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反向监视警方:全世界的抗议者正在利用面部识别”抓”便衣警察

  • 我们分析 “技术型维稳” 是在提醒维稳机器借助技术的能力升级,而不是说技术只能用来维稳。反抗者使用现代技术抵御维稳的案例不胜枚举。发挥您的创造力,把技术力量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注】当权者对反抗者的监视和镇压的“单向”局面,目前正在一定程度上逆转:反抗者开始反向监视并披露警察的身份及其恶劣行为,这是一个明显且值得关注的议题。比如,这里是反抗者发布的明斯克防暴警察和维稳部队官员名单:https://www.patreon.com/posts/43317494

据纽约时报报道,波特兰市禁止使用面部识别技术的规定并不适用于个人,这也是为什么 Christopher Howell 被允许继续使用生物识别技术识别该市渗透抗议活动的便衣警察。

今年早些时候,35名国会民主党人致信联邦机构,呼吁将对抗议者使用的监视技术,包括面部识别技术,进行政府管制。最近,三名国会议员与 EFF 一起致信隐私和公民自由监督委员会 (PCLOB),敦促其调查联邦机构对抗议者的监视情况。

Howell 说,他在6月被催泪瓦斯袭击后开始研究这个项目。他使用谷歌的 TensorFlow 以及从新闻文章和社交媒体上收集到的警察照片。而他对警察的姓名和警号的公共记录请求被拒绝了。

报道称,该工具可以识别约20%的波特兰警察。

波特兰警察局的一名新闻官员表示,在抗议活动中,警方已将铭牌改成了人员编号,以保护这些维稳官员的身份。

时报在2019年还报道了一名香港抗议者开发了一个程序,可以从网上的照片中识别警察的身份,之后这名开发者被捕。一名居住在美国的白罗斯籍侨民也在 YouTube 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展示了如何利用面部识别技术揭开被指控对白罗斯抗议者实施暴力的警察的真实身份。

白罗斯抗议者在telegram开设了一个频道,专门用于揭露暴力镇压和渗透抗议活动的警察的身份,拥有超过200万订阅者。

该组织的创始人说,该组织将接收特定人员的照片或视频,并使用面部匹配技术进行匹配搜索。如果这样做不起作用,他们会发出呼吁,要求公众进行身份识别。通常,人们会在照片中认出自己的熟人,一旦知道了目标警察的名字,他们就可以在开源数据库中搜索更详细的身份信息。

他们不仅公布防暴警察的姓名和出生日期,还包括一些车牌号码。该频道的创始人表示,将这些警察的名字公开是要羞辱他们,“警察害怕自己露脸,他们躲在面具后面。人们现在对这些人非常反感,并会告诉这些警察的所有邻居和朋友,恶魔就在他们身边。”

“如果国家不能承担伸张正义的责任,那么普通百姓完全可以将这一能力掌握在自己手中”,他说。

在法国,艺术家 Paolo Cirio 曾计划举办一个名为 “Capture(捕获)” 的展览,展出的是 Index on Censorship 所描述的公开来源的4000名法国警察的面部照片。Cirio表示,这个展览是开发面部识别应用的第一步,不过他已经坚决反对这项技术。

Cirio 说,这些警察的隐私没有任何风险,虽然他已经在网上创建了一个单独的平台来众包揭露这些警察的名字,但没有任何身份信息会与展览中的照片一起出现。展览的目的是通过将警察在抗议者身上使用的相同技术转向隐藏身份的警察,来突出执法部门使用生物识别技术的权力不对称性。

美国的抗议者借助技术的力量

布法罗警察局的说法是,75岁的活动家 Martin Gugino 在6月4日的一次抗议活动中 “被绊倒受伤”。而这一说法很快就被反驳了,因为当时现场附近一名记者的手机录像显示,Gugino 是在两名警察推搡他之后摔倒的。这位老人的头被撞在水泥地上,发出惊人的破裂声,鲜血从他的耳朵里涌出。随后,大部分警察从他身边走过,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这段视频被迅速传播开。

在过去,布法罗警方的说法可能会被认为是表面上的 “共识” ,并得到新闻媒体的宣传。但是,互联网时代不同了,随着多个版本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人们的愤怒情绪逐渐达到临界点。

涉事的两名警员都被迅速停职停薪,并被控攻击罪。当当地政客和警察工会试图捍卫自己时,数千万人观看了其中一个警察将长期从事和平反抗活动的老人 Gugino 推倒在地的视频。

周二,特朗普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发推文称,Gugino “可能是ANTIFA的挑衅者”,他可能 “伪造了” 自己的摔倒 …… 这些阴谋论说法很快就被揭穿了

特朗普的推文确实以一种迂回的方式揭示了反警察暴行的抗议活动席卷全国的同时展开的另一种动态。

通常情况下,你会认为警察是在抗议活动中进行监控的人,他们正在积极监控全国各地的示威活动;这没错,执法部门甚至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抗议人群上空飞行了一架 “捕食者” 无人机。但现在,对于这些抗议活动,特朗普偏执地认为 “是民众在监视警察”。其实他也不是完全错了。

