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窗期令人困惑,但有效利用空窗是行动智慧的一部分:行动主义(14)

  • 给反抗者的自助指南:14条建议

欢迎回来!

如果您错过了前面的内容,可以在这里看到:

街头抗议是令人兴奋的,但它肯定不会长期持续,行动就如潮水般,总是会涨落;而运动则具有持续的生命力,街头行动只是一场运动整体的一部分

然而,在街头拼搏过的人们却会因为人群退散而失望,不论如何,从热闹进入寂静,总是会令人恐慌。人们甚至会误认为 “斗争步伐放缓了”。

不,并没有。

本集内容为了那些 “失去街头” 的人们所写,因为是否能够延续运动的生命力,取决于您是否能准确理解行动。

下图中这本书在这里下载《如何建立成功的社会正义运动?一份有力、严谨和清晰的指南》。

如果您曾经在酒吧玩到深夜,然后一个人走路回家,您就很容易理解这点 —— 从一个超级热闹的和高度参与感的环境中忽然之间进入一个人的寂静,那是一种非常令人困惑的内心起伏。

参与反抗行动的人们也一样。

驾驭这些起伏是困难的。随着每一次斗争浪潮的熄灭,反抗者的人数和能力似乎应该只会增加,但是,实际情况往往不是这样;参与者反而互相埋冤,互相指责行动失败的原因。起义的兴奋让位给激烈的批判、甚至对老朋友的人格暗杀。再加上当局的暴力镇压,这可能导致许多人退缩,离开本地,或者干脆完全离开运动本身。

从大的方面来看,反抗者已经做了所能做的一切。每一次行动都非常重要,正是这些一次又一次的行动在推动变革运动的前进,但您不应该夸大某一次行动的重要性 —— 尤其是不应该期待一次行动实现一切,您所对抗的力量越是强大,就越是如此

因此,反抗者面临着一个老问题。📌 一旦起义本身被掩盖,您如何保持内心的变革热情?如何在革命的中场休息期间,抵制罪恶感幽灵的攻击、抵制导致混乱的孤独、抵制导致疯狂的幻觉和偏差、抵制回到被认为已经被抛弃的经济和家庭生活的习惯角色中?

下面是一些关于反抗者在清冷时刻可以做些什么的建议,希望通过我们彼此之间相互寻找、建设和准备,我们能够在下一轮行动中有更多的能力、决心和力量。

1. 镇压的浪潮往往紧随反抗浪潮,并不断延续

中国朋友都知道 “秋后” 是什么意思。当权者从不休息。随着街头斗争的消退,当权者会继续恐吓参与者,希望有人会由于惊慌失措而透露有关反抗活动和活动家网络的信息。

还记得我们提供的 “安全文化” 吗?其中就包含这一条:永远不要把您的队友交给敌人!不论发生什么。每一位参与者都应该保持这样的价值观 — — 绝不出卖队友,只有这样,我们彼此才能有默契,我们的合作才能让大家都有安全感。

如果政府间谍或当地警察来访,关键是要保持冷静,永远不要和当权者说话,并始终与队友们联系以建立支持。在2011年占领运动之后,太平洋西北地区的一些知名活动家被传唤到大陪审团面前作证,在他们拒绝合作时被判处监禁。这种威逼利诱以便连锅端彻底扼杀一场运动的镇压战术在全世界被使用。

2. 在清冷时期,避免参与您所在城市政治领域的内部争斗

即使我们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政治领域的内部争斗也往往是失败的战斗,往往脱离了任何实际的后果或真正的利害关系。您会发现与您辩论的人经常没有切肤之痛。

尤其小心那些仅仅是自我陶醉的面具和权力表演的内部冲突,这些东西与真正摧毁旧秩序的反抗运动没有任何关系。不幸的现实是,没有任何社会圈子能摆脱小规模的争斗、虚荣心、自我膨胀、竞争和自以为是的幻想。

我们都被这个世界所残害。请珍惜您已经找到的友谊,并紧紧抓住它们。

3. 这并不是一个关于自我孤立的论点。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建立一个既有辩论又有合作空间的革命生态

