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后了 … 抗议究竟有没有用?答案可能不在眼下:通过BLM(4)

  • 不只有暴力镇压导致的伤残,大批的年轻人面临终身监禁的判决,只因为他们参加了抗议活动试图抵制警察的暴行。抗议真的有效吗?只有当人们不再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会看到希望  …… 

如果您错过了前面的内容,可以在这里回顾:

多个州的检察官对大规模抗议警察暴力的活动反应强烈,他们指控示威者犯有重罪,甚至包括恐怖主义指控。

自2016年反对北达科他州输油管道的抗议活动在立岩地区发生后,将抗议活动刑事化的趋势一直在上升,在这期间及之后,许多州都将所谓的 “在关键基础设施附近” 举行的抗议活动提高到了重罪的程度。

根据追踪相关州和联邦立法的非营利法律中心的数据,自2016年以来,已有14个州颁布了新的法律以限制公民和平集会的权利。但在全国范围内的BLM抗议运动之后,许多州再次依照政治路线加大了对抗议者的刑事处罚力度、更积极地起诉他们,示威活动仍在继续,没有放缓的迹象。

【注:抗议运动引发镇压立法的加强和当权者的警备升级,就如您在中国的89民主运动后看到的那样】

就在州议会大厦外发生了连续60多天的示威活动后,田纳西州共和党州长 Bill Lee 签署了一项法律,将参加某些类型的抗议活动 —— 包括在州政府财产上露营过夜 —— 定为重罪。同样活动的指控此前被列为轻罪。在田纳西州,被判犯有重罪的人将失去投票权 —— 使新法律成为剥夺公民权的工具

8月早些时候,爱荷华州马斯卡廷市的警方逮捕了两个人,当局说当时他们试图驾驶一辆汽车进入该市公共安全大楼。当局指控两人犯有恐怖主义等多项罪名。

此前,俄克拉荷马州地方检察官对5名年轻人提出恐怖主义指控,包括3名青少年和2名20多岁的人。检察官还向其他许多人抛出了重罪指控,这些指控与5月下旬的抗议活动以及对当地和警方财产的 “破坏” 有关。

恐怖主义指控表明当局对 “杀人的人,和造成财产损失的人之间的虚假等同,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司法合作组织的政策主任 Kate Chatfield 说,这是一个关注大规模定罪和监禁的政策和媒体组织。

Chatfield 说:“如果说国家的权力被以这种方式用来对付政敌,那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可怕”。他把这件事与 “9–11” 后时代等同起来,当时许多从未实施过暴力行为的人却因恐怖主义而被起诉

“我们不要忽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在这个国家有这样的历史。一个很近的历史。不幸的是,这段历史仍在继续。”

由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引发的全国性抗议活动一直持续,尽管在7月强度较低,但8月继续回升。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的警察当着孩子们的面向29岁的 Jacob Blake 背部开了七枪后,全国各地的街道上都涌动着示威者。

Jacob Blake 的父亲告诉《芝加哥太阳时报》,Blake 腰部以下已经瘫痪。抗议者在周一烧毁了州惩教署的一栋大楼。

第二天晚上,一个民兵组织的武装白人成员组织了反示威活动。来自基诺沙的视频画面显示,该民兵组织成员与警察聊天

聊天的视频被拍摄后不久,一名民兵组织成员开枪打死两名抗议者,第三名抗议者伤势严重。警方周三在伊利诺伊州逮捕了17岁的 Kyle Rittenhouse,并指控他犯有一级故意杀人罪。

“当你听到特朗普把BLM说成是一个恐怖组织,或者把Antifa组织说成是一个恐怖组织时 —— 他的声明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分量,但是他这些话向那些检察官发出了一个信息,即 他们的严重定罪行为会得到支持”,非营利性民权组织 Advance Project 的司法项目主任 Thomas Harvey 说。

“而且更可怕的是,我认为这些话也向如我们在基诺沙看到的民兵成员这样的人发出了一个信息,并给他们提供了权力自由度,以实施比我们在这个国家每天看到的针对黑人和棕色人的暴力更多的暴力。”

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警方逮捕了87名上个月在州总检察长 Daniel Cameron 家的草坪上静坐的抗议者 —— 这是持续呼吁对 Breonna Taylor 遇害事件问责的一部分,Taylor 是26岁的急救医生,3月在家中被三名路易斯维尔警察至少开了8枪打死。(这些警察当时正在执行与一名嫌疑人有关的不敲门搜查令,而该嫌疑人并不住在 Taylor 的住所)。

