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垮台,然后…

  • 见好就收的思考方式很容易被利用和操纵;活动家们应该谨防被当权者愚弄。并且,在一国出现激进式政权更迭的过程中,其地缘政治利益相关的各方都有可能跑来占便宜,这种情况下抗议者们应谨记自己的目标,而不是专注于抱外国人大腿,并不是每一个“热心的关切”都是善意的…… 

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发生的抗议活动正在进入令人陶醉的场景。脸上画着苏丹国旗的学生们昂首阔步,大声唱着革命歌曲;诗人在街头咏诵,临时搭建的小舞台上人们在发表演讲。

参与者和围观者纷纷抓紧时间自拍和拍照,记录这一历史画面,记录他们在结束三十年独裁统治中发挥的作用。

被称之为静坐的抗议活动,一点都不“静”。

几个月来,抗议者的持续进攻导致了自1989年以来一直掌权的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于4月11日被驱逐出境。第二天,抗议者们再次迫使巴希尔的继任者 Awad Ibn Auf 下台。

现在这条街上正在呼吁“第三次垮台”,即 负责该国的十人过渡期军事委员会(tmc)。

“我们必须继续施加压力,”31 岁的工程师 Abuzar Awad 说。 “否则军方不会给我们权利。”

军方表示,随着总统选举的准备工作进行中,他们愿意在过渡时期与过渡政府分享权力。

但毫无疑问,军方绝对希望保持自己对该国的控制。

出于这个原因,苏丹专业人员协会(spa)于4月21日暂停与 tmc 的会谈。spa 是一个工会联盟,也是该抗议活动的先锋。

“我们希望军方保护国家,而不是统治国家,” spa 组织的律师兼发言人 Ismail Eltag 说。

会谈于4月24日再次恢复。该发言人表示,双方“就大多数要求达成了协议”,并且出于诚意,军方将解雇三位与前总统巴希尔关系密切的将军。

虽然成立了一个联合委员会,试图为谈判带来秩序。但是很多问题依旧是模糊的,包括过渡政府是否会回应军方的任何问题。

悲催的是,平民方面存在政治真空

spa 组织没有单一的领导者,并且一直在努力就谁应该成为任何新政府的一部分等基础性问题达成一致。

与此同时,反对派旗下的其他政治团体,比如“自由与变革联盟”,正在争夺地位。

“除非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否则军方将再次接管[国家],”报纸编辑 Osman Mirghani 警告说。

tmc 负责人 Abdel Fattah Abdelrahman Burhan 中将和绰号赫米蒂的副手 Muhammad Hamdan Dagalo 看起来似乎都不愿放弃其权威。

这个赫米蒂被许多人认为是该组织中最强大的成员,西方外交官说此人正在“玩游戏”,他向示威者声明他站在他们一边,但同时希望他自己能够担任最高职位。

军政府造成了了很多损失。据估计,65%-70%的国家支出被用于“安全”(维稳),而公共卫生和教育的支出仅占5%。与军事和安全部门有联系的家族成员经营着主导苏丹经济的大企业。腐败盛行。

然而邻国的力量正在帮助 tmc 坚持下去

4月21日,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向苏丹提供了价值30亿美元的援助,其中包括存入中央银行的5亿美元现金 —— 这是该国疲惫的通胀经济的一道生命线。

今年4月23日在开罗举行的非洲联盟成员会议上,本届主持者埃及总统 Abdel Fattah al-Sisi 给 tmc 延长了三个月的最后期限(Sisi 自己就是在政变中掌权的)。

埃及、沙特和阿联酋在苏丹的动荡中看到了自己的机遇。

巴希尔的全国大会党来自穆斯林兄弟会,这是一个受上述三国憎恨的伊斯兰组织。他们现在有机会将苏丹从土耳其的伊斯兰主义者和他们的地区竞争对手卡塔尔手中夺走了。

这三个国家还希望消除“新阿拉伯之春”的任何希望。另一位外交官说,埃及、沙特和阿联酋“在帮倒忙”。

美国、英国和挪威正在敦促军方和抗议者之间的谈判。这也暗示了 spa 去重新考虑其一些需求,例如 由文职官员领导的过渡政府执政四年(以使政治舞台成熟)。

tmc 可能认为它可以花点时间粉碎这群抗议者。但在抗议活动中没有任何萎靡不振的迹象;正相反,抗议运动一直在不断增长。

4月23日,当来自距离北部200多英里的阿特巴拉的一列火车抵达喀土穆时,成千上万的抗议者蜂拥而至。4月25日,在喀土穆举行了“万人游行”,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聚会之一。

苏丹青年是抗议运动的先锋,但这可不是青年起义。他们的父母就在他们身后。

65岁的商人 Abd Elazim Muhammad Kheir 在苏丹中央银行工作了21年。他说,“所有旧政权都是完全腐败的;如果你没有腐败,你就无法留任 ……但年轻人不接受这种状况。”

他15岁的儿子 Aamin 和23岁的女儿 Roan 几乎每天都去参与抗议活动。Roan 是从英格兰曼彻斯特赶回来的,加入了同龄人的队伍。

我告诉孩子们你们可能会被杀,但他们愿意为自己国家的改变而死,” Kheir 先生说,他的眼里充满了父爱和骄傲。现在他也参加了抗议活动。“要建立一个新社会我们就必须敢于牺牲”。

Sudan’s junta clings to power as protests grow. The people have toppled two leaders, now they are hoping for a “third fall”.

广告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