Gugino 的视频只是最近发生的许多事件之一 —— 活动家,记者和旁观者抓住了警察的证据:以更多的暴力来回应反警察暴力的抗议活动。

在纽约警察殴打一名抗议者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后,一名纽约警察被指控犯有袭击罪,他在社交媒体上被确认身份

一系列视频证据证明,早在特朗普攻击反抗者之前,警方就对白宫附近的和平抗议者使用了化学武器,尽管政府官方否认这点。

而乔治-弗洛伊德的死亡视频或许是最有力的例子,旁观者的镜头迅速推翻了警方的说法。

像这样追究警察责任的视频肯定会更多。如今联网的摄像头随处可见,很多人的口袋里的手机也都内置了摄像头。这些神奇的小工具可以捕捉到越来越高质量的图像,可以立即分享到无数的应用程序和网站。

而由于公众蓬勃发展的反向监视能力,媒体已经不太愿意盲目接受警方的声明,因为这些声明与来自多个公民来源的视频和照片相矛盾。这一点,再加上抗议者可以用来组织行动的新一代应用程序,正在为新时代的反抗运动创造新的动力。

当然,一如既往,警察始终在监视抗议者。但是现在,抗议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有能力反向监视警察。

适用于每个行动的应用

智能手机一直是活动家的重要工具。但在反抗者如何使用应用程序来协助他们的努力方面,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创新。安全始终是最重要的考量。

比如 Citizen,一度被嘲笑的问题多多的邻里守望服务,但作为活动家的组织和广播工具,它正在经历一场令人惊讶的 “复兴”。

这款应用有点像令人毛骨悚然的警察扫描仪,向公众开放了应急系统。市民团队对所有通讯进行筛选,以创建简短的事实警报,然后将其与可能距离事件四分之一英里或不到四分之一英里的任何人ping通,然后在地图上标注这些活动。

用户可以收到关于他们附近发生的事的警报,包括游行、抗议、也包括警察的存在。

虽然其他警察扫描器应用也经历了爆炸式的流行,但 Citizen 正在成为一种有效的方式,不仅可以监控抗议活动发生的情况,还可以监控警察如何镇压。在6月的第一周,有超过60万名新用户注册了 Citizen,这正在塑造他们走上街头的方式。

“拥有这种级别的清晰度以了解到关于警察存在的信息,让我的参与有足够的舒适感”,一位新Citizen用户 Jorge Cueto 告诉华尔街日报。“我觉得我有足够的信息来做出明智的决定。”

另一类新用户激增的应用是安全的消息应用。如 Signal,一个提供端到端加密以及其他注重安全功能的服务,首次闯入了整体下载量最高的前10个应用,很可能是因为抗议者担心警察拦截他们的通信。

长期以来,警方一直以监控社交媒体而闻名,除非警察能在现场直接抢走发送信息的实体手机 + 抗议者设置的阅后即焚时间未到 + 手机没有锁屏密码,否则无法读取 Signal 上发送的信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类应用是如此有价值的组织工具。

近期 Signal 还增加了安全照片和视频分享的新功能,包括模糊脸部以保护身份的功能。

甚至还有 Instagram,也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广播平台。除了 Twitter 和转发的力量,Instagram 及其 Stories 功能已经成为抗议者制作热门图片和视频的主要方式,他们希望全世界能看到这场反抗行动。即使 Instagram 的功能有限,活动人士也一直在利用这个平台传播信息,发起反对种族主义的全球运动,并分享了无数警察袭击、殴打抗议者的照片。

Instagram 并不是安全的选择,但却是能帮助活动家快速获得最大影响力的平台。这需要一个权衡,方法如下:

警察全副武装并带有间谍工具

虽然抗议者正在寻找新的、更安全的方式来浏览和记录示威活动,但警方仍然采用激进的监视策略。这并不是一件新鲜事,但人们不得不怀疑这次的效果如何。

执法部门一直在监视合法的和平示威活动,从当年的 “占领华尔街” 到现在的 BLM抗议活动。他们还对参加抗议活动的具体个人进行监视,并将这些信息储存在情报数据库中。

过去几年,监控技术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使警方有能力实时锁定任何活动家。如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文件显示,在 Freddie Gray 被杀后的示威活动中,巴尔的摩警察局使用了一种名为 Geofeedia 的位置追踪和社交媒体监控工具,寻找被发布在网上的任何抗议者的照片。警方还通过面部识别技术对图像进行处理,“以发现抗议者并直接从人群中逮捕他们”。

越来越多的先进警察监控技术清单还包括身体摄像头、自动车牌读取器、移动监控塔和无人机。事实上,在乔治·弗洛伊德遇害的那一周,执法部门就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抗议活动上空飞行了一架由海关和边境巡逻队提供的 “捕食者” 无人机