警察部门在6月份仅解雇了三名涉案警察中的一名。包括 “Louisville Black Lives Matter” 在内的当地活动家与 Taylor 的家人一起制定了一份要求清单,包括开除、起诉、将这三名警察定罪等。

三天后,杰斐逊县检察官 Mike O’Connell 驳回了重罪指控,并表示他的办公室将在晚些时候考虑对轻罪和其他违法行为进行起诉。接下来路易斯维尔警方又逮捕了68名抗议者,并指控他们妨碍高速公路交通和扰乱社会治安,这两项罪名都是轻罪。

8月早些时候,在华盛顿特区,警方在亚当斯摩根街区再次逮捕了41名抗议者,罪名是暴动和袭警的重罪。特区警察局8月14日在推特上说,它只逮捕 “有暴动行为” 的人。5月30日至6月1日期间,区警方以入室盗窃、破坏财产、违反宵禁等罪名逮捕了100多人其中包括至少40项重罪指控。检察官撤销了这两批逮捕中的大部分指控。

周五在盐湖城,法官撤销了可能面临终身监禁的指控(这些抗议者在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大楼泼油漆、打破窗户和张贴标语)将一些指控减少为低级重罪和轻罪。6月,西谷警方和FBI探员在盐湖城逮捕了两名男子,据称他们曾 “威胁警官,并携带多种武器前往抗议活动”。检察官后来指控一名男子犯有恐怖主义重罪。

同样在6月初,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市的警察逮捕了80多名抗议者,并指控三名男子煽动骚乱,通常是低级重罪或轻罪。

参与抗议的民选官员也被卷入了镇压行动中。8月早些时候,警方对弗吉尼亚州参议院临时议员、当地学校董事会成员、当地有色人种协进会领导人和公设辩护人提出重罪指控,罪名是 “阴谋破坏纪念碑”。

联邦当局也对示威活动进行了自己的镇压,几个月来他们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和纽约逮捕了很多抗议者。自5月底以来,联邦调查局已经展开了大约300起所谓的国内恐怖主义调查。

最近对抗议者提出的最严重指控之一是俄克拉荷马州的恐怖主义指控。 在那里,地区检察官 David Prater 指控三名青少年和另外两名20多岁的人犯有恐怖主义重罪,该罪名与他们被指控在5月底参与的抗议活动有关。

我们发现这些指控非常不合理 —— 而且是违宪的 —— 因为它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那些为BLM挺身而出的抗议者闭嘴”,俄克拉荷马州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律师 Attorney Megan 说,她指的是关于最近的恐怖主义指控。她补充说:“甚至对 Murrah 爆炸案都没有恐怖主义指控”。她指的是1995年俄克拉荷马市中心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爆炸案。

那些恐怖主义指控是在6月7月提出的,源于抗议者放火烧毁了一辆警长的面包车。7月,地区检察官再次指控另外两名青少年与5月底的示威活动有关的恐怖主义,使总数达到5人。检察官还指控多人暴动、袭警,以及至少5人因6月在市中心地区绘制壁画而面临 “煽动暴动” 的罪名。

俄克拉荷马州ACLU、俄克拉荷马BLM创始人兼执行主任 T. Sheri Dickerson 牧师都抨击了检察官的举动,谴责恐怖主义的指控太过严重 —— Prater 是在利用这些指控来压制抗议者 …… ‘如果以我们不喜欢的方式使用你的第一修正案权利,我们就会毁了你的未来’。

“这些人举着反暴力的名义,而 Prater 本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暴力的同谋,这只是 David Prater 办公室维护白人至上主义的模式中的另一个例子。”

去年5月,Prater 拒绝指控杀害了年仅17岁的 Isaiah Lewis 的那名警察,Lewis 在埃蒙德被警察枪杀时正处于精神健康危机之中。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当地活动人士重新关注 Lewis 被杀事件,这也是该地区一些示威活动的焦点

Dickerson 指出,其他案件得到的关注度较低。42岁的 Derrick Scott 去年5月被俄克拉荷马市警方逮捕后死亡在6月公布的逮捕视频画面中,Scott 告诉警官他无法呼吸,并一再请求他们给他吃药。一名警官回答说:“我不在乎”。

