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为什么追踪你?因为军工综合体会购买这些数据

  • 人们曾经普遍认为,中国人更害怕政府监控而不是公司监控,美国人则更害怕公司监控而不是政府。事实上这两方面描述都是错误的,中美共享同一个监视资本主义体制,如果没有公司监控(数据经济推动的大规模收集)政府监控就远远做不到如此惊心动魄

2012年,总部设在洛杉矶的一家技术公司 Factual 有着征服世界的雄心。它沉醉于围绕日益增长的大数据领域的乌托邦言论,计划收集前所未有的信息量,使其能够 “识别世界上的每一个事实”,正如《纽约时报》的一篇介绍所言。

无论是对雪茄的种类进行编目,还是追踪美国医生的特长,Factual 都在创建一个博尔赫斯式的图书馆,它拼命地收集描述我们这个世界的所有比特和字节,从中挑出新奇的联系和市场的洞察力。从那里,这将是一个快速通往巨大利润的旅程。

八年后,Factual 取得了成功,但它与创始人吉拉德-埃尔巴兹(Gilad Elbaz)在纽约时报上描述的宏大愿景完全不同。相反,在1亿多美元的投资资金的武装下,Factual 很大程度上转向了位置数据 — — 也就是追踪用户智能手机的位置来定位广告,通过监视和分析消费者的行为模式。

Factual 现在就是一个典型的监控资本家。它的工作不是了解这个世界,而是了解人们如何在这个世界中移动,以及他们做了什么 — — 然后将其货币化。

这些数据和分析会去哪里?您的信息被卖给了谁?这往往是个谜,因为这个庞大的、不断发展的行业,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受监管的。您可以在这里看到对这个监视资本主义行业的具体描述《单向镜的背后》。

但是对于 Factual 来说,我们确实知道其中一些数据是被军工综合体的各种触角所购买了。

Factual 的合作伙伴之一是一家名为 X-Mode 的公司。Vice的记者 Joseph Cox 在近期的一项调查中透露X-Mode 从众多应用中收集数据,并将其中一些数据卖给美国军方承包商。

“参与这一数据供应链的许多应用程序的用户都是穆斯林”,Cox 指出。在这些被用于监视的应用程序中,有一款祈祷提醒应用 Muslim Pro,在各个平台上已经被下载了近1.5亿次,还有一款步数计算应用和一款关注极端天气的应用。

另一家与军方有联系的重要数据中介是名为 Babel Street 的公司,该公司生产的智能手机位置追踪产品 Locate X 已经被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使用。

📌 这是监控国家的新迭代:科技公司和政府之间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我们的列表-2中有这个同名板块),在未经人们同意的情况下大规模追踪人们。而像你我这样的日常用户对此根本无能为力。只有结合重大的隐私立法、有力的监管和新的商业模式取代监视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才有希望阻止它。

Factual 的转型正说明了位置数据行业的淘金热。去年4月,它与 Foursquare 合并,Foursquare 原本是一款用户记录自己的社交生活、并与朋友(尤其是在酒吧、餐厅、音乐会等)进行IRL连接的应用。而如今,Foursquare 与其说是一个社交网络,不如说是位置数据行业的王者之一,它吞噬了大量的位置数据,并将其打包出售给合作伙伴。

截至去年,Foursquare 每个月都在收集美国1亿台设备的数据。从天气预报应用程序到Uber再到微信,众多日常应用中都包含了它的代码 — — 换句话说,它全跟踪。当然,Factual 的代码同样可以在苹果、Facebook 和微软制造的应用中找到

在大规模的范围内,这些数据可以提供关于整个社会人口的深入见解,但在个人层面上,它可以揭示非常敏感的个人信息:比如你看过什么病、匿名酗酒者互助组、甚至特勤局特工的行动。

美国和全世界的执法和政府机构都对这些类型的数据流有着极大的兴趣。由于 BuzzFeed、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Protocol、以及现在的Vice 等一系列重要报道,人们已经知道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以及其他很多政府机构一直在从应用程序制造商、数据经纪人和各种第三方那里购买大量的位置数据,这些数据被卷入了一系列复杂的合作关系、信息共享和代码交换中。

这种不透明也延伸到了应用制造商本身。正如Vice所指出的,一些应用制造商甚至不知道他们的数据的最终去向,他们只是通过在应用中加入第三方追踪代码而获得报酬。

另一些则决定不向用户透露他们的位置数据可能会去哪里。还有像 Factual 这样的公司,因为加州的隐私法,它在网站上声明其客户包括 “政府、执法或监管机构”。这是该公司提供的最多的细节。

虽然这个行业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公众视野之外开展业务,但存在明显的法律问题,特别是围绕着可能违反法律或绕过搜查令的政府监控。

正如驻维也纳调查数据经济的研究员 Wolfie Christl 所说的那样,“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获取这些数据进行政府监控,远远超出了可以接受的范围. …,这完全破坏了基本权利和对信息技术的信任。” (军方声称,它将 Locate X 的数据用于海外行动,但是,与大多数此类交易一样,几乎无法得知数据的去向,如何管理、或者是否会去掉个人用户的姓名,你根本不会知道)。

自从Vice 曝光以来,Twitter 上充斥着著名穆斯林学者和有影响力的人的愤怒,他们中的许多人使用 Muslim Pro 来告诉他们何时祈祷和如何面对麦加。事实上,这种监视手段基本是完全隐蔽的,或者在隐私政策中几乎没有提及,这破坏了用户的信任,并使消费者陷入他们完全没有发言权的监视经济中。

鉴于美国军方收到了其中的一些数据,用户肯定会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成为被监视的目标,或者更糟。之后 Muslim Pro 发表声明,宣布终止与 X-Mode 的关系。

“这暴露了美国公民对数据收集做法的理解与数据收集者本身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代表美国穆斯林在政策和媒体上进行宣传的全国性非营利组织穆斯林公共事务委员会的政策分析师 Adam Beddawi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美国公民从隐私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而数据的收集者只是口头同情,目的是保持对投机性经济监视资本主义体制的控制。缩小这种认识上的差距只是解决政府监控问题和实现经济平等的一个步骤。”

虽然公众教育是关键,但对于智能手机的个人用户来说,补救措施却很少。删除一两个可疑的应用根本没什么用,你的手机上可能还有几十个应用在悄悄记录你的一举一动和生活习惯,然后把这些信息卖给谁,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

对于像 Factual 这样的公司来说,这可能是从其最初的了解世界的梦想中艰难的坠落,也可能正是对这一梦想的更残酷的回应,因为该公司屈服于监视资本主义的丰厚利益,成为位置数据行业的重要参与者。

Foursquare 的 Malcynsky 表示,最近合并的公司禁止客户转售其数据,但正如 Vice 和其他媒体的报道所表明的那样,该行业充斥着无良经纪人。她说,“可能性……很低”,你的数据最终可能落到寻求驱逐出境的政府人员的手里、落到准备抓捕抗议者的警察手里、落在针对所谓的武装分子的军事策划者手里,你甚至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Banal Smartphone Apps Are the New Surveillance State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