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投资公司从监视国家中获利

  • 在许多情况下,对监控和压制自己公民感兴趣的政府,都是美国的盟友,而且很少有规则来管理他们用来镇压其人民的技术

【按】由于我们以中文发布内容,于是在我们的列表中,将提供监视技术和监视协助给中国的外国案例单独分类汇总 —— 在 列表-4 “作恶者:谁在帮中国” 中;在这里,我们尽可能收集所有被曝光的对中国的监视技术出售和相关协助。如果您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这其中最经常出现的就是美国公司。

但IYP的视角是全球,我们曾经发布的诸多调查报告都是针对某一种恶行分析其在全球范围内的表现;在监视技术出口方面,我们将这部分内容汇总在 列表-4 “协助暴政的家伙们” 中;而这其中最常出现的依旧包括美国公司,还有中国公司

彭博社这篇报道虽然不够深入,不如独立的权利组织的调查,但是它的确说对了一句话:“在许多情况下,对监控和压制自己公民感兴趣的政府,都是美国的盟友,而且很少有规则来管理他们用来镇压其人民的技术”。

中国公司显然在监视技术出口方面与美国竞争,于是这里面不仅有金钱利益,还有政治和民族主义。于是彭博社寄希望于拜登政府对本国的监视技术出口加强管制的想法有些不大现实,因为中国不可能对此管制,更不用说加强了,而大国竞争的胜败考量加之经济利益,显然会高于道德考量。

Sandvine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Don Bowman 一直意识到他的公司的产品所带来的风险。Sandvine 公司制造的是所谓的深度包检测设备,这些工具对垃圾邮件过滤和互联网网络管理来说很有用,但是,它也是监控和审查的常用工具。在 Bowman 的二十年任期内,Sandvine 公司 “定期拒绝了潜在客户”,包括土耳其政府部分拥有的一家电信公司,该公司希望 Sandvine 帮助其监视电子邮件通信。

Bowman 说:“这可能会导致  — — 我们谈论的是记者消失,吹哨人被关进监狱”。他后来在安大略省基奇纳市成立了一家名为 Agilicus 的安全公司。“我们不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他说。

在旧金山一家主要投资于科技公司的私募股权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Management LLC 于2017年收购 Sandvine 之后,这种担忧似乎并没有得到优先考虑。

据彭博新闻社对十多位知情人士的采访和查阅的文件显示,Francisco Partners 更换了包括 Bowman 在内的 Sandvine 公司整个高管团队,Sandvine 随后开始向人权记录堪忧的政府出售产品。Bowman 说,Sandvine 此前一直只与私营部门打交道,现在它对政府合同的追求代表着 “公司的根本性转变”。

【注:这家美国私募股权公司曾经多次在引人注目的监视设备和间谍软件的披露报告中出现,比如以色列臭名昭著的监视技术公司NSO就被这家 Francisco Partners 出资1.3亿美元收购。见《这个富有的监视技术经销商浮出水面 …… 还有他那个900万美元WhatsApp骇客工具》、《数字威权主义的崛起:特朗普的鼓舞和美国盟友的积极》、以及《美国技术公司如何帮助埃尔多安的暴政对土耳其公民实施间谍行为》】

Sandvine 不公开其客户名单,并拒绝对此报道发表评论。但根据彭博社看到的文件,从2018年到2020年,该公司与阿尔及利亚、白俄罗斯、吉布提、埃及、厄立特里亚、伊拉克、肯尼亚、科威特、巴基斯坦、菲律宾、卡塔尔、新加坡、土耳其、阿联酋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的政府达成了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交易。人权组织 “自由之家” 在其政治自由度的排名中,将所有这些国家归为部分自由或不自由。在该组织考察的210个国家中,厄立特里亚被评为第206名,甚至比朝鲜还差。

在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的政权去年夏天在全国范围内因选举争议而展开的抗议活动中利用其技术部分关闭互联网后,Sandvine 公司面临批评。Sandvine 在交易被公开后取消了这项交易,但维权组织向联邦和州政府官员施压,要求调查美国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和 Sandvine,美国参议员理查德·德宾(Richard Durbin) 也提出了是否违反美国对白俄罗斯制裁的问题。活动家在这两家公司的办公室前举行了示威活动。然而迄今为止,还没有进行任何公开的调查或指控。

