参与。左派工会呼吁罢工,在这个因不平等加剧和不满情绪而疲惫不堪的国家。政府继续背叛他们。

1.5亿人听起来很惊人,但是这种规模的罢工在印度并不罕见。历史上被记录的最大规模罢工发生在2016年,当时有1.8亿工人抗议莫迪的政府。这次罢工的诉求与往常一样多,但主要围绕着工人生活的恶化、越来越多的失业、以及对工会的政治攻击。

莫迪政府急于修改工会法。印度工会中心(CITU)领导人 Tapan Sen 表示,新的工会法基本上会导致印度工人被奴役。这些都是强硬的语话,但并不难以置信。

自印度于1947年获得独立以来一直在追求一种“混合”的国家发展道路。经济的重要部分仍然掌握在政府手中,公共部门的成立是为了提供必要的工业产品以加强国家的发展目标。还组织了农业部门,政府设定采购价格,以确保农民继续种植基本粮食作物。

所有这一切在1991年发生了变化,当时政府开始“自由化”经济、私有化公共部门,减少其在农业市场中的作用,并欢迎外国投资。现在增长的前提是金融投资的回报率,而不是满足人民的现在和未来的投资。新的政策取向 — 自由化 — 使中产阶级成长,赚取了丰厚的利润。但它也造成了土地危机,给工人带来了不稳定的局面。

与之前的17次罢工一样,这次罢工涉及民生问题和罢工权。立法机构推出了一项新的工会法,这将意味着印度工会主义的死亡。在这种背景下,Tapan Sen 关于奴役的陈述是很容易理解的。如果工人没有了权力,那么他们就会被公司奴役。在几乎像集中营一样运营的工厂里这种状况已经司空见惯。

沿着 Chennai-Coimbatore 走廊或 Manesar 地区的工厂散步,您能感受到这些新工厂的力量。它们就像一个个堡垒,难以突破,或者干脆说是监狱。无论哪种方式,工会都不会受欢迎。他们被暴力或政治力量所阻挡。工人往往来自远方,流民在该地区的根基很少。

工人阶级的团结文化受到侵蚀,社会暴力日益增长 — — 这就是新法西斯主义政治的温床。

喀拉拉邦是印度独一无二的地方。在这里,斗争文化依然强大; 喀拉拉邦社会转型历史的骄傲是显而易见的。在过去100年中,喀拉拉邦已经加强了对等级制和分裂的攻击,左派运动将工运作为社会生活的基本特征。

在印度的其他地方,大约有30万农民自杀,主要是因为土地债务危机。喀拉拉邦大学的 Siddik Rabiyath 教授说,渔民的债务负担比农民还高,但他们不会自杀。他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渔民希望第二天的捕获能够帮助他们摆脱债务。这也是喀拉拉邦充满希望气氛的原因。

Thiruvananthapuram 铁路线的罢工者坐在轨道上,他们封锁了铁路线;学校和高校都保持沉默。工会在德里以外和钦奈以外的工业区巡逻。孟买的公共汽车留在停车场里,巴士站空无一人。

莫迪的政府一直保持沉默,今年晚些时候有选举。印度目前的气候不利于莫迪,但这不是他沉默的原因。他已经习惯于忽视公共行动,高高在上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如果新的工会法生效,印度将基本上放弃对民主的任何承诺。这是该国民主进程缓慢侵蚀的一部分,陷入等级制和统治的丑陋之中。工人不希望这样的状况发生,他们正在街上,他们对未来有其他计划。

Here’s What a Real Strike Looks Like: 150 Million Say No to Despotism in India: If a new trade union law goes into effect, India will essentially abandon any commitment to workplace democrac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