这些监视工具加在一起,使警方能够同时收集数千人的数据,即使这些人并没有涉嫌任何犯罪行为。长期以来,隐私倡导者一直对警察部门如何使用监控技术缺乏监管或法律、以及警察缺乏透明度感到担忧。

特别是警用身体摄像头,曾经被认为是一种可以促进警察问责制的工具,但是,现实情况却非常复杂。

由于警察部门最终对收集到的录像、以及是否向公众发布,有很大的控制权,因此,身体摄像头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公民利益是值得怀疑的。

警方也曾被抓到为了自身利益而栽赃证据。在事件中,有好几起警员的身体摄像头在最需要它们的时候没有打开掉落情况,而公民获取这些录像的机会非常有限。身体摄像机还可以用来收集现场每个人的录像,让执法部门永久记录摄像机镜头所拍摄到的任何参与者。

抗议者的手机也可能无意中成为为警方所用的监视摄像头。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抗议现场照片或视频,为执法部门提供了另一种监视手段,以确定谁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甚至他们碰巧和谁在一起。

如果您不希望您上传的照片被警察用来对付您的同伴,那么在您拍摄的内容上就必须有策略,可以通过调整相机的角度,直到不会显示任何人的身份信息,或者使用模糊工具来遮挡,并仔细考虑您要发布的内容和原因,是否值得冒险。

监视,这种情况是双向的。抗议者、记者和旁观者也越来越多地记录警察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人民的摄像机正在做着警用身体摄像机的工作。

众包的力量

随着警方的监控技术越来越复杂,人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在抗议活动中拍摄到的任何图像仍然可以在事后被警方分析。

警察部门通常可以使用复杂的人工智能技术和面部识别软件。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应对当前示威活动的执法部门会在多大程度上使用这项技术,但我们知道面部识别已经被用来识别过去参加过类似示威活动的人,而且更多警察表示现在有兴趣使用它。

不过,事后分析也是双向的。能盯着警察的公民人数几乎肯定超过了能盯着普通民众的警察的人数,公民们正在观看和分享无数小时的抗议活动录像。

在冲突中,警徽号码被遮挡的情况下,这种众包行动有助于识别警员。纽约警察 Vincent D’Andraia 就是这种情况,在他推搡一名抗议者的视频被曝光后,他被社交媒体用户认出,并被指控犯有袭击罪。

目击者的视频也发挥了关键作用,揭穿了特朗普政府不断变化的说法,即 特朗普在圣约翰教堂前拍照之前,执法部门如何清理白宫附近的区域。来自各种机构的官员清理了华盛顿特区拉斐特广场上所有和平抗议者,给特朗普创造了从白宫到教堂的安全通道。多段视频显示,身穿全套防暴装备的官员攻击记者,向人群发射胡椒球,并投掷各种爆炸式榴弹。

事件很快演变成一场熟悉的辩论,即 政府说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相信,公众会迅速提供证据以显示什么是真的。

司法部长 Bill Barr 否认人群是和平的,否认使用了催泪瓦斯。但是,几乎在政府否认的同时,互联网上就出现了显示警察暴力攻击和平抗议者的视频。同时,在现场发现的证据证实确实存在催泪瓦斯,不过这一事实也可以从抗议者和新闻媒体拍摄的视频中得到证实。

政府的行为以及对拉斐特广场发生的事的否认,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回应,甚至受到了一些在现场执行命令的国民警卫队成员的批评。阿灵顿警方也在事件发生后将其部队撤出该市,称他们的 “健康和安全” 受到了危害,“其目的不值得我们履行援助义务”。

这种趋势是一种有意义的转变。多年来,围绕警察暴行的叙述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令人沮丧,由于警察能够对现实作出虚假的宣称并逍遥法外。国家警察问责项目的负责人 Michael Avery 最近告诉美联社,“现在发生的事和相关视频正在进入更大的世界,进入媒体,进入白人社区,郊区,受影响社区之外的人们正在变得更加了解发生了什么。”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积极的变化会继续下去。虽然有人提出了遏制或限制警方监控的法律,但美国人记录警察的权利不能轻易被立法剥夺。根据第一修正案的规定,拍摄政府官员在公共空间内的活动被认为是一种权利。

📌 拍摄取证的方法和安全须知:

现在警察已经意识到这点了:他们不仅会被拍摄,而且一定程度上还要为他们在视频中所显示出的恶劣行为负责。美国律师协会指责全国各地的警察实施的暴力袭击和逮捕;Gothamist 报道,一位观察员说他被指控 “对警察进行非法的反向监视”。

这看起来是一场警方无法取胜的战争。因为他们不再控制叙事, 很难想象他们可以重新控制。摄像机无处不在,它们会一直存在,甚至孩子们也知道如何用拍摄来作证。乔治·弗洛伊德被杀的视频是由 Darnella Frazier 拍摄的。她只有17岁。⚪️

How protesters are turning the tables on police surveillance

Facial recognition utilized by protestors around the world to identify polic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