Dickerson 说:“Scott 的家人没有得到任何公正”。他说,Scott 的被杀事件与弗洛伊德的被杀事件诡异地相似。8月早些时候,警方向32岁的 James Harmon 头部开枪,称他手中 “有武器”(俄克拉荷马州是一个开放携带武器的州)。Harmon 目前仍在医院。

“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制度性的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是如此根深蒂固,”Dickerson 说,“真的没有什么比这更具俄克拉荷马人特色了。”

对于面临恐怖主义指控的青少年人来说,“接下来就是他们为自己的生命而战了,” Lambert 说。该罪名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这些被指控的抗议者很多都是年轻人。……他们正面临着在监狱中度过一生,仅仅因为他们参加了抗议活动,试图让警察承担责任。” 

在这场冠状病毒大流行中,一个显著的发展是,美国也正在目睹几十年来最广泛、最持续的抗议浪潮之一。近五分之一的美国人说他们参加了最近的一次抗议活动。

人们经常会问的问题是:抗议是否有效 —— 对于正在进行的 BLM 抗议活动来说,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因为它们像所有拥挤的抗议活动一样,在大流行期间会带来额外的风险。

所有这一切会有什么成就吗?答案是,是的,抗议活动当然有效,但通常不是以许多人所认为的方式和时间框架体现的。抗议活动有时在短期内看似失败,但抗议活动的大部分力量在于其对抗议者本身和社会其他方面的长期影响。

在短期内,抗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作用,他们可以震慑当局以令当局改变其行为。抗议是一种信号 —— “我们很不高兴,我们不会忍受这种方式。”

但要想抗议奏效,“我们不会忍受” 这部分必须是可信的。如今,大型抗议活动有时会缺乏这样的可信度,尤其是因为数字技术让人们更容易组织起来。

当从一个 Facebook 页面到数百万人上街只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周的时间时,就像我们在2017年的 Women’s March 大游行中看到的那样,一场抗议活动不一定会像过去那样发出强烈声明,因为那时它们更难组织。相比之下,1963年历史性的华盛顿大游行,从一个想法到组织起来,花了10多年的时间,光是后勤工作就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之前和期间也遇到了很多障碍。

当做一件事那么困难的时候,仅仅是开展游行本身,就会成为当权者脑子里的惊叹号,而一些容易做到的事,却只是对未来的一个问号。

也许会有进展,但也许不会。不论如何,低努力就能办到的事不会传达出可信的威胁。

这也是为什么像应用程序这样的东西可以让人们轻松地做到 “有困难找政府”,却对任何人的需求都没有太大帮助。

事实上,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发生了许多大规模的和广泛的抗议活动,但都没有相应的直接变化。2003年初,全国各地大批民众游行,反对入侵伊拉克,但战争还是在当年3月如期进行了。美国的 “占领运动”迅速在600个社区和70个主要城市举行了游行,然后走向了全球,但此后不平等现象却更加严重了 …… 人数和街道本身都不是改变的魔杖。

如果抗议者做一些困难的事情呢?当抗议者采取有可能坐牢的行为时,比如天主教和平主义者闯入核武器设施,用鲜血涂抹那些武器;甚至死亡,比如在政府或其准军事组织会开枪杀人的情况下举行游行?

显然,高风险的行动,尤其是激发群众参与的行动,有可能产生更刺眼的影响。1986年,数以百万计的菲律宾人抗议已经执政20年的马科斯总统试图通过一场被破坏的选举继续其统治。他们当然会冒着被枪杀的危险,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但这一次,马科斯意识到他无法再控制这个国家,于是逃跑了。

在疫情和警方反应的双重打击下,当前的BLM抗议浪潮无疑是高风险的。被抗议的实体 —— 警察 —— 已经释放了太多的暴行,短短三周内,已经有至少8人被橡皮子弹打瞎了眼睛。

一个专门记录警察暴力行为的 Twitter 帖子已经达到600条,并且还在不断增加。

似乎没有人是安全的 —— 即使是一位75岁的公开和平主义者也不例外 —— 他只是挡住了一排警察的去路,却被猛烈地推倒,摔得头骨都裂开了。

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警察在他倒地七窍流血的时候还在继续往前走。视频传出后引起了广泛的愤怒,推搡他的两名警察被停职。