Sandvine 联合创始人 Bowman

隶属于 Francisco Partners 的其他很多公司都因与专制政权进行交易而受到争议。据大赦国际、Access Now 和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等人权组织的报道,这些公司包括互联网监控公司 Blue Coat Systems 和 Procera Networks,以及以色列 NSO ,该公司制造的间谍软件可以入侵任何电话和电脑

Francisco Partners 发言人表示,Sandvine “让世界上主要的通信提供商提供安全高效的互联网,并通过安全协议防止网站宣传儿童色情、恶意软件和其他犯罪活动”。他补充说,该公司 “深深地致力于商业道德实践,我们通过这个角度评估我们所有的投资”。这家美国公司表示,其所投资公司的商业道德委员会已经阻止了超过1亿美元的销售,这些销售本来是合法允许的。这家美国公司否认自己违反了制裁。

根据穆迪的数据,政府监控技术的市场每年约为120亿美元,而对深度包检测技术市场的估计将其定在这个规模的四分之一左右

Francisco Partners 的高管们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他们的工作不被公众所关注,并且在营销材料中没有提及任何这方面的业务。这篇报道基于对该公司现任和前任员工及其资助的企业的采访,以及内部文件和财务文件,提供了关于 Francisco Partners 如何与世界上一些最具压迫性的政府开展业务的新细节。

在许多情况下,对监控和压制自己公民感兴趣的政府,都是美国的盟友,而且很少有规则来管理他们用来镇压其人民的技术。前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迈克尔·麦克福尔说,“拜登政府应该制定新的出口管制和其他相关法规”。

在这之前,有一个市场机会,公民实验室的研究员乔纳森·潘尼(Jonathon Penney)说。“如果没有像美国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这样的资本和资源丰富的私募股权公司的支持,我们所看到的涉及这些间谍技术的许多滥用行为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他说。“在法律责任方面存在着真正的差距,而且该行业有如此多的资金,以至于公司缺乏改变其经营方式的任何动机。”

政府监视技术的年度市场规模约为120亿美元

2019年,Francisco Partners表示,其业务战略是识别和整顿管理不善的公司。据其网站显示,自1999年成立以来,这家美国公司已经筹集了约240亿美元,投资了超过275家科技公司。

这个美国公司与硅谷著名风投基金红杉资本有长期合作关系,也曾与保罗·辛格的对冲基金 Elliott Management Corp.合作。2018年, Francisco Partners 宣布,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Inc.)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收购了该公司的少数股权。

红杉资本发言人介绍说,红杉是 Francisco Partners 一些交易的被动投资者,并认为该公司 “在实践和政策上是有道德的”。Elliott Management 表示,它没有参与收购 NSO Group、Procera 和 Sandvine 的交易。黑石表示,它在 Francisco Partners 的股份不到5%,不参与投资决策。高盛拒绝置评。

Francisco Partners 参与有争议的政府监视的行为可以追溯到 2006 年,当时它对加州技术公司 Blue Coat Systems 进行了一系列投资中的第一笔,并将 Francisco Partners 的合伙人 Keith Geeslin 纳入了公司董事会。

根据公司记录,Blue Coat 的收入从2007年4月的1.777亿美元增长到2010年4月的4.96亿美元,增长了一倍多。但它也开始引起负面关注。人权活动人士披露,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在2011年的残酷镇压中,利用 Blue Coat 公司的技术阻断互联网的访问,并监视异议人士。公民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后来发现,Blue Coat 的技术已经被用于伊朗和苏丹这些专制国家。

Blue Coat 当时表示,其设备 “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非法转移到禁运国家”。美国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则宣称,它只持有 Blue Coat 的少量股份,没有能力控制其运营。

2014年3月,Francisco Partners收购了以色列监控公司NSO集团的多数股权。公民实验室和大赦国际至少从2016年起就揭露了该公司的间谍设备被用于针对沙特、阿联酋、墨西哥的异议人士、记者和人权活动家的电话窃听。在下面看到报告:

NSO集团的一名高级员工表示,在收购NSO集团的几周内,美国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就开始密切控制业务的每一个方面  — — 该公司的代表参与批准其签署的每一笔交易。这位 NSO 集团的高级员工说,在美国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的指导下,以色列 NSO 集团的员工数量增长了六倍,达到 600 人,在此过程中提升了其全球的间谍技术业务和销售收入

NSO 的一位前员工说,Francisco Partners 经常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 NSO 在侵犯人权方面的指控,并努力进行调查。