我们强调过:团结不是服从!人们经常混淆这两者,以至于拆散了非常多的联合机会,人民的唯一优势,即 “庞大基数”,变成了一盘散沙。

主要的政治分界线是在那些对革命有基本取向的人和那些没有的人之间存在的;同时,主要的个人分界线是那些有能力并愿意尊重他人的人和那些没有这样能力的人之间存在的。

革命思想在今天依旧是不发达的,包括我们自己的思想,因为这些思想只能在实际的斗争中得到检验。如果您想在任何有意义的方向上发展革命实践,很简单,您只需要宽宏大量 — — 这意味着不要为小的派别/观点分歧而纠结。

4. 对行动的参与已经给了您轻微的肾上腺素成瘾,而退场会让您感觉到神经系统的极度倦怠。这可能会导致人们陷入崩溃和持续的抑郁症

进行密集的重量训练或战斗运动确实可以帮助您。您的身体可能比您想象得更适合做这种训练。

您可以自己做,也可以和队友们一起做。重点不只是要变得身体强壮,而是要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建立力量

这意味着要学会关心您的心理健康,学会在高肾上腺素的情况下操作,并发展出安排自己时间的纪律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整体安全》教程中将行动者的精神心理健康描述为福祉,因为只有当您能够在控制自己的心理状态的情况下,您才能有敏锐和灵感。

更多解释见《反抗运动如何通过培训来增强力量:行动主义(6)》。

培养技能,使您在必要的时候能够加速,但也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放慢速度。当一般的政治活动出现停顿时,这些东西可以成为巨大的个人帮助,也会增加您在时机到来时的战斗能力。

5. 革命者往往不是因为被镇压或被监禁的威胁而退出运动,而是因为士气低落

看着美好而强大的东西被粉碎,是一种真实的、创伤性的损失。通常,心理健康问题与斗争中巨大的高潮之后的低谷联系在一起。

如果您有能力,您可能想开始寻找治疗师。如果您负担不起治疗师的费用,可以和朋友聚在一起,谈谈自己的感受。要诚实,不要评判,并倾听。感到悲伤、难过、无望和失落是完全正常的。

大家坐在一起彼此分享痛苦是一个重要的方式,可以增进感情,克服痛苦,并发展复原力。

6. 花点时间和朋友们一起反思您的起义经历

问问自己:在那一刻,是什么让您感到惊讶?谁倾向于出现在城市中,事情倾向于在哪里发生?有哪些转折点和错过的机会?您能贡献什么,您希望自己能贡献什么?有什么技能、资源、基础设施、联系或组织能力是您希望拥有的?…… 试着把这些反思发展成可以分享的东西。

可以肯定的是,许多其他人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并将从您的见解中受益。叙述这些故事是我们防止失忆症冲走斗争中的经验教训的最好方法。

7. 根据您在起义中的经验,发展实用技能

试着利用街头行动暂歇的冷清气氛,发展下一轮斗争可能需要的具体技能。这可以单独进行,但最好与朋友一起进行。我们提供的《行动主义》、《信息行动主义》、《示威参与者指南》、《整体安全》、《在灾难中幸存》、以及整个 “列表-5”,都是行动者最需要的教程,您可以随意取用,在您的团队中开展培训课程。

要有耐心和包容:学习新技能需要时间。

有一些技能是每位队友都应该具备的基本能力,比如安全文化协调性;对于其他技能,对某些队友来说,真正专注于发展熟练程度可能是有意义的,比如黑客主义救助技巧培训技能组织动员行动力等等。

在为即将到来的斗争做准备时,一群朋友应该努力在共同的基本能力和合理的分工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

8. 阅读是发展您的战斗能力的一个重要部分。通过学习,充分利用这段休息时间

这场运动让您思考了哪些问题?您对反剥削、反压迫的斗争历史有哪些不了解?对现实世界的有限理解会导致对斗争如何进展的不切实际的预期,这就是为什么反抗者首先需要是分析师和观察家,我们一直在在提供对时局的分析,那些内容都不是闲聊

将您的观点建立在理论和历史的基础上,可以帮助您避免绝望和愤世嫉俗的情绪。

就像其他技能一样,重要的是,行动者们要维持一个共享理论知识和反思能力的基线。并非每个人都需要成为一切方面的专家,但每个人都应该有足够的信心,在对话中坚持自己的观点。这可以防止出现非正式领导人和粉丝式崇拜的场景。

9. 在起义之后,转而进行某种 “组织” 是很诱人的,因为这样可以让大家觉得自己仍有贡献。但这也是有风险的

现实情况是,我们没有人真正知道在清冷的时刻该做什么。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行动者们已经尝试了很多实验,但都没有什么成果。但我们所能做的正是实验。不断地实验。