另外,疫情意味着在拥挤的人群中游行,面对可能的病毒、还要面对催泪瓦斯,冒着坐牢和被拘留的风险的抗议者比往常更多。

在这种困难的条件下,将如此广泛的抗议活动维持数周,并非易事,有迹象表明,这些抗议活动已经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在明尼阿波利斯,乔治·弗洛伊德遇害案是最初的导火索,市长呼吁进行全面的结构改革,市议会通过了解散警察部队的决议,以社区主导的模式取而代之,警察局长退出了与警察工会的谈判。其他许多地方也在考虑采取类似举措,缩减警察部门的规模。

这是否意味着高风险或难以驱散的抗议活动总能起到震慑当局以实施变革的作用?我们不能只说是,因为当局有另一种选择来应对这种抗议行动 —— 通过暴力镇压使其风险更高,直到抗议者放弃。

可悲的是,镇压是有效的。无论抗议者多么勇敢,一个国家施加暴力镇压后承受代价的能力往往比普通抗议者承受代价的能力要大得多。

在 “阿拉伯之春” 期间,巴林约有三分之一的公民连续数月进行游行 —— 这个数字非常惊人,堪比美国7000多万人的游行。

然而,他们的政府非但没有屈服,反而以大范围的逮捕、酷刑和处决,甚至是处决青少年作为回应,终于让疲惫的民众安静下来。

在埃及,2013年7月发生军事政变后,至少有数万名抗议者,包括许多妇女和儿童,在开罗的拉巴广场露营,反对政变。作为回应,军方和警方开火,一天之内就枪杀了约1000人。

不足为奇的是,抗议活动大多被平息了,自此,这个国家就被残酷的军事独裁统治了。

这些并非历史上的例外。1989年,中国政府在天安门广场杀害了数百名甚至数千名抗议者,粉碎了民主运动。

那么,为什么当局不总是加紧镇压,直到人们放弃?为什么他们有时会向抗议运动屈服?理解这一点的关键也是理解社会运动真正长期力量的关键。

运动及其抗议活动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们改变了人们的思想,包括那些可能根本没有参与其中的人,它们改变了参与者的生活。

从长远来看,抗议活动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它们可以破坏权力的最重要支柱:合法性。

评论者经常指出,一个国家可以通过其对暴力的垄断来定义,这一概念可以追溯到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并由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编纂。但韦伯的完整引文却鲜为人知。韦伯以 “垄断合法使用武力的权力” 来定义国家。合法和武力这两个词一样重要,甚至前者更重要。尤其是在现代世界,这种对暴力的垄断并不是自我延续的东西。

暴力不是说发生就发生的,它必须由人来制定和启用。苏联的垮台并不是因为在80年代末东欧人民的叛乱,苏联没有坦克可以派往东欧。它的垮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没有了合法性,也是因为苏联统治者失去了在自己的体制中生活的意志和愿望。

与西方民主国家相比,他们的制度并没有带来自由和财富,甚至对胜利者也是如此。

如果合法性的丧失足够广泛和深刻,那些本应实施暴力的将军和警察可以而且确实会背叛统治者(或者,至少他们不再维护不受欢迎的统治者)。武力和镇压可以使事情暂时得到控制,但是,也会使这种统治更加脆弱。

合法性而非压制是弹性权力的基石。一个没有合法治理的社会是不会有好的运作的;人们可以被胁迫遵守,但要从一个灰心丧气、被打倒的人身上胁迫出热情、能力和创造力是非常困难的。

失去合法性是对当局最重要的威胁,尤其是在民主国家,因为当局在这种条件下,只能做很少的事来维持权力。也许他们可以通过压制选民、选区划分、增加非民选机构的权力等障碍,部分地保持较长的权力,但是,他们所监管的社会将不可避免地衰落,他们对权力的把握也将衰落。

有鉴于此,把合法性作为最有力的权力来源来关注,就会发现,BLM运动在其短暂的生命中是相当成功的。

首先应该指出的是。这是一个年轻的运动, 但它并没有开始于今年。目前的高风险抗议浪潮是运动的一个波峰,这个波峰可以追溯到2012年佛罗里达州的 Trayvon Martin 被杀事件,而在2014年密苏里州弗格森市因 Michael Brown 被杀而发生的抗议活动之后,这个波峰就蔓延到了全国。