有时,与NSO集团合作的 Francisco Partners 代表同意暂时关闭涉嫌不法行为的客户,但是他们不愿意采取永久性行动。“他们本可以做得更多,以控制客户最坏的冲动”,这位因签订保密协议而要求匿名的前员工说。

NSO集团的争议困扰着 Francisco Partners 的一些员工,甚至公司领导层在内部淡化这些争议。一位前员工说:“我们被告知,如果有些人不正确地使用技术,那只是少数”。他要求匿名,因为他们没有被授权公开发言。

Francisco Partners 发言人为其在NSO集团的记录辩护,称该公司 “拯救了生命,并证明对政府追捕罪犯有用”。这是最典型的狡辩,而且事实上,《监视技术公司实际上 *受益于* 其人权丑闻的曝光

据路透社报道,Francisco Partners 于2019年2月出售了其在NSO集团的股份,获得了约10亿美元的收益。这相当于在通膨调整后,回报率超过700%。

2020年9月18日,示威者和白俄罗斯国旗在美国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旧金山总部外抗议

2015年,在收购NSO集团后不久,Francisco Partners 又收购了 Procera Networks,这是一家出售监控技术和管理数字网络技术的公司。据三名因签署了保密协议而要求匿名的 Procera 前员工透露,Procera 的发展方向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其中一名员工说,在新的所有权下,Procera 变得更愿意将其设备卖给任何人。Procera 的员工对与埃及、土耳其和其他人权记录不佳的国家政府的交易表示担忧。有几个人辞职了。约翰·约恩森(Johan Jönsson)在 Francisco Partners 公司接管 Procera 的同时离开了 Procera,他说,他最初认为 Francisco Partners 公司与土耳其做生意是因为土耳其 “完全没有做好与 Procera 制造的那种间谍设备做生意的准备”。但是,Jönsson 说,在又发生了一系列有问题的销售之后,他得出的结论是,该公司 “非常愿意承担这些风险,并将经济利益置于道德之上。”

Francisco Partners 在2017年收购了 Sandvine,并将其与 Procera 合并。合并后的公司以 Sandvine 的名义运营,成为一家强大的全球深度包检测设备供应商。

Sandvine 设计了检测特定类型数据的方法,即使数据是加密的,因此其技术可以判断人们是否在发送 WhatsApp 消息或观看 Facebook 和 YouTube 视频,即使它无法监控内容。

Sandvine 首席技术官 Alexander Haväng 在8月份发给员工的内部通讯中提到,这项技术是为了吸引那些因加密而使监控工作变得复杂的政府。他写道:“Sandvine 的设备可以显示出谁在和谁说话,说了多长时间(也就是元数据),我们可以尝试发现试图在线匿名身份的任何人在网上上传了罪证内容”,他说。

据彭博社查阅的文件显示,2020年,Sandvine 与阿尔及利亚政府就一个项目达成协议,记录多达1000万人的互联网活动数据,并与约旦当局追求类似的合同。美国公司 Francisco Partners 否认白纸黑字。

两名现任员工和四名熟悉流程的前员工表示,Sandvine 成立了一个所谓的 “商业道德委员会”,以审查对人权记录不佳的国家的销售,但是,它很少否决任何销售。2018年初,Sandvine 高管决定将互联网审查的问题 — — 或者该公司所说的 “流量拦截” — — 排除在道德审查之外,这意味着它不会考虑政府客户是否会使用间谍设备扰乱人们的互联网访问

随后,白俄罗斯在全国范围内的抗议活动中,政府使用 Sandvine 的设备封锁了新闻网站、社交媒体平台、和消息传递应用。Haväng 最初告诉相关员工,Sandvine 不想扮演 “世界警察” 的角色,最后才改口。

Sandvine 表示,它要求白俄罗斯归还其购买的设备。但是,据 Francisco Partners 表示,该国政府拒绝了,Sandvine 不能强迫它这样做。

根据彭博新闻社审查的文件,这些监视设备一直在明斯克的两个数据中心被使用,它过滤了进出白俄罗斯的大部分互联网流量。该国的活动人士报告称,数十家新闻网站和政治网站仍然被封锁状态,并指出在去年10月的抗议活动中,有迹象表明政府利用 Sandvine 的设备破坏了加密聊天应用 Telegram 的使用

“当我们听到 Sandvine 已经停止与政府合作的消息时,我们很满意”,白俄罗斯人权组织 “Human Constanta” 的联合创始人 Alexey Kozliuk 说,“但是,损害已经造成了。”⚪️

Silicon Valley Investment Firm Profits From Surveillance State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