在起义之后,继续进行某种组织项目是很有意义的。这种组织项目应该可以成为一波斗争与另一波斗争之间的衔接;尤其是,应该可以扩充您的亲密团队阵容,弥补前一次行动中缺失的角色分配

但有些时候也并非如此,比如在以前的起义后启动的许多项目在2020年的跨国抗议运动中未能发挥很大的作用,这一事实应该引起行动者的重新评估,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思考组织项目的一种方式是,当这些起义发生时,它们是否能最终为变革目标做出贡献,或至少为类似但更有限的斗争时刻做出贡献。现实情况是,大多数组织项目,即使是最 “激进的” 和用心良苦的项目,要么在当下没有什么贡献,要么在事情真正加速发展时,最终实际上反而发挥了维持现状的作用。

我们能做的就是诚实地对待我们的组织项目,抛开那些作为斗争的制动器的项目,并努力发展能够明显促进更多反抗技能和协调形式的项目。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这个时期,要知道什么是有帮助的,什么只是在瞎忙,并不容易。

10. 承担一个集体项目,为未来的斗争建立基础设施或能力

斗争之间的平息有时会持续数年。有无数的压力会导致我们彼此分离。但是,如果我们已经以某种方式组织起来了,那么当斗争发生时,我们将是最有效的。这意味着要找到一些方法,在休整期间内保持我们彼此间的联络。

与您的朋友一起开发能让你们保持合作的项目是很有意义的。通过学习如何在休整期内一起工作和思考,我们将能够在关键时刻更有效地做到这一点 —— 协作需要在不断尝试和磨合中变得默契。

请避免成为现有活动家网络的步兵;相反,要尝试发起新的东西。开发新形式的基础设施或磨练实际技能,这样您和您您的朋友就能为未来的斗争做出实际贡献。尽量不要孤军奋战。

寻找方法使您的项目能够以实际方式与其他革命者接触。目的是在一些雄心勃勃的行动计划之间取得平衡,使您对做这件事感到兴奋,但又足够谦虚,使您能够维持下去。这些项目计划应该围绕人们的实际能力、兴趣和大家都喜欢做的事。

11. 运动是漫长的。要对自己的能力保持诚实

从激烈的运动中退后一步,使您回归普通的生活,这并没有错。激烈的斗争时期往往要求我们暂时牺牲或搁置我们生活的其他方面,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些方面,它们就会萎缩或崩溃。在这段沉寂的时间里,重建您需要的任何东西:无论是赚更多的钱,与老朋友重新联系,还是种植一个花园。更多的个人稳定通常意味着我们在关键时刻能更好地作出贡献。

除了政治之外,做一些您喜欢的事:弹吉他,学习冲浪,写小说,旅行,和做艺术。寻找时间来享受生活。无聊是反革命的。

12. 找到彼此

我们必须谦虚地看待像我们这样的人在这些低潮期能做出什么贡献或建设。但是我们不应该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以及像我们这样的人能够为起义做出的贡献确实很重要。下一次我们的人数越多、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的协调越多、有共同的基础设施、有共同的技能和理论知识基线、有共同的处理辩论和分歧的成熟度,这将是很重要的。

如果下一次起义要产生一个突破性的、根本性的新东西,我们就需要尽可能多的人去填满这个清冷时段。

出于这个原因,我们需要找到彼此。

13. 虽然无法回避互联网,但要小心

在疫情期间,互联网行动主义急剧上升。但是,社交媒体上流行的思维和语言类型为行动者提供了最糟糕的例子,它所展示的是人际撕裂的极致状态

您在这些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行为不可否认地影响了您在现实生活中的行为。您能做的就是意识到这种紧张关系,尽量不复制最坏的情况

14. 继续前进

希望我们将再次在街头相遇,更有创意、更加强大,并有更大的能力与敌人战斗。我们中的许多人将永远不会遇到对方,但我们都应该知道,世界各地有越来越多的人致力于并努力推动社会变革,寻求自由和美好的未来,结束灾难性的生活方式。每一个路障的建立、每一次冲锋、每一场集会,都是一种彼此沟通的方式,相互看到对方,知道我们并不孤单。

同时,让我们对待彼此温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敌人产生威胁。

当时间到了,我们会在街头的路障旁看到你。⚪️

—— 未完待续 ——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