从正确的历史背景来理解,BLM抗议活动是战后美国的第二次民权运动,从这个角度来衡量,它们在最重要的指标上越来越成功:它们让人们相信反抗事业的正义性。从长远来看,这具有深远的意义

抗议是为了吸引注意力。抗议试图迫使人们就他们所强调的话题进行对话。街头示威本身并不具备任何特殊的力量,除了能够引发对话并为更广泛的社会构建问题框架。

成功的抗议活动是那些赢得这种对话和进入问题框架中的抗议活动,从所有的角度和措施来看,BLM抗议者正在取得成功。到2016年,40%的美国人报告支持该运动。目前,全国三分之二的人支持BLM(而反对的人只有31%)。

同样,另一项民调发现,76%的美国人(71%的白人)认为种族主义是一个 “大问题”,自2015年以来增长了26%,令人震惊。

全国大多数人也首次支持从公共场所移除邦联雕像,自2017年以来转变了19%,当时有39%的人支持。

由抗议活动引发的对话也可以移动通常被称为 “奥弗顿之窗” 的东西 —— 在公共领域被视为可接受和合理的东西。眼下,各大报纸都在发表专栏文章,呼吁废除警察或抵制资助警察,而保守派则发表了许多文章,认为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改革上,废除警察会走得太远。改革警察是最起码的、最保守的立场,这也是奥弗顿之窗在短短几年内的惊人转变。

抗议之所以有效,还因为它们改变了抗议者本身,使一些人从偶然的参与者变成了终生的活动家,这反过来又改变了社会。

当一场反对警察暴行和不当行为的运动遭到更多的警察暴行和不当行为时,这一点就尤其突出。

全国各地的和平抗议者都经历了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警棍,这无疑是人们改变想法的部分原因。如果警察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抗议者做出这样的行为,就在周围有那么多的摄像机的情况下,而当周围没有人拍下这种暴行的时候,黑人或其他弱势社群还会遭遇什么?

这就涉及到抗议有效的最后一个原因。集体行动是一种改变生活的体验。置身于要求积极的社会变革的人海中,是一种增强能力和令人振奋的体验。

抗议活动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它们能够长期维持运动,因为参与者在集体行动中建立了联系。

在学术界,这被称为 “传记影响”,研究表明,正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运动参与可以改变许多人的生活。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 “新左派” 抗议活动可能只有2%到4%的人口参与,而现在的抗议活动可能高达20%。然而,这些抗议活动却通过对参与者的终身影响,对美国社会产生了长久的影响。

BLM 抗议活动也成功地产生了代际转变。在线调查研究公司 Civiqs 发现,34岁以下的人中,65%的人支持BLM运动,而反对的人仅占19%。

这种代际转变很重要,不仅因为年轻人是未来,还因为文化的转变也会影响到年长者或处于权力地位的人。

被特朗普的战略顾问 Steve Bannon 称为超右翼平台的 Breitbart News 创始人 Andrew Breitbart 曾经说过一句名言:所有政治都是文化的下游。当奥巴马开始第一个任期时,他还没有站出来支持同性婚姻,但即使在那时,年轻人也广泛支持将这种公民权利扩大到同性恋者。

就在最近,在没有大张旗鼓的情况下,大多数大法官都是由保守派政府任命的美国最高法院投票决定将就业保护扩大到性别认同和性取向 —— 从而将LGBTQ的权利纳入到劳动者民权的大伞中,而这距离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成为国家法律仅仅相隔几年。

一旦文化转变,其余的就会迅速解体

抗议有用吗?是的,但 *不只是* 因为一些人上街游行。抗议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它们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不公正,并能改变人们的思想,这是一个缓慢但却非常有力的过程。

抗议之所以有效,是因为抗议者可以向整个社会展示一种信仰的重要性,让当局明白他们的行为会遭到反对,尤其是当这些抗议者愿意为他们的事业承担严重的风险时。

抗议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它们往往是偶然参与和终身行动主义之间的精神药物。而且,有时候,抗议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在那一刻,抗议者心中的问题不再是短期有效还是长期有效,而是 —— 在严重的不公正现象展开的时候,人们是否可以袖手旁观多一天。而这也许就是抗议活动最有力的手段:当问题如此之大以致于抗议者不再去计算是否有效,而是感觉到在道义上不得不参与其中。⚪️

PROTESTERS IN MULTIPLE STATES ARE FACING FELONY CHARGES, INCLUDING TERRORISM

Do Protests Even Work?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