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破坏民主的证据越来越多

  • 这不是新闻,而是一个尚未解决的严重问题

去年底,社交媒体对全球民主和互联网自由的负面影响之议题的热度再次达到了顶峰。由于自由之家发布了其 “网络自由度2019” 报告,该报告警告称:“社会媒体的危机正在恶化”。

该报告警告说,随着越来越多的政府和 “不道德的党派分子” 将社交媒体用于镇压目的,社交媒体 “现在正危险地向不自由方向倾斜”。

这些手段不仅包括在国内外进行的恶性宣传运动,还包括政府越来越多地使用社交媒体进行大规模监视

自由之家报告说:“由于这些趋势,全球互联网自由在2019年连续第九年下降。”

这些发现基于对65个国家/地区互联网自由状况的评估。结果并不令人鼓舞。在接受评估的65个国家中,有33个国家的互联网自由度明显下降,其中有47个国家被记录了 “逮捕涉嫌政治、社会或宗教言论的用户”。

美国在社交媒体危机中的作用

威权国家继续在互联网自由领域下滑,而中国连续第四年被评为 “世界上最严重的互联网自由破坏者”,而美国也在互联网自由度下降的国家之列。

该报告记录了美国执法部门对社交媒体的监视、对旅行者电话的搜查、以及在边境访问旅行者社交媒体账户的监视行为。

该报告还提醒读者,尽管外国行为者参与了针对美国人的出于政治动机的社交媒体虚假宣传运动,但是,这种信息战策略也在越来越多地被美国政客针对本国公民使用。

那些经常与自由之家称之为 “数字威权主义” 的兴起有密切联系的社交媒体公司总部都位于美国。

因此,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互联网自由的未来取决于美国人修复社交媒体的能力”,美国必须在这一努力中发挥带头作用。

不幸的是,报告认为,这是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忽略的一项任务。

例如,在报告为政策制定者、私营公司和民间社会组织提供的解决社会媒体操纵、监视、互联网自由、及选举网络安全问题的两页详细建议中,所言之处皆进展甚微

社交媒体对民主构成威胁的证据越来越多

自由之家的报告只是最新的此类报告,指出了社交媒体对全球自由和民主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相关报告还有很多。

几乎同期,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在线政治竞选技术正在扭曲我们的民主政治进程。”

其技术包括使用社交媒体传播虚假信息、使用社交媒体数据进行监视和微目标定位、使用机器人或半自动帐户以及使用假冒角色对目标群体进行操纵。

报告说:“到目前为止,这种技术没有监管”。

上述两份报告是紧接着牛津互联网学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9月份发布的报告之后推出的。该报告《 2019年全球有组织社交媒体操纵清单》的调查结果与上述类似。

牛津大学的报告发现的证据显示 “有组织的社交媒体操纵运动在70个国家进行,而2018年为48个国家,2017年为28个国家。”

该报告还指出,独裁政权以及包括中国、印度、伊朗、巴基斯坦、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在内的七个 “复杂的国家行为者’’ 越来越多地使用社交媒体压制自己的人民,并同时开展外国影响力行动。

Twitter 仍在前线

每份报告都提到了 Facebook 和 Twitter 是社交媒体操纵和虚假信息发布的重要平台这一事实。

Twitter 去年底宣布将禁止在其网站上发布的政治广告。许多人都称赞此举是在反对虚假信息和选举干扰方面取得的进展。

此后不久,Twitter 删除了一个机器人僵尸网络,该网络发送亲沙特阿拉伯立场的有关谋杀记者 Jamal Khashoggi 的消息。

但是,更令人震惊的是,很快就有消息称,两名前 Twitter 员工因涉嫌代表沙特阿拉伯而被司法部起诉。这两名员工被指控 “获取有关使用该平台的异议人士的真实身份信息’’,并将该信息传递给沙特政府

真是闹心。显然,这种事只有被揭露才能被获知,我们想要知道的是,还有多少尚未被揭露的阴暗?只服务于沙特吗?中国的钱也在硅谷充斥,他们会为中国的权力做什么?……

Evidence Mounts Of Social Media’s Negative Impacts For